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逃离

    点击数:19243
    晒月亮
    2017-04-11 15:12:22

    1


      在去望海楼赴约之前,筱屏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电话里父亲说这次把所有的积蓄都投资在养石龟上了。筱屏听了这个消息,心里咯噔一下。继而埋怨父亲为什么没有事先跟她商量就做这样大胆的决定。她跟父亲分析,现在龟市太热,石龟的价格已经在顶峰,这时候投资风险太大了。就像炒股,一只股票当它的价格已经被炒到了比原始股高出了几百倍,那么很快这只股就会成泡沫。


      父亲固执地说自己看好龟市场的前景,也看好石龟这只潜力股。末了还说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赌一把,三年前已经错过了一次好机会,那时若肯听曾叔叔的劝告,现在早就发达了……筱屏说三年前可以,现在则太迟……无奈父亲心意已决,且米已成炊,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挂了电话,看看时间,糟糕,要迟到了。筱屏来不及打扮,换了一件浅绿色碎花长裙就出门。好在望海楼在离家不远处,只隔一条街,步行也就十几分钟。筱屏在路上还在想着父亲投资养龟的事。由于精神恍惚,以至于在横穿马路的时候差点被撞。“嗤——”刹车声凄厉响起,像一个人气极了的怒吼。


      筱屏吓懵了,一辆Q7停在她面前五公分处,她腿一软跌倒在车前,膝盖像火烧一样灼痛,掀开长裙,膝盖被路上的泥沙擦破,白白的皮肤被刮出好几道长痕,渗出一层细细的血丝。伟民跳下车来,看到她,不禁一愣,冷峻绷紧的脸立即变得柔和起来。显然,眼前这个人是没认出他的。伟民一脸担忧地看着她,焦急地问:“筱——美女,怎么样?你还能动吗?”筱屏抬头看到一个四十七八岁的高大男人正关切地看着她。原本,筱屏以为会挨车主一顿骂,可却看到车主满脸的焦灼表情,眼眶不禁一热。伟民看到筱屏眼中的泪光,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以为筱屏伤得很重。


      筱屏试着站起来,伟民伸出手,想拉她一把。筱屏看着那双伸出来的大手,并没有伸手去让伟民拉。她用一只手撑地不费什么劲就站了起来,尽管膝盖火烧般热辣辣地痛,筱屏还是努力地向伟民挤出一个笑容,说了声谢谢。伟民尴尬地收起自己的手。他看到筱屏笑的时候眉头是紧蹙着的。就说:“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看看伤到哪里,顺便处理一下伤口。”对筱屏来说,对方不责怪她就已经万幸了。筱屏感激地说:“不用了,一点皮外伤,无大碍的。”然后拍拍身上的尘土,向望海楼走去。


      伟民站在那里,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他很是失望,眼前的人是装作认不出他还是真的认不出他?看着筱屏离去的背影,他急忙喊了一声,“美女,等等!”筱屏惊诧地停下脚步,伟民追过来,递给筱屏一张名片,说:“这是我电话,有事打给我。”见筱屏不接,又补充说:“我是说,去看医生,若伤到哪里,找我报销医药费。”刚才车灯太刺眼,现在看到眼前这个发福秃顶的男人感觉有点眼熟,筱屏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他。筱屏接过名片,因为赶时间,也没有细看,点点头说声谢谢!然后把名片放进包包里,又迈步走了。


      此时筱屏想起了坚强,上周因为筱屏要买一个多功能的电饭锅,煮饭可以预约。比坚强看中的要贵两百块,坚强就不高兴了,说她虚荣心强,不会过日子,总喜欢买不切实际的奢侈品。这让她很苦恼。坚强一向把钱看得很重,从不讲究居家生活品质。意见不合,就乱用词来喷她。筱屏气得生病了,躺在床上两天,他也不闻不问,想到这里,筱屏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筱屏叹了口气,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就来到望海楼。


      闺蜜文静从深圳回来,约她在这家全市最豪华的酒楼吃饭。筱屏拿出纸巾,擦干脸上的泪水,然后做了个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才走进去。来到前台,询问“珠江房”在哪里,漂亮的领班小姐把她带到9楼。敲了敲门,推开门的那一刹,筱屏有点诧异,因为文静旁边坐着刚才撞了她的人。


      伟民见到筱屏,眼中流露出了惊喜。但更多是诧异,他诧异于岁月对这个女子的眷顾,不肯在她脸上留下半点的痕迹。她一点都没变,差不多四十岁的人,看上去像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少妇,少了一份青涩,多了几分成熟的韵致。四目相碰,伟民的目光锁定筱屏,好像要把她嵌进眸子里,看得筱屏都不好意思了,忙低下了头。尽管伟民没有开口,但是他的眼神已经透露了太多的秘密,这么多年过去了,筱屏依然还在他的心里。


      文静见到筱屏,激动地走过来和筱屏拥抱,说:“家伙,好久不见,想死你了”。两个小闺蜜亲密地拥抱在一起。直到彼此都喘不过气来才分开,文静说:“越来越漂亮了。”然后文静介绍说:“我表哥,伟民,老熟人了,还记得吗?”伟民说:“她早把我忘了,她却一直在我这里。”一边说一边指着自己胸口。筱屏确实没有认出伟民,当年那个高高瘦瘦的阳光俊朗男孩,现在已经是一副福相的沧桑中年男子,变化太大了。筱屏还记得他写过一封信表白,被拒绝后就销声匿迹了,可见自尊心有多么的强。


      “好久不见,过得好吗?”两人不约而同地问。这句话,化解了刚才的尴尬。


      他们一边吃饭一边畅叙着近况。筱屏才知道文静和伟民都是养龟大户了,特别是伟民,已经是本市龟鳖协会的会长了。文静说这次是回家乡进货的,顺便向表哥伟民取经。筱屏想起父亲的投资,于是问他们两个对石龟市场的前景。伟民问筱屏:“你也养龟?”筱屏如实的说了她父亲养龟的事。伟民说:“眼下石龟价位已经到顶峰了,现在投资的话风险有点大,可盈利空间不大,可能很快价格就会回落,如果有,要赶快出货,现在比较看好的是巴西龟,别看现在它还没有热起来,过一段时间它必火。”顿了顿,伟民又接着说:“如果你想养,我可以支持你,无偿给你提供技术和资金。”两个女子听着伟民对市场的分析,很是佩服。文静假装怪嗔地说:“真是个重色轻亲的家伙,这些消息你从来不肯跟我透露,见到筱屏就毫无保留了。”伟民调侃道:“当然,我和你常见面,我与筱屏都十八年没见了。”文静对筱屏说:“伟民的话是风向标,你听他的准没错,我回去马上把手上的石龟抛出去,然后进两万只巴西龟。”筱屏笑着说没兴趣。


      他们一边吃一边聊,一晃就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吃完饭,文静提议到海边去走走。望海楼酒店门口就是海了,他们走出去,徐徐的海风吹来,很是惬意。这时候大家都好像各怀心事,沉默不语。走了一会,文静说有事,要先离开。筱屏也觉得膝盖很痛,这时伟民好像也想起来了,问筱屏用不用去医院,筱屏说不用,文静听得一头雾水,伟民叫文静自己回去,说回头再跟她说。然后去开车来执意要送筱屏去医院。


      在医院,伟民带筱屏去拍片,然后消毒包扎,看着伟民细心地忙前忙后,那一刻,久违的幸福感包围着筱屏,那种被呵护被重视的感觉让她泪红双眼。从医院出来已经差不多十一点了,在送筱屏回家的路上,伟民多想路更长一点啊,这一别又不知道何时再相见了。


    [align=center]2


      忙碌的生活很快就淡化了这次重逢的喜悦。他们甚至连电话都来不及向对方索要。两个礼拜后,筱屏收到了伟民的短信,叫筱屏加他微信。收到伟民的短信,筱屏内心挣扎了一下,不就是多了一个普通朋友吗?筱屏心里这样一想开,就坦然了。


      一加上微信,伟民就问筱屏当年为何拒绝他?筱屏告诉他,因为她看到他与清的关系很亲密,不想破坏他们,加上伟民当年总是若即若离的,让她很没有安全感。其实最主要原因是,筱屏当年并不是那么喜欢伟民。可我和清什么都没有,我托清的父亲去你家提亲,就是为了让清死心……听他这么解释,筱屏内心更加平静了,她知道了伟民的心意,这就足够了。这都是命运,要怪就怪他们没缘分吧。如果被拒绝的伟民当年有一点点不甘心,再努力一点争取,故事就不是今天这样的结局了。


      筱屏得知了真相后很快就释怀了。再怎么说都已经是过去,他们永远都回不去了,现在各自有各自的家庭、工作,他们注定是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所以,她对伟民每天热情的问候都是淡淡地回应。一向感性的她变得异常的理性,因为她知道,男女之间的友情很难把握一个度。若控制不好会引火烧身,到时候大家都很难全身而退。


      文静回深圳之前又约了筱屏吃饭,文静对筱屏说当年她伤伟民太重,他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是那么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他身边那么多女孩子围着,他唯独对筱屏情有独钟。遭到拒绝后他自尊心大受打击,选择了去外省读研。毕业后他曾辗转打听筱屏的消息,他一直对筱屏念念不忘,得知筱屏结婚后,他很后悔当年不够努力去争取。他的婚姻一直都不幸福,媳妇是父母看中的,他是个孝子,觉得既然无法跟心爱的女子结婚,那么跟谁结婚都一样,只要她对其父母好……筱屏听到这些,心中依然坦然。其实筱屏的婚姻也不如意,但是这又能怎样呢?


      此后,筱屏更加小心翼翼地维系她和伟民的关系。伟民常常约她吃饭、喝茶,筱屏都找各种理由婉拒了。


      日子如水逝,转眼四个多月过去了。石龟果然掉价了,筱屏父亲很是痛心和发愁,和筱屏说起的时候,总是唉声叹气,后悔不迭。一天,父亲打电话给筱屏,说那些龟总是互相撕咬,很多被咬断尾巴了,断尾的龟身价不止掉一半。父亲急得团团转,筱屏也很揪心,那可是他毕生的积蓄!


      破天荒第一次,筱屏主动在微信里找了伟民。伟民判断说是缺乏一种微量元素,也是一种病菌。伟民亲自配好了药,火速驱车给筱屏送了过来。因为坚强刚好出差了,伟民又亲自送筱屏把药送回一百多里的乡下去她父亲那儿。隔天,父亲打电话来说龟的病情控制住了。为了感谢伟民,筱屏请伟民吃饭。但是,饭后伟民抢着把单买了。他说,我怎么舍得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花钱呢?听着这话,筱屏觉得更不好意思了,欠伟民的人情越来越多。


      同样是男人,坚强在花钱上就很小气,他老是跟筱屏斤斤计较,他自己很简朴,所以筱屏花多一点钱,比如买一件贵一点的衣服穿,他都会唠叨好久。


      筱屏在教育局教研室上班,常常要去听课。可不,那天,领导临时突然通知筱屏去市里参加一个会议,时间紧迫,说30分钟后车子来接她。筱屏吩咐坚强买菜,说自己没空。坚强抱怨说又是他买,说他这个月都买好几百块钱了,筱屏为了堵住坚强的口,从钱包里拿出四百块放在电脑桌上,然后才匆匆出门了。会议结束,筱屏赶回来吃晚饭,可是坚强却没有煮她的饭。筱屏默默地煮了一碗面吃。


      心情郁闷的她去了海边散步,没想到却与伟民不期而遇。伟民很是惊喜,可是。看着满脸疲惫的筱屏,伟民心疼地问她是不是很累?筱屏说没有,可眼泪却不受控制,筱屏第一次在伟民面前流露出脆弱的一面。看到筱屏哭,伟民心都碎了。若不是在公共场合,他真想拥她入怀好好安慰她,他拿出纸巾递给筱屏,筱屏接住,却转身跑了,她实在不想让伟民看到她脆弱的一面。


      一周后,伟民说想在筱屏小区附近买一套房子,叫筱屏陪他一起去看房。筱屏觉得这样不合适,所以就推托有事没有去,伟民也不勉强她。但是装修的时候他又来征询筱屏的意见,问筱屏喜欢什么风格?筱屏说不懂那些,仍是让他自己拿主意。


      三个月后的一天,伟民打电话给筱屏,说有急事找她,叫她赶快出来一趟。筱屏忙完手头的工作,伟民的车就到了。伟民载着她前往筱屏隔壁的小区,那是一个高尚住宅区,伟民带筱屏到二楼的一套房子里。筱屏站在门口,犹豫着该不该进去,伟民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把拉着她进了房子。重逢以来,伟民第一次拉她的手,两个人似乎都紧张,筱屏觉得伟民的手微微颤抖,而她自己的手也全是汗。一进房子,筱屏就挣脱了伟民的手,而且还有意和伟民保持一米的距离,伟民看到她紧张兮兮的样子,觉得好可爱,于是想逗她一下,故意走近她,装成拥抱状,筱屏脸不由得红了。


      伟民说放松点,好好看看我这房子装修得怎么样。这时,筱屏才回过神来。她认真地端详着这套新居,三房两厅,大概有一百四平米,装修不算豪华,白色和蓝色是基调。每个房间都挂着白纱窗帘,打开落地窗,推窗见海,海风吹来,窗幔飘飘。有着蔚蓝色的浪漫情怀、海天一色,艳阳高照的纯美自然的地中海风格,和碧海、蓝天连成一片,甚至门框、窗户、椅面都是蓝与白的配色,加上混着贝壳、细沙的墙面、小鹅卵石地板,将蓝与白不同程度的对比与组合发挥到极致。多年前,伟民记得筱屏说喜欢大海,如果有钱买房子,要选择临海而居。伟民看着筱屏脸上的笑容,知道她真心喜欢,便也心满意足。他多想这个房子的女主人就是筱屏,男主人就是他。


      伟民建议到阳台去看看,筱屏顺从地跟着伟民走到花园,花园中间是一个凉亭,亭子的后面是一个荷花池,左边是一个花圃,种上了各种各样的兰花,还有几种绿菊花。亭子右边是一个葡萄架,新种的葡萄苗还很短,但很茁壮。葡萄架旁边还有一个小菜园……这一切都是筱屏梦寐以求的理想家园。多年前好像不经意跟伟民说过一次,没想到他还记得。此刻,筱屏心里已经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伟民的心思筱屏不是不知道,如此心思细腻且深情的男人,筱屏心中开始有点害怕,害怕自己某一天的防线会垮掉。


      伟民问得意地问筱屏:“我的装修品味怎么样?”沉默许久的筱屏假装轻松的说:“认真不错!”“嗯,房子参观完了,我也要回去了。”伟民说:“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我买这套房子没有人知道,我也不打算告诉别人,你知道我的地盘不在这里,工作又忙,不常来这里住,我想请你有空多来帮我打理这套房子,给花儿浇浇水。”“我也很忙,你知道的,”筱屏说。“拜托拜托,卫生不用你管,我请了钟点工,你就负责照顾好那些花花草草就行了。”“真的不行,”筱屏一再推诿。“难道你忍心看着那些花儿都枯死?”伟民故意激她。“那~好~吧~”筱屏接过钥匙,伟民嘴角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


      日子不紧不慢的流淌,他们虽然没有见过面,但伟民的微信问候每天都会有。常常叫筱屏发些照片去给他看,看他的花园的花在她的打理下变成什么样子了。筱屏也没辜负他所托,所有的花花草草在她的料理下蓬勃生长。


    [align=center]3


      转眼过了元旦,天气渐渐的冷了起来,筱屏父亲的龟池装上了电暖设备,谁知道电路故障,一夜之间,有三个池的龟全被烘烤死了,筱屏父亲受不了这场沉重的打击,病倒了。真是祸不单行,屋漏偏遇连夜雨。筱屏每天既要工作,又要奔走于家和医院之间,很是累。


      最要命的是,坚强竟然不肯拿出钱来给她父亲治病,这些天医院已经催缴医药费了,筱屏为这事犯愁不已,她很寒心,自己嫁的人那么冷漠无情。所以对于伟民的问候回复就迟了些,伟民觉察了筱屏的变化,第三天他突然过来,借口说忘了带钥匙。刚好筱屏在医院,伟民听后以为是筱屏病了,很着急,后来听说是她父亲病了,伟民也即刻赶过去,虽然他没有去探望筱屏的父亲,他默默地到医院帮筱屏爸爸预交了两万块医药费。他看到因休息不好而憔悴的筱屏,心痛不已,然后带筱屏去吃了一顿大餐。伟民责怪筱屏出这么大事也不告诉他,筱屏苦笑了一声算是作答。回去的路上,筱屏竟然在车上睡着了,看着熟睡的筱屏,伟民不忍心叫醒她,直接把车开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停下,就那样怜惜地看着筱屏。伟民对着熟睡的筱屏说,以后,就让我好好照顾你吧。


      筱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她竟然在伟民的车上足足睡了四个小时。


      伟民见她醒来,问她饿了没有?筱屏本想叫伟民送她回家,可是她实在是不想回去面对坚强那张冷冷的脸。然后她提议去超市买些菜,回伟民家做饭吃。伟民听了高兴极了,这是第一次,筱屏主动要求去他家。他们在超市挑着各种蔬菜,还买了一些简单的餐具,俨然一对恩爱的夫妻。


      伟民很享受和筱屏在一起的时光。回到伟民家,伟民叫筱屏好好休息,在客厅看电视等着,晚餐他来弄。一种被呵护的温暖让筱屏感动不已,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真正的家的温馨氛围了。家,一个人的精神港湾,心灵的皈依,那里应该有爱着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着的人。这,一直是筱屏心中所期盼的。


      正在筱屏思绪万千的时候,伟民已经把晚饭做好了:一个炒青菜,一条清蒸鱼,一盘姜丝炒牛肉,番茄蛋汤。


      “看着闻着色香俱全,不知道味道怎样?”筱屏笑侃道。“马上验证,”伟民说。“嗯,果然不错!表扬!没想到你的厨艺那么好!”筱屏由衷地赞叹。伟民得意地说,“喜欢吃,以后常做给你吃。”这句话,好像一下子把他们拉回到了现实。他们安静地品尝着这难得的晚餐。饭后筱屏主动收拾碗筷。伟民看着在厨房忙碌的筱屏,他很想去抱抱她,可是他忍住了,他害怕这样会吓到筱屏,会打破这份美好。


      收拾好后,筱屏说要回家了。伟民尽管舍不得她那么快走,但是并没有挽留她,而是顺着她的意叫送她回去,筱屏说不用,自己休息好了,可以走回去。说着,好像有人追赶她似的,拿起包包急急跑了出去……


      第二天,筱屏父亲打电话来告诉她,不知是谁帮他预付了医药费,她一听已经是心中有数。然而她并没有说出来。

    在筱屏心里,她觉得自己又欠了伟民一份人情债。


      那次之后,他们没有再见面,筱屏依然去帮伟民打理花草,可以看得出,伟民也来住过两次,茶几上有他留下的书和喝剩的茶。


      春节过后不久就是元宵节。伟民说有份惊喜送给她,叫她出来一趟。这次,筱屏没有拒绝。今年筱屏领取了丰厚的年终奖,加上绩效工资,正好还上伟民上次为她父亲垫的医药费。为了报答伟民对她的帮助,她还准备了一份礼物送给他,帮伟民织了一条红色围巾,因为她记得今年是伟民的本命年。


      晚上八点,筱屏到的时候,伟民已经煮好了元宵,是筱屏喜欢的芝麻馅。他们一起在花园的凉亭里吃汤圆,品红酒,赏月。望着一轮冉冉升起的圆月,他们都没有说话,那一刻无声胜有声,海风有点大,撩起了筱屏的长发,月影下筱屏的倩影愈发动人。看到穿着单薄的筱屏,伟民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给她披上。披着伟民带有体温的外套,筱屏感觉到一股暖流涌遍了全身,感激地冲伟民笑笑。看到这美丽的笑容,伟民忍不住环住了筱屏的腰,筱屏稍微挣扎了一下,可是那手却箍得更紧了,并顺势把筱屏拥入怀里,伟民在筱屏耳畔低语道:别动,让我好好抱抱你,让我可以真实地拥有这一刻的幸福,虽然我无法拥有你,但我愿意呵护你,尽我所能让你幸福。听着这些温柔的话语,听到这份迟来的表白,筱屏也一度陶醉,或许是酒意微醺,她竟然有点迷失了自己,不再抗拒,而是温顺地依偎在伟民温暖的怀里。伟民低下头,深深地吻住了她,好像要把她嵌进身体里。一股异样的感觉在筱屏心里翻腾着涌动着。这时,理智告诉她,她不该这样下去,她马上用力推开伟民,逃也似的冲出了伟民的房子。


      伟民回到客厅,看着那本写着筱屏名字的房产证和筱屏留下来的信封,懊悔着刚才的鲁莽……


    用户评论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