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文学评论]百年新诗微访谈:杨黎 束晓静 访向卫国

    点击数:4329
    晓音
    2017-01-16 11:24:19

    采访:杨黎 束晓静





    向卫国的回答



    一、你认为中国当代诗歌最大的成功是什么?没成功的话那最大的问题又是什么?谢谢你的支持,我等着。


    当代诗歌最大的成功是在诗歌的内部基本实现了诗歌文化的现代转型,包括诗的价值学和诗的美学形式;当代诗歌最大的问题是这种文化转型在诗的外部(即在读者那里)几乎还没有真正开始。后一种情况的改善将有赖于整个诗歌界人士和全社会热爱诗歌的人的共同努力,但这也只是辅助性的,更主要的途径只能是中国整个语文教育知识体系的改变。


    二、谢谢你的回答。对于第一个问题,几乎都给了中国当代诗歌肯定。而这种肯定,都和语言紧密联系。那么我想请教你,中国当代诗歌究竟为现代汉语提供了什么新机制和新内容?顺便再问一句,现代汉语和古白话又有什么本质的差异?期待你独特的高见。


    语言的现代转型是不可能抽象地完成的,它是通过实际的写作实现的。现代汉语诗歌写作虽然开始得最早,但在现代阶段(即1915-1949)对汉语的现代转化贡献不是最大,它的成就明显比不上白话小说和散文,人们常挂在嘴边的鲁、郭、茅、巴、老、曹,还有沈从文、钱钟书、张爱玲、萧红等,没有一个是写诗的;到了当代阶段,尤其是新时期以来,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诗歌一直走在各种文学类型的前面,汉语的当代发展,诗歌贡献最大,超过所有其它文体。任何一种语言的生命力都表现在它永恒的自我生成性,毫无疑问,当代诗歌在语言生成能力上远远超过任何文学类型,从词汇到句法以及修辞等,都是如此。

    语言即思维,现代汉语表征现代人的思维模式。古白话与文言表面不同,但骨子里还是同一种人的思维,所以在古白话里几乎感受不到现代人理性思维的气息,纯粹只是在语符层面将文言进行口语化处理,不触及根本的思维方式。


    三、很好,谢谢你的回复。在做这个微访谈时,我们在白话诗、新诗、现代诗、现代汉诗和当代诗歌等好几个词语中费了许多脑筋,总觉得没有最为准确的叫法。说新诗吧,那它针对什么旧呢?而且已经100年了,也不能一直这样叫下去。说现代诗歌吧,难道它不包括当代吗?说现代诗,其实好多诗并不现代,难道就要拒绝在这类诗歌历史之外?所以,我们真的很迷茫。所谓名正言顺,为中国百年来新的诗歌找到自己的名字,的确算一个迫切的问题,而且我们还发现,没有准确的命名,应该是中国现当代自由白话新诗最大的隐患。对此我们再次期待你的高见,找到最准确的说法。


    不,“新诗”完全可以一直“新”下去,所以也可以一直叫下去。诗歌“现代性”的最重要的内核就是它追求的现代人的价值观,现代价值观的核心则在于人性的“自由”(当然主要是精神层面的,物质层面恰恰不应该无限自由,而应该控制在合理的生态范围内)。“自由”不是说着玩的,它必须同时体现在诗歌的内在生命理念到外在语言形式两个方面。在这个意义上讲,现代诗歌的根本特征恰恰就是永远的“新”,换句话,也可以说是从内到外永恒不竭的自由创造力的发挥。借用当代杰出的诗人兼批评家臧棣的话说,大诗人的责任,可能就是在写作每一首诗时都要抱着“重新发明新诗”的庄严态度。追求更新的新诗,乃是当代以及未来诗歌的责任。虽然这很容易让人误解为各种为博读者眼球而一味追新逐异的肤浅做法,但没有办法,其中的区别,懂的人自然是懂的。


    四、好的,你的说法有道理,但你也知道这样一个事实:这种诗,我们已经写了100年了。100年好像不长,但肯定也不短。亲,就你的阅历和学识,在这100里,有哪些诗人、哪些作品、哪些事件和哪些关于诗的言说,你认为是有价值的?有发展的?至少是你记得住的?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们必定是一个关于诗歌100年历史的访谈。辛苦,辛苦。感谢,感谢。


    因为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偶发性的读者,而是一个有着近三十年阅读经历的、也许只能算是半调子的研究者,所以我能够“记得住”的那一长串的“哪些”还真不少,如果列出一个单子,就会显得太长了。但我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正在变得越来越短;而当它终于不再发生明显变化,使我能够从个人的角度给出一个较精确的答案的那一天到来时,我想我自己应该早已经不在了。100年,还是太短。


    五、谢谢你回复,让我们的访谈很有价值。在前面四个问题之后,我们觉得有一个绝大的问题必须摆到桌面上来:这个问题,就是诗歌的标准问题。诗歌到底有没有标准?或者说有没有唯一的永恒的标准?笼统而言,“古代诗歌”似乎是有标准的;而自新文化运动以来,白话入诗,诗歌事实上陷入一种先验的迷惑中:它至今也没有完全确立自身,或者说,它需要像中国古代诗歌一样,确立一个标准码?说白了吧,上追千年下启万世,到底什么是“诗”?期待你指教,并先谢。


    诗的标准,的确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据我所知,有过多次讨论,最后都不了了之。但我觉得只要找到自己的思路,对个人来讲,也可以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我的思路是,从发生学的角度看,人的一切行为都是有目的的,写诗也一样。那么,诗的标准就是:诗的目的完成的程度。这样看起来会很复杂,因为每一次具体的写作,出发点都不一样。其实细想并不是这样,人进行写作的具体目的,无非就是那么若干种,完全可以归纳出来。按照上述思路,我写过一篇文章《关于现代诗歌标准的私语》,发表在2008年第3期《海南师范大学学报》上,有兴趣的读者找来一看就知道我的观点了。

    诗的标准和“什么是诗”,虽然密切相关,但真不是同一个问题,也不是同一层次的问题,后者是更为根本的,是一切问题的问题。简单地说,如果我们对“什么是诗”有了明确的答案,那么诗的其它问题,包括标准问题,都不再是问题;而反过来,我们不管回答了一个关于诗的什么问题,“什么是诗”的问题却还是问题,我们最多是向这个问题更接近了一点点而已。所以,当然,我不知道什么是诗。

    换一种思路,或许这正是写诗的最高目的所在,即在诗歌写作的所有现实目的之上还有一个最高目的,就是探寻“什么是诗”——这句话可以翻译为:写诗的最高目的就是发展诗的本质;因而,也同时发展了“什么是诗”的问题,或者说将“什么是诗”向更远处推去。这一过程终结的时候,就是诗歌终结的时候,也是人类终结的时候。


    六、谢谢你。关于中国百年诗歌的访谈,问题还多,但已大致有数。这里,我们想用一个古老的问题作为我们访谈的结束,那就是你为什么写诗?或者说是在今天,世界已经发生了那么大的改变,而你为什么还写诗?写诗,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


    这个问题,在回答上两个问题时已经答了。


    七、哇,各位大侠:访谈完了,我们才发现是六个问题。而我们算了一下,六个问题不吉利。所以,我们必须麻烦你,再回复我们一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比较简单,也很好玩。你可以不回答,但不能不回复。一定。我们的这个问题是关于写诗与性的关系的问题。也就是说,写诗对你的性想象和性行为有没有影响?期待你的回复,多谢多谢。


    哇呜!当然。是的。







    用户评论 (14)
    • 张第

      2017-05-09 16:34:05 张第 1#

      这主持最后问得俏皮向教授也答得俏皮,哈ww404.com
      wl404.com

    • 迪迪大神

      2017-03-07 17:26:30 迪迪大神 2#

      gaozicheng.cn

    • 迪迪大神

      2017-03-07 17:26:06 迪迪大神 3#

      {:1_254:}{:1_254:}{:1_254:}{:1_254:}{:1_254:}gaozicheng.cn[/url]

    • 迪迪大神

      2017-03-07 17:25:47 迪迪大神 4#

      :lol:lol:lol:lol

    • 迪迪大神

      2017-03-07 17:25:39 迪迪大神 5#

      顶一个顶一个

    • 木又壮

      2017-02-17 13:50:34 木又壮 6#

      粗粗比较一下卫国老师和晓音老师的回答,差别还是蛮大的。晓音老师更多从女性诗人的人生经历和创作实践两个角度来作答,带有很强的情感色彩和经验总结特征。而卫国老师则表现出一个文学批评家的形象,用语比较严谨而抽象,理论性和逻辑性较强。不过,不同之中也有相似的地方。比如他们在回答现代诗歌跟古代诗歌(或者说现代汉语与古代汉语)的根本区别时,都强调了“思”,卫国老师谓之“现代人的理性思维”,晓音老师名曰“独立的思考能力”(当然,深入分析,两人对此亦有不同理解的);再比如,最后一个问题……

    • 小珍珠

      2017-02-14 09:14:38 小珍珠 7#

      向教授果然不同凡响!

    • 茂名市人民医院疝气外科李国进
    • 老右耳

      2017-01-17 15:08:24 老右耳 9#

      没看完,先顶住{:1_245:}{:1_274:}

    • 洞山草

      2017-01-17 11:42:10 洞山草 10#

      说得好

    • 晓音

      2017-01-17 09:54:54 晓音 11#

      这么长的文章,谢谢大家有耐心读

    • 紫陌幻

      2017-01-17 06:43:54 紫陌幻 12#

      诗人的责任,可能就是在写作每一首诗时都要抱着“重新发明新诗”的庄严态度。追求更新的新诗,乃是当代以及未来诗歌的责任……

    • 红美玉

      2017-01-17 06:38:38 红美玉 13#

      这主持最后问得俏皮向教授也答得俏皮,哈

    • 叶问

      2017-01-16 23:02:21 叶问 14#

      {:1_246:}{:1_246:}{:1_246:}

    • 阿哥

      2017-01-16 19:48:29 阿哥 15#

      哇呜!当然。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