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向梅芳:阳光下的碎片(小说)

    赵(高州)
    2016-08-24 10:41:45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636
    转载一篇茂名作协副主席向梅芳老师的小说,共赏。

    向梅芳,湖南澧县人。现供职于茂名信宜市文化馆。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茂名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信宜市作家协会主席,广东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茂名市第十届人大代表。2000年5月,出版个人文学作品专著《为你点灯》。2008年主编了《走进信宜》一书。2009年开始纪实系列“南洋客”三部曲资料搜集工作和采访写作,2011年出版三部曲第一部:长篇报告文学《百年风华——李孝式传奇》,2015年出版三部曲后两部:纪实文学《南洋客和他们的后裔们》(上)——“广东人的马来亚往事”,和《南洋客和他们的后裔们》(下)——“远去的南洋”。该系列面世后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其中第一部《百年风华——李孝式传奇》曾荣获第九届丁玲文学奖和首届“广文图书奖”。

    阳光下的碎片

      她仰起头,他还是太高了。她不由自主地踮起脚,他紧了紧搂着她腰的手,一低头就吻住了她……孙染常常做这个梦。让她意外的是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居然也会做那个梦!醒来嘴唇都烫烫的,象是真的刚刚经历了一场缠绵的长吻。可是让她困惑的是,她总是看不清“他”的面孔,想不起在自己的生活里,“他”是否真的出现过。

      她常常心怀期待和思念,却不知道对象是谁。这是一种很深刻又茫然的悲哀。

      在孙染交往过的异性中,似乎有个警察有那样的身高,大约是一米八吧。但是那个警察只是蜻蜓点水似的吻过他一次,做贼似的。孙染跟他并没有深入发展下去,她甚至不愿意记住或者提起他的名字,只牢记着他的身份。因为孙染明白自己对警察的喜欢只是一种少女时代遗留下来的浪漫情怀而已。在她的印象里,警察都很忙,都怕老婆。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更重要的是她不愿意破坏自己对警察的印象。她曾经仰慕过一位公安局长,起因是孙染通过那位局长采访过同行从未采访成功的公安一线,包括刑警、交警、戒毒所和派出所。那些采访稿发表后曾经引起过不小的轰动,她的文字在警察的公众形象日渐式微的时候及时地打动了公众的心。在孙染所接触到的公务员中,那位公安局长是最具有领导气质和魄力的。不象一些公务员,刚刚沾上点官气就不可一世,势利得让人心寒。只可惜那位局长在当上市委常委不久就调走了,打破了孙染打算继续深入采访公安一线的计划,孙染内心浪漫色彩极浓的仰慕也就成了一相情愿的秘密。

      孙染是一名杂志编辑,杂志挂靠在某市一文化部门名下,主编就是那个文化单位的领导,办刊经费由市财政支出。她刚一深入进去就发现那笔经费连支付出版费都捉襟见肘。即便如此还常常被挪作他用,因此常常拖欠印刷费和稿费,也渐渐影响了刊物的质量。主编从外面引进人才的初衷就是想改变一下现状,看能不能从社会上想想办法补充一下经费。孙染是学政法的,本科毕业后因不是师范类一直没有工作,四处投递求职信和自荐表都如石沉大海。在一位朋友的朋友的帮助下辗转进了杂志社。孙染加盟后的第一年,就凭她非凡的智慧和能力为单位拉了十多万的赞助。如果不是她一心想领财政工资,那些赞助完全可以成为她的个人酬劳。原因是许多单位或企业都很喜欢她那种含而不露的宣传风格。一件原本极其平常的事情,一经她的手就会感动得别人热血沸腾或者泪流满面。那些单位或企业的领导在采访稿出来后都表示只要是给她的稿酬,多少都不为过。而且为了让公众相信她的文章是纯粹纪实而不是花钱做版面宣传才刊登的,都希望只登文章而不做杂志彩色版的宣传或广告,将稿酬直接给孙染个人,不要发票,连收据都不要。按照从上到下对文艺“三贴近”的要求,孙染的文章就这样发表在杂志上是完全可以的。但是,她一分钱的稿费都没有要,只要求对方支持她的工作在杂志上做彩色版面,按单位内部规定收取有时不对方答应的稿酬还要少的赞助费。杂志就在孙染的苦心经营下“活”了起来。一年后,她如愿以偿地领到了财政工资,成了体制内的一员。而同时,孙染也开始被嫉妒和非议环绕。

      由于历史的制度上的原因,孙染所供职的单位差不多是“老弱病残”的收容所,那些大多中专毕业的同事都有着莫名其妙的“关系”,个个闲着没事干而比她资格老工资高。她辛辛苦苦赚钱来充实了他们的补贴丰富了他们的生活,她却成了他们饶舌的对象,非议的焦点。渐渐地,孙染开始消极起来,主编调走后,孙染也渐渐放弃了对杂志的赤胆忠心开始经营起自己的生活。

      孙染为自己的智慧标价,连标点符号都换成银子。两三年下来,她成了文化人中最富有的一个。才财兼备,而且还是每人胚子,孙染完全有游戏人生的资本。

      孙染的生活从此被男人、忠诚和背叛充斥。然而,男人并不能代表爱情。那些在她的生命里走马灯似的男人,连欲望都是那么俗不可耐。

      一位年近五十的科级干部与夫人恩爱得让人侧目,一日三餐吃饭时不见对方都会电话询问或预先有交待,出差在外,每晚九点左右,夫人都会雷打不动打电话至下榻房间致晚安,除了工作、公事,两口子绝对的出双入对。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与她孙染也是保持了长达五年之久的婚外性关系。孙染跟男人在偏僻的饭馆小房间里做爱,男人将她的内裤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无数次地在她的耳畔说着“我爱你”的情话。很多时候,她还没有调整好情绪,他已经满足地起身,拉上了裤子的拉链——他们做爱一般是她躺在房中房的床上,他站在床边。她外出学习期间,他一天一次长途电话打到她下榻的宾馆房间,那份牵挂常常让孙染感动得辨不清方向。但是,由于两个人一开始就说好了彼此只是对方情感空虚时的补充,而那个男人也并没有带给她理想中的浪漫经历或事业上的辅助,那份情最终无疾而终了。

      对于不以或无法以婚姻为目的的爱情来说,无疾而终是善终。孙染不能原谅的是那个男人在有她在的场合总提起老婆要他怎样怎样。比如前不久,离中秋还有近一个月,她乘他的顺风车到市里出差,回来时,男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司机有没有带钱,他要去买月饼,老婆想尝鲜。司机泊好车陪他一起去了,将孙染一个人晾在车上。而之前,男人总选择节前创造机会跟她在一起,分别时总让她带点月饼回去,两个人一起挑,她拣贵的挑。男人是如此的现实,知道不可能再得到她了,她的一切就再也与他无关。可是,也用不着这样啊!

      作为一个风华正茂小有名气的才女,孙染的身边并不乏异性。可就是没有一个男人能真正深入她的内心,让她为他们变得坚贞。

      那些男人中,成熟稳重的都已有幸福家庭,风流倜傥的甚至正新婚燕尔,潇洒而意气风发的初为人父,他们在对她的追求上全都不遗余力。他们对性的随便对感情的不尊重,让她对婚姻和男人充满了疑虑和不屑。在她的追求者中当然也有单身的青年才俊,可是她不相信自己的婚姻会是例外。这无疑是现代女人的悲哀,又何尝不是现代男人甚至整个人类的悲哀呢?

      时代是如此的浮躁,人性是如此的浅薄。既然无法严肃,就不如追求轻松吧。只要快乐,不要爱情。连说爱,都是亵渎了爱!

      记得张爱玲在一篇名为《色戒》的小说里有一句英语译文:“权力是春药”。这话简直就是箴言。孙染追求快乐,包括精神的也包括物质的。遗憾的是,和她有过关系的男人,真正带给她的可以称得上极至的快乐的几乎没有。孙染所在城市权利场中的第三号人物是个性欲非常旺盛持久的男人,在我们这个官本位的社会里,他的名字在那个城市家喻户晓。也不知怎么回事的孙染在一个小圈子里见到他,他对她恭维不已,说很早以前就知道她的名字了。孙染只看一眼他的眼睛就明白自己跟他肯定会有故事。果不其然,第二天那个身为副市长的男人就打电话给她,说市里有她的同行下来,请她陪陪客人。就在那晚十一点多钟曲终人散之后,他将她带进了自己在市委大院内的宿舍。副市长的宿舍干净整洁,特别是房间里几乎纤尘不染。大冬天的,他居然开了冷气,搂着她合着寂寞的音乐跳舞。他放在她腰间的手隔着毛衣都烫人,他越搂越紧终于将他压倒在床上……那是她第一次达到性高潮,而且是坐着做爱。副市长象教幼稚班的小朋友一样教她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她跟他做爱有种跟全城男人做爱的感觉。她说“我要死了”,他就说“说得好!就这样!”他在完事后跟她吹嘘说自己可以一晚上连续达到十次高潮,让到底涉世不深的她尴尬不已。她在娱乐场所亲眼见过副市长跟别的女人一起聊天跳舞。她为副市长设的电子信箱,第二天就有落款“想你的玉儿”的暧昧邮件发进来。她在某些场合听到有人评价副市长为“咸猪手”……直到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对副市长的缠绵和幻想就象个笑话的时候,她恶作剧似的向他“借”了两万块钱之后,彻底淡出了他的视野。

      副市长是她交往的男人中地位最高的一个,也是最有力量的一个。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她却只有一种误吃了苍蝇的感觉。内心深处更加充满了怀疑。

      在感情上孙染一直渴望灵与肉的契合,与做爱相比,她更渴望细腻的爱抚、温情的拥抱和缠绵的亲吻,以及一些怀着美好期待的思念。渴望在一些特别或不经意的日子会收到来自有过亲密关系的男人的惊喜……然而,生活总是与理想背道而驰。

      一个在很多人都想进去的单位里仕途得意的年轻男人,在她淡淡的回应下彼此冷淡了三个月之久。在一个仲夏的夜晚似乎不经意地将她约出去后,死皮赖脸地带她去开房,狂风暴雨地完事后,“解释”说他老婆为节省电费,把孩子给弄进房间里同睡快两个月没过夫妻生活想死她了。孙染听后半真半假地说,她多么希望他即使天天跟老婆做爱也只想着跟她孙染在一起。之后暗示性地告诉他,很快到她的生日了。年轻男人非常“醒目”的预祝她生日快乐!当她再暗示想收到生日礼物时,他才“大方地”说到时一定给她惊喜。可是不久以后的一天,年轻男人千方百计地将她哄到野外做爱之后,她再次暗示似地提醒说过两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哪知年轻男人却说他们家很迷信,从来不过生日……回来的路上只是一个劲地说,以前读书时经常见到校友在校园里拍拖,那些年轻人在路边做爱的时候,因为女生穿着裙子,旁人还以为只是在拥抱。说他少年时梦过无数次的场景一直没有机会实现,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天啊,男人原来可以这样无赖甚至无耻的!有一刹那,孙染真想给那张回味无穷的脸一个耳光!孙染从未打算靠“卖身”搜刮男同胞的钱财,她一直倡导独立自尊的男女关系。渴望收到男人的生日礼物只不过想让自己感觉一份温馨的浪漫而已。以前,她常听到男人在知道有女人埋怨男人小气的时候总说有的女人就是“值钱”,而有的女人根本不值得花心思时还为女人悲哀过。现在才明白,许多时候不是女人值不值钱值不值得花心思,而是男人自己的爱情不值钱。难怪张小娴说:当女人对男人暗示“喜欢”或性方面的要求时,很少有男人显得笨拙的,几乎所有的男人都会反应迅速;而当女人对男人暗示想收到生日礼物时,男人总是反应不过来。

      还有一个初为人父的男人倒是心思细腻,第一次跟孙染上床之后象欠了她什么似的,说过春节时一定买套时装给她。两人相识后的第一个情人节就在她有计划的鼓动下送了条八克重的黄金项链给她,当然春节的时装就省了。即使这样也让孙染心里感动了很久,跟他在一起时总是怀着恋爱的心情。那个男人总是很细致地吻她,抚摩她时不停地赞美她的胸和皮肤,聊天时不停地恭维她的才华。还许诺说只要同在一个城市,除非老得不能动她了,否则永远要她……照理,这样的男人应该是理想的情人了。可是,一想到他跟自己初为人母的妻子也是这样如鱼得水,孙染就有种“不洁”的感觉。这感觉常常让她难受,害怕自己终会万劫不复。

      那些在生命里匆匆而过的男人和往事,就这样常常地填满孙染的记忆。为一些太不值得的男人和感情,她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激情。

      孙染真正醒悟,是在一次应邀到另一个市里参加文艺座谈会,那个市的宣传部长在讲话时没有用讲稿,只是结合自己刚刚出国考察的经历,从韩国、日本说到法国,说得引人入胜。时不时妙语联珠,令从来对开会不以为然的孙染也认真起来。她认真地在摊开的笔记本上记下了那位宣传部长说的两句话。一句是:再过一个世纪,人体的任何一个部分都将不再神秘。另一句是:成就感才是真正的快感!

      大千世界总有让自己了悟的人。在那个陌生的城市孙染刹那间如提壶灌顶。

      也就在那个中午,在那个陌生城市的一间星级宾馆的单人房间里,孙染再次做了那个久违的梦,她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踮起脚,男人俯下头才吻住她……孙染有些恍惚地拉开窗帘,午后的阳光下陌生的街道似曾相识,窗下马路中间,不知谁打碎了什么东西,一些玻璃碎片在车来车往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可是再耀眼,也只是碎片而已。孙染重新拉上窗帘时居然这样想。她寂寞地坐回床上,就莫名地想起了一些碎片似的往事。

      孙染不知道那个重复了无数次的梦预示着什么,但她知道自己回去之后的选择了。

      预期将激情放在男人和爱情,不如将激情放在事业和追求上。人生何其短暂,真正的快感应该就是成就感吧。

      离开那个城市的时候,孙染的心情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