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吴汉林 麦哲伦《同达彼岸》]难忘尊师家长:朱世英、江先声、邓郁金

    点击数:1595
    帅呆呆
    2013-01-24 09:45:37

      难忘尊师家长:朱世英、江先声、邓郁金

      还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衣食的物质都贫乏,多数农家把日求半食、夜求一宿看做最高生活水准,所以农家子弟读书的屈指可数,偌大的金塘公社六万人口,只有一所中学六班初中。但是,“众人皆醉我独醒”者确有,如朱世英、江先声、邓郁金等人。朱世英是金塘供销社员工,新中国成立前当过小职员,颇识文墨,非常重视教育事业。他几个儿子都在适令时期受过正规教育,对老师一一尊敬有加,遵守纪律,勤奋读书。因为他对他们常常耳提面命必须尊师好学,而他在尊师方面是身体力行,为孩子们树立榜样。

      那时中小学老师兴家访,常常在课余登门造访家长,送教上门。而朱世英却兴校访,常往学校跑,慰问老师,了解儿子在学校的行为表现,虚心询问家教工作方法。有位教师患神经衰弱,睡眠不佳,他知道后几次送上猪心、口米给那教师补心血。那年代,猪肉是凭肉票供购的,每个城市户口的居民每月半斤,农村户口的没有这种享受。

      朱世英四个儿子长成后都很有作为,前两个事业有成,后两个当公务员。

      江先声,茂名市茂南区金塘谭屋人,祖父江方贤是军人,当过抗日军队陈沛军长的军需主任官。因大家都知道的历史原因,江先声没受过系统教育,凭师传和自学,当编外“木皮医生”(伤科医生)养家。因为先人亦曾为书香子弟吧,他的三男二女都上当地小学、中学读书。他外出医伤经过校门时,必入学校拜访他儿女的老师,与老师们很熟悉,是老师们的常客。老师有什么难处,比如伤疼什么的,他只要知道,都出手相助,甚至家属也常常沾光。赖桂群校长夫人在农场劳作时跌断手骨,是他用山草药治好,且连药费也不肯收受。

      改革开放后,他成为成功的民营企业家,选当过市政协委员,儿女们都很有成就。在他的教育下,他的后代近30人都温文尔雅,文明成风,不分家另灶,各就各位,彼此相敬如宾,团结如一人,在社会里十分醒目,使一些只讲钱财不认情理的人闻风而愧。他大孙子江美亮正在深圳大学读研究生。

      邓郁金,也是金塘谭屋人,几兄弟少时都是穷光蛋。邻居一位乞丐沿路求乞到广州,坐船到美国旧金山当劳工,攒了一笔钱后一大把年纪了,便回谭屋将郁金作为继子,建了一栋楼房,买了几亩地,接邓郁金上广州读书后,又回美国去。新中国一成立,因为这楼和这地,未满20岁的邓郁金也当上了地主分子。文化大革命风起年代,他夫妇因地主帽子,白天要参加修路等义务劳动,晚上接受批斗,日子过得很苦。但他坚持要两个儿子邓华、邓文忍辱读书,小学、中学读上去。郁金因为地主身份不便于接近老师,只教育儿子忍辱负重、尊师勤学。老师们也能正确对待他两个儿子。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邓华考上仲剀农学院,毕业后当过广东省生物药厂副厂长;邓文考上暨南大学。邓华的儿子邓斌现在在美国留学读博士。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