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康贝的那些事儿

    点击数:5276
    刚阳
    2017-04-05 23:58:49

    开学都快要两周了,胡桃每天看着康贝那空空的座位,心情十分落寞。

    值日生还是天天帮他起桌子、下桌子、抹桌子,好像他只是和平时一样,只顾顽皮玩耍,忘记了上课时间,要等到整个校园都安静下来,操场已经没有人了,才茫然醒悟,悄悄地觅个老师面向黑板板书的间隙,然后从后门溜回座位上。

    偶尔,还是有学生会问:“老师,康贝干啥了呢?要不,我们派代表去找一找他吧?”

    是的,以前的康贝,总会给这个班造些麻烦。比如上课迟到啦,被值日生扣分啦,下楼梯撞倒小同学,结果被人家找上门来啦……甚至有一些“坏事”,本来已经成了无头冤案的,人家都会运用心理学、逻辑学进行分析、推理,最后得出最接近的结论,依然是——极有可能是那个尽皆知的康贝干的!于是,政教主任就会郑重其事地来办公室找班主任胡桃老师协助调查,还被要求类似于大义灭亲不护短什么的,非要查到水落石出,还人家一个公道不可。

    事实呢,水落石出了,结果是另外一些类似于康贝一类的“同道中人”干的。那就暂时还康贝一个“这次清白”吧!但胡桃常为此而感到难堪。

    但是,他要是不来,又觉得班里好像欠缺了什么似的,反而让大家不习惯了。

    能让学生去找他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他现在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头上、手掌还缠着绷带。

    她不想把康贝被鞭炮炸伤而住院的安全事故报告学校——只是说他因伤治病去了医院——因为那件事发生在假期。假期里发生的事故,对老师来说,责任不是很大的。

    也不便告诉学生。学生人多口杂,加上是康贝,只消一刻,康贝被炸伤的消息就会传遍校园。

    “安全教育要天天讲,要时时讲,安全重于泰山……要过一个平安、祥和的假期!”校长在大会上振聋发聩的陈词滥调仿佛还在缭绕不绝。但事情往往就是那么奇怪,你越重视越强调某件事,就偏偏越容易出事。

    这件事如果传开了,校长在开学典礼上的发言就要修改喽,表情就会由祥和幸福变成沧桑冷峻……政教处的工作成效就要大打折扣了,以后自己又多了管理不力、教育不到位的口实……由于还没过元宵,又处在新学期开学之际,李艾艾、廖茵她们又有了机会向她“恭喜贺喜”……

    开学前,胡桃就一个人去探视过他。

    从胡桃一进病房门那一刻起,康贝的母亲就像做了错事一般,条件反射地从床沿弹起来,搓着两只粗糙的手,呵着气,头低低的迎了出来,啰啰嗦嗦地说:“胡老师来了呃?唉,给你添麻烦了……添乱了……等康贝好了,我就带他转学,这回我转……转……都怪我……我转学……”

    康贝定过多少次协议?忘记了,但是有一条:如果再出事,就无条件转学。现在康贝出事了,就理所当然要转学了。连他母亲也是这样认为。

    她原来指望康贝是个健健康康的宝贝,将来好有个依靠。结果呢?唉!却给她,给老师、给学校带来了多少麻烦,乃至家庭的破裂。

    她以为胡桃是来通知她去办转学手续的,临开学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已经没有勇气恳求胡桃再给一次机会了。

    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从第一次见面的那刻起,胡桃就有这个感觉。

    难道不是吗?蜗居在矿区的旧楼房,下岗打短工度日,丈夫婚外情闹离婚,儿子不争气只添乱……

    “怎样了?”胡桃看了看躺病床上的康贝,“无大碍了吧?”

    “没事,没事的。”他母亲一脸憔悴,有气无力地答道,好像在安慰胡桃。

    但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啜泣起来,吞吞吐吐地继续说:“医生说,以后脸上、

    手臂都可能留下伤痕……呜……呜呜……”

    蜷缩在病床上的康贝,悄悄地蒙上被子,藏在被子里跟着抽噎。被子也随着呜咽微微地颤抖。

    “先治好病吧,我不是来叫你转学的啊!我只是说康贝犯病留医了……班里的位置,我会暂时为康贝留着的……”胡桃的眼睛痒痒的,一时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即使从上期起,他开始有了一些改变,也不能抹平她对他恨铁不成钢的愤懑,只是还不想放弃,在处理上还留一些余地。

    “真的?真是好啰,那太感谢您了!”这个女人双手合十,还摇了几摇,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好像放下了千斤重担一般。如果岭北小学撵他走,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接着,两人又是长久的沉默。

    置身于医院那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味的氛围中,胡桃觉得:如果再逼他转学,对他母亲而言,无异于落井下石,对康贝而言,就是往火堆里推。

    在每个新学年开学之前,学校照例要把学生重新分班的。不为别的,只为了“差生”不扎堆啊。“差生”扎堆又会怎呢?您要了解那些宝贝到底有多差劲。

    哼哼,要是收了个混世魔王,您就整整一个学年,鸡飞蛋打,心惊胆战,筋疲力尽……弄不好,身败名裂——老师,特别是班主任,都是这样认为。

    各位原班主任已按综合成绩把学生分为四等分。胡桃就从每个班中抽出一份,组成了自己的新班级。

    其他三个新班主任早就迫不及待地审视名单了。

    “唉唉!作文大王不在我班呐!可惜…可惜呀……”平时爱在文学网站写散文小说的李艾艾,如果发现有一个作文出色的学生,就好像在高山流水中觅到了知音一般,在班上动情地范读该生作文,摇头晃脑,学生未醉先自我陶醉。这次分班,她一直渴望能拿到号称“作文大王”的张媛媛。可是天不从人愿,张媛媛偏偏不在她班,李艾艾居然不伦不类地发出了“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葬花词》)的哀怨。

    “糟了,‘垃圾虫’在我班,以后评文明班就难上加难了……”临近退休的王老师认为实惠一点更好,学校每月按班风综合评分评一次文明班,如获得文明班称号,就能领一笔能买一只鸡的奖金。铁打的教学流程流水的学生,孰优孰劣,早已见惯不惯,年老了,船到码头车到站,图个啥?

    “看看谁运气好!健康的宝贝花落谁家?”急性子大嗓门的廖茵嚷了起来,“哎呀!……没有……这次老娘身手不凡呐,嘿嘿!”她是五年级四个班主任中唯一跟班升上来的,很担心又挑回康贝,但这回终于送走了“瘟神”,因此激动得手舞足蹈。

    胡桃一惊,这么说,那个“健康的宝贝”就在自己的班里了?把四份名单抹开,“康贝”的大名果然赫然在目。

    “惨了,在这呐!”胡桃倒吸一口冷气。

    “是吗?恭喜贺喜哦!哦——也!”她们几个一起仰起头,一起哄笑起来。

    康贝何许人也?令众人避之如瘟疫?

    康贝的那些事,说来话长。

    他家暂住在露天矿,两年前,在矿区小学就读,应该是至今仍未改变的原因吧,原班主任总是软硬兼施地“做”他的工作,“折磨”他和他母亲,逼于无奈,最终“被转学”到了这岭北小学读三年级。

    跨区转学就读,有不成文的潜规则:要么有主管领导或上级领导打招呼;要么“自愿”一下,当时就是那样“规则”的。从康贝的身世背景来看,他应该属于后者。

    在岭北小学,班主任平时训斥调皮学生时,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连康贝也不如”。但只有当真的做了康贝的班主任时,才知道原来批评错了,真实的情况是:没有比康贝更混蛋的学生。

    从矿区到岭北,好几公里的路程。他有三种上学方式:一是他妈妈用自行车送来,二是坐“摩的”过来,三是自己独自“开11路车”慢悠悠地过来。

    每天上课后,当门岗将要关大门时,只要留意一下康贝进校了没有就可以了。没有特殊情况,他肯定是最后一个姗姗来迟的。

    要是迟到了,首先是躲。溜进学校对面的小卖部,藏好书包,赊一包方便面,从后门出去,再钻进附近的网吧。

    不管谁做他的班主任,每天都要及时查看他到了学校没有。要不,就马上告诉家长。这年头,各地发生了许多针对校园的暴力事件,谁敢大意呀。学校的对应措施也是这样:第一时间检查人数,第一时间通知家长。即使出事,也可以把学校的损失、老师的责任减至最小。所谓的源头防范,标本兼治,见鬼去吧!

    如果在门口游荡,被值日领导发现了,就会被扯住耳朵,拉到学校门口站着,拿来当活教材,对其他同学进行警示教育,杀鸡儆猴。

    他只能蜷缩着身子,靠在铁门边上,饱受其他同学鄙视的目光。要等到值日人员发善心了,发出“滚”的号令,他才小跑着奔向教室。

    到了教室,又得站在门口,高高地举起右手,怯怯哼了声“报告”,然后低垂着头等老师恩准。

    “康贝,又拿你妈给的车费买麻辣鸡爪吃,自己开11路车来的吧?”顽皮同学的一声嘲笑,又引得全班同学哄笑起来,使原本已经书声琅琅的教室,一下子又人声鼎沸了。当班老师自然就迁怒于他,怒目一瞪,喝道:“天天迟到,都不知道有没有爹娘养的,滚!”

    他马上溜回靠近教室后面垃圾桶的位置上。

    不用说,单此一项的扣分,胡桃每月就不能拿到能买一只鸡的“文明班”奖金了。

    两年来,不论谁当班主任,都把康贝的座位编排在教室最后面的旮旯。那是事出有因的。

    不管谁来上课,首先要处理学生对康贝的投诉:扯女同学的头发啦、踩同学的课桌啦、用粉笔砸人啦等等。然后,老师才能哗啦哗啦的讲课。

    这时的康贝,就在桌面竖起课本,埋头吃零食,方便面啦、麻辣鸡爪啦、瓜子啦等等,吃完了就埋头睡觉。至于作业,老师早就一致认定“这个可以无”,因为你要他“有”,也是白搭。

    有时,有些邻座的同学“不识时务,爱管闲事”,突然大声嚷道:“老师,康贝吃东西!”

    突如其来的吆喝声打断了老师讲课,老师就瞪着眼睛,把怒火射向举报的同学,厉声喝道:“吵什么吵?”

    既然有人举报,中断讲课了,怒气冲冲的老师自然又要把康贝臭骂一顿,甚至弹几下他的耳尖。

    自认为无端受罚的康贝,只好把满腔怒火化作利剑,刺向举报他的同学。

    这又为下一节课的课间闹剧埋下了导火索。

    岭北小学的位置是不错的,东接高等学府,人文气氛浓郁,西旁穿城蜿蜒而过的小柳江,风光潋滟,北枕石化职工文化中心,校园闹中取静,本应是个气氛和谐的地方。但胡桃她们一进学校,就有冷峻紧张的感受,恰如初春阴冷潮湿的天气。

    “扎实推进素质教育”的横幅悬挂在中厅的墙壁上,让每个一进校门的师生都能看见。标语下面,是一块不锈钢镶边的校务公开专栏,公示栏上密密麻麻地贴着“综合测评时间表”“学科竞赛一览表”“公开课安排表”“教学常规检查表”……每天经过这里,人人都要驻足观望,生怕又漏了一项内容。但是每次看了一项新的内容,心里霎时间又是一阵痉挛,不由自主地暗骂一句连自己也不知道骂谁的脏话。

    上级领导部门组织的学科竞赛、水平测试什么的,雷打不动要如期举行。虽说不能根据考试成绩和升学率作为评价学校和教师的唯一依据,但还是会把各校的成绩统一发文公布,这种没有排名的排名,令校长们的压力一点儿也没有减轻。

    于是学校层层“抓紧,抓落实”,什么“双达标”、“科比”竞赛,总是层出不穷。

    因此,“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就成为了不成文、不上墙的教学工作指导方针。

    那么,在“切实减轻学生学业负担”的嘱托下,学生只做《直通车》《悉心指导》《达标训练》《字词句强化练习》《单元过关》《AB两卷》《综合测评》……就可以了;虽然有家长接送,帮忙背书包,书包重量超过学生体重就不太好的……就控制在二十来斤吧。

    老师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建议学生晚上、周末上辅导班,有的专打学困生主意,挤占图、音、体等“杂课”的时间,把他们叫到办公室开小灶,或者等到下课了,再留下来补课,重做、重抄,抄啊,做啊……

    于是,教室内是搞清洁的,教室外的走廊站着满满一排,是做练习的,老师就挥舞着教鞭兼顾内外。

    太阳不屑一顾地拂袖而去,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

    挤在校门口等着接学生的家长,有的表情呆板,向校内四处张望;有的时而跺脚,时而嘴里“啧啧”地埋怨着。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老师是出于一片好心,也怪自己的子女也不争气啊。

    但所有任教康贝的老师都拿他没办法。

    面对“作业呢”的质问,康贝双手抱头,皱着眉,眯着眼观察老师的手势,随时准备掩护头皮或耳朵,免受袭击。

    几次测验之后,语文、数学、英语三科任教教师都发现,康贝次次测验都是十来分,这才慌了手脚,天啊!他一个人就差不多要拖低1分平均分!

    老师们绞尽脑计,千方百计来“培养”他:让他背单词、背公式、背句子、背作文;教他考试,把所有空格括号都填满,不留任何空白,把平时背下来的东西默写下来;考试时左顾右盼,人家写什么就抄什么……

    但是还是不见提高。大家一合计,找理由,撵他走!

    撵他走,要理由,要证据呀。

    那就为他设立专门的登记簿,安排班干部负责记录。

    ……

    康贝在厕所看一年级学生小便……

    康贝撬健康药店门前投币儿童玩具车的钱箱

    康贝写字条挑逗女同学

    康贝搞清洁逃跑

    康贝故意撞三班的张媛媛,被廖茵老师找去批评,还报告给学校,扣了5分

    康贝在校门口单挑大只广,还用扳手敲肿人家的头

    ……

    一条条“罪状”,真是“罄竹难书”。

    胡桃有一个习惯,上课前爱打电话给家长,询问某个学生在家里的表现。有一回,在走廊打电话时,目光不经意地在盛开的杜鹃花上游移。

    那杜鹃花一簇一簇的,姹紫嫣红,如火焰般燃放。两只蜜蜂轮次飞舞,一起一落,在花间忙碌。

    她一下子就被这美景感染了,脸上不经意间就换上了笑容。打完电话,就启动手机的照相功能,拍摄花盆上蜂飞蝶舞的美景。

    这时,迟到的康贝不合时宜地进入了她的取景框。唉!不是又多了一条“罪证”吗?

    “咔嚓!”胡桃快速按下了快门。康贝好像意识到自己的不妥,条件反射的举起双手遮挡面部,结果,他留下了扭捏的窘态。

    从此,又多了一条收集康贝“违法乱纪”证据的途径。

    胡桃因此常常用手机“批阅”康贝空白无一字的练习册,为他在上课时酣然入梦的情景留影。

    每隔一段时间,就把康贝他妈找来,让她拜读“健健康康的宝贝儿子”在学校表现的实况记录,有时还打开电脑,让她欣赏儿子的精彩录影。

    这个可怜的女人,强忍着快要淌下的眼泪,眼睑红红的,根本就没有看老师为她准备的东西。她的手在微微颤抖,没有人知道她摧肝裂胆的痛楚。

    但是胡桃还是要明白地告诉她:康贝在此不受欢迎,希望她再次带孩子转学,继续换环境“改造”。

    这个可怜的女人,终于抵御不住痛楚的袭击,只能放任两行浊泪沾湿衣衫。最后,拖着哭腔哀求:“老师,就当是求求您了,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他爸都不要我母子了,我不知道怎样办才好啊!”

    也许眼泪起了作用,被要求签订“如再犯,一定要转学”的保证后,胡桃勉强点了点头,她才唏嘘而去。

    转眼间,到了10月。但南国的天气依然酷热,没有一点秋天的影子。

    忽然有一天,气象台的天气预报说有台风将要袭击本市,教育局要求各学校迅速做好防台风的准备,把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当胡老师在第一时间赶到教室,着手布置防风工作时,一部分女同学马上“哗哗”地惊叫起来,嚷着要打电话给家长来接回家。

    康贝也兴奋起来,第一次鼓起勇气跑到胡桃面前,大声说:“老师,要干什么?我来帮您!”

    说完,还摇了摇手上的一大把工具。

    他父亲是机械维修工,浑身上下沾满了油污,家里叮叮当当的工具也特别多。可以说,康贝从里到外完全遗传了父亲的因子,他也是脏兮兮的,好像天天不洗脸、一周不洗澡、半月不洗头的样子。书包也是沾满油污的,里面装的课本、作业本少,但各种维修工具却很多,对他来说,用途也很广,比如同学闹矛盾时,可以吓唬大一点同学啦,中午人少时,撬游戏机的储币匣啦,等等。

    平时,如果有学生举报,胡桃肯定没收他的。但在今天,康贝书包里的工具却统统派上了用场。

    在女同学哗哗乱叫,男同学缩手缩脚的时侯,他一个人带头忙活起来。

    他好像一个入门入路的工匠,用钳子把固定花盆的铁线拧开,把花盆搬进教室……在窗框上打钉加固窗框……在门板上加多一条插销……用铁线把千秋窗捆牢……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功夫,又从哪里来的劲。

    胡桃被这场面感动了,猛然间想到了手机,于是赶忙把这情景录了下来。

    视频里面,康贝成了主角。

    最后,他还在门板后面钉上一块泡沫板。但咋一看去,像一块补丁,难看死了。

    “老师,康贝还在搞破坏!”没事干的同学终于有事干了,马上向老师打小报告。

    “康贝,你要干嘛呢?”胡桃停止拍摄,不解地责问康贝。但声音却是从来没有过的轻柔。

    “这……这……明天你们就知道了。”他左右为难,不知说啥才好,就支支吾吾地应了一声。

    由于暴风雨即将来临,也来不及深究原因了。胡桃组织学生离开学校,让他们快点回家。

    一夜风雨,说不尽的狂虐,好像要把一年内尚未用尽的余威,一次性消耗掉似的。

    第二天,街上是东歪西倒的路树,遍地的枯枝败叶。

    校园到处是垃圾,走廊上散落着破碎的玻璃粒。

    李艾艾班的一扇窗被吹掉了。王老师班的前门烂了一页门板,雨水灌满了地板。廖茵班居然没有扣好门,让门窗对流,里面一塌糊涂,原来摆在讲台上的一叠作业本,被狂风撒到每个角落,湿漉漉的粘在地板上。

    唯独胡桃任教的五(3)班,居然毫发无损。因为康贝在门板上钉了泡沫板,结果连地板也不是很湿。

    正因为这个缘故,在校长检查校园后,马上就通过广播系统表扬了他们班——他们五(3)班成了抗风典型!

    胡桃一高兴,通过教室的小平台,把康贝昨天卖力收拾教室的视频放给全班同学看,大家这才发现,原来身边的讨厌鬼,也是对我们班有用的人!

    当大家把赞许的目光投向他时,只见他埋下头,竖着课本遮挡着脸,但却用小眼睛偷偷地瞄屏幕上的自己。他黝黑的脸激动得红扑扑的,心跳得特别猛,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的幸福过!

    大家又七手八脚的把花盆搬出去,鲜艳的杜鹃花在风雨后开得更烂漫了。

    经历抗风事件,康贝好像不那么令人生厌了,至少很少迟到了,与同学的关系也融洽多了。

    胡桃也经常翻看班务日志,特别细心的查看关于康贝的记录。近来发现很久都没有更新内容了。

    其实,当初对于撵走康贝的“妙计”,她本来就觉得有点不妥,觉得有点昧着良心,只是其他老师一再强烈要求,说什么康贝也是被矿区小学撵过来的,她才半推半就,加入到这个行列。但是从抗风事件中,胡桃又看到了转化康贝的一丝曙光。

    但他上课总是精神涣散,老是盯着天花板发呆。后来又有同学向胡桃投诉,说他用螺丝刀把千秋窗的玻璃凿穿了,胡桃才意识到,也许他的老毛病又要发作了吧?也许另有原因?

    表面与世无争的胡桃,其实内心强得很,不是有人说“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吗?这句话几乎让所有的老师都愤愤不平,不承认智力因素有高低、看不到学生的个体有差异,也不是科学发展观嘛。

    胡桃也不是想验证一下这到底是真命题还是伪命题,她只是觉得那样对康贝不公道,觉得他母亲对那样的孩子还不离不弃,体现了善良的母性、天然的本性。自己也从中受到了感染,激发起人性中与生俱来的善和爱。只是这种纯朴的善和爱,人人都已被由于追名逐利而扬起的尘埃所覆盖。

    她只想轻轻地吹一口气,吹开这些浮尘,但又不能太用力,以免一不小心吹到别人身上,招致“多管闲事”的责骂或者“自命清高”的揶揄。

    她在上课后,利用同学们自由读书的时机,悄悄溜到他的身后,循着他的目光观察,哦,原来千秋窗的内侧黏着一个小小的黄蜂土巢,一只黄蜂正带着嫩黄的幼蜂从玻璃孔钻了出去,他的眼神也就随着蜜蜂的踪影往外漂移。黄蜂飞走了,他的目光就定格在那个方向,但他的神思已随着黄蜂漫游了……也许飞到了花盆那边?也许飞到操场外的雏菊上了吧?还有很多也许,他哪有心思听课啊!

    过了一会儿,两只蜜蜂又钻回来了,康贝好像回过神来了,也跟着兴奋起来,随手拿起书本就读,明明要求读13课的,他却在读20课,结果遇到很多生字读不下去,又结结巴巴地停了下来。

    “你下课后来一趟我办公室。”胡桃敲敲他的桌子,又巡过去了,她不想中断同学们读书,也由于他在抗台风中起了积极作用,对他的火气也不那么大了。

    下课后,办公室的老师都走齐了,康贝才姗姗而来。他一声不响地站在胡桃桌子旁边,头略微仰着,斜斜地望着窗外。

    “这里没有蜂巢,看着我说话。”

    康贝不敢看胡桃的眼睛,只是把头颅低下来,开始用指甲磕指甲。

    “你告诉我,黄蜂一家到教室安家有多久了?”

    康贝一怔,他以为胡老师要查问凿穿玻璃窗的事,心里正忐忑不安呢,想不到胡老师问起这事来,便忸怩地答道:“好久了……刚来时是两只的,后来孵出了一只……”

    “现在不是还有两只吗?又想编故事来哄骗我?”

    “不是,这两只是母子俩,那只公的被大只广拍死了。”

    “大只广?他为什么要拍死黄蜂?”

    “上次下雨,关窗了,三只蜂在教室乱飞,大只广他们追着拍……追着拍,就拍死了一只,现在只剩下这两只。”

    胡桃记得发生过康贝单挑大只广的事,因为没有造成太坏的影响,结果不了了之,也就没有追查前因后果,想不到这“因”是系在黄蜂身上的。

    “这么说,你跟大只广打架,就是因为他拍死了黄蜂?”

    “是的,小黄蜂很惨,刚会飞就成了单亲!”

    单亲?黄蜂单亲啦?平时只知道……孩子单亲,没听说过黄蜂单亲……胡桃依稀记得康贝母亲说过他父亲不要他们了。莫非黄蜂之死,让康贝感同身受,大受刺激,才与大只广打架的?

    “你凿穿玻璃窗,就是为了让黄蜂出入方便?”

    “是呀……老师,我错了!但我天天看小黄蜂,我是不能让小黄蜂被人欺负的!”

    “你爸……为何不见过你爸送你上学?”胡桃想了一下,兜了一个圈来了解一下他家的情况,以便印证她的猜测。

    “我爸不跟我妈住了。”康贝的眼睛红了。一听这话,胡桃猛地一怔,果然是那么回事。

    “康贝,您没有错!”胡桃沉默了很久,才慢慢地站了起来,摸摸他的头,继续说,“相信小黄蜂会在妈妈的照顾下,健康长大,快乐生活的!”

    “唔!”

    “你也要听你妈妈的话,你妈很辛苦,她的将来就靠你了,懂吗?”

    “懂……”

    “那你回家吧,你妈在等你回家。”

    “老师,你不责怪我凿穿玻璃了?”

    “破坏公物当然不对,但你是一个有同情心的学生,有爱心的学生,我替小黄蜂谢谢你!”

    “哦!老师,您真好!”他转过身,小跑着离开了办公室,突然,又咚咚咚的转了回来,“老师,将来我有办法补好窗的,等黄蜂长大后。”

    康贝走后,胡桃陷入了沉思——其实他也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啊,为何以前没有发现呢?……他可以补好窗,但谁来“补”好他呢?

    她为自己一直以来对康贝母亲的冷漠感到有点内疚,更为对康贝的偏见及教育行为上的敷衍塞责感到羞耻。

    她觉得很有必要去一次家访,作为女人,要去会一会那位可怜的母亲。

    门口,有几棵生势茂盛的杨桃树。胡桃的车一停,把几只在树下觅食的母鸡惊动了,都咯咯咯地叫着跳了起来,扇起一股臭味。

    这里是偏僻的地方,极少有小车造访的。康贝的母亲闻声出来,见到胡桃,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康贝还没有回来,她一时不知道是吉还是凶,还以为康贝又出事了,茫然不知所措。

    “做饭了吗?今天有空,我来探探您!”胡桃也意识到自己成了一名不速之客,让主人狐疑,赶紧开腔,“没什么事的,只是聊聊天。”

    康贝的母亲回过神来,引着胡桃进屋。进入门口,就是简陋的厨房,过了厨房就是饭厅兼客厅,客厅靠墙处放着陈旧的木板沙发,对面墙角的矮木柜上摆着一台圆角旧彩电,中间摆着一张密度板茶几,是用来作饭桌用的。

    康贝的母亲用衣袖抹抹沙发,招呼胡桃坐下。

    两人聊家庭,聊生活,聊孩子,一聊到那个负心郎,康贝母亲的双眼又红了。

    “不管怎样,还是要坚强面对,毕竟还有孩子,还有未来。”

    “我这个孩子,先天不足,是个早产儿,差点活不过来,后天又不幸,唉,跟着这样的父亲,不闻不问,我能怎么办呢?”

    “您就督促他洗净脸,洗净衣服,按时把他送到学校,校内的事情就由我来做吧。”

    在盛情挽留下,胡桃同意留下了一齐吃晚饭。

    康贝回来了,晚餐是青菜、豆腐,因为胡桃坚决把捉来款待她的母鸡放掉了,所以临时又煎了三只鸡蛋。

    邻居见到门口的小车,又看到胡桃在吃饭,还以为来了尊贵的客人呢,故意端着饭碗从康贝门口走过去,趁机往里面瞄一瞄。

    康贝的母亲喜形于色地走出去,大声说道:“来的是康贝的老师,她对我康贝可好呢!”以往来家访的老师,不是上门投诉,就是带其他家长上门索赔。这次倒是个例外,这也让康贝他妈感到荣耀。

    暮色四合,街灯也亮了起来。这是胡桃第一次在学生家吃饭——青菜白饭,就当是清清白白吧,她觉得这一餐很有味道,觉得解决了许多问题。

    胡桃的车启动后,康贝母子俩跟着送出去,然后一直站着路口目送胡桃远去。康贝觉得老师的车尾灯就像老师的眼睛,和蔼亲切,在注视着他,又像远处的街灯,一直照亮前方的道路,鼓励他大胆往前走。

    令康贝牵肠挂肚的黄蜂已经长大,随着母蜂离开了教室的土巢,到大自然中去开始了新的生活。

    康贝也履行诺言,亲自用玻璃胶把那个玻璃孔封好了。

    胡桃为此开了一个“从那里跌倒就从那里起来”的主题班会。

    康贝也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脸洗得干干净净的,基本上能按时到校了。

    只是上课时还偶尔瞧瞧那蜂去巢空的蜂穴。

    “康贝,蜜蜂是勤劳的生灵,你要是惦记它,就要学习它,勤奋地学习吧!”胡桃适时地提醒他。

    “哦,好的!”康贝就能醒悟过来,安心听课,并做一些歪歪扭扭的笔记,缴交大部分的作业。

    每当康贝有机会做点好事,例如在值日时帮忙起课桌、拖地啦,参加拔河、球赛活动啦,胡桃都用手机拍摄下来,在上班会课时就通过小平台放给同学们看,夸奖他时也不吝啬褒奖语言。康贝也不敢在课堂上搞小动作或者打瞌睡,生怕老师拍照,也怕同学讥笑,总要强打精神,维护形象。康贝自信多了,能在班中抬起了头。

    在期末,五(3)班终于获得了一次文明班称号。胡桃把那可以买一只鸡的奖金,拿去买了一袋奶糖,分给全班同学,要分享胜利的甜蜜。热热闹闹中,胡桃发现很多同学舍不得吃,眼眶含着发光的金子!

    胡桃多发几颗奶糖给康贝,他是带着老师和同学的的赞许走进了寒假的。

    乍暖还寒,几度冷雨,阻挡不了春天的脚步。校园一角的小池塘绽开了温润的笑脸,岸边的垂柳舒展开碧绿的衣袖。

    胡桃早早就来到了教室,组织学生早读。忽然,校门口传来阵阵“哐——哐——哐——”的打锣声。

    奇怪,难道城里也做年例了?很多学生都涌到走廊观望。只见几个乡下大叔挤在学校门口,敲着锣,嚷着要进入学校找校长。

    幸好校长刚到,把他们带到了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原来是人还在办公室的廖茵打电话叫她马上下去。

    胡桃一惊,难道又有谁犯事惹麻烦了?急匆匆赶到了办公室,只见校长正在和那几个和颜悦色的老人相谈正欢。

    见胡桃进来,校长就对他们说:“呐,这位就是康贝同学的班主任,胡老师!”

    康贝?糟了!康贝被炸伤还躺在医院,还没有对学校说明真相呢,又惹事了?这个康贝!

    “胡老师,我们特地来找你——是想说清楚康贝同学的事。”

    我的天!果然又是康贝!经过一个学期苦心孤诣的教育,眼见有些起色了,一到假期,离开了老师的监管,又马上出事,打回原形,几番努力,前功尽弃。唉!这就是学困生的通病!

    “老伯,康贝因为调皮,在假期燃放烟花鞭炮,已经受伤休学治病了。”胡桃只得硬着头皮直说。

    “哎呀!当时,我们村做年例,在钟台位烧鞭炮,放烟花,因为我们不小心,引燃了一大堆堆在一起的鞭炮,结果鞭炮噼里啪啦地炸,烟花簌簌地四处乱射,吓得那些拜神的、看热闹的,四处躲避,只有我村人的外甥郎叫做康贝的,拉起点燃的鞭炮就往池塘里跳,刚好池塘有洗衣盆,又端水泼啊泼的,来回几趟,总算保住了香炉、菩萨,不受损伤啊!”

    “是啊,他可是做了大好事哎,村里人不知道多感激他!”

    “天寒地冻,穿得厚厚实实的,敢往水里跳,不简单呀!”

    “如果损坏香炉、菩萨,哎哎,那就是大件事咯!”

    “听说他受伤,村里的老板还捐了钱帮他治伤呢!都托我们带来了,快收下吧!”

    几位老人七嘴八舌地说过不停。

    呵——原来如此!综合几位老人的发言,胡桃的脑海里迅速呈现出康贝奋勇救难的完整场面……

    康贝呀康贝,你呀,应该把真相告诉老师呀,难道你还分不清什么是好事什么是坏事吗?这个康贝,真是的。

    好一个康贝!胡桃经过一场虚惊,现在反而对康贝有点儿心怀感激。

    “呐,我们做了一面旗子,是送给学校的!”

    胡桃心头一热,郑重地接了过来,慢慢摊开,只见上面绣着闪闪发光的金字:

    不辞危险及时出手相助

    春风桃李哺育英俊少年

    校长颇有感触地说:“康贝这同学,是我们岭北小学的骄傲啊,我们搞教育的,眼里不能总是盯着优秀学生,须知道转化一个学困生,强过培养十个所谓的尖子生啊!胡老师,您教育有方,要好好整理这方面的材料,我安排时间,让您把这方面的经验向大家介绍介绍。”

    康贝奋不顾身救助村民英勇负伤的事迹,迅速传开了,五(3)班更是沸腾起来,想不到捣蛋鬼已经成了班里的英雄!成了大家的骄傲!于是,大家都嚷着要去医院慰问他,更期待他早日康复归来。


    用户评论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