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创作交流】]斗胆为宝光阁前辈改《北窗高卧》一文

    点击数:7996
    chenmanboy
    2015-06-16 15:46:37
    本帖最后由 chenmanboy 于 2015-6-16 16:29 编辑

    斗胆为宝光阁前辈改《北窗高卧》一文


    清明扫墓经过一条村庄,这村庄(与前文重复了,可省去,加上“远望”)华楼林立[color=black],(近看却)[/color]其铁门多半关闭着(改为:近看却大多铁门紧闭,“铁门紧闭”与上文“华楼林立”相对应),(加上“远望”“近看”二词,可使行文更有流畅,有空间感),户中寂若无人,而门前却停放着一辆辆摩托、小车,可见这都是“富贵人家”(可改为:而门前均停放着各式高档桥车,可见确是“富贵人家”,符合本文接近于半白话文的文风);惟见一户矮墙乌瓦(一个简单的四字短语,建议“矮墙”“乌瓦”位置,虽然已是不边,但是“墙”“瓦”读音平仄有别,换位后,读起来更加自然,也符合古音韵的原则,比如“春花秋月”“红玉丹瑶”),木门木窗,在如此众多的高楼大厦(农村的房子,用“高楼大厦”来形容,有点过了,建议保留“高楼”算了)衬映下显得真有些寒碜。(才写完外面大体状况,马上就转入写细致深入的景象,好像有点急促,衔接欠自然,应该有句话过渡一下,比如:待走进细看)但有一“景”却让我羡叹不已:那小屋(不必多次强调“那小屋”了)木门大大方方地敞开着,鸡犬悠悠然自由进出;砖墙北面那个小(去掉小,不必一再强调小,过犹不及啊)木窗下,有一中年汉子袒胸露背半躺卧在一张竹折椅上闭目养神(可改为:闭目躺在一张竹折椅上。第一眼看到,对具体情况还不了解,马上就说闭目养神,好像不太合适,也许人家睡着了呢),似乎对周围的环境毫无感觉(用“毫无感觉”形容,感觉有些怪,不如改为:“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不过感觉也不太好,是在不知道怎改),而对我们这些脚步匆匆的行人竟也不屑一顾,(这句省略吧,既然“毫无感觉”,就没什么“不屑一顾”了)脸上写着的(写满了)只是满足(省去,满足什么的,感觉有些矫情)、恬静和安详。这时,我脑海中突然蹦出(“蹦出”一词很突兀,与本文整体风格不协调,)一个带着典故的成语来(本句建议改为:“我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一个词来”):北窗高卧!(句号足矣)

    (这段应该和下面一段调换位置,因为你刚刚提出“北窗高卧”一词,有的读者还不理解该词的意思,现在就说“不算是“北窗高卧”的本意”,跳过了某些步骤了,而下面那段就是解释这个词的意思的,应该提出该词之后,下面那段解释一下,再接上这段,衔接就自然了)严格点说来,这还不算是“北窗高卧”的本意,首先他睡的地方应该在房子里面,在房间面窗而眠;其次他应该是位诗人文士或名贤,而他却是个农人。虽然如此,我仍能由他这种坦然而高卧的情状而一下心动,让我将北窗高卧这一与诗人文士归隐有关的典故瞬间想了起来。

    北窗高卧(的典故)来源于东晋大(省去“大”字,我总觉得加了“大”字,什么“大诗人”“大文学家”之类,那样的话是写给小学生看的)诗人陶渊明(建议改为:“源于东晋诗人陶潜,即人称陶渊明”,有逼格多了,呵呵)。当时他不满于官场腐败黑暗、权贵们尔虞我诈的现实,毅然辞官归隐(这句稍显直白,粗浅,建议改为:“不满于社会人事的虚伪黑暗乃数次归隐园田”)。夏日,他在躬耕和读书写作(建议改为:躬耕习文,与前后文风一致)之余,临北窗而高卧(这句很文雅,前后文风格应统一,这句是中心句,所以前后文的风格应尽量与这句相统一),怡然享受凉风徐至的乐趣(建议改为:凉风除至其心怡然),(删去“其”字,避免与前一句重复)闲逸自得俨如远古的高人(陶先生于我们而言,已经是远古高人了,就不要用“古人”形容他了,建议改为:一派名士风骨)。后遂用“北窗高卧、高枕北窗、北窗眠、北窗风、陶窗”等形容悠闲自得(感觉“自得”一词,偏重表达“得”,而文意却无太多“得”意,建议改为“悠然闲适”)的状态;用“北窗叟、羲皇人、羲皇上人”等喻闲逸自适之人。如李白《戏赠郑溧阳》诗:“清风北窗下,自谓羲皇人。”辛弃疾《水龙吟》词:“问北窗高卧,东篱自醉,应别有,归来意。”

    北窗高卧蕴涵的是归隐后与世无争、安然自乐的一种高旷情怀,关键词即是“高卧”,有高枕无忧、坦然面世之意。表面上容易做到,而实际上却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它涉及到的不仅仅是归隐者的生活态度,更重要的是触及到了他们精神的内核、灵魂的深处(这两句表意过于直白,行文格调与前后文不符)。有这样一则小故事:东汉时王霸是一位厌官守节的隐世高人,有一次他见到友人子伯的儿子身着华服,而且言谈举止都十分优雅,对比自己布衣赤脚、举止粗俗的儿子,不禁感到羞愧。王霸的妻子看到这种情形,正色道:“你既然决心归隐山林,躬耕自食,你的孩子当然是这个模样;子伯当官故然生活优裕,华服高车,但他绝对比不上你的品德高洁和自由自在,你又何必为衣着小事而自愧难堪呢!”王霸深受感动,后来一直隐居不仕。(这个故事,这个句子结尾,好像是强调“隐居不仕”,而不是“高卧”的意蕴了)

    自古以来,我国大量(删去,与本文风格不符)文人雅士(大)都有归隐情结,是“北窗高卧”的美丽演绎。他们(前面的“他们”,是指“大量有归隐情结的文人雅士”,未必每个都归隐了,所以这个“他们”意思上是承接上文的,这句的意思是说他们都归隐了,明显前后含义不同,建议改为“他们向往)归隐的具体背景和原因尽管有所不同,而弃世脱俗、鄙视功名、甘于淡泊、独善其身这些方面却是相一致的。如著名诗人林逋就是最典型的一个。林逋是北宋初年著名高士,早年游历于江淮之间,为人放达不拘,后来隐居于杭州西湖的孤山种梅养鹤,终生不娶不仕,被世人美称为“梅妻鹤子”。他那一联“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已成为历代梅花诗中最经典的美丽(可删去“美丽“一次,一来同一段话,连续用两次这个词,未免重复,二来,既已经典,何必美丽)绝唱!后世那些借归隐之名作秀,实则寻找所谓机遇出人头地的投机分子是绝对不能与他相比的。(唐人卢藏,终南捷径,哈哈[color=black][size=16pt])[/color][/size]

    在今天,“北窗高卧”之士也肯定还是有的,不过我认为,在这样物欲横流、人心躁动的大背景之下,这种高士已经是“稀有珍品”了。但愿,开篇写到的那位短墙下袒腹而眠的农民汉子就是其中的一员!(此句删去,留白)

    用户评论 (53)
    • 余音绕梁

      2015-06-25 10:14:24 余音绕梁 1#

      quote:
      chenmanboy 发表于 2015-6-22 17:29
      本来我也不想改你的文章,改你的文章简直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更不想回复你的帖子,那简直是浪费时间浪费 ...


      帮我改,好吗?我是说真的!

    • 喜有此理

      2015-06-22 19:35:16 喜有此理 2#

      初衷都是切磋切磋,大家千万別伤了和气,:-D

    • chenmanboy

      2015-06-22 17:29:11 chenmanboy 3#

      quote:
      宝光阁 发表于 2015-6-22 14:40
      再回你一帖,不过,这也是反馈的文字,既然是反馈,中听与不中听我也没有法子,因为我只能以我的思路来说话 ...


      本来我也不想改你的文章,改你的文章简直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更不想回复你的帖子,那简直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 宝光阁

      2015-06-22 14:40:24 宝光阁 4#

      本帖最后由 宝光阁 于 2015-6-22 16:13 编辑

      再回你一帖,不过,这也是反馈的文字,既然是反馈,中听与不中听我也没有法子,

      因为我只能以我的思路来说话,说实话。

      很想将你这帖子复制后以另一种颜色的文字回复,这样就简单得多了,但不知什么原

      因,放上来后字的所有颜色都没有了,所以只好从新设计帖子。这就是我不喜欢回你

      这些帖子的其中一个原因(凡事你都要从别人的角度来想一想)。

      说明:你原来的红字(即被你引用的我的原文),现用“加粗”;你批改的文字,

      格式不变;我反馈的文字,用括号接在你的文字后面([font=楷体,楷体_GB2312]楷体)。希望到此为止,回[/font]

      你的帖已累得半死!



      本不想回复此帖,何故?是因为回这样的帖子太费时费劲,且又无多大意义,如果照这样继续玩下去的话,简直觉得这是在玩一场文字游戏,越玩越浪费时间甚至生命。
      ———————无意义?你的意思是:你的文章是完美的?不需要对文章内容作任何探讨?还是我这个小毛孩不够资格对你的大作吱吱歪歪?什么推敲的典故,什么不耻下问,你应该听过。 (1、太费时费劲,浪费时间甚至生命,这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的,因此我就是觉得无多大意义,而不是说探讨没有意义,请不要误会和耿耿于怀;我虽然爱文学、写文章,但这不是我个人生活中的唯一,我平时要做的事比文学写作重要得多,难道你没有发现我经常很久没有来名升吗?2、我的文章固然要推敲,而“不耻下问”却不一定要问你呀。)


      老师以为是观光吗?我是扫墓匆匆经过,哪会待走进细看
      ——————你没有走进细看,那又何来下文对汉子休息状况的观察那么仔细?满足的神态都看到?如果真那么匆忙的话,怕是有没有人在里面也不知道。写文章,起码要符合现实吧? (汉子在屋外面小窗下休息,不是在屋里面,你没搞清楚?对于敏感的人来说,一个人脸上的表情,几秒钟就能看到(即“扫视”一下或“瞥一眼”),实际上“看”与“感觉”瞬间同时进行,难道看一个人的表情非要死死盯住来长久“观察”?如果搞文学的人连“瞬间观人”的能力都没有,我劝你真的要回去好好修炼一下。)

      文学这玩儿,用词有时不必太过拘谨,让它多些味趣儿不好么?难道什么都要求证?单用闭目太古板甚至觉得太有点不吉利了!作者自有作者用词的理由,不要动亟就!如此下去,我可以将论坛的所有文章的每一句话都个狗血淋头!
      ————文学这玩儿?原来,在你眼里,文学不过是玩儿。不需要求证吗?不需要符合现实?写的的科幻小说,还是玄幻小说?改个狗血淋头是不是觉得我把你的改了那么多,你觉得很不好意思很没面子了?把别人的改个面目全非就好,说狗血淋头有点过了。 (不要卖弄你能为别人改的那么多,这是你的一厢情愿,做人要识趣点,不要人家说的太直白。“玩儿”也好,“狗血淋头”也罢,不过网上随口说说,说的诙谐一下、轻松一下而已,何必又来咬文嚼字?难道网上那么多装酷摆款胡言乱语的情况你真也没有见过?何必死抠我随口说的几个字?另,我说的文学语言有时不必太拘谨,什么都求证,并不是指文学的用词造句不用严格要求,不用符合现实,而是指不要像写学术文章那样给人以冷硬死板的感觉,要让文学语言多点灵性。明白了没有?)

      文贵曲不喜直,提出北窗高卧这个词之后我没有立即做出所谓的解释,目的是悄悄拐个弯,或说轻轻吊一下读者的口胃,这样才叫文学
      ————曲的才叫文学,直的就不算是了? (这是我个人看法,相信很多人都会赞成,而不会欢迎“一条肠子直透底”的写法,不然何来“文学艺术”?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就看你写什么类型的文章。我一句“这才叫文学”就是一种文学语言,是一种语气的表达方式,意在赞叹这种“曲”一点的写法,没有硬性地说“直”的不是文学。比如赞一个正气凛然的爱国者说:“这才是中国人!”不成你又生气地反问:“我就不是中国人吗?!”可见文学语言与学术文章、新闻报道类的语言毕竟是有区别的。)

      怡然享受凉风徐至的乐趣,<建议改为:凉风除[至其心怡然> [不妥,语法混乱——与谓语享受不搭配。
      —————我改的那句话没有享受二字,你是说你原文语法混乱吗? 不要动气,就算我没看清楚好么?)

      又是细枝末节,老师累不累啊?我太敬重他了,就喜欢这样称呼他,正如哥哥,我就习惯叫他大哥阿哥不行吗?
      ————你的意思是,写文章不需要推敲细枝末节咯?细节决定成败。 (你只戒意我说的“细枝末节”,却没有问我为什么会这样提出,而且又将我这句引伸为“不需要推敲细枝末节”,你真有变数!明眼人一看就会明白,在这种特殊的语境下,这“细枝末节”是说你没有抓住重点来改,而总喜欢钻牛角尖!问你“累不累啊”不是合情合理吗?试想,假如你要修改论坛上更多的文章,你一天能改出多少篇?这回,你该明白我为什么不喜欢回你这样的帖子了吧?)

    • chenmanboy

      2015-06-22 11:05:19 chenmanboy 5#

      quote:
      宝光阁 发表于 2015-6-21 15:14
      像这种摆开架式准备“迎战”的帖子,我不会再浪费时间。我的意见已在你另一帖留下,望你冷静细看。我只是 ...


      送你一句:把逃避当清高

    • chenmanboy

      2015-06-21 19:44:41 chenmanboy 6#

      quote:
      宝光阁 发表于 2015-6-21 15:14
      像这种摆开架式准备“迎战”的帖子,我不会再浪费时间。我的意见已在你另一帖留下,望你冷静细看。我只是 ...


      回复这种讨论交流帖子,在看来,只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逐一观点讨论,在你看来,只是拉开架势干架?那怎么样的才算是交流讨论?跟在你帖子后面高呼“万岁”才是正途?

    • 宝光阁

      2015-06-21 15:14:27 宝光阁 7#

      quote:
      chenmanboy 发表于 2015-6-21 13:14
      不要叫我老师,首先我不是老师,其次,我小毛孩受不起,再次,在你们眼里,老师是个侮辱人的词语。

      ...


      像这种摆开架式准备“迎战”的帖子,我不会再浪费时间。我的意见已在你另一帖留下,望你冷静细看。我只是对帖子内容认真回复,没有伤害任何人的意思。问好!

    • chenmanboy

      2015-06-21 13:14:22 chenmanboy 8#

      本帖最后由 chenmanboy 于 2015-6-21 13:16 编辑

      quote:
      宝光阁 发表于 2015-6-21 11:39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坡翁真的说对了!看,我这不是在返老还童,再做一回小学生了吗?哈哈!本 ...


      不要叫我老师,首先我不是老师,其次,我小毛孩受不起,再次,在你们眼里,老师是个侮辱人的词语。

      本不想回复此帖,何故?是因为回这样的帖子太费时费劲,且又无多大意义,如果照这样继续玩下去的话,简直觉得这是在玩一场文字游戏,越玩越浪费时间甚至生命,
      ———————无意义?你的意思是:你的文章是完美的?不需要对文章内容作任何探讨?还是我这个小毛孩不够资格对你的大作吱吱歪歪?什么“推敲”的典故,什么“不耻下问”,你应该听过。

      [老师以为是观光吗?我是扫墓匆匆经过,哪会“待走进细看”
      ——————你没有走进细看,那又何来下文对汉子休息状况的观察那么仔细?“满足“的神态都看到?如果真那么匆忙的话,怕是有没有人在里面也不知道。写文章,起码要符合现实吧?

      文学这玩儿,用词有时不必太过拘谨,让它多些味趣儿不好么?难道什么都要“求证”?单用“闭目”太古板甚至觉得太有点“不吉利”了!作者自有作者用词的理由,不要动亟就“改”!如此“改”下去,我可以将论坛的所有文章的每一句话都“改”个狗血淋头!]
      ————文学这玩儿?原来,在你眼里,文学不过是玩儿。不需要求证吗?不需要符合现实?写的的科幻小说,还是玄幻小说?“改个狗血淋头”是不是觉得我把你的改了那么多,你觉得很不好意思很没面子了?把别人的改个“面目全非”就好,说“狗血淋头”有点过了。

      文贵曲不喜直,提出“北窗高卧”这个词之后我没有立即做出所谓的解释,目的是悄悄拐个弯,或说轻轻吊一下读者的口胃,这样才叫“文学”!
      ————曲的才叫文学,直的就不算是了?

      怡然享受凉风徐至的乐趣,<建议改为:凉风除[徐]至其心怡然> [不妥,语法混乱——与谓语“享受”不搭配。]
      —————我改的那句话没有“享受”二字,你是说你原文语法混乱吗?

      [又是细枝末节,老师累不累啊?我太敬重他了,就喜欢这样称呼他,正如“哥哥”,我就习惯叫他“大哥”、“阿哥”不行吗?]
      ————你的意思是,写文章不需要推敲细枝末节咯?细节决定成败。

    • 宝光阁

      2015-06-21 11:39:58 宝光阁 9#

      本帖最后由 宝光阁 于 2015-6-21 13:07 编辑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

      坡翁真的说对了!看,我这不是在返老还童,再做一回小学生了吗?哈哈!

      本不想回复此帖,何故?是因为回这样的帖子太费时费劲,且又无多大意义,如果照这样继续玩下去的话,简直觉得这是在玩一场文字游戏,越玩越浪费时间甚至生命,有时间倒不如多读几篇自己认为值得一读的好作品。(我呸呸呸!嘴臭!放假几天这帖子发了好几次都发不成功!)

      但站在另一角度来想,我必须为呕心沥血批改我作业的老师点赞!尤其难得的是,在这论坛众多的文章中,我这一篇却偏偏能被老师选中来批改,这不能说不是一种幸运。我能为老师的无私奉献而无动于衷吗?

      因此,趁着放小假,整整花了二个多钟头才搞出这些点注式的“读后感”(“< >”号里的字是老师的批改文字,“[ ]”号里的字是学生我的反馈文字),再次当作作业交给老师您过目、批改,不胜感激!但愿我们师生的互动能给论坛带来一点生气,也希望能给喜欢文学写作的朋友得到一些启示。哪怕仅仅是一点!

      学生冥顽不化,有不妥之处万望老师海涵。

      最后祝老师及本站网友们节日快乐! {:soso_e183:}





      “斗胆为宝光阁前辈改《北窗高卧》一文”(反馈)



      清明扫墓经过一条村庄,这村庄<与前文重复了,可省去,[强调或突出一下,很自然,不算重复,类似于“今天到x超市,这超市里(很多人或很冷清等)……”故不必省去。] 加上“远望”>华楼林立,<近看却>其铁门多半关闭着<改为:近看却大多铁门紧闭,“铁门紧闭”与上文“华楼林立”相对应>,<加上“远望”“近看”二词,可使行文更有流畅,有空间感> [请注意,开头写到的“经过一条村庄”,那时本人已正在该村庄里面匆匆行走,“一步到位”了,用“远望”、“近看”反而不切合当时的实际情况和觉得累赘,所以这些地方也没有改的必要。] 户中寂若无人,而门前却停放着一辆辆摩托、小车,可见这都是富贵人家 <可改为:而门前均停放着各式高档桥[轿]车,可见确是“富贵人家”,符合本文接近于半白话文的文风>[这里改的可以,比原来语意更精确,不错!] 惟见一户矮墙乌瓦,<一个简单的四字短语,建议“矮墙”“乌瓦”位置,虽然已是不边[?],但是“墙”“瓦”读音平仄有别,换位后,读起来更加自然,也符合古音韵的原则,比如“春花秋月”“红玉丹瑶”> [不是作诗填词,可改可不改;当然,改了就是锦上添花。] 木门木窗,在如此众多的高楼大厦<农村的房子,用“高楼大厦”来形容,有点过了,建议保留“高楼”算了> [原本我也不会用“大厦”的,肯定是打出“高楼”一词连着“大厦”也出来了,后来没有戒意。这个建议正确!] 衬映下显得真有些寒碜。<才写完外面大体状况,马上就转入写细致深入的景象,好像有点急促,衔接欠自然,应该有句话过渡一下,比如:待走进细看> [老师以为是观光吗?我是扫墓匆匆经过,哪会“待走进细看”(前面也说明了是直接从村庄里行走写起)?所以这样行文我不觉得急促、欠自然什么的,目的不是写景,而是交待基本环境之后就要干脆利落地引出那位坦腹而眠的汉子。] 但有一却让我羡叹不已:那小屋<不必多次强调“那小屋”了> [才第二次提到小屋,而且只用了一次“小屋”这个词,何来“多次强调”?这里用“小屋”很有必要,这样才能反衬出汉子不为周围环境所牵动的那一份坦然。] 木门大大方方地敞开着,鸡犬悠悠然自由进出;砖墙北面那个小<去掉小,不必一再强调小,过犹不及啊> [小屋小窗,哪有不妥?细枝末节,为何斤斤计较?] 木窗下,有一中年汉子袒胸露背半躺卧在一张竹折椅上闭目养神<可改为:闭目躺在一张竹折椅上。第一眼看到,对具体情况还不了解,马上就说闭目养神,好像不太合适,也许人家睡着了呢> [文学这玩儿,用词有时不必太过拘谨,让它多些味趣儿不好么?难道什么都要“求证”?单用“闭目”太古板甚至觉得太有点“不吉利”了!作者自有作者用词的理由,不要动亟就“改”!如此“改”下去,我可以将论坛的所有文章的每一句话都“改”个狗血淋头!] 似乎对周围的环境毫无感觉<用“毫无感觉”形容,感觉有些怪,不如改为:“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不过感觉也不太好,是在不知道怎改> [什么“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之类,与本主题毫不沾边!不必改,我的意思就是强调汉子不为外境带动。] 而对我们这些脚步匆匆的行人竟也不屑一顾,<这句省略吧,既然“毫无感觉”,就没什么“不屑一顾”了> [请注意,“毫无感觉”一句前面有“似乎”一词,并非绝对没感觉;不屑一顾用的有理,暗赞汉子不为外境所动的“定力”。] 脸上写着的<写满了>只是满足<省去,满足什么的,感觉有些矫情> [饥则食,寒有衣,无过高追求,知足常乐(也就是能够“高卧”的基础),是故,脸上写着“满足”何错之有?不要以自己的情绪、喜好随便“改”别人的东西。] 恬静和安详。这时,我脑海中突然蹦出<“蹦出”一词很突兀,与本文整体风格不协调> 一个带着典故的成语来<本句建议改为:“我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一个词来”> [这个也“改”?我不是木脑袋,当时的反应就是这样,一下子!“蹦”字,活灵活现,最具动感,可知这是文学语言啊!在未找到更合适的动词前,只能用这个了。] 北窗高卧!<句号足矣> [非用叹号不可!老师知不知道我当时见到这个情景之后脑海中一下“蹦”出这个词时的兴奋心情?]

      <这段应该和下面一段调换位置,因为你刚刚提出“北窗高卧”一词,有的读者还不理解该词的意思,现在就说“不算是“北窗高卧”的本意”,跳过了某些步骤了,而下面那段就是解释这个词的意思的,应该提出该词之后,下面那段解释一下,再接上这段,衔接就自然了> [老师呀,我就喜欢这样写。文贵曲不喜直,提出“北窗高卧”这个词之后我没有立即做出所谓的解释,目的是悄悄拐个弯,或说轻轻吊一下读者的口胃,这样才叫“文学”!本段最后一句“让我将北窗高卧这一与诗人文士归隐有关的典故瞬间想了起来”带出“北窗高卧”这个典故的来源才是真正的、巧妙的“衔接自然”,这样更有文学的味道。] 严格点说来,这还不算是北窗高卧的本意,首先他睡的地方应该在房子里面,在房间面窗而眠;其次他应该是位诗人文士或名贤,而他却是个农人。虽然如此,我仍能由他这种坦然而高卧的情状而一下心动,让我将北窗高卧这一与诗人文士归隐有关的典故瞬间想了起来。

      北窗高卧<的典故> [这几个字不必补充,因为上一段结句有“典故”一词,不如将“北窗高卧”加上双引号更简捷些。] 来源于东晋大<省去“大”字,我总觉得加了“大”字,什么“大诗人”“大文学家”之类,那样的话是写给小学生看的> [又是细枝末节,老师累不累啊?我太敬重他了,就喜欢这样称呼他,正如“哥哥”,我就习惯叫他“大哥”、“阿哥”不行吗?] 诗人陶渊明<建议改为:“源于东晋诗人陶潜,即人称陶渊明”,有逼格多了,呵呵 > [这没啥大问题,仅“陶渊明”一个称呼可矣,陶渊明的其他称呼有很多人都不陌生,重点写“高卧”的由来,其他的能简就简。] 当时他不满于官场腐败黑暗、权贵们尔虞我诈的现实,毅然辞官归隐<这句稍显直白,粗浅,建议改为:“不满于社会人事的虚伪黑暗乃数次归隐园田”> [这句不是抒情写意的文字,只将陶渊明归隐的因由简单交待一下,读者能知道就行,哪有什么“直白”、“粗浅”可言?再说,陶渊明归隐的最直接原因是官场问题,这样一改反而欠准确了。请老师细看陶渊明的传略。] 夏日,他在躬耕和读书写作<建议改为:躬耕习文,与前后文风一致> [这个建议好!] 之余,临北窗而高卧<这句很文雅,前后文风格应统一,这句是中心句,所以前后文的风格应尽量与这句相统一> [好!]怡然享受凉风徐至的乐趣<建议改为:凉风除[徐]至其心怡然> [不妥,语法混乱——与谓语“享受”不搭配。] <删去“其”字,避免与前一句重复> [我晕!“其”字在此用得自然,哪与上句重复?即使上句有“其”字,如用得自然多用几个也无妨,不删也罢。] 闲逸自得俨如远古的高人。<陶先生于我们而言,已经是远古高人了,就不要用“古人”形容他了,建议改为:一派名士风骨> [陶渊明生于东晋,距我们的时代千五六百年;其前有汉、秦、战国、春秋、周、商、夏以及未立朝时代如炎黄等,距陶渊明时代也千年至数千年,在陶看来他是“现代人”,在他之前也“古贤”多多,故此句是想像陶渊明自比远古高人,非我用古人形容他。] 后遂用北窗高卧、高枕北窗、北窗眠、北窗风、陶窗等形容悠闲自得<感觉“自得”一词,偏重表达“得”,而文意却无太多“得”意,建议改为“悠然闲适” > [老师理解错了,“自得”者,指内心得意舒适,即自得其乐之意也,非物质之“得”也,正合适,不可改。] 的状态;用北窗叟、羲皇人、羲皇上人等喻闲逸自适之人。如李白《戏赠郑溧阳》诗:清风北窗下,自谓羲皇人。辛弃疾《水龙吟》词:问北窗高卧,东篱自醉,应别有,归来意。

      北窗高卧蕴涵的是归隐后与世无争、安然自乐的一种高旷情怀,关键词即是高卧,有高枕无忧、坦然面世之意。表面上容易做到,而实际上却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它涉及到的不仅仅是归隐者的生活态度,更重要的是触及到了他们精神的内核、灵魂的深处<这两句表意过于直白,行文格调与前后文不符> [意不错,但可酌情处理,尽量统一风格。] 有这样一则小故事:东汉时王霸是一位厌官守节的隐世高人,有一次他见到友人子伯的儿子身着华服,而且言谈举止都十分优雅,对比自己布衣赤脚、举止粗俗的儿子,不禁感到羞愧。王霸的妻子看到这种情形,正色道:你既然决心归隐山林,躬耕自食,你的孩子当然是这个模样;子伯当官故然生活优裕,华服高车,但他绝对比不上你的品德高洁和自由自在,你又何必为衣着小事而自愧难堪呢!王霸深受感动,后来一直隐居不仕<这个故事,这个句子结尾,好像是强调“隐居不仕”,而不是“高卧”的意蕴了> [此故事从侧面说明要真正做到“高卧”不容易,即前面说到的“北窗高卧蕴涵的是归隐后与世无争、安然自乐的一种高旷情怀,关键词即是'高卧',有高枕无忧、坦然面世之意。表面上容易做到,而实际上却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它涉及到的不仅仅是归隐者的生活态度,更重要的是触及到了他们精神的内核、灵魂的深处”。此心没有真正放得下,如何“高卧”得踏实?因此,故事虽然不是直接写“高卧”之事,却是为陶渊明的“高卧”而设;换言之,故事主人公初时肯定未能真正做到“高卧”,经其妻开导后才真正“放得下”很多,肯定也可以“高卧”了。提醒一下:不能将“高卧”纯理解为“睡觉”。]

      自古以来,我国大量<删去,与本文风格不符>文人雅士<大>都有归隐情结,是北窗高卧的美丽演绎。他们<前面的“他们”,是指“大量有归隐情结的文人雅士”,未必每个都归隐了,所以这个“他们”意思上是承接上文的,这句的意思是说他们都归隐了,明显前后含义不同,建议改为“他们向往> [这里是我说的未够清楚,我实际要写的是有很多文人雅士都走向了归隐生活。] 归隐的具体背景和原因尽管有所不同,而弃世脱俗、鄙视功名、甘于淡泊、独善其身这些方面却是相一致的。如著名诗人林逋就是最典型的一个。林逋是北宋初年著名高士,早年游历于江淮之间,为人放达不拘,后来隐居于杭州西湖的孤山种梅养鹤,终生不娶不仕,被世人美称为梅妻鹤子。他那一联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已成为历代梅花诗中最经典的美丽<可删去“美丽“一次[词],一来同一段话,连续用两次这个词,未免重复,二来,既已经典,何必美丽> [同一段用两个相同的词并不一定是重复,就差怎样的用法;“经典”与“美丽”意义有别,经典并不就代表美丽、优美等等,谁说不能连着使用?如“世界最经典最美丽的大桥——法国米洛大桥”、“《行走》,一首最经典的优美现代诗”、“少女时代最经典美丽的超好看MV”…… 有时几个形容词的连续使用还可以使句子更有文采,作者表现出来的思想感情显得更加丰富、更加细腻。此不必再举例,文学作品里满目皆是。]绝唱!后世那些借归隐之名作秀,实则寻找所谓机遇出人头地的投机分子是绝对不能与他相比的。<唐人卢藏,终南捷径,哈哈> [本想用此典,又怕会将文章拉长,故割爱了,呵呵!]

      在今天,北窗高卧之士也肯定还是有的,不过我认为,在这样物欲横流、人心躁动的大背景之下,这种高士已经是稀有珍品了。但愿,开篇写到的那位短墙下袒腹而眠的农民汉子就是其中的一员!<此句删去,留白> [照应前面部分,不要让读者忘记了那位颇具特色的汉子,故不想删也!]

    • 宝光阁

      2015-06-21 11:34:48 宝光阁 10#

      本帖最后由 宝光阁 于 2015-6-21 11:36 编辑

      quote:
      风雨行舟 发表于 2015-6-20 19:00
      格式问题吧?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作者皆殊列,名声岂浪垂。”
      问好!


      谢谢老兄光临和鼓励!:handshake
      秀林闻响炮,呆鸟出头时。(临时只得两句与老兄共勉,切记切记:lol)

    • 风雨行舟

      2015-06-20 19:00:37 风雨行舟 11#

      quote:
      宝光阁 发表于 2015-6-20 15:14
      昨晚及今日中午几次将准备好的小帖放上来,不知何故不是有颜色的字全变成黑色,就是句子残缺不全,现在只 ...


      格式问题吧?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作者皆殊列,名声岂浪垂。”
      问好!

    • 宝光阁

      2015-06-20 15:14:18 宝光阁 12#

      quote:
      夜歌 发表于 2015-6-20 13:47



      昨晚及今日中午几次将准备好的小帖放上来,不知何故不是有颜色的字全变成黑色,就是句子残缺不全,现在只好再想办法以另一种格式放上来。
      问好夜歌,节日快乐!

    • 夜歌

      2015-06-20 13:47:16 夜歌 13#

      {:soso_e132:}

    • 宝光阁

      2015-06-20 08:45:46 宝光阁 14#

      本帖最后由 宝光阁 于 2015-6-20 08:49 编辑

      还是未能如愿,只有先祝大家节日快乐啦!{:soso_e183:}

    • 宝光阁

      2015-06-20 03:51:20 宝光阁 15#

      本帖最后由 宝光阁 于 2015-6-20 04:03 编辑

      t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