•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邵大箴]承继文人水墨精神

    点击数:1758
    天天快乐
    2012-08-30 09:49:16
    本帖最后由 天天快乐 于 2012-8-30 10:05 编辑

    承继文人水墨精神

    读裴士戎的画

    邵大箴

    被称为“中国画”的画,在今天已经很难有统一的品评标准。由于绘画的观念与技巧彼此有很大的差异,很难用传统、约定俗成的标准来要求,因此便形成“各说各的理,各行各的道”的局面。从这个角度看当前关于中国画的争论,诸如笔墨问题等等,便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这个多元化文化的时代,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在中国画领域,可以走中西结合的路,也可以走以古开今的道;可以在传统笔墨、意境上深下功夫,做出新成绩,也可以不必过分计较笔墨而在画面的营造上开辟新径。试想,所谓“中国画”,就其民族传统的渊源来说便非常丰富。有壁画,也有卷轴画;有工笔,也有写意;有匠师们的创造,也有文人们的贡献。20世纪之后,西学东渐,西方的绘画观念与方法被引进到中国,也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画的发展,形成了“新传统”。时至今日,“中国画”呈现出五彩缤纷的面貌是必然的。

    然而,有两个事实我们不应忘记:其一:中国画自宋、元、明、清以来,最有影响力的是文人水墨画。这里且不说这文人水墨画产生的时代背景和社会原因,也不说它的出现对中国画的发展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它在几百年来所取得的成果却是无法抹杀的,尤其在把传统水墨运用在造型写意上,取得了重要的成就。文人水墨画强调绘画是心灵的自由创造,注重用笔墨语言来抒发自己的感情,是最富有灵性和感觉的艺术,它和现代人的审美趋向是一致的,它的绘画语言也最具有现代感。颇有意思的是,20世纪以来西方绘画走向表现、象征与写意,其美学追求也于中国文人水墨相接近。可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图强求变。在引进了西方“科学与民主”的同时,却怠慢了传统的文人水墨画,把它视为封建社会的产物加以排斥。虽然上一世纪有许多仁人之士献身于文人水墨艺术,并涌现出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潘天寿、李可染等大师,但就整体来说,文人水墨的精神与技巧未得到充分的发扬,也是不容回避的事实。这是其二。

    在这种情况下,在中国画领域,承继文人水墨精神与技巧就显得尤为重要。全国各地确实有不少热爱传统文人水墨画的人士在默默无闻探索与追求。他们的创造并未形成中国画界的主流,但他们所取得的艺术成果却是应该受到我们重视的。在这群画家中,裴士戎君是值得我们注意和尊敬的一位。

    裴士戎,安徽朗溪人,少儿时期在山东济南受齐鲁文化熏陶开始学习中国画,后师从山东著名山水画家黑白龙和工笔花鸟画家朱燕慈。因为性格的关系,他酷爱大写意花鸟,曾受到李苦禅的指点,并对潘天寿的艺术倍加赞赏与崇敬。近五十年来,裴士戎一心埋头钻研大写意花鸟,即使在“文革”被批斗时亦未曾中断过。他在公安部门工作过,也做过搬运工,在繁重、劳累的工作之余,在画中寻找安慰与乐趣。裴士戎为人忠厚老实,虚心好学,他广交画界朋友,诚恳地认为朋友们在绘画上的特长,就是他的老师。由于他好学和勤于实践,他的绘画技艺进步很快并受到人们的注意。1979年他被广西有关领导发现,受托筹办柳州画院,从此,他的艺术潜能得到较为充分的发挥。

    裴士戎的画豪放大气。这豪放、大气的品格从他的艺术语言中显示出来:独特的、别具匠心的章法和苍劲、浑厚的笔墨。他注重师法传统,也注重师法自然。从画中看得出他有深厚的传统功底,但他不为前人的画法所拘,力求在每幅画中画出点新意来。他笔下的花鸟不拘于形似,而着眼于传神、传情。他作品中的取材和画法不避俗而不俗,有力感和美感,有气度。我特别喜欢他在运用水墨语言时善于在不经意与经意之间制造的情绪与气氛,这说明他深谙水墨艺术创造的原理。水墨创造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好的作品是必然性与偶然性的结合。光注重必然性,光研究画理、画法,不注意灵性、兴致的即兴发挥,画不出好画来。裴士戎是规矩人,更是有灵性的人,他能从规矩中求豪放,在狂怪中求理法。他的画是耐看的,是经得起琢磨与推敲的。

    没有系统受过绘画专业教育完全靠自学成为画家的裴上戎何以取得如此成绩?他的意志、勤奋、悟性起了重要作用,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他甘于寂寞、他的心很静。他能沉潜下来钻研再钻研,使自己的艺术精益求精。在一幅作品中,他题句:“久居深山心自静,写得梅花透骨寒。”在另一作品中他写道:“深山一丛,亦花亦草;不求人知,唯自逍遥。”从这些题句中可以看出这位艺术家心不旁骛,执著于绘画的心境。



    文人水墨画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老年的艺术”,因为水墨中包含的哲理只有到人生的老年阶段才被体悟,这就是在中国画领域我之所以常常见到“衰年变法”的原因。裴士戎正步入老年,倘在现有成绩的基础上,能强化自己的个性风格,必将有另一番杰出的表现,我们期待着。(裴士戎,当代著名画家,擅长花鸟画; 邵大箴,国内著名权威评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由大道藏宝阁提供)

    用户评论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