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吴汉林 麦哲伦《同达彼岸》]优秀的社会学先生

    点击数:1381
    帅呆呆
    2013-01-23 22:31:05

        优秀的社会学先生

     自然界的科学知识很丰富,如果用形象思维去观察,很多自然生态与社会学也沾上边。

      独木不成林。有些种树不只独木不成林,甚至独木不能活,比如松。最笨的山民也懂得要成片地栽松。松树腰干笔挺高岸,顶端的枝叶占的空间很有限,如果把一棵松比作一个英俊的男汉,它的枝叶就如这汉子的草帽。所以松林里松树间的间距只几尺而已。站在松林的对面山巅观赏松林的英姿阵容,你会觉得它是一座固若金汤的城堡,或者是一个攻不破的雄兵阵列。也确实如此,它是坚不可摧的!我敢说还没有哪号强台风曾吹折一棵松树!因为它们彼此谦让尊重,偌大的松树躯干都只享受一顶草帽般的空间,决不以强凌弱,以大欺小,绝没有瞒骗侵吞同胞合法权益的恶例。因此它没有树大招风、叶浓惹祸的灾难,永有相护相卫、此仁彼爱、欣欣向荣的洪福,百年松、千年松有的是。松树间这种仁爱、平等、扶助的精神,与我们党和国家倡导的社会幸福、生活和谐合调同辙。我们要当好它的学生,“诗仙”李白当年就吟过“愿君学长松”的好诗。

      鱼的友爱。渔翁在只养鳙、鳊、鲤、鲩四大家鱼的池塘里垂钓,往往是盛兴而往败兴而归的。它们有很强的自卫和互救能力。鱼饵抛下塘后,未谙世事的小鱼会连贯而至争吃头一口。但很快会有大鱼到来驱赶小鱼散开后,绕着钓饵转圈子,甩尾巴拉拉钓饵,如果钓钩刺痛了它,它不只自己拒绝了钓饵的诱惑,还会发出信号让附近的同胞与它行动一致。稍有冒险的傻帽,也会用嘴巴去拉触饵钩——但也不贸贸然吞钩。笔者几十年钓历中,曾有两次奇遇:钓上大鱼是从鱼嘴外面向里钩进去的,因为它用嘴试触钓钩时擦上了锐利的钩头,我反应快,一提竿便意外地收获了。此外,鱼儿大意被钩住了反拖逃脱后,它第一件事是用特殊体味扩散方式发出警告给同胞,同胞们很快四散逃窜,两小时之内,鱼们都不会进入这个危险区域。“提竿拉鱼鱼脱钩,赶快搬竿走”。钓翁们都记牢这口诀。可是颇有经历的钓翁对鱼们的团队精神都会肃然起敬。

      智鸟先飞。俗话有“枪打出头鸟”,“笨鸟先飞”。从鸟群安危的角度审视,应是智鸟先飞,比如雁群,秋南春北的大往返的遥迢征途中,智鸟先飞的现象很感动人类的。每一队大雁夜里在滩涂边沿休息觅食时,必有1~2雁站在高处警戒,如发现了猎人或其他敌手前来偷袭时,那站岗放哨的雁会即时尖声唳号通报敌情,并且同时选好安全方位冲天而起,让整队大雁及时朝着看见的安全方位逃飞。所以有经验的猎人对手,会当机立断先歼灭未飞或先飞的哨雁,以让雁队弄不清安全方位而混乱起来,以求捡来更多的战利品。讨论哨雁先飞是智还是笨没有多大必要,用心用椎骨去思辨雁阵的团队精神对我们人类有什么启迪倒有需要。

      天下无心外之事物,所以万物都能让人感应到它的人文意识,让人心生或褒或贬的感叹,让人决定或取或舍的筹谋。所以古书《国语》里说:“人事必将与天地相参(相配合),然后乃可以成功。”所以,我们身外的松、鱼、雁等,是我们优秀的社会学先生。但人不等同于人身外之万物,因为人有仁义,用现在建设和谐社会的人文科学来说,即有公平正义。这点,先人荀子有先见之明,他在《荀子》一书里说过:“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故为天下贵也。”如果把世界当戏台,人的一生应比身外事物表演得更出色。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