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我的祖母

    2017-07-25 15:33:28
    → 快速回复 点击数:4548

    农历一九零三年七月十五日,光绪29年,癸卯之秋,天清气朗,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长空。电白县五华乡古城村一栋豪华大院,朱门绿瓦,亭台楼阁,一家子喜气洋洋。原来主人喜得千金,仆人、丫鬟都来向老爷道喜。这个女孩就是我的祖母。
    祖母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家族祖辈行医,父亲刘锦乙以医术闻名于电白、高州、茂名等地,人称五县郎中。有不远千里的求医者来到五华古城求医,络绎不绝,门庭若市。据说外曾祖父自幼学医,学识渊博,为当时电白高州一带不可多得中医外科郎中,相传能手到病除、起死回生,村民以能够找到外曾祖父诊病为荣。
    祖母小时候聪明伶俐,自幼勤学女工,服侍父母,邻里以为孝女。祖母对医学颇有兴趣,无奈外曾祖父医术传男不传女,祖母只能偷偷学习。因自幼跟随父亲身边,耳濡目染,能将几百种常见中草药记熟于心。逢外曾祖父外出,年幼的祖母竟能够帮助村民诊病,村民赞口不绝,乡里奇之。

    祖母年长后,性格坚强,好学不倦,为人真诚,乐善好施,村民赞誉。因外曾祖父为当地名士望族,而祖母为女孩,所以,必须在家学习女工,服侍父母,还要裹脚,口习女则、四书等经典,什么三纲五常,孝义仁爱等等经典名句,多能背诵。我小的时候看到祖母脚丫变形,总是很好奇,祖母就跟我们讲自己小时候的一些故事。原来,旧时候女人以小脚为美,人称“三寸金莲”,祖母既为富家千金,当然就要裹脚了。
    山寮李家据传为唐皇室后代,武则天时代祖上避祸迁居福建沿海,后高祖登甲因武功卓著,于宋元时代任电白海防长官,举家迁居电白山寮村。山寮村坐落在风景秀丽的沙琅江边,水碧沙明,树木苍翠,鸟语花香,江水清澈透明,鱼翔浅底。但是,因为周围陆地没有开发,人烟稀少。自高祖定居山寮,办学堂、兴礼教、重农工,山寮渐渐成为富甲一方的鱼米之乡。到明清时代,山寮已经成为电白重要码头和商品集散地。我曾祖父承祖上余荫,家境仍然富甲一方,与祖母门当户对,传为佳话。
    辛亥革命之后,清政府倒台,国家陷入动乱,到民国早期,军阀割据,盗贼蜂起,曾祖父家产也受到强盗觊觎。曾祖父与哥哥在出外经商经过电白郁头鹅时均为盗贼所杀,是以家道中落。据说当时曾祖父与哥哥经商路过电白郁头鹅乡,遭到盗贼绑架,曾祖父哥哥当场被打死,而曾祖父义正辞严、不肯屈服,盗贼遂起杀念,尖刀直插胸腔。死后丢弃荒山,祖父兄弟与族人到山里寻找,见曾祖父死状恐怖,甚是可怜,悲从中来,不禁放声大哭,群山震动,天降暴雨。于是祖父将曾祖父尸体就地掩埋,也做了记号,谁知回家后再去寻找,竟无所踪,祖父无可奈何,大哭一回,从此曾祖父墓地没有再找到。而曾祖父哥哥死后被家人抬回家里,绑在椅子上,做喂食状以为生。做了三天三夜的后事超度亡灵。
    本来,家道虽然败落,仍然有30担租、5栏肥猪,在当时还算富裕,谁料做完曾祖父兄弟俩后事之后,竟然一夜之间,肥猪死光,再加上连年失收,困况日显。祖父将田产变卖,渐渐入不敷出,竟至穷困。
    祖母生伯父李翰、父亲李家华、叔叔李家乐、叔叔李土金,生活越见困难。为了帮补家用,祖母在生完小叔叔李土金后,到电城财主家做乳母。祖母本出生富家小姐,竟沦落到给人当奶娘,这是多大的屈辱呀,无奈四个儿子生活无着,只有含泪为之。
    逢国家多难,抗日战争爆发,祖父参加国民革命军,据说同去的人很多都回来了,唯有祖父一去不返,可能已经死于战场。但是,到我小的时候,还有传说祖父已经漂洋过海,去了南阳,做了富翁,也有人说跟老蒋去了台湾,娶妻生子,种种传言,不一而足!真真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自祖父当兵,家里只剩的孤儿寡母,一贫如洗。常言道:由贫入富易、由富入贫难。家里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变成了现在生活无着,家徒四壁,吃了这餐,没了下餐的日子。为了养活四个儿子,祖母撕开缠脚布,换上粗布衣服,撑着变形难行的脚丫。到人家收割完的田里捡一粒粒的谷粒,到人家收割完的番薯地里拼命的寻找一些漏在地里的番薯根,用以养活孩子。伯父刚会走路不久就跟着祖母下地干活。我父亲五岁就给外曾祖父放牛,也算是换饭吃。生活虽然艰难,祖母从不向乡里或者亲戚张口。勤劳并不是都能有所收获,祖母有一次出外寻找食物,,但奔波了一天一无所获,回到村边确实爬不动差点晕倒,只是想着家中嗷嗷待哺的儿子,才艰难的爬起来。回到家里,只有半块萝卜干充饥。伯父生前每每谈起祖母苦况,总是泪流满面,大哭不止。
    父亲时常谈起小时候给外公放牛的往事,外公虽然富甲一方,但是,由于家庭人口甚多,也不肯无偿资助。只是令五岁多的父亲给他放牛,每天早上外公2点钟就起床,也叫醒父亲拉牛尿尿,父亲年少,经常叫不醒,外公就用指甲捏,痛的受不了,只能跟着外公起床干活。父亲小时候营养不良,个子很小,放牛时牛也欺负,有一次,给牛狠狠地踩了一脚,刚好踩在脚背,烂了足足两年,才慢慢的好了。外曾祖父虽然家财万贯,但是,仍然起早贪黑,辛苦劳作,不养懒人,可谓勤奋之典范。
    祖母出身高贵,虽然时逢乱世,依然保持冰清玉洁、刚直不阿的气质,也时常教育孩子坚强自立,自食其力,长大后为国效力,改变国家贫穷落后的面貌。
    解放后,一家五口来到均安堡居住,均安堡原为山寮赖氏地主的城堡,城墙坚固,城楼建有跑马路道,炮楼高耸,均安堡名仕赖汝流曾经在国民政府任议员。据说解放前白页山有一伙贼人,抢遍电白各地,当他们来到均安堡村口时,被均安堡的大炮打中,吓得抱头鼠窜,从此均安堡得以平安。土改后赖氏富商据说死的死逃的逃,屋子就分给穷人居住,祖母分到一套外间。我小的时候记得有个门楼,墙是斗砖所砌,由于年久失修,下雨的时候也会漏雨水。
    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祖母鼓励伯父李汉参军,为国效力。伯父少时有勇力,行侠仗义,朋友众多,家贫给地主做长工。一次,朋友们一起玩,大家与伯父赌吃河粉,伯父年少能吃。众人说,如果你能吃十斤河粉,大家输给你,如果吃不完,你就输!输了就要给我们三斗谷。伯父胆大,谁知吃到一半就吃不下去了。结果,年尾工钱都没有了。回到家里,祖母知道也没有过分责备。伯父血气方刚,听说当兵为国效力,随着一帮热血青年奔赴朝鲜战场。在开过鸭绿江的一次训练中,联合国部队的炸弹正好落在训练场,伯父全身炸伤,右脚跟炸掉,大量出血,昏迷了三天三夜才苏醒,后送回国内治疗,成了伤残军人。虽然伤口愈合,但是,直到晚年,全身依然很多弹片残留。伤好后部队针对伤残军人具体情况,考虑到伯父资质优良,因此,保送到黄埔军人荣誉学校深造,成为新中国第一批邮电工作人员。
    四叔家乐,解放前年纪较小,只是跟随祖母身边,帮助祖母干活。长大后高大威猛,颇有勇力。为木工师傅,技术甚佳,方圆百里出名。
    解放后,虽然日子不富裕,总算有了着落,儿子各自成家后,祖母与小叔叔李土金居住,小叔小时候颇受祖母溺爱,据说由于恋爱挫折,精神异常。每当病情发作,经常暴打祖母,有时祖母被打的遍体鳞伤,常常暗自垂泪。虽则如此,祖母对于小儿子的爱依然没变。五叔土金正常时对祖母、侄儿们都很好,每逢抓到鱼鱼虾虾,都要每人给一点,侄儿们受人欺负,只要五叔一到,恶人都跑光。堂兄国春哥每每谈起,眼中常常泛着泪花。
    祖母门口有个小花园,里边种的都是一些草药,当时村里穷人多,病了总过来找祖母看病,祖母就在自家花园拔些草药给他们,祖母也成了那个年代村里不收费的村医。记得我小时候有一天起床后出大汗,头晕,父母很担心,不知道什么原因,赶快叫祖母,祖母过来一看,二话不说,盛了一碗粥过来,叫我赶快吃!吃完粥果然好了。原来是低血糖,好多年后家里人都常常提起这件事。花园里边栽种有好多奇花异草,诸如菊花、灯芯草、金针花、车前草、东风菜、薄荷、紫苏、麦草、苍术、火炭草、蛇种果、芙蓉、熟兰等等,还有女贞子,每到春天,祖母的花园都开满了各种颜色的花,很漂亮。每天上学的时候,我都要到祖母的花园看看。
    年轻的时候生活艰难,祖母身体也不好,自我懂事,祖母就驼背,拐着一根拐杖。生产队时期,祖母是领平均工分,祖母为人认真。每次生产队分的番薯、谷或者其他东西,祖母都要自己称一下够不够!其实,好多次都短斤少两的,祖母祖母脾气不好,经常责备他们不公平,只是身体不好,无可奈何,我们兄弟年幼,大伯父不在家,我父亲也常常受欺负,以至于常常发生这样不公平的事情。祖母教育我们都很严格,国春、国强、国林,寿全等祖母都比较溺爱,经常烦着麻麻讲故事,祖母就讲武松打虎、西门庆、母熊吃人、孔融让莉等等故事给他们听。只是到了我和国秀、国友等,孙辈较多,不比以往。但是,每当到祖母身边,祖母总是悉心教导。祖母的口头禅就是:黄金不贵黑金贵!叫大家努力学习,只是我们都体会不到祖母的苦心罢了。祖母很乐观,高兴时经常唱山歌,自娱自乐,只是我们小孩子不爱听。当然,祖母有时候会棍棒教育,我们小的时候做错事情总是很怕。祖母很威严,耿直不阿,从不讲假话、空话,这也直接影响着我们的人生观。
    晚年多病,记得祖母八十多岁就开始吐血,持续几年,有一次我偷偷去看,吐了一地都是鲜血。有时候每天晚上都吐,我一听到祖母吐血就很恐惧。伯父当时也带祖母到电白中医院等地看病,多方治疗,无奈效果不佳。按照祖母的症状,应该是胃溃疡出血,只是当时当时医疗条件不好,竟然持续了几年。不过,祖母生命力很强,即使身体不好,也坚持自已做饭,生活自理。一直活到90岁,终于瓜熟蒂落,一病不起。死前几个月,我父亲几兄弟都守在床边,衣不解带,尽心服侍,可谓孝矣。祖母一生虽然历尽坎坷,生活大起大落。但是,祖母为人正直,乐观向上,正己助人,有情有义,是我们后辈的光辉典范。

    (本文根据我父亲、兄国春、国林等所述而写,真实、可靠)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