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吴汉林 麦哲伦《同达彼岸》]不算命的“八字佬”

    点击数:1982
    帅呆呆
    2013-01-23 22:53:06

      不算命的“八字佬”

      20世纪60年代初,我被以“教学骨干”资质调入一所开办不久的学校工作。虽然我家庭出身属根正苗红范围,还是当时很吃香的军属;但因为读中学时见证了社会上无孔不入的阶级斗争的变幻莫测,上午还给我们上课的老师,下午倏然间成了阶级敌人被批斗,读大学时我小班内就有人因为有点骄恣又出言不慎被好友告发成了年轻右派。况且教师每周两个晚上的政治学习中你攻我伐不断也让人不得不战战兢兢地过日子,我便也与某些同事心照不宣地慎言慎行起来,恪守“利剑(代指权势)不在手,结友何须多”的古训,实行多工作少交游、早睡觉迟发言主义。

      但因为我教学小有名气,传言我是当地文科高手、担纲教师,所以当地父老中不少人认识我,而我却没几个深交的当地人。有个星期天早上,我从公社大门前经过,忽然听到“吴老师,吴老师”的呼问,我循声寻视,是一位高挑硬朗、形貌穿着似当地老农的长者,我以礼敬问他高姓大名,他笑呵呵答:“姓廖,廖炳云。”

      我回家后深入而细微地梳理记忆,总觉得这位廖老兄似曾相识……约是1947年我10岁时,那是一个秋天的午后,我与几位玩伴在村西头大榕树树荫下玩耍,见到有位生面汉子从西面小路往树根下走过来,一身黑衣衫,一把旧雨伞,样子慈爱,表情淡静,我们便好奇又放胆地迎上去,我们以为他是八字佬,来过村里的八字佬都爱逗孩子的,他样子很似他们,比他们更可亲近。

      “是的,我是八字佬。你们回去告诉爸妈,我在这里等着。”

      我们当然允诺,蜂拥地挤回村巷高呼:“算命啰!算命佬来啰……”

      当我们大巷转小巷帮他作了一遍“广告”后再回到榕树荫下准备看热闹时,已没有他的影子。我们有点失望,但很高兴。

      过了年,转瞬间便是元宵,村里连着好几天每天下午晚上演唱木偶戏,人来客往,很是热闹,是我们小孩少有的快乐日子。那天中午我和大块二(绰号,村里人小孩幼时就有绰号)铲牛草,他说:“昨天晚上我看见不算命的八字佬了,他来看戏。”不久,又有小伙伴告诉我:“不算命的八字佬去过兆华屋。”吴兆华,与我祖父同辈,去分界保安中学读过一年书,新中国一成立便当农会长,参与退租退押、清匪反霸、土地改革工作,后当过小学校长。

      我终于弄清楚,廖炳云老兄新中国成立前在老家参加共产党,主责传送情报,常装成八字佬往我家乡游击区当交通,是位可敬的老革命。但跟着又产生了不解:老革命大都一官半职了,我们老廖就当个公社办公室的材料员。接着文化大革命骤起,傻瓜都去斗走资派以求有意外收益时,老廖依然天天下乡促生产,骑辆什么地方都响就是铃铛不响的破自行车,摔伤过几回,还被时髦人封为保皇派,但他不悔不改。不久,他以一般干部身份离休。

      曾有人在他面前为他鸣不平。想不到老序这样淡淡地回答:“前人种树后人凉,木匠造梯让人上,历来这样嘛。”

      从不算命的“八字佬”到不当官也乐融融工作的离休人氏,这是老革命一笔优良的人文财宝。一个人总能快乐,是和谐;人人都快乐,是社会大和谐。但这个大和谐——还需要我们作大努力啊,要大家都有老廖这类人的人文精神啊。

      敬祝廖老高寿。

    用户评论 (2)
    • dm7VVQK

      2013-08-15 11:27:51 dm7VVQK 1#

      唐僧肉吃了能长生不老,唐僧屎不知道有没有同样的功效?
      淘800

    • 名冠

      2013-01-24 09:04:25 名冠 2#

      呵呵,原来是地下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