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麦坚利堡》---罗门 (台湾)

    红美玉
    2017-01-19 15:20:23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087
    超过伟大的
    是人类对伟大已感到茫然
    ——题记




    战争坐在此哭谁
    它的笑声 曾使七万个灵魂陷落在比睡眠还深的地带


    太阳已冷 星月已冷 太平洋的浪被炮火煮开也都冷了
    史密斯 威廉斯 烟花节光荣伸不出手来接你们回家
    你们的名字运回故乡 比入冬的海水还冷
    在死亡的喧噪里 你们的无救 上帝的手呢
    血已把伟大的纪念冲洗了出来
    战争都哭了 伟大它为什么不笑


    七万朵十字花 围成园 排成林 绕成百合的村
    在风中不动 在雨里也不动
    沉默给马尼拉海湾看 苍白给游客们的照相机看
    史密斯 威廉斯 在死亡紊乱的镜面上 我只想知道
     那里是你们童幼时眼睛常去玩的地方
      那地方藏有春日的录音带与彩色的幻灯片


    麦坚利堡 鸟都不叫了 树叶也怕动
    凡是声音都会使这里的静默受击出血
    空间与空间绝缘 时间逃离钟表
    这里比灰暗的天地线还少说话 永恒无声
    美丽的无音房 死者的花园 活人的风景区
    神来过 敬仰来过 汽车与都市也都来过
    而史密斯 威廉斯 你们是不来也不去了
    静止如取下摆心的表面 看不清岁月的脸
    在日光的夜里 星灭的晚上


    你们的盲睛不分季节地睡着
    睡醒了一个死不透的世界
    睡熟了麦坚利堡绿得格外忧郁的草场


    死神将圣品挤满在嘶喊的大理石上
    给升满的星条旗看 给不朽看 给云看
    麦坚利堡是浪花已塑成碑林的陆上太平洋
    一幅悲天泣地的大浮雕 挂入死亡最黑的背景
    七万个故事焚毁于白色不安的颤栗
    史密斯 威廉斯 当落日烧红满野芒果林于昏暮
    神都将急急离去 星也落尽
    你们是那里也不去了
    太平洋阴森的海底是没有门的
    用户评论 (9)
    • 抱美娃托杉.夫斯基

      2017-01-22 20:30:58 抱美娃托杉.夫斯基 1#

      留印

    • 阿哥

      2017-01-22 07:56:30 阿哥 2#

      读了,老妹好文。

    • 绿荫

      2017-01-19 20:48:27 绿荫 3#

      没功底不大懂

    • 红美玉

      2017-01-19 17:15:29 红美玉 4#

      quote:
      跳跳 发表于 2017-1-19 17:09
      欣赏一个


      谢谢欣赏。祝好!

    • 红美玉

      2017-01-19 17:15:15 红美玉 5#

      quote:
      飞贰 发表于 2017-1-19 15:34
      拜读了


      谢谢来访。问好!

    • 跳跳

      2017-01-19 17:09:55 跳跳 6#

      欣赏一个

    • 红美玉

      2017-01-19 15:34:54 红美玉 7#

      藍星詩人羅門走了!昨天18日清晨,享年90歲。

      去年7月6日,羅門從松山療養院(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搬進北投道生院老人長期照顧中心,8月17日蓉子也從大龍老人住宅搬進來。除了蓉子因長期膝關節疼痛無力不良於行外,羅門的精神體力還不錯,兩人在一起也彼此有個照應。但去年10月底羅門不小心摔了兩次跤,從此進出醫院數次,在老人院中也鎮日臥床昏睡,很少進食。天冷體衰,2017年1月18日清晨6時,羅門在睡夢中逝世。

      羅門於2016年由唐崇榮牧師主持,受洗為基督教徒。目前喪葬事宜,及其後的追思禮拜,由基督教靈友堂的廖牧師及教友來辦理,這個教會是蓉子長年做禮拜的教會。

      以上,特此敬告讀者及諸位文友。

    • 飞贰

      2017-01-19 15:34:20 飞贰 8#

      拜读了

    • 红美玉

      2017-01-19 15:21:29 红美玉 9#

      罗门,台湾著名现代诗人。
      这首《麦坚利堡》是台湾现代诗的一个里程碑,代表了一种新的创作理念高度。战争、死亡、时间在这里构成新的诗歌元素,诗人被沉睡无边的死亡所震撼,从中获得前所未有的灵感,把人们带进了一片过目不忘的崭新的生命意识诗歌境界。死亡是这首诗的原始情愫,“我活着只有一瞬,而我死去却会很久很久”,七万个二战阵亡的美军士兵的十字架构成浩如烟海的墓地,使诗人在这里反思战争、面对死亡和考问上帝,使庄严肃穆的墓场披上了更加深冷灰暗的背景。诗人为此创作了诸多奇异、惊人和神秘的意象,如“比睡眠还深的地带”、“时间逃离钟表”、“静止如取下摆心的表面 看不清岁月的脸”、“日光的夜里 星灭的晚上”等等,诗的格调阴冷、忧郁,使我们提前看到了生命世界的另一面,成功地把一个远离人间烟火的浩瀚墓地还原为活人诗歌世界的组成部分,《麦坚利堡》从此在中国诗歌史上占有一席不可替代的地位,罗门由此而为台湾现代诗歌成就最高的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