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吴汉林 麦哲伦《同达彼岸》]清明忆敏思

    点击数:2437
    帅呆呆
    2013-01-24 09:50:36

      清明忆敏思

      1985年夏,我在茂名城郊一所职业高级中学当校长。那个火伞高张的正午,时任信宜县政协副主席、信宜县松香厂厂长的古敏思,偕夫人来访。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呢,激动的话语,理不成章,抢着说,争看说。他夫妇都长成令天下瘦子忌羡的胖壮体态,我那瘦木沙发几乎不堪他俩的重负,不时发出滑稽的嘎吱声。

      谁料,1986年年底,冬残春嫩时节,壮志英年、事业中天的古敏思早逝!时年仅51岁。

      我们在该意气风发的年纪段里,有几人能“发”得起来?未知参与整人的知识分子开心否,不整人的知识分子或者明哲保身,或者戚戚自危,都以“利剑不在手,结友何须多”的古训自诫,采取“等距离外交术”处世,人与人不敢交心。所以,我与古敏思是平凡学友,不是至交。但他的死,对我的打击很大,我对他的忆念也就日深,先后五次要为他写点文字,但每次都辍笔而罢,越写心越伤痛啊。

      古敏思是信宜东北边远山区人,解放前当过共产党游击队小鬼。1954年秋冬之交,高州中学高一级学生一分为二,送一半人到茂名一中,我和古敏思编入茂名一中乙班。此时他罹了癣疾,由手及脚及头面乃至全身,无法购买那么多癣药水,他便去粮食加工厂盛来焦臭味极浓的谷糠油涂治,很多人不敢接近他,他孤独、寂寞。祸不单行,助学金发放不公平,有些家境殷实的领到高额的助学金,但家境清寒的古敏思不入助学金编制,只能领每月4元的临时补助。他常被膳堂停饭,他便在开饭时悄然离开,躲到校外山林里,或朗诵英语,或歌吟一回,或吹几曲洞箫,挨过那辍食的苦时光。有个月明星朗的秋夜,古敏思多少是将自己的幽怨揉进了箫声里,我听着那呜咽的箫声从山林那边飘来,油然想起了少时读村塾时学过的苏子《前赤壁赋》那如泣如诉的情调,也黯然神伤,久久不能入眠。

      然而身病心恙的古敏思竟能扎扎实实地读书学习,除体育成绩平平外,其余文理各科的成绩皆优秀,琴棋书画等课余杂艺,他也无师自通、触类而精。写生、作画,他挥毫可就;小提琴、秦琴、二胡、竹笛,他吹奏起来,样样如行云流水。

      结果,在1957年全国高校只招7万人的大考中,他轻而易举考入了华师的化学系。

      虽然我生长于穷乡僻壤,见识寡陋,但他在我高中时期和同在广州念书时,都把我当小弟看待关照。1957年年底,苏联成功发射了人类第一颗人造卫星,他在这颗人造卫星掠过广州夜空的那个冬夜,约上我和许无非、张勋等几位同学登上宿舍楼顶观天寻胜。他文科成绩优于理科,在那迷人夜色下闲谈时,我对他高考时选考理科表示不解。他对我说:“人穷国弱,是因为科技落后,我弃文考理,真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几个星期后的一个假日,他到我宿舍送上《英文单词ABC》、《英文文法ABC》、《英文诗歌》等五部英文专业书,他说书都是他从文德路旧书店购买的,他都已通读,并怂恿我也要读通(这五部书我都保存好,1980年我儿子吴峰风考上中大,我便转送给他),“需要什么英文书籍,你到我宿舍挑吧。不掌握一门外语,算什么大学生?”

      古敏思毕业后先在信宜一中教书,后入信宜松香厂当技术员、工程师、厂长。他干一行爱一行旺一行,业绩不凡。他曾参加过国际性松香生产研讨会,他不用会议配备的翻译就操用英语滔滔演讲学术论文。当上县政协副主席后,他的雄才大智更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的业余生活也丰富多彩,他与妻子儿女吹打弹唱可以操持一台晚会,令心宽者慕、心窄者忌。

      可是他却在年富力强时逝去了!但古敏思的精神人格还活着。我在夜色浓浓的街市徜徉时,在那街灯的阑珊处,古敏思昂然的身影若隐若现;午夜醒来睡意荡然无存时,我常推窗远望,仿佛天际间有古敏思云来雾往。

      如兄如师者已长去,我哀思积结为歌:
      暑去寒来天老易,
      三月草长人多志;
      清明天低今又是,
      雨瘦风肥忆敏思。

    用户评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