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叶邓生:和福媳妇(小说)

    赵(高州)
    2016-08-19 13:55:57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059
    转载一篇高州叶邓生老师的小说,语言质朴,接地气,可看出对文学的执着。共赏。

    叶邓生,男,1978年生,广东高州人,热爱文学,曾在《江门文艺》、《佛山文艺》《信宜文艺》、《高州文艺》、《西江月》等杂志发表各类文章数篇,现系茂名市作家协会会员,佛山市青年工人作家协会会员。

    发表在《信宜文艺》

       和福媳妇


      和福是个傻子。小时候,娘总不让我们和和福玩,和福和我们同龄,我们有的快乐,和福没有。和福不讲卫生,好几天不洗澡,身上的那股嗅味春夏秋冬都有!和福还流口水,那嘴一张,口水就流下来,还对你嘎嘎地笑!
      和福就住在我家隔壁,虽是邻居,却很少来住。和福娘是个外来女人,在我们那里,来路不明的人,都被叫成外来人。在我的记忆里,唯一的一次是听娘说,和福发烧了,当时五岁,和福家很穷,和福爹是打短工的,捕一天鱼,晒三天网,没什么钱。和福娘就用土办法,不停地用湿毛巾给和福降温,整整一天了,还是老样子。傍晚,等和福爹进了屋才知道和福病了,和福爹急忙背起和福往镇卫生院走去!和福娘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擦眼泪。和福爹爱这个儿子,怎么不爱呢,都四十五了才买回和福娘这个女人,四十八才有和福,一家人的希望全放在和福身上呢。可是,到了医院,医生说和福的病很严重,需要住院。和福爹摸了摸口袋,钱竟差一大半!和福家在村子里是独姓,没有什么得力的亲人,平时也没有注意搞好亲戚关系,一时间找不到可以借钱的亲戚才想到了我家这个邻居。和福爹从不串我家门,和我家的关系也不怎样,但他经常能闻到我家炒肉时浮动在空气里的肉香,就凭这一点,和福爹就认定我家是有钱人。
      和福爹的判断没错,那时正是我们家最兴旺的时,我爹在镇农机厂上班,每个月都领着固定的工资。和福爹支使和福娘到我家借钱,和福娘望了望和福爹,想说她不敢向我家开口,和福爹救儿心切,见和福娘慢吞吞的,就骂开了:“你这个疯婆子,有什么不敢的,再不去,害死了儿子,我要你填命!”
      和福娘信和福爹的话,平时,和福爹对她无关心可言,养她就如养一个畜生,和福娘挨打是经常的事,没有和福之前,挨打是不断日的,有了和福后,日子就好过了些!
      和福娘来到我家,因为不会说我们家乡的话,稚嫩慌乱地打着手语,我娘是看着和福爹背着和福去医院的,当然明白和福娘的意思。我娘自然不愿意借钱给和福娘,和福家那么穷,借出去就别指望还回来。然而,和福娘似乎就认定了我家,求着求着竟哭了起来,还差点下跪了!我娘见不得眼泪,瞬间,心就软了,借了钱给和福娘。和福娘得了钱,转身飞快地向医院走去。但还是迟了。出院后的和福就和以前不一样了,闹食,爱哭。白天哭,晚上也哭,彻夜的,弄得我们家也不得安宁。原来,和福在医院里等他娘借钱的时间了给烧坏了脑子,傻了。
      傻了的和福只能自己玩,我们的游戏里没有和福,我们在地堂上玩耍着,和福就坐在一旁,手里拿着一根绳子或其他物什,不停地玩弄着。我们笑,和福也笑,傻傻的,我们谁都不理他。后来,我们上学了,和福还呆在家里,听娘说,学校不收和福这样的傻子!我们出去打工了,和福还是呆在家里,什么活都不会干,由爹娘养着!在和福家,常常能见到和福娘忙碌的身影!
      后来,有一天,我听娘说,和福要娶媳妇了!什么?我不想信!
      娘说,是真的!
      要说和福爹的本事真大,能把和福娘买回来,降服。同样也能把儿媳妇买回来。那天,和福家响起了鞭炮声,稍后,和福爹就来请我娘过去。和福爹就两兄弟,父母早亡,大哥老早就出外闯世界去了。听和福爹说,他哥回来过两次,一次是五年前,另一次是年初,但谁也没有见过。和福的婚礼没有亲人的庆贺,只有看热闹的邻居。和福爹忙着派烟派糖,还叫大家进屋坐。然而,大家都不移步,只站在门口。屋内的和福穿着干净帅气的西装,被爹强迫坐在椅子上,稍离椅子,和福爹就喝道:“回去,坐好!”和福怕他爹,乖乖地坐好。看着别人笑,他也笑,嘎嘎嘎嘎的,口水流出来了也不管。和福娘看不下去,拿了条毛巾,随时帮和福擦嘴巴!
      大家自然不是来看和福的,是来看和福的新娘的。和福爹安排这个婚礼太简单了,只发烟发糖,连酒席都没有!大家都在议论和福爹真能耐,给和福买来的媳妇真标致。年龄不大,不过二十,身材丰满,一笑,雪白的牙齿闪亮闪亮的,大家都说,这么好的女人给和福糟蹋了,真是傻人有傻福!又有人说,未知呢,买来的女人不可靠,这和福未必有福享受!和福媳妇被这么多人看着,有些胆怯,脸色阴暗,没有喜色,似乎这婚礼与她无关。和福娘站在一旁想和儿媳妇说上几句,望了望又忍住了。也许是望着面前的女人想起了自己的过去吧。
      客人散去,和福爹就叫福娘做饭去。和福爹是安心了,在这个家他说一无二,没人敢顶嘴,对于自己的本事,和福爹只能给自家人看,在外面,和福爹又是另一副模样,特别是求别人要活干的时候,那简直不像个男人!但不管怎样,在那个年代,在那样的家境,和福爹能养活一家人,很不错了。
      清晨,太阳还没露头,和福爹就出门了,和福爹得出去干活,一家人都指望他过活!有了儿媳妇,和福爹在出门时总是用命令的口气对和福娘说:“你给我把儿媳妇看守好了,走了,就找你算账!”和福娘一脸的无奈,这么多年,她已习惯了,和福爹叫她干啥就干啥,她完全失去了自由,能怎样呢,被拐卖的女人,一生的苦是无法改变的了。可以这么说,有了和福,她的心就死了,对于逃跑她想也不想了!谁不疼自己的孩子呢,本想一切靠和福,期望自己的不幸换来儿子的幸福,谁想到和福这个儿子会变成这样的呢!如今,想什么都没有用了,只能把希望放在孙子身上了。
      和福媳妇,整天都是一副忧心重重的样子。和福不懂愁,照常玩他的玩具,见了人照样嘎嘎笑。吃饭了,和福娘就叫和福媳妇吃,和福媳妇不吃,和福娘就再叫,再劝,从不觉得厌烦。有时,和福媳妇发脾气,摔东西,对和福娘瞪眼睛,还要出门去,和福娘就拉着儿媳妇,什么都不说。能说什么呢,和福娘很理解儿媳妇的心情,和福娘不敢放儿媳妇走,她需要儿媳,需要孙子。人是自私的,此刻,和福娘承认自己是自私的了,如果放走了儿媳,自己下半生怕是活着也没有什么奔头,除了买回来的女人,有谁肯嫁给她这个傻儿子呢?再说,她放走了儿媳,和福爹不把她打死才怪!拉着拉着,儿媳妇就哭了,望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和福娘也忍不住擦泪眼,又捧起饭菜放在儿媳面前,劝着,等着。和福媳妇呆呆地望着眼前的饭菜,突然,捧起,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和福娘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干活去了。坐在一旁的和福见媳妇吃饭的样子又嘎嘎地笑起来。和福媳妇从不理会和福。
      和福娘清楚买回来的女人如果在半年内跑不了,以后是不可能走出这些大山的!据说,被卖的女人都有自由的机会,但,都被人贩子控制着,在卖买交易时,人贩子会告诉被卖的女人,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接应她,如错过机会,他们就永远不管了!如今,半年时间已过去了。逃跑的念头是必定要断了的。因为身上没钱寸步难行,山村的人没有法律意识,同他们说法律,简直是对牛弹琴,求他们放过自己,也是白天做梦。所以,每当看见当儿媳妇伤心落泪时,和福娘总是不厌其烦地照顾,劝说。人心是肉长的,同是女人,和福媳妇在岁月的洗礼里慢慢地原谅了和福娘!和福娘很高兴,脸上的笑容也慢慢地灿烂起来了。终于有一天,和福媳妇跟着和福娘下地干活去了。
      和福娘以为日子会就这样慢慢地好起来,竟想不到,在一个雨天的黄昏,和福爹被两个人用门板抬着回来——和福爹死了。抬和福爹回来的人说,和福爹帮人修补屋顶,不知怎么回事,竟一头从屋顶上掉下来……想起早上还生龙活虎的丈夫,和福娘“哇”的一声哭叫,打破了这山村的宁静……一个傻儿子,一个刚过门的儿媳妇,从此全落在她身上了。和福娘忍着悲痛把和福爹埋了,细数,手里的钱不多了,往后的日子得靠她一个人掌舵了。从那以后,和福娘对和福再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照顾,只是带着儿子媳妇拼命地劳作,仿佛把希望全寄托在了那几亩田地上。和福媳妇没有什么怨言,仿佛一切都认命了,再苦再累她也不吭声,陪着和福娘。
      大家都劝和福娘注意身体,别硬撑着,田地里的活慢慢干。可是,和福娘就是不听。有一天,和福娘终于病倒了,躺在床上,时冷时热,医生说,和福娘是劳累过度,虚脱了,得养好身体才能劳作。那些日子,和福媳妇担起了这个家的重担,给家婆煲药,一日三餐的悉心照顾!和福娘望着眼前这个年轻美貌的儿媳一阵心酸,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更知道自己的顾虑,她想要的谁会懂呢?有些话,她知道对儿媳说还尚早,但不说,怕这病……谁说得准呢!有一回,儿媳给她送汤药时,和福娘下了决心,说了。面对家婆的病容,面对眼前这个多苦多难的女人,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和福娘要儿媳同儿子同房,和福娘的愿望是,在她有生之年能望一眼孙子,或抱一抱孙子!和福媳妇没有应答,眼神呆呆的,眼里全是泪水。
      晚上,儿媳早早就睡了,儿子也不再闹,静静的,偶尔从儿媳的房间里传出几声嘎嘎嘎的,认真的,有节制的笑声!儿媳就佯骂开了:“不许笑!”儿子就不笑了!
      和福娘突然间就明白了,怎么能不明白呢,自己是过来人!想想这个儿媳妇,怎么猜怎么看就是弄不懂她的心,明明是委屈得很,却背着她这个家婆尽着妻子的责任。看来,这个儿媳妇是把一切都看透了,认了命,和她当年一样!
      和福娘的病不久便好了!近些日子,和福娘发觉儿媳变了,简直就是另一个人,以前忧心重重的儿媳妇不见了,现在的儿媳妇笑容迷人,穿着也注意打扮了,把这个家打理得似模似样,特别是对和福的好,那真的叫人眼红。这个和福,再怎么傻,也知道自己有媳妇了,平时听娘的话,如今除了听娘的话还有妻子的话!
      有了和福媳妇的分担,日子却不一样了,越来越好,和福娘逢见了人就说,她有享福的命,她老早就看出她儿媳妇是个好女人,还说,不久的将来她就要当奶奶了!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和福娘想的那么如意!和福媳妇在村道上出现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那些未成家的男人自然是盯得紧,常常说些无赖的话:“那傻子不行,让给我算了,看,都买回一年多了,还是没反应!”那些结了婚的男人更是寻机会靠近和福媳妇,总想讨点便宜!然而,和福媳妇的美他们只能欣赏却不能感受!有谁想到呢,这么正经,这么勤劳的和福媳妇会同收破烂的勾搭上。村里都传疯了,说和福不行,人家一个黄花闺女能忍下去么?不知何时,和福媳妇竟和时常来村里收破烂的男人钻玉米地了!深秋的玉米地凉爽隐蔽,谁也看不见,竟有一个多小时才出来。说的人很兴奋,似乎是他自己也得了便宜!听的男人就骂和福媳妇瞎了眼,那收破烂的长得丑又没钱,凭什么给他便宜!女人们,更加严厉管束自己的男人了,要是自己的男人和和福媳妇扯上关系,那是件丢尽面子之事!
      这些事,不经不觉就传到和福娘耳里了,和福娘呆了,这儿媳,怎么是这个样子?平时里,她怎么一点都没察觉。吃晚饭时,和福娘望了望儿媳,儿媳还是老样子,忙忙碌碌的,做得井井有条,和福娘想责骂和福媳妇几句,但转念一想,又不妥,和福娘明白自己的身体,经了那一次的病,对这个家,她有点力不从心了,儿子最终还得靠儿媳去照顾,尚若自己得罪了儿媳妇,儿媳一气,跑了,怎么办?算了,这种事,希望儿媳能止住,给她一些面子,给朱家积些德,孙子的事就顺其自然吧!
      自从和福媳妇弄出了那一档事情,许久都没见和福媳妇出门了,也不知在家里做些啥,但,常常能听到和福媳妇训和福的声音;“听话,不听话就不许吃饭!”和福娘不管,她是管不着了,近日,她是觉得身体越来越差了,稍干点活就喘不过气来,夜里,总梦见她最恨的那个人———和福他爹。如果,不是和福爹把她买回来,她的人生或许就不一样了!
      再后来,我离开了家乡,在大城市安居下来,再回去已是五年后的事了!回到家乡,听娘说,才知道,和福娘走了,是肺病,死时都没有闭眼,因为她没有见到自己的孙子!和福娘走后,和福媳妇也离开了村子,但这个和福媳妇有良心,没有抛弃和福不管,她带走了和福,还对村人说,有她在就有和福在。从此,村人不再讨厌和福媳妇,夸和福媳妇是个有良心的人,怎么会是个伤风败俗的女人呢!
    用户评论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