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这里云淡风轻7·8

    高凉太佑
    2017-07-02 11:38:15
    → 快速回复 点击数:7125

    7

      “卜卜,卜,卜卜卜······”

      老武正在吃午饭,突然传来有节奏的轻轻的敲门声。老武放下饭碗,打开门一看,是自己班的学生小黄。

      “有什么事吗?” 武老师问。

      小黄有点不好意思:“影响老师您吃饭了,我想找您谈谈心,要不您先吃饭,我下次再来。”

      “没事,进来谈吧。”

      武老师招呼小黄坐下,问:“什么事啊,说吧。”

      “老师,我发现我这样下去不妥。”

      “哦?”老武故意有点吃惊:“说说,有什么不妥?”

      “纪律不好,成绩也不好。”

      “唔,人贵有自知之明,能经常反省自己,充分认识自己,忧患自己,我看你这点就很妥啊。”

      “老师又笑话我了。”小黄不好意思地笑笑

      “问题发现了,找到原因了吗?”

      “想了想,觉得自己的意志力很弱,很容易受干扰,很容易分心,成绩进步不大。”

      “有具体的表现吗?”

      “有时听听课思维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脑子一片空白,有时又肯与同桌小何讲口——其实这些现象老师您提醒几次了,我总以为不是说我,是说其他同学。昨天您叫我上讲台站着维持十几分钟的纪律,我才发现,其实学生在课堂的一举一动,甚至细微的动作,老师都是一目了然的。我才突然发现,老师平时批评的现象是我的作为。”

      “哈哈”武老师笑了声:“真是孺子可教啊!好,难得你这么聪明,谁说你不妥呢——说说吧,有什么想法去改变?”

      “我想调整一下自己的坐位。”

      “有目标了?”

      “想坐第一排或者第二排,在老师的眼皮底下,在同学们的监督面前。”

      “好啊。我支持!”武老师说:“有两个方法处理。不知道你想选择哪一个方法。”

      “听老师的。”

      “这次老师听你的。”武老师说:“第一个方法很简单,你想坐哪个座位,老师在教室一宣布,你们各自搬自己的东西就行了。”

      “是啊,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但这样做有点问题。”

      “?”

      “半中不届调座位,要给换位的同学一个解释吧,要给全班同学一个理由吧。”

      “这个······”

      “如果换位的同学不愿意,有情绪,在老师的权威面前只得服从,岂不是把自己的满足建立在别人的不愉快身上?即使他没说什么,我们能安心吗?”

      “是是”小黄有点懵然,头微微垂下,眼光有点分散。

      “但你的问题又要解决。”

      “是啊是啊。”小黄的头又微微扬起,眼睛有微光。

      “那就是第二个方法。”武老师说:“你看哪个座位适合你,又不影响后面同学的视线,你亲自找那个同学协商——我相信,我班同学会有一定的觉悟,只要你把事情说清楚,他们会乐意与你交换座位的。事情虽然复杂点,但这样既解决了问题,又不引起同学的不快不满,你说好吗?”

      “好好。”小黄连答。

      “你不要嫌麻烦,我相信这点小事难不倒你。”

      “好的。”

      “如果的确解决不了,你再找老师,好吗?”

      “好的,我一定能够解决——多谢老师。”

    8

      上午第三节课间,级室的老师走得差不多了,小张到来报告,说同位的小胡在嘤嘤哭泣。

      “知道是什么事吗?”武老师问。

      “不太清楚,可能是因为成绩吧。”小张答。

      老武的心一动:“帮我请她到级室来,我们谈谈。”

      “好的。”

      上课的钟声响了,小胡低着头闪进级室来。

      老武一看,见小胡眼睛红红的,便示意她到级室的洗手盆洗洗脸。

      小胡摇摇头顺势坐下,眼泪又成串流出来。她天生白皙,此刻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老武久久不忍心开口,害怕一开口,又勾出更多的伤心眼泪。

      等了一会儿,见小胡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便笑笑。

      “什么情况啊,那么委屈了?”

      “都怪您,都怪您——您还笑。”小胡任性地发泄。

      老武还是笑着:“怎么就怪我了?什么事啊,我都一头雾水了。是不是被父母骂了?”

      “我爸妈很爱我,从来不骂我。”

      “与同学闹矛盾了?

      “我与同学关系很好。”

      “那就是考试考差了。”

      “都怪您都怪您。”

      “哈哈”老武笑出了声。

      “这次作文写差了吧。”

      “就是,谁叫你等我请假不在就上第一堂作文课了。”

      “哦。”武老师现在才弄明白,原来小胡考差的原因居然是怪没听到第一堂作文课,说冤也冤,说不冤也不冤。

      分班后第一周的作文课,恰巧小胡请假。武老师讲的是如何使叙事曲折引人。他只是用讲座的形式,要求在叙事的过程中,设置三个或更多的困难,在解决一个一个困难的过程中,一步步把叙事推向高潮;同时还要求把事件的发生放在恶劣的自然环境和气候环境中去叙述,增加完成事情的难度,增加完成事情的意义······因为这节所举事例来自现实生活,学生都熟悉,加上形式活泼,生动有趣,效果相当好,以致课后一位学生一回到家,就很高兴很自豪地对他父亲说“我终于识写作文了。”以致第二周因为要评讲试卷,老武刚说“这节作文课评讲试卷,作文课调到下周上”时,全班同学齐呼反对,无奈,武老师只好改变计划。

      小胡的哥哥去年中考,语文获得全市第一的成绩,小胡的语文成绩却不那么出色,她的父母有意无意中会拿她来与哥哥对比,小胡有时很悲伤,暗暗拧着一股劲,一定要学好语文,一定要学好作文。可是,这几次考试,都失败在作文上,她真是心急了。

      武老师望着这个屈强又有点无助的学生,说:“是我不好,是我不对,这都不重要了,已经是事实,已经过去,问题是如何补救啊,有没有好办法呢。”

    小胡扬起头:“除非您帮我补课!”

      “哈,补课没问题,但你有时间吗?”

      “时间像牙膏嘛,挤一挤就有了。”

      “好的。”

      “那就说好了,我有时间就与同位同学去找你。”

      “好吧”

      小胡站起来要走,武老师示意她洗洗脸,小胡舌头一伸,恢复调皮的本性,到洗手盆开水洗湿了双手,把双手往脸一抹,脸带水珠,转身向武老师摆手:“老师再见!”

      一个青春的倩影离开武老师的视线······


    用户评论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