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夜海

    点击数:4470
    妩魅
    2009-07-12 17:59:40
    本帖最后由 不提先生 于 2010-6-15 21:59 编辑

    五月初一。

    初一是烧香拜神的日子,庙里虔诚的香客一拨一拨的来了又走。志仁提着沁儿准备好的供品,沁儿搀扶着志仁的母亲随着人流跨进大殿,老人家忙忙碌碌的往供桌上摆供品的时候沁儿在一旁端茶递酒,志仁插不上手去帮忙,便含笑看着那默契配合的婆媳两人,阳光透过窗格子照在香客们的身上,也照进了志仁的心里头。霓裳站在大殿的正中,握着一把香,茫然的看着三跪九叩的人们,大殿上供奉着的不知名姓的神祗威严而冷漠。求神拜佛的人太多了,求名,求利,求福,求寿,求丁……人的贪欲无穷无尽,得一想二,得二求三,如若佛真有灵,如若佛真有求必应,那么一定会忙得连坐下来听那荟荟众生求签许愿的时间都没有。霓裳这样迷迷糊糊的想着,唇边上便微微的荡起了一丝笑容,手里的香是早就燃着了的,烧过的香灰簌簌的往下掉,稀薄的白烟袅袅的往上飘,飘进霓裳的眼睛里,于是她的眼睛便渐渐红了。

    志仁骤然看到那个修长而熟悉的身影,轻轻的呆了一下,好多年没见了,志仁发梦也不曾想到过会在这里遇上霓裳,而且看到她的时候她的脸上带着微笑,她的眼睛里含着泪水。

    霓裳,她到底是笑出了泪水还是哭出了笑容?

    沁儿摆好东西,随口叫志仁过来拜神,没听到志仁的回答,抬头一瞧,志仁正对着大殿里盯着神像出神的女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好象也是出了神的样子。志仁听到沁儿的呼唤,赶快走近她的身畔,他本心是不信神佛的,可是母亲信,沁儿也信,于是他也就信了,做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原本就不是件太难的事情。沁儿心里却微微的觉得不舒服,爱美之人心皆有之,志仁陪着沁儿逛街的时候也会盯着大街上的美女看,但是对着一个女人这样的出了神,虽然是短短的两秒钟,还是使沁儿心里头蓦的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磕头的时候沁儿禁不住就偷偷的对那女子多看了两眼,那也是个平凡的女子,化了淡妆,脑后松松的挽了个髻,腮边上一绺发丝卷曲着垂下来,她年轻时样貌一定曾经相当出众,而现在亦应该是风韵正当的时候,沁儿自己是女人,看了这个女人一眼也还想再多看一眼。只见她随随便便的向着那高高在上的神祗掬了躬,摆弄着手里的香,分插到正殿和偏殿的香炉里,然后就转身走了。她转身的时候眼光明明扫射到志仁和沁儿,可是并没有停留,如同大路途中所有偶遇的陌生人一样,既没有招呼也没有示意。沁儿又偷偷的瞟了志仁一眼,志仁正含笑看着她,仿佛看穿了她的小心眼儿,沁儿脸一红,就把心放下来了。

    沁儿才是我的小女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只有沁儿,我只有沁儿。志仁看着霓裳如同一片羽衣般从他身边飘然而去时候,这样对自己说。

    其实许多年前,志仁对霓裳这样说过:“霓裳,你是我的女人,我发誓,你一定会成为我的女人。”

    霓裳是志仁见过最没心没肺的女人。

    志仁第一次看到霓裳的时候霓裳正被她的头顶上司海娜骂得狗血淋头。霓裳垂着头一言不发,事实上在海娜密不透风的痛骂声中,她也实在找不着一丝缝隙来插话为自己分辩。她的眼睛里隐隐的噙了泪水,轻轻咬住了嘴唇,唇边上仍微微的挑了一抹微笑,对海娜的指责竟然还点头称是。海娜与志仁有多年的业务联系,与志仁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熟人,所以看到志仁站在窗口外面看热闹也没有收敛她的泼辣的意思。志仁看到霓裳那又倔强又委屈的可怜样儿心里面很有点儿过意不去,因为海娜这把火是志仁无意点起来的。早上志仁上班的时候看到海娜那边发过来的设计图,发现她将设计图上最基本的数据标错了,与海娜合作多时以海娜的老练精明绝对不应该犯了这样的低级错误,志仁就打了个电话给她问她是什么缘故,电话里海娜很生气,告诉他昨天她有事提前下班了,设计图的事情是霓裳弄出来的。志仁听出电话里的海娜的生气超出了一张图纸所能引发的恼火程度,联想到半夜里手机里一个未接听的来电,直觉认为海娜情绪不对,两个公司相隔不太远,所以他专程过来看看。客户联谊的时候志仁曾听海娜说过她那个组新来了个新人,笨手笨脚木口木舌,来了一两个月了什么也不会,老总把霓裳安排在她的组里是她倒了八辈子的大霉。因为有“笨手笨脚”先入为主印象,志仁没想到看起来她竟是这样一个清秀伶俐的女子,双目晶莹,黑发披肩,看起来就象刚走出校门的毕业生。看到海娜骂得也差不多了,志仁拍拍窗子笑道:“算了,不是还没定稿吗,改过来就是了。”海娜“哼”了声说:“要不是你及时发现还得了?少一个螺丝钉就损失几千,一批货就损失几十万,谁担待得起!”志仁便说:“人家不是新人吗,出差错很正常啊,要不怎么让你一组人合作,不让她一个人自行设计呢?”志仁开口说情了,海娜也不好太不给面子,于是霓裳拿着图纸灰溜溜的走出了海娜的办公室。经过志仁身边的时候霓裳很窘迫的对他笑了笑,志仁觉得这个女人很有意思。

    在志仁看来所有女人都差不多,特别在他工作和生活的圈子里,女人大多数都是泼辣精明的女强人,有意思的并不多,那个笨头笨脑骂不还口双目晶然的霓裳似乎是个另类。

    那次的合作相当成功,庆功会上志仁雄辩滔滔,海娜神采飞扬,是全场里最出彩的两个人物。酒会开到一半的时候,海娜接到一个电话向志仁打个招呼便急急忙忙的走了,志仁在酒会里玲珑八面,游刃有余地敷衍各方来宾,忽然眼角余光看到霓裳坐在一个角落头里和本公司的一个副总在一起喝酒。志仁端着酒杯,从霓裳背后绕过去的时候听到那副总说:“据我所知这次合作完满成功你出了不少力啊,差不多天天加班,还很细心的发现了其中的一些差错。你刚来就这样很不错。”霓裳很天真的说道:“这是应该的啊。又不是我一个人自行设计,一组人通力合作的结果嘛。海姐是组长,她的功劳最大老总刚才已经点名表扬过她了。”副总说:“我听说你上班时候常常挨骂。其实海娜她就是资格老点儿业务熟悉点儿,谁在这部门呆时间长了都能这样,也没啥了不起。偏偏她对谁都爱这么骂骂咧咧的……”霓裳截断副总的话说:“……她对我是恨铁不成钢。总之我不喜欢在背后说她的不是。”那个副总平素和海娜不太合得来,不过他对霓裳所说的话倒不是凭空捏造,志仁早就留意到霓裳这段时间里的境况的确不太好,难得有个副总这么开通不受海娜的意见左右,亲自对霓裳表示嘉许,霓裳她就算不趁机大吐一下苦水,也应该对副总表示一下谢意,她老人家倒好,来一句:“我不喜欢在背后说她的不是。”那副总一下子象被人拿块破布堵上了嘴巴,再没话好说。志仁差点儿笑出声来,赶快坐到这两个人对面敬副总喝酒,给霓裳解了围。

    志仁一向很有女人缘,极少女人与之熟悉后不另眼加青,何况那个没心机没脾气的霓裳?她每天上班看到的都是同事之间刻不容缓的竞争,没人来关心她的懂不懂行,教她如何具体操作,出了差错又要受到合作伙伴的怨怼,她象一个人坐着扁舟飘在大海里不知道往哪儿划才能到达彼岸,也不知道有暴风骤雨来临时应该怎么办。那天站在海娜的办公室里听海娜机关枪一样的训斥,她象是一个迷了路了孩子站在车流不息的十字路口茫然不知所措,志仁一开口,海娜就让她回去做自己的事情,那一刻霓裳觉得志仁温暖的微笑象极了街口那盏放行的绿灯。

    霓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掉进陷阱的。那天晚上海娜约霓裳去唱歌,霓裳到酒吧的时候就只有志仁一个,海娜有事不来了。霓裳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海娜放她的鸽子不是第一次,既来之则安之吧。酒吧里没什么人偏偏放着震耳欲聋的DISG,志仁告诉霓裳这个曲子叫做《冰河时代》。这曲子裳霓很喜欢,手端着酒杯坐在转椅上随着节奏摇晃着脑袋,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志仁向躬身邀请她跳舞——兴致这么好的时候,志仁要是邀请她跳楼,估计她就跟着一起跳了——跳舞么,霓裳不会,还是省把劲儿吧。志仁围着霓裳起舞,绕了两个圈单膝跪在霓裳跟前,象女王谦卑的仆人;酒吧里霓虹灯水银灯闪烁着,志仁手舞足蹈的凑近前来宛如张牙舞爪的野狼,霓裳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害怕,隐隐约约觉得前面有一个陷阱,掉进去的却不一定是眼前这头红着眼睛的野兽。

    接近霓裳让霓裳喜欢上自己,志仁操作起来易如反掌。

    有天晚上志仁和霓裳在江边上散步,两岸上的灯光倒影在轻波荡漾的江心里,映照着两人相依伴行的身影,江风带来初夏里的渺渺花香,感觉到说不出的心旷神怡,闲雅温馨。说起彼此的故事,深有相识恨晚之感。不知怎么就说到刀子嘴豆腐心的海娜,志仁叫霓裳别介意她有时候过分的言语,那天她对霓裳大光其火,除了工作上的事情还因为她家里出了点事。霓裳淡淡的笑了笑说:“她是为我好,我本来就没有怨恨过她。”她绝口不问海娜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志仁还是忍不住告诉她。发现图纸出错的前一天海娜提前下班回家是因为她出差了一个月的丈夫回来了,她回家帮丈夫收拾行李的时候,在丈夫的裤袋里发现了两个安全套。海娜的丈夫与志仁也是多年的朋友,他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事情志仁多少知道一些,海娜大约也是知道的,就是没拿到证据。那两个安全套就是引发家庭战争的导火索。海娜拿着那东西发了半天愣,拨通丈夫的手机兴师问罪,她丈夫开始是想蒙混过关的,后来被逼得紧了,与她大吵了一场,一夜不归。夜里海娜打了个电话给志仁想问问志仁知不知道她丈夫在哪儿,志仁睡着了没有接听,第二天去海娜办公室海娜便把这件事源源本本的说了。霓裳原本就对海娜没什么恨怨,知道这件事,反而对海娜产生了深深的同情。志仁说:“海娜就是太精明了,有时候女人太聪明不见得是件好事。”霓裳很惊奇地问他为什么,志仁就说:“一个安全套能说明什么问题呢?要是换作我老婆,她根本不会打电话给我,最多是笑一笑就把安全套给处理掉。我老婆是个傻姑娘,一个很聪明的傻姑娘。”志仁这样说话的时候,正站在霓裳背后把霓裳拥抱在怀里,霓裳挣脱他的怀抱看着他脸上骄傲的笑容,轻轻说:“那你就不能抱着我啊。”志仁微微一怔,看着霓裳的眼睛,问:“如果是你,你怎么做?”霓裳想也不想就回答说:“我老公不会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他们眼睛对视着眼睛,都看到了一些彼此想逃避却无法逃避的东西,还有一些彼此心照不宣的惭愧。

    志仁平常工作很忙,早出晚归,夜里沁儿睡着了他还没回来,早上他还在床上没醒来沁儿就要出门上班去。有时候若是加班加点,他就会彻夜不归,或者深宵回来凌晨又去。为了不影响对方休息,夫妻俩分房而睡多年了,住在一间屋子里,两个人一个月见面的次数也不过就七八次。不过这倒不影响夫妻间的感情,志仁休息在家的时候也会陪沁儿上街闲逛,或者夫妻手拖手的买菜下厨,或者带着孩子一起到志仁母亲家聚餐。但有一段时间沁儿的心里总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女人的直觉让她觉得志仁状态很反常,虽然他回到家来和平日一样尽量尽一个男人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可志仁他这种若无其事太刻意了,在他不经意的一蹙眉间,无缘无故的眉飞色舞间,人在家里心已经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沁儿没有问志仁出了什么事,不能问,也不敢问。对一个年华渐逝的女人来说,家是战场,家是阵地,在这个战场上争夺的和在这个阵地上保卫的都只是一个男人。有智慧的女人都知道这一场仗极不好打,稍一轻举妄动,必然会全军覆灭。一个男人努力保持着正常的生活,证明他并没有向围墙外倒戈的意思,那么沁儿就只能静静地观察,一个人的心要走了,任谁也没法子拦住,拿绳子也没法子拴住。你如何哭闹,如何低声下气的哀求都只会让他象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走得更快更远。沁儿浑不在意间哄着志仁开心,更尽心力地侍奉老人教养孩子。志仁从沁儿带笑的眼睛里猜想儿已发现了他的秘密,禁不住也深深地佩服沁儿的从容安定,曾经一闪而过的愧疚便加重了许多。

    有妻如沁儿,复有何求?

    很久没有失眠的志仁近来睡得不怎么好。闭眼睁眼看到的都是霓裳脸上那又任性又顽皮的笑容,他已经好久没为女人伤神了,怎么能因为霓裳冷落了沁儿?可是和霓裳在一起的时光那么快乐,那么疯狂,那么醉生梦死,有多少男人可以抵御这种诱惑?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半宿,抚着胸口想,霓裳她是毒药,是上天专门派来害他的妖精。霓裳,这个倔强的脸上常常着茫然微笑的霓裳,志仁怎么放得下?

    志仁与霓裳的决绝,是在一个彻夜不眠的黎明。他出了趟远差,象断线的风筝飘出了霓裳的视线。三个月后他带着满怀欢欣归来,久别重逢的夜,却是伤心的夜,是别离的夜。那个夜,霓裳喝得酩酊大醉,哭倒在志仁的怀里。那个夜,寒风凛冽,喝醉了的霓裳醉后的言语比寒风更剌骨。那个夜,志仁知道世间上除了沁儿外还有另外一个女子因为爱一人而伤得体无完肤。那个夜,霓裳的自伤让志仁心碎。那个夜,志仁与霓裳的相拥的足迹踏遍了那个伤心城市的街道。那个夜,两颗心伤痕累累。

    凌晨五点,志仁象被抽了筋的落水狗一样蜷缩在床角上喘息,进门的时候他听到沁儿在她房里辗转反侧的声音,就编排着怎么向她解释。但是沁儿推开他的房门进来只是坐在床边上怔怔的看着他,把掉到地板上的薄被捡起来给盖到他身上,伸出手来温柔的摸摸他的额头,低声说:“别着凉了。”然后便转身出去准备早餐。那准备好的一套套说词连一个字也没机会说出来。那一刻,志仁突然想起一句老话:最简单的才最有力量。

    志仁删除了霓裳的电话号码,拉黑了霓裳的QQ,他曾经发誓,要霓裳成为他的女人,可是没等到霓裳成为他的女人他就与霓裳断了,千般无奈,万般的不舍,最终还是很彻底的断了。

    《爱是什么》?《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志仁和霓裳曾经相拥着倾听的流行歌,冥冥中成了他们情感的谶言。

    看到志仁失了魂一样回来,闭着眼睛让泪水慢慢地无声地滑落,沁儿知道她的男人受伤了,但男人游离的心终于回来了。家庭战争三十六计,沁儿用的是“欲擒故纵”, 就算志仁是一只随时远飞的大鸟,他始终要落到地上来,这个家永远是他不可远离的温暖的窝。争一时的意气有什么用?沁儿要的是最后的胜利。

    志仁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海娜告诉霓裳;志仁是一个很好的玩伴,海娜告诉霓裳;志仁是一个好丈夫,海娜告诉霓裳;志仁是一个好父亲,海娜告诉霓裳……

    霓裳是个看起来外表很随和其实内心很执着的女子,海娜告诉志仁;霓裳是个看起来很单纯其实心思相当慧敏的女子,海娜告诉志仁;霓裳是个看起来聪明伶俐其实不懂人情世故的女子,海娜告诉志仁……

    如同一出闹剧,观众略窥端倪,已到曲终人散之时。

    五月初十。 好沉好沉的夜。

    大海那么广阔,天空也那么广阔,海和天好象连在了一起。海天连接之处透着隐隐约约的灯光,也许是未返的渔舟,也许是驻客的岛屿。一层一层涌上沙滩的浪雪白,海和天和夜一样的黑。霓裳赤着脚走在海滩上,海浪一拨一拨的拍打着她的脚,退潮时带走了她脚掌下的细沙,酥酥麻麻的,象顽皮的小孩在作一个小小的恶剧。海风柔柔的,带着咸咸的海的气息,轻抚着霓裳的长发,恍如当年志仁轻抚霓裳脸庞时的手。志仁的手曾经轻轻抚过霓裳的黑发,曾经把霓掌的手紧扣在掌心。他的手很温暖,他们曾经奢想两双手互握着温暖一生,但事实上竟没能温暖过一个冬季。分别多年,霓裳曾经想极也记不起志仁的模样,初一那天看到他发现原来记忆里还是有他存在。霓裳猜想他身边那个娇小玲珑的女子也许便是他的妻,没细看她的样貌,依稀的觉得也是聪慧透于眉目的样子。没有寒喧,没有回眸,霓裳和他们擦肩而过。许多年前,霓裳是沁儿的想象敌,沁儿不知道的是,霓裳不曾想要过取代她的位置,她很诚挚的恳求志仁回头去爱他的妻,而她就做他身畔不远离也不接近的红颜。是志仁说世间上有些事情开始了便不能回头,比如他对霓裳。他们想要的是轻嗔薄怒的爱情,象鲜花一样鲜美,带着甜蜜的芳香,需要时随手撷采枯萎了就潇洒的舍弃;他们所拥有的爱情却象海滩上空绽放的烟花,刹那的绚烂照亮了整个黑夜,瑰丽过后留下的却是无尽的空虚、寂寞和凄凉。霓裳站在夜的海边,倾听着大海轻笑的声音,她读得懂夜海平静宽容的心。爱的可贵,在于证明了相爱的两个人彼此认同,确定彼此在对方心目中是独一无二的珍宝,是永远也是曾经,如此而已。 有一些爱,必须擦肩而过,

    有一些爱,深如夜海。

    夜空里的星,冷冷的看着尘世间那些痴男怨女的悲欢离合。无论那些情事在当事人看来多么轰轰烈烈,旁观者看来不过就是一出惨淡收场的闹剧而已。即使当事人为自己的荒唐找找了措词多么完美动人的借口,都掩饰不了故事里一些人始乱终弃,一些人无可奈何的事实。这,就是感情游戏的规律吧。

    用户评论 (10)
    • amw001

      2009-12-31 09:16:51 amw001 1#

      呵呵

    • 飘摇

      2009-12-17 20:45:14 飘摇 2#

      爱、、、、说不完、道不尽,却是最伤人

    • th03

      2009-09-19 12:01:05 th03 3#

      好长,慢慢欣赏

    • 尘了未

      2009-07-14 20:32:00 尘了未 4#

      路过
      有空再慢慢品赏

    • 妩魅

      2009-07-14 19:41:18 妩魅 5#

      6# [i]无情空窗[/i]
      该还是不该,我想志仁不会去判辩的.毕竟世间上可爱的人太多了,而现在这个社会,这种情况也不是少数.说不定对一些人来说,这种艳遇还是件可津津乐道的美事呢.

    • 无情空窗

      2009-07-14 09:54:52 无情空窗 6#

      瑰丽过后留下的却是无尽的空虚、寂寞和凄凉

      从一开始便是错,志仁不该,不该如此,......如此伤害了 自认为 最爱的两个女人

    • 樱桃小子

      2009-07-13 22:50:56 樱桃小子 7#

      :victory:

    • 一叶

      2009-07-13 17:56:56 一叶 8#

      妩魅又出新作品了,慢慢细细品.

    • 尖兵

      2009-07-13 16:10:58 尖兵 9#

      那是个很多心的男人

    • 水若

      2009-07-12 23:07:39 水若 10#

      二 霓裳是志仁见过最没心没肺的女人。<----睇晒全文都没讲过霓裳点没心没肺??????

      沁儿不知道的是,霓裳不曾想要过取代她的位置,她很诚挚的恳求志仁回头去爱他的妻,而她就做他身畔不远离也不接近的红颜。《--呢点睇霓裳就唔算得上系坏噶女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