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原创小说]消逝的故乡(一)

    点击数:1700
    春天来了
    2017-05-18 15:59:27

    消逝的故乡





      故乡是一部黑白无声电影,如诗如画,如歌似泣。那山那水那人,静静地出现,倏忽消失,又再重现……我在黑暗中睁大黑眼睛好奇地看着,偶尔我也出现在里面,但我并没有意识到我是其中的一员,我以为我一直在看别人。

      我叫高秀。阿秀就是我,我就是阿秀,这是以下全部故事的开端。跨进不惑之年,久居城市的我终于麻木。大千世界,红尘滚滚,我一次次想到逃离,却又一次次却步,而遥远的故乡则一次次淹没我的梦境……







      打从三岁记事时起,农场十队就是我的快乐天堂。青青的山,绿绿的水,就算大人们天天出去干活不回来,我也能独享其乐。在这个世界上,我有无数的动物朋友,并且我知道它们都藏在哪里,我将它们引为知己,邀为玩伴。我也是阿秀的朋友,阿秀是我,我是阿秀,我俩形影相吊,相依度日。

      我的动物朋友,天上的有飞禽,地上的有走兽,有鱼虾,有蜂蝶,也有虫蚁,它们是如此生动活泼,吸引着我不知疲倦地追逐它们。稻田里,泥浪翻滚,光滑油亮的泥鳅在吐着泡泡;鹅艾草刚长出毛茸茸的细叶,就被不知哪里跑来的大黑鹅伸着长长的脖子优雅地吃掉了。竹林里鸡妈妈带着小鸡啄食小虫子,凶猛的老鹰瞄准目标,一击中的,小鸡便成了美美的午餐,徒留下鸡妈妈“喔喔喔”地狂叫抗议……

      夏天很热,热得风也变成了热浪,鸡不鸣鸭不叫,野地里游荡着的狗在喘气。但我们可以自由下水玩,水塘水沟小河星罗棋布,所以我最喜欢夏天。冬天冷,又没衣服穿,那真是一天天熬过来的,因此我最不喜欢冬天了。至于春天和秋天,在我们那里不作数,它只不过是一个过渡而已,一眨眼连影子也没有了。

      六月的阳光把稻田里的水晒得滚烫滚烫,正是捉鱼的好时节。尽管水里有令人讨厌的蚂蟥,间或还会出现可怕的蛇,但还是阻挡不了我们的兴致。小鱼儿通常都藏在水草里,或者躲在水洞里。我们用簸箕往水草里铲,铲到底了一下提起来,簸箕里便活蹦乱跳着几条小鱼了——通常是小“菩萨姐”(一种长不大的小鱼)。小“菩萨姐”身上间着一道道红蓝绿的花纹,有如雨后的彩虹,那是我小时候以为最美的鱼。捉回来后用个玻璃瓶养着,但最后总逃不了被养死的命运。我常常为小鱼的死而难过好几天,我想不明白它们为什么会死?在这个多彩的世界里活着多好啊!

      当我又一次捉到几条“菩萨姐”的时候,我再也不忍心把它养在玻璃瓶里。我想到很多方法都觉得行不通。最后我就想在小河边挖个小水坑,把鱼养在里面,这样就可以天天来看它了。我为自己的主意而兴奋,立马在河边沙滩上挖坑。沙滩上的坑是会出水的,那水和河里的水一样清,这样小鱼不会嫌弃了罢,那么,它们再也不会死了吧?我天真地想。

      坑挖好了,把鱼放进去。怕人发现了要毁掉我的宝贝,我又采了一些水草放在坑里,再铺些树枝树叶在上面,看看已经很隐蔽了,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晚上睡觉,梦里梦外,我总想着我的小“菩萨姐”。喂,我的小“菩萨姐”啊,你们还好吗?不会被人发现了吧,不会被牛踩到吧,不会闷死了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看我的小鱼,带着惺忪的睡眼,也没有跟爸妈打招呼就来到河边,隔岸看见白雾中我的鱼洼上的绿树枝还在,掀开树枝,定睛再看,啊,小鱼在水草中左一窜,右一跳,似乎在跟我打招呼。我的宝贝呀,你昨晚睡好了吗?

      我以为小鱼会这样平平安安幸福地活着,至少活得久一点。但第三天早晨,我就发现我想错了。第三天我照例急匆匆跑去看的时候,鱼洼早没了,连同小鱼全没了踪影,树枝散落在旁边,沙滩恢复了原样,看不出曾经哪里有坑洼了。我无限惆怅,到处查看周围的脚印,希望能找到一丝线索,或者说我在无意识地寻找害死小鱼的“凶手”。寻觅无果,我呆立沙滩,泪在眼眶里打转,在鱼洼的原处旁边站了很久很久……

      我长大以后常常想起这件事,每次想起都万分失落、沮丧。我也终于明白并且不得不承认我当时其实是好心办坏事——是我害死了小鱼,我是凶手!就算没有人发现、捣毁我的鱼洼,鱼在其中也还是会饿死的吧。再说鱼在洼中不能自由旅行,被我将其困于一小小水洼中,还不无异于坐牢?我这种爱对小鱼又有什么益处呢?唉,我那时真是太天真了!

      打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养过鱼。我曾迷恋水族馆里一群群五彩斑斓的热带鱼,没事时常常跑去观赏,也曾想过买一箱回家。但忆起儿时往事,终于放弃。




    消逝的故乡(小说连载)
    [/url][url=http://bbs.mm111.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12471&fromuid=1291]http://bbs.mm111.net/forum.php?m ... 312471&fromuid=1291

    (出处: 茂名论坛 - 茂名网)


    用户评论 (19)
    • 春天来了

      2017-06-08 12:47:32 春天来了 1#



        那时的夜晚真黑啊!天与地靠得真近,每一颗星星都比现在更大更闪亮,辽阔的天穹像一块天鹅绒黑幕,星星就像一颗颗明珠缀在上面。而没有星星的夜晚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寸步难行。高秀怕黑,怕鬼,还怕别人吓,人吓人,吓死人。妈妈晚上往往要开会,批林批孔批周公,或开展别的什么思想政治教育。他们开会前通常都要集体站起来,神情肃穆地唱一遍《国际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



        这像从地底深处喷发出来的声音,悲壮得恐怖,吓得高秀不敢睡觉。为什么大人们总是这么悲伤?高秀想不明白。高秀跟妈妈去开过几次会,撑不住睡着了就要妈妈抱回家,影响她开会,以后妈妈就不带她。姐姐高文活泼好动,喜欢去别人家玩,高秀要跟去,姐就斥不准,她嫌妹妹走路慢。高秀没地方去,只好一个人在黑屋子里睡觉。无数张可怖的魅影在黑暗中浮游,伸出爪子一点点抓住她的灵魂,她闭上眼睛,抖索着,战栗着,全身连同灵魂一起坠入无穷的深渊中。高秀是我,我是高秀,高秀睡着了,我也睡着了,在梦中继续坠落、坠落……

        稍大一点,高秀再不肯独自在黑屋子睡觉。每当这时,高秀和我便无所事事,在夜的梦境中游来荡去。

        无聊的我们便也学着大人开批评会,抓一个老实人低头站着,表示犯了错误,其他人则轮流上前,指着他的鼻子眼睛乱批一通:“你这人不学毛著,不明真理……”“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但扮演挨批的人并不容易找,就是年年留级读了五年一年级的阿腾也不肯扮,于是这个游戏在玩了两三次之后就没法玩了。于是又想出演批林批孔,那是边演边唱的,双手叉着腰跳跃几步,然后一条腿向前作弓步,一只手猛向下一劈,唱道:“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批林批孔批周公……”大家大笑。也有那演得不好的,动作像上蹿下跳的猴子,引得大家直笑出眼泪来。

        不演戏时我们也玩猜猜看。一群小伙伴排成一队,一人在前面猜,一人在队伍后面放玻璃珠。这个放玻璃珠的人最有趣,一边唱着歌谣,一边在每个人的手里假装放玻璃珠,当然有一个人手里是真放了。最后歌唱完,大家一齐举起小拳头,个个小拳头都握得紧紧的,猜对了为胜。那个被猜中的人就要出去猜下一盘。

        最刺激的还是讲鬼故事。从大人那里听来的人肉咪的故事真是百听不厌。尽管每回都听得汗毛直竖,也还是要听。听:“一天,爸爸妈妈要外出,第二天才能回来,吩咐兄弟俩在家不要出门,也不要让陌生人进来。夜晚漆黑,兄弟俩上床睡了,只听见门外有人叫:‘开门哪,我是你外婆。’”“半夜里,老巫婆偷偷起床,‘哧’的一声划着火柴,点亮油灯……”“巫婆在厨房煮一大锅开水,准备把小孩投进水里煮……弟弟听到‘咯咯’的吃东西的声音,问外婆‘你吃什么’,巫婆说‘哦,我摸到口袋角还有一颗吃剩的黄豆’,弟弟信以为真。可一会又听到‘咯咯’的声音,弟弟又问你吃什么?巫婆说,啊,我摸来摸去,又摸到一颗(黄豆)……”这时,大伙便笑骂道:“怎么老是这样!又是黄豆。”“不会讲了吧,瞎编了吧?”讲故事的人赶紧说:“别急嘛,下面还有更好听的。”于是又神神秘秘地讲下去……

        讲故事的人绘声绘色,听故事的人大气不敢出,仿佛巫婆真的就在旁边,马上就会吃掉谁似的。每当漆黑的夜晚,风吹落叶沙沙地响,我们小孩都不敢独自外出。特别是听到异样的响声,我都不禁打几个寒战,好像鬼就在跟前。故事的结局有很多种,有小孩被吃掉的,有小孩战胜了巫婆的,有巫婆乔装扮成外婆的,也有兄妹联合智斗巫婆的……让我明白世上有人,也有妖魔鬼怪,归根到底,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可不要轻易上当。








        连队后山原来是个小山岭,叫中间岭。建立农场时推平了一片,建了这三排房子,外加单独在一处的木工房、食堂、幼儿园(后来又有了发电房),又从中间辟出一条可走拖拉机的土路,通往场部,十队就这样诞生了。中间岭种的全是油加利树。高秀从小见多了这种树,总觉得这种树很美很美。它树干修长柔韧,枝叶细长疏朗,在风中似美人曼舞,好不动人!高秀没事喜欢去中间岭玩,在油加利树下捡小柴枝。70年代初,高秀才三四岁时,国民党的飞机经常在空中飞过,发出呜呜的轰鸣,还有白色的传单飘下来,听说上面写的都是“反攻大陆”之类的话,竖排的文字,又粗又黑。听大人说有时还撒糖果、饼干,叫千万不能吃,有毒。但高秀从来没有遇见过,心想吃不吃是一回事,闻一下它的香味也好嘛,糖果、饼干可是一年到头都难吃到的好东西啊。

        油加利树林的地面是很干净的泥沙地。一小块一小块平整的细沙铺在黄色的泥地上,沙粒晶莹雪白。高秀喜欢用手一遍遍捧起来,然后故意把手指松开一点,沙子便水似的从指缝间滑落。这个玩多少遍也不厌呀,这是高秀和沙子的感情。更神奇的是,沙子里面还有一种小虫子——姑且叫它沙虫。晨起,那没有被人踩过的小沙地中心会凹下去一个小窝,这一个小窝就代表着下面有一个小沙虫。高秀用嘴巴轻轻吹,吹呀吹呀,小窝越吹越深。啊,窝底一只黑色的小沙虫露出来。小东西一看自己被暴露了,拼命地抓挠着想往沙下躲。高秀再吹,吹尽白沙始见虫呀,小东西再无处可逃,高秀伸手抓住了它。把它放在手心里,看它只有一颗小绿豆那么大,扁扁的,胡乱爬,却怎么也逃不出高秀的手掌心了。听大人们说,这种沙虫还可以吃,能治什么疑难杂症,高秀觉得这东西真是太神了。

        还有人说壁虎也能吃,大补身体,而且最好生吃。这种小动物墙壁上、瓦檐下多的是。高秀经常抓下一两条来,阿水就怂恿说,吃啊,吃啊。高秀白他一眼,说我搓熟了给你吃吧,你先带头,你敢吃我就敢吃。于是放手心里搓呀搓,搓得热乎乎、软绵绵的了。问谁敢先吃,大家大眼瞪小眼,到底没人敢吃,可怜这小生命被活活整死了。

        小河边那片竹林也是伙伴们的乐园。那里天热时最凉爽了。风吹竹尾,我们巴不得爬到竹尾上荡秋千。荡秋千?这个想法能不能实现呢?建红说完全可以,我们把竹子的枝条缠在一起不就成了。对呀,大家拍手叫好,马上就开始做。把两边的枝条拉过来,绞合,打结,多做几层,哇,竹林中出现了一个个宝座!我们就爬上去,坐在上面,手抓着两边的竹子摇啊摇。建红个子大些,她的宝座被她压塌了,啪一下,掉了下来。哈哈哈,大家大笑,建红气得大叫,难道你们就不会掉下来吗?她一下跑到别人的宝座下面猛摇竹子,这个摇,那个摇,吓得大伙哇哇叫。阿六赶紧跳了下来。高秀也连拽带爬地自己下来了。大家不欢而散。








        晌午。烈日当头,蝉声一片。大人们都在山上干活,为了节省时间多干活,他们中午饭也带到山上吃。队里萧瑟冷静,剩下一帮未达到上学年龄的半大小孩老鼠一般四处乱窜。

        捉蝉(知了)是孩子们最喜欢的一种游戏。用长竹竿粘上胶团(先用煤油浸泡过),轻轻伸到树上那蝉的屁股后面——蝉正在放声高歌,不提防人会有如此恶作剧——立马就粘住了。这天没事,龙哥从家里拿了一条长长的竹竿出来,叫上阿秀、阿六、阿水一起去粘知了。他们先跑到离队里最近的山坡上扯胶线用作粘知了的材料,叫一人看风,一人扯。树皮上流下来的新鲜乳胶半干未干,用来粘知了是最好用的,但大人看见了会骂死。龙哥扯了两棵树的,发现前面有个农村孩子也在扯。这真不得了了,自家人偷自家人东西,却发现别人也来偷。龙哥大喊一声,质问道:“谁让你偷我们的胶线?”农村孩子答:“你不也偷吗?”龙哥脸红了一下,更生气了,道:“这是我们农场的,不是你们农村的!看我不揍你!”农村孩子自知理亏,丢下一句“揍你妈”就跑了。龙哥一听别人骂他妈妈,火大了,追上去要打架。那农村孩子一直跑到小河边,蹚水过了河岸,河岸那边有几个同伙接住了他,仗着人多,立刻壮起胆来。

        这边阿秀、阿六、阿水赶上龙哥,以河为界,两军对垒,开始了口水大战——

        “胶杯对胶杯,××农场妹。”农村那边的喊。

        “鞋底贴鞋底,××农村仔。”农场的喊。

        “××,×××!”那边的乱叫。

        “×××,××××!”这边的也跳起来喊。

        ……

        农场的孩子听到农村的侮辱到家里人头上了,怒不可遏,开始捡石头砸过去。一边满口脏话乱骂,一边猛砸石头。石头像子弹般在河两岸飞来飞去。“啪”,一颗小石头砸中了阿秀的额角,鲜血瞬间流了出来。农村孩子见敌阵那边有人挂花了,马上逃得无影无踪。

        龙哥、阿六、阿水见阿秀被砸伤,也慌了,怎么办?大人们知道了又要暴揍一顿。他俩赶紧学着大人的样子去找“白花臭气草”(当地一种可止血的药草),把嫩草在手心里搓出汁来,然后敷在阿秀的额角上。想不到真有效,很快就止血了。他俩又如此这般吩咐一番阿秀,叫她回家别告诉大人,就说是不小心摔跤摔伤的。

        晚上,一家人喝稀粥作晚饭,妈妈坐在阿秀旁边才发现了阿秀的额伤。盘问无果,也就只有长长的叹息。杨媛五个子女,哪个饥哪个寒,哪个听话哪个顽,说句实话,她根本没有精力管。








        早上六点,队里的高音喇叭准时响起冲锋号,战斗的气氛即时布满全队。杨媛推醒女儿阿秀,叫她跟自己一起上山干活,免得在家游荡生事。阿秀眼睛都睁不开,梦游一般随妈妈到了山里。早晨的雾真大,白茫茫的一片。阿秀想,这怎么不是牛奶呢?那还能喝一口。啊,空气凉丝丝的,透着清香。脚底下的草尖挂着大滴大滴的露珠,阿秀穿着木屐的脚早湿了。山坳里的一片麻花开得嫩黄嫩黄的,在浓雾中若隐若现的真好看。杨媛是个苗圃工,主要任务是育橡胶树苗,给树苗除草、施肥、嫁接等。今天她就是除草。她在前面把草锄掉后,叫阿秀在后面扒起来,堆成一个大草垛,待晒干后再放火烧,烧成灰再撒回树根当肥。

        雾不知什么时候散了,太阳火辣辣地照着山岭。杨媛锄了十几排苗圃的草,汗流浃背,双手又酸又麻。阿秀扒了一会草,累了就跑到树阴下逮小青蛙去了。她知道这种大热天,小青蛙是不会轻易出来活动的,它们都躲在洞里。阿秀用小树枝在小洞里掏,小青蛙受不了捣腾,一下子就跳了出来。阿秀大有斩获,高兴得都忘了妈妈。中午饭就在山上吃,杨媛带了粥来,母女俩每人半盒,半饥不饿的。杨媛怕孩子不饱,又在仅有的一块自留地里刨了两个小红薯,把干草堆点着了,红薯埋在草堆底下。阿秀又抓了几个禾虫扔进去,一会火堆里就飘出禾虫浓浓的香味。妈妈用锄头小心地把禾虫撩出来,哇,那个香呀,阿秀一辈子都忘不了。

        妈妈的教训没两天就被阿秀忘了。看伙伴们玩新游戏时,高秀的心就长出翅膀。这天黄昏,高秀匆匆扒了几口饭,还没吃饱,看见阿水、建红几个人已在空地那边吆喝开了。这段时间他们都在玩刺激的“冲越火线”,又叫“越狱”游戏。高秀心急,想马上去玩,妈妈骂道:“玩什么玩,拖来拖去的,裤子全是泥,我不帮你洗。”高秀说:“我自己洗。”妈妈说:“那也不行。多少水才能洗干净呀,造孽!”高秀低了头,昨天晚上看妈妈洗衣服时,确实洗出一大盆黄泥水来,把挑回来的几担水都用光了。队里的水井出水少,多人打时很久都打不到一桶水。高秀想不去玩了,但阿六老来叫,高秀忍不住诱惑,又去玩了一次。这次,大家玩得特别凶,高秀要寻机会冲越火线十分难。同伴阿六在敌人严密的布防中强冲出去,在隐蔽地带喘了一口气后,又英勇地冲越封锁线。结果中途被敌人逮住,双方展开了你死我活的肉搏战。除了规定的不能抓眼睛,不能故意伤人,双方都使出了全部的力气。敌人要把阿六拖入他们的大本营,阿六要摆脱他们……最后阿六几乎全身趴在地上,被敌人拖入了大本营,输了。高秀冲不出去,也无力阻挡敌人冲越,又少了阿六这个猛将,很快就输了。阿水、建红他们完胜而归。高秀以后就不敢玩这个游戏,伙伴怂恿时,就说妈妈不给。

    • 春天来了

      2017-06-08 12:20:48 春天来了 2#

      quote:
      十个八个 发表于 2017-5-18 20:47
      难怪我觉得是不是发表过的


      {:1_260:}

    • 春天来了

      2017-06-08 12:20:37 春天来了 3#

      quote:
      跳跳 发表于 2017-5-18 23:28
      对小鱼还好有心


      {:1_260:}

    • 春天来了

      2017-06-08 12:20:28 春天来了 4#

      quote:
      水晶心 发表于 2017-5-19 00:01
      故乡在远方


      {:1_260:}

    • 春天来了

      2017-06-08 12:20:16 春天来了 5#

      quote:
      红美玉 发表于 2017-5-19 04:50
      写得好。有意思的童年。


      {:1_260:}

    • 春天来了

      2017-06-08 12:20:02 春天来了 6#

      quote:
      世冠茶 发表于 2017-5-19 16:24
      曾经的记忆


      {:1_260:}

    • 春天来了

      2017-06-08 12:19:24 春天来了 7#

      quote:
      紫陌幻 发表于 2017-6-8 10:36
      小说连载,最好一个帖子,要不太散了,难找。


      好,我也觉得是这样。

    • 春天来了

      2017-06-08 12:18:56 春天来了 8#

      quote:
      向梅芳 发表于 2017-6-6 14:42
      “二”可以直接跟帖在这里。


      好的。谢谢建议。

    • 紫陌幻

      2017-06-08 10:36:18 紫陌幻 9#

      小说连载,最好一个帖子,要不太散了,难找。

    • 向梅芳

      2017-06-06 14:42:37 向梅芳 10#

      “二”可以直接跟帖在这里。

    • 春天来了

      2017-06-01 13:11:08 春天来了 11#

      “故乡的原风景” 宗次郎[media=swf,500,375]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Y5NTQwNzAwMA==/v.swf[/media]

    • 春天来了

      2017-05-31 17:48:24 春天来了 12#

      [code]
      [/code]

    • 春天来了

      2017-05-31 17:28:34 春天来了 13#

      [code]
      [/code]

    • 世冠茶

      2017-05-19 16:24:54 世冠茶 14#

      曾经的记忆

    • 红美玉

      2017-05-19 04:50:20 红美玉 15#

      写得好。有意思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