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远方与远方的朋友

    自在远方
    2016-01-11 15:42:27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051
    本帖最后由 自在远方 于 2016-1-11 15:49 编辑

    昨日聚会,落霞如歌问我,善长喜欢写什么文体?我一下愣住了,真心话:不善长也不知道喜欢什么文体。我之写文,纯随性而为,不懂何为套与不知如何入套。所以,误、错常见,闹了笑话也属常事。君但笑仅莫怪,我已阿弥陀佛。
    但若真要细论,那应该是随笔吧。随笔,是否指“随性而就的文字”?


    打电话给远方的朋友,祝节后快乐!

    她浅浅地应,什么节不节的,没什么,平常平静。

    闲扯了几句,我们聊起近期的一二。我提到近来在看的一本书,克里希那穆提的《与生活相遇》。我说克氏书中的某些话,看了有一种如被当头一棒的醒。她突然激动起来,“是吗,真巧,我近来也在看这本书。”

    分享与探讨的喜让我们忘了时间,直至厨房里的肉快煮尽最后一滴水,我才匆匆挂断电话,冲向厨房......

    我拿起铲搅动着锅里的肉,把火调至最小。电话又响起,是她。

    很兴奋的声音,“我再占用你一两分钟的时间。刚才我有一段话特别想和你分享,但一时想不起。那段话,我现在找到了。我读给你听,‘只有悲伤终结时,智慧才能来临。悲伤的终结就是智慧。只有摆脱了悲伤状态的心灵才能去爱,才懂得爱的美;这样的心灵一眼就能看到事物的全部----大地和天空、晚星或清晨飞起的一群鸟儿,看到它们全部的美。只有纯真的心灵、非常非常简单的心灵,才能看到真相。装满了经验的心是一颗复杂的心,每一种经验都在心灵上留下了印记,这样的一颗心,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懂得那纯真的极乐。’”一得到电话里头我的认可,忍不住的她呀,又读起另外一段******,竟然是出自我也很喜欢的一本书《西藏生死书》。

    别人看来,年龄加起来近100岁的我们,聊起天来竟兴奋得像18岁少女,不可思异的疯女人两个。但,这种感觉,我懂,她懂。活着活着,觉得特别能懂自己特别默契的人,越来越少了。这种淋漓尽致的思想的碰撞的极乐,往往会使人忘了天地时间空间。

    电话挂断,不再响起,厨房锅里的肉也该熄火了。开盖,香气扑鼻而来,呼唤家人吃饭,仿佛刚才的电话我没打过,她没来过。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远方给远方的朋友打了一个问候的电话,下次再打,不知何时。

    有些朋友,就是这样,联系不常,陌生不曾。


    用户评论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