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文学评论]发现慈云寺 重建慈云寺

    点击数:1921
    缘会友
    2015-09-14 17:45:27

    发现慈云寺 重建慈云寺


    一、发现《电白县志》的“慈云寺”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笔者在新版《电白县志》里,赫然发现沙垌铺[1]曾有“慈云寺和宝莲庵”。在这之前,可以肯定地说,沙垌人包括笔者本人,只知沙垌有宝莲庵、百足庙、盘古庙,而无人知晓还有“慈云寺”。因此,发现沙垌曾有“慈云寺”,笔者可能是第一人。

    这一发现引起笔者一连串遐思:在沙垌方圆仅数里的一隅之地,为何历史上会修建众多庙宇特别是还建有“慈云寺”这种正规佛教道场?慈云寺有可能始建于哪个年代?何时又因何故被毀且毀得了无痕迹?其原址又可能在于何处?

    对于上述问题,笔者一直在寻求答案。起初遍询本乡长者,得到的回答只有一个:“唔知噢,么(没有)听讲过。”看来这种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问题,想要从长者口中找到答案,太为难他们了。唯有等待机会,另辟寻求路径了。

    也许是慈云寺“圆寂”了多少年后“劫数”将满,快要涅槃重生了,以至于等待时间并不算太久,求解之路就有了转机。

    二、发现沙垌地理山水“奥秘”

    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地方有庙宇必然与当地的地理环境有关。因此,沙垌在历史上兴建众多庙宇特别是还建有慈云寺这种正规佛教道场,必然与沙垌地理条件有着密切关系。

    就在笔者从新县志里发现“慈云寺”的第二年,为了参加茂名市政府“建设滨海新城区及深水港专家咨询会”做发言准备,查阅了比例尺1/5万、标有等高线的广东省地形图, 无意中对沙垌地理山水有惊人发现:

    一条蜿蜒悠游的来龙,于东北方向从鹅凰嶂飞入电白县境,向西南跨越飞天燕、望夫山、将军岭、三叉岭,然后流连于沙垌及旱平水库集水区的群山中,形成大窝岭、锅盖顶、大云垴、活竹岭、石苟岭、石壁岭、根竹岭、大洒岭、南塘岭等九峰,并集水于沙垌大河与细河子汇合的“九水归堂”[2]处;其去脉则在“九水归堂”之后,顺车田河、黄姜河、龙湾河、清湖河、儒洞河而下,最后“龙归大海”。

    这是一幅近乎完美的来龙去脉图!而最为神奇之处,就是沙垌的位置恰巧就在这来龙与去脉的交接点上!

    沙垌地理山水如此形胜,加上笔者儿时亲睹山中苍松、香樟、红荔、光丝、鹤木、檀木、沉香、油茶等与佛道结缘的原始林木遮天闭日,虎、豹、猿、猴、山魈、尤猪、白鹤、喜鹊、鹰隼、云雀等走兽飞禽出没其间,还有村落鸡犬和唱、田间鱼虾跳躍、河中水车辘辘、两岸翠竹掩映的一派生气盎然的景象,无疑既是“人间桃花源”,又是“神仙乐居所”!

    因此,在沙垌历史上曾建有慈云寺、宝莲庵、百足庙、盘古庙等众多庙宇和无数的土地爷神社,其密度几可媲美五台、峨眉,就不足为奇了。

    三、发现慈云寺始建年代的传说

    慈云寺始建于哪个年代?笔者迄今尚未找到文献依据。然而当笔者发现沙垌地理“奥秘”后,蓦然间想起早年本乡“文胆”梁彩林老先生(清末秀才,笔者起名之师)生前对自己讲述的关于百越首领冼夫人[3]在大坪岭设坛建寺驱邪安民的传奇故事。

    那是“五胡乱华”的南北朝时代,冼夫人为维护国家统一毅然率领百越之族三次归顺南梁、南陈和隋朝。在第二次归顺南陈不久,百越大地瘟疫大暴发,人畜暴毙无数,经查是对归顺朝庭不满的某部落酋长请来妖僧作祟。冼夫人立即派员飞报朝庭。朝庭立即钦点护国寺长老率领高僧捉拿妖僧,并在大坪岭设坛做法事驱瘟神。这次事件虽然得以平息,但是冼夫人仍然担心有人再引妖僧作祟害民,于是捐资在大坪岭修建大坛寺,祈祷永远庇护百越黎民平安。若梁老先生所言为实,笔者推断“大坛寺”可能就是慈云寺的“土名”。据说发迹前的六祖惠能、僧一行等历代高僧,都曾流连于沙垌山水,而在慈云寺驻足修行。

    如此算起来,慈云寺当始建于冼夫人在丈夫冯宝去世(公元558年)后实际主政高凉郡的南陈年间,距今已有1400多年了。

    四、发现慈云寺被毁的可能原因和年代

    慈云寺作为正规佛教道场,理应会得到历朝历代政权的保护而不会轻易地被毀。能摧毀一座正规寺庙,主要原因应是战争。笔者遍查史志,发现沙垌一带历史上可能发生的唯一一次战事,是明末廪生霞洞人崔良槚[4]统率义军抗清,并以霞洞、沙琅、观珠、马踏一带为根据地。可能是慈云寺作为义军驻扎地,或者该寺僧众参加了抗淸斗争,因而悲剧就发生了。

    笔者于去年秋应约撰写的《宝莲古菴重修记》(见附录)讲到慈云寺被毁原因及时间的传闻。文中有这样一段话:“余尝闻长者言,宝莲菴之修建源自大明国师刘基[5]点化。传刘基辅佐明太祖朱元璋举义前,考察天下山川,一日途经沙垌铺,见此间碧峰环峙,九水归堂,彩莲争艳,仙鹤翩迁,乃慈航福地是也。遂指点慈云寺了空方丈化缘建菴,以备三百年后慈云寺遭劫难,存续一方佛道之脉。若长者所言非虚,宝莲菴当始建于元末或明初,距今六百余年矣。至清初,慈云寺因明末廪生霞洞人崔良槚统率反清义军驻扎,被清兵付于一炬,而宝莲菴却奇迹般保存。大明国师之谶语,果然应验。”

    从上面文字可看到慈云寺历史嬗变过程:慈云寺得沙垌地理风气之先早于宝莲庵兴建;至元末,刘基途经此地预测到慈云寺将遭劫难而点化修建宝莲庵;过了三百年至清初,慈云寺果然因反清义军驻扎被彻底摧毁;从慈云寺被毀到如今又过了三百五十多年,由于岁月洗刷加上人为破坏,以至于湮没得了无痕迹。

    另外,笔者还发现宝莲庵起源于刘基点化至今仍保留的“证据”,那就是笔者在《宝莲古菴重修记》所讲的“所供奉者佛道合于一殿”。刘基是道家大师,却指点佛家方丈化缘建庵,正殿和正门供奉佛家观世音菩萨和韦陀大护法,偏殿则供奉道家玄武、药王、文昌、关帝四尊大神,管理上用佛家尼姑却不用道家道士。在今天看来,这是刘基预测三百年后慈云寺有难,为避免祸及宝莲庵所釆取的高智慧保护措施,当然也可以理解是刘基与了空方丈相互“妥协”的结果。

    五、发现历史上慈云寺的可能原址

    笔者判断,慈云寺原址可能在大坪岭。依据是什么?在此,笔者回顾一下儿时印象。

    大坪岭位于沙垌的地理中心,开阔,平坦,是理想的聚居地。现在的大坪岭,五六层高的楼房林立,是改革开放后盖的。然而,笔者儿时目睹的大坪岭,却是一片瓦砾遍布的大草坪。那时的乡民宁可落居于它的周边,也不敢聚居于此,只作放牧场所。

    笔者儿时与同龄人陪伴着牛群,曾在这片草坪上度过一段难舍而又可怖的时光。说难舍,是这片草坪上虽然瓦砾遍布而草却长得出奇的好,天气晴朗时,牛群出奇的安静,只顾埋头吃草,省了放牧人吆喝的辛劳;说可怖,是遇上天阴下雨时,会感觉阴气袭人,牛群也燥动不安赶快离开。那时的笔者当然不会知道,这里三百多年前可能发生过一场大拚杀,不伹殁者无数,而且还使一座千年古刹毁掉了。大坪岭的阴森可怖,直到上世纪“大跃进”年代在这里建学校、基层政权机构和修通了公路,才渐渐消解。

    慈云寺原址可能在大坪岭,原先还有一个“物证”,那就是在大草坪中央有一座三四尺高土墩。凡是上了年纪的沙垌人对这个土墩都应当有印象,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建供销社时才被毀掉了。笔者判断,这可能就是历史上冼夫人设坛驱瘟神保平安的“老祭坛遗址”。然而由于对历史的无知,以至于连这一丁点的历史遗存,也毁于我们这一代人之手,可惜!

    六、沙垌人应当支持重建慈云寺

    天道运行,兴衰交替。现今政府主管部门批准重建慈云寺,并辟为正规宗教活动场所,预示慈云寺“渡劫”届满,该涅槃重生了。

    用一句佛家语,如果不是沙垌历史上早就与佛陀结缘之“因”,今天很难得到重建慈云寺之“果”。这是恢复百越大地历史文化传统和落实国家宗教政策之善举,也是看得起沙垌山水和尊重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信仰自由之表现。作为历史上就有礼佛重道文化传统的沙垌人,无疑应该珍惜这个机会,欢迎和支持慈云寺重建。

    另外,就精神价值层面而言,慈云寺在历史上曾是百越先民驱邪祛灾和精神寄托的圣地,今天国家虽然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6]作为精神主旨和价值取向,然而重建慈云寺也不失为增多一条遏恶扬善的精神途径。这无疑也是社会正能量的补充,对治国安邦有利,对净化人们心灵有利。

    因此,笔者祝愿慈云寺早日涅槃重生,善哉,善哉!

    附录:宝莲古菴重修记

    宝莲古菴座落于电白县旧时三大名铺之沙垌铺大河与细河子汇流之阳,逆水布局,所供奉者佛道合于一殿。历史上宝莲菴与慈云寺同为广南名刹载入《电白县志》。

    余尝闻长者言,宝莲菴之修建源自大明国师刘基点化。传刘基辅佐明太祖朱元璋举义前,考察天下山川,一日途经沙垌铺,见此间碧峰环峙,九水归堂,彩莲争艳,仙鹤翩迁,乃慈航福地是也。遂指点慈云寺了空方丈化缘建菴,以备三百年后慈云寺遭劫难,存续一方佛道之脉。若传言非虚,宝莲菴当始建于明初,距今六百余年矣。至清初,慈云寺因明廪生霞洞人崔良槚率领反清义军驻扎,遭清兵付于一炬,而宝莲菴却奇迹般保存。大明国师之谶语,果然应验。

    余儿时曾寄古菴启蒙,亲睹殿宇气势不凡,装潢巧夺天工,神像栩栩通灵,实乃佛道建筑艺术瑰宝。然则历数度“破四旧”,荡然无存矣。上世纪八十年代乡民曾捐资复建,所筹菲薄,甚为简陋。

    鸿运行于癸巳,盛世惠及神明,乡贤虔诚解囊,合捐资愈百万,古刹得以原址重修。涅槃重生之宝莲菴,其穹龙凤配,其殿二进六,其外玉包金,其内洁而净,今昔不可同日语矣。

    愿观世音菩萨、韦陀护法、玄武爷、药王爷、文昌君、关帝君及诸路神灵,乐居其中,各司神职,庇佑本土丁口平安,赐予一方人才辈出。此乃天人和谐,互求互予,各得其需,善哉妙哉。是为记。

    沙垌籍宦海游人凌瑞明公元2014年岁次癸巳仲秋谷旦谨撰


    用户评论 (3)
    • 若有所思

      2015-09-14 22:33:34 若有所思 1#

      重建好了吗

    • 开心时刻

      2015-09-14 22:00:13 开心时刻 2#

      :victory:

    • 缘会友

      2015-09-14 17:46:00 缘会友 3#

      【注释】
      [1] 沙垌铺:即今沙垌村委会,属电白观珠镇管辖。电白旧时三大名铺指:以温泉和摩崖石刻闻名的热水铺、以优质海产品闻名的红花铺和以寺庙众多和风水闻名的沙垌铺。
      [2]九水归堂:指围绕沙垌及旱平水库集水区的大窝岭(419m)、锅盖顶(368m)、大云垴(489m)、活竹岭(448m)、石苟岭(359m)、石壁岭(549m)、根竹岭(456m)、大洒岭(349m)、南塘岭(292m)等九峰之水,集于沙垌铺的大河与细河子汇流处。以宝莲庵即座落于此。
      [3]冼夫人(522-601/80):南梁-南陈-隋朝时期电白山兜丁村俚人,小名冼百合,南梁大同年间与高凉太守冯宝结婚。南陈永定二年(558)冯宝卒,岭南大乱,冼夫人接替丈夫实际主政高凉郡,力促百越团结和国家统一,派儿子冯仆率百越酋长归顺了南陈朝庭。冼夫人在大坪岭设坛驱瘟疫保平安及修建“大坛寺”,可能就在这一时期。隋灭陈后,岭表各族推举冼夫人为首领,号圣母,以保境安民。后来冼夫人率众又归顺了隋朝,维护了国家统一,被册封为谯国夫人。新中国成立后,周总理赞扬冼夫人为“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
      [4]崔良槚(?-1651/?):电白县霞洞大村人,明末廪生。顺治四年(1647)初,淸军入驻电白县城(今电城镇政府驻地)。崔良槚与同乡王起隆、陂底(今属阳西县)人张十、马踏人梁能等,率众起义抗清,主战场是电白县城和高州府城,后方根据地在霞洞、沙琅、观珠、马踏、望夫及新墟(陂底)一带。起义军与清军抗争达四年之久。顺治八年(1651) 三月,崔良槚陷伏遇害。
      [5]刘基(1311-1375/66):字伯温,浙江青田人,明朝大国师,谥文成大师。生于公元1311年,卒于公元1375年,寿六十六。另有一说,功成归隐,不知所终。刘基是元末明初杰出军事谋略家,通经史,知天文,精兵法,以神机妙算著称,辅佐朱元璋完成帝业,民间流传“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的说法。据说刘基还能预测国运,至今民间仍流传刘基“烧饼歌”的谶语诗作。在沙垌,有关刘基“寻龙点穴”的传闻不少。
      [6]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即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为主要内容的也称为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又据2013年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把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分为三个层面: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是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