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吴汉林 麦哲伦《同达彼岸》]让大家都快乐的人

    点击数:2029
    帅呆呆
    2013-01-24 09:36:10

      让大家都快乐的人

      ——号手阿蒙伯伯

      1951年秋,我考入茂名县一中读初中,那时指挥师生作息的不是电铃、手铃,而是一支铜号,吹铜号的阿伯姓蒙,广西人氏,抗日战争时当过号兵,他是个整天乐呵呵也让人家乐陶陶的有趣的人。

      他矮个子,出过天花,两张方正脸盆上布满凹凸交错的痘疤坑穴,但他这些缺陷却被他满脸慈祥四溢的风采掩盖抵销了,学校里上千的师生都乐于与他相处,打照面都彼此招呼。他住宿的那几平方米小屋子就只有一张床、一张桌、一支长号,就靠着我的教室,空闲时甚至课间那10分钟,我和同学喜欢站在他小屋门前跟他玩耍。

      他善于将话题转回读书求上进,鼓励我们别疏懒虚度光阴:“可惜我出错时世,没你们那么好运,政府出钱给你们读书。”“我如果读过学堂,当军长啰,不用吹长号了。”

      这是他掏心的话章。其实他很敬业,责任心很强,号艺也很高超,按号谱吹奏,抑扬顿挫,拉腔引调,很有魅力。就寝号,他吹得柔和缓延,听着就起睡意;起床号,他吹得很亢奋洪亮,听了就睡意净尽。冬天早上升旗时,他戴上旧军帽,穿上旧军大衣,吹罢升旗号后,他立正肃目,似木桩一尊,待升旗礼毕他才转身正步离去,这时,他倒确有几分将军的风姿。

      不过,遇有可以逗趣的时候,他又成滑稽演员。校规定着“按号音就食”一条,那时我们学生生活清苦,肚子是长时饿着的,就食时很快就八人一桌围上来盛上饭菜捧在手等他吹号。这时,他会耍我们一回:他站在阶梯高处将号子贴上口唇,但却不吹响,口急的同学把盯着他的目光收回同时咬入大口饭——可是他却把号子移开不吹了,看着那些猴急同学含着饭欲吞还吐的狠狈相,他笑成个大肚佛,我们也把饭碗放回桌上,乐得前仰后翻。

      他很风趣,我们中有谁出了洋相让他遇上时,他会将批评寓于逗乐之中,他会抿下嘴笑道:“吉亦初娶媳妇——无眼睇。”吉亦初是他邻居,瞎子,算命维生。有位背稍驼的老师拿他花脸逗笑:“蒙师傅,请你猜个谜——水淋沙洲地,是什么?”他一脸笑意,缓缓转弯道:“沙洲地有只晒熟虾了——似谁?”

      那时,学校每天给每位教工送一瓶开水,阿蒙伯那瓶开水大都让我们早早喝掉,他全不在意。为了让同学们知道瓶里无水,他将水瓶头尾翻转过来,用绳子吊在门口。那时民间有吊煲的说法,断炊的意思。这也很搞笑。

      阿蒙伯每天几次空闲的半个多小时,干些什么呢?常常是扫甬道等公共场所——这不是他的本分工作。

      有名人说过,能让大家一起快乐的人是大写的人,孔子先贤宣扬“众乐”,大抵也是这个意思。总能为“众乐”奉献心力的人天天多起来,离和谐社会就不远了吧。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