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原创散文]旧酒瓶 老时光

    点击数:1274
    红美玉
    2017-05-31 19:37:16
    昨晚,家猫指着桌上一只瓶子说:把这个瓶子扔了。

    这原是一只装花雕酒的瓶子。白的底,蓝的图。象蓝天白云一样高远清净。我喜欢这种格调的瓷器,带着青花瓷的古风,仿佛穿越千年时光,款款而来。

    大约是十年前,朋友花花的麻麻约晓音、北窗、我,还有几个文友一起小聚,诗人们爱喝点小酒,她就带来了两瓶会稽山绍兴花雕酒。这是创建于乾隆八年,即公元1743年的酒厂出品的,入口香浓,味道醇厚。我们喝小酒,聊文学,聊诗歌,聊生活,也聊风花雪月。

    那是一个窗外飘着细雨的夜晚,室内却升腾起酒黄色般饱满的温柔。那一晚的时光像温过了的花雕酒一样,温暖,醇厚。我们聊到很晚,舍不得散。那时候我还算年轻,比现在有梦想。晓音1988创办并主编中国首份女性诗歌刊物《女子诗报》二十多年,我一直想跟她学写诗,希望有一天自己的诗歌也能收录进她主持的《女子诗报》中去;花花的麻麻原在四川一个大学教古代汉语,来茂名后转行了,工作很繁忙,但依然非常爱读书,写的散文知识量非常丰富,读她一篇散文的收获,胜过我自己读十本书;北窗是茂名学院中文系副教授,是有名的文学评论家,出版过论文集《诗意的皮鞭》、诗集《悲剧的叙事之初》、学术专著《边缘的呐喊——现代性汉诗诗人谱系学》,还编写了《茂名文学史纲》,成就令人敬佩。北窗老师话不多,很随和,和北窗老师闲谈,会不知不觉得到知识的升华。

    我看见酒瓶子漂亮饭后就把它带回来,偶尔用来插花。三八节,母亲节,偶尔收到一枝花,就拆了包装,找出这只尘封的瓶子,装上一点水,把鲜花插上去。有时候等到花瓣都一片一片掉到了桌上,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枯枝,我也没把它收拾好,仿佛花瓣仍在,仿佛香气仍在。我知道这只瓶子喜欢鲜花,就如我喜欢鲜花一样。花瓣离枝,落英缤纷,是一种无奈的苍凉,然而每一个盛开与凋零,都暗藏生命与自然的玄机,岁月深处,本就是一种不动声色的离伤,这种情怀,我想它一定懂。

    我舍不得扔掉这只酒瓶,它装着乾隆八年的往事,装着我十年来的故事,装着我和花花的麻麻、晓音、北窗,还有文友们十年前那一个晚上散慢的时光。

    可是家猫说它不好看又占地方,坚持要扔掉,如何处置这只酒瓶呢?

    刚好看到朋友小麦QQ空间里有篇文章《失手打破了个花盆,家里却长出一座小花园来了!》,里面插进了许多图片,让人欣赏到一个花盆到一座花园的华丽转身,没想到破碎的陶瓷罐也能如此艺术,谁说只有完整的才好看呢?原来残缺也是一种美呀。

    我把酒瓶敲开,让它变成了两个半块,装上一点泥,再撒下一点种子,放在阳台上。我要用它的残缺盛装一片细小的新绿,开出一个如春天般诗意的花园来。







    用户评论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