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嘿 我喜欢你(续)

    点击数:18047
    自在远方
    2017-03-27 00:11:26

    (图、文:远方)


    果然,上一期陶瓷走得很顺,才到家新的订单又来了,由上海一家长期合作的艺廊发来的。一位台湾的客户,说她的瓷器里透出一股素静淡泊的力量,尤其是茶具,意趣与功用兼顾很到位,想再订一批茶具,茶具样式、交货时间由她决定,并有长期合作的议向。


    遇到这种顾客,是非常幸运也是非常大压力的。越是信任欣赏她的客户,她对自己的要求也越高。陶艺之外,她还是一位老茶友,因此在制做茶具上,她特别注重成品是否气韵相投,其大小外形,内外釉质的使用,对茶色的体现,茶味的还原能力等。经过多次的失败、尝试、调整,她在制做茶具这一块,风格独具。她给艺廊的负责人发去传真:请向客人获悉,这批茶具主要(或分别)是冲泡哪类茶,哪些场合使用,茶客多为哪类群体。


    忙着给为这批订单定调,配制泥料,选釉,康定的小插曲她已忘得差不多了。长期离群索居的制陶生活,让她习惯孤寂,除了偶尔远行一次,她的日常基本锁定在一座以制陶为主业的村庄里,制陶、喝茶、看书、散步,几乎是她生活的全部。有时,陶艺协会的人会请她去参加协会的活动,陶艺工房请她去客座讲课,有时附近的同行也会来她家小坐,交流、喝茶。对于这些社交活动,她不拒绝不上心。她的这种个性与母亲早逝,父亲是一个陶艺家,除了制陶和教她制陶外,很少作别的感情交流有关。五年前,父亲让她离开陶坊自立门户。几年下来,生存对于她没有压力,一者她的作品这两年在艺廊走得不错,二者她所求不多。


    这个时候,他的信息来了:好久没联系,一切都好?我想学一期陶艺,帮我介绍一家?


    那个在她心有余悸时递来一瓶有温度的茶的男人,又浮现在她眼前。还有她坐的车子开动那一刻,身后传来的那句:“嘿,我喜欢你----”直觉告诉她,他不是单纯来学陶艺的,他不是与人合伙开室内设计公司吗,他不是设计师挺忙的吗?无端端学的那门子陶?


    在感情的事上,她向来不喜欢拖泥带水,就像两年前拒绝一家艺廊负责人的求爱,虽然当下这个男人她印象不错。她回信息:如果你学陶是项庄舞剑,我劝你断念。我们都不是小孩,没必要拿陶来说事。我说了,你已经是我的朋友,仅此而已。他很快回信息,一颗很大的受伤的心。然后,便没了下文。


    [align=center]


    一个星期后的某天黄昏,他出现在她家门口,与一条狗。


    “你来干什么?”


    “我来舞剑。”他做了一个嬉皮的表情。


    狗向她亲热地扑过来,抱着她的腿,又是摆尾又是卖乖。


    他们不得不停止对话,来安慰一条需要人类关爱的狗。


    故事就这样继续了,也许没有故事…...



    用户评论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