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宝黛续缘梦境录(三)

    点击数:3725
    沉酲
    2018-03-19 17:56:06

    宝黛续缘梦境录(三)

    沉 酲 沉 晓


    贾家,在东地岭南的一个风景秀丽、青山碧水的小山村里,与当地其它农户一模一样。在哥哥贾成珏与弟弟贾成璧的童年记忆里,日子过得还算可以,家庭和睦,幸福指数还是蛮高的。妈妈生下这对双胞胎男孩之后,在家族里的地位迅速得到提高。奶奶在祭祀过祖先后,按照贾家传承的“成章顺理,家道昌隆”家谱系列,给这对前后仅相差十分钟来到人间的双胞胎兄弟,起名为贾成珏和贾成璧,成珏为兄,成璧为弟。只是在成珏的脖子上有块红色的像“灵•玉”两字的天然胎记,让知道了此事的人啧啧称奇。

    兄弟俩记忆中的老家,院子像个传统的四合院一样,有着五间厢房。房子位于“红砖区”,为避免台风的袭扰,在屋顶上压着一些红砖。在院子里有一个天井,夏天的井水冰凉。爸爸经常拿井水去冰镇西瓜,给兄弟俩吃。妈妈酷爱竹笋,在院子里种有一些竹子,将吃剩下的竹笋晒成笋干,是兄弟俩一道爱吃的美味佳肴。

    闲暇时,兄弟俩会顺着青石路向外走出一小段,在离家几百米的地方开有一家小小的“成记面馆”。那里的包心鱼丸、蚵仔面、鱼燕馄饨等远近闻名,其香味随风四处飘散,极大地诱惑着人们的味蕾。爸妈有时也会带着兄弟俩去“成记面馆”里解解馋。

    忽然有一天,风云突变,兄弟俩的妈妈开始注重起打扮来。随后,妈妈与爸爸吵架的次数也逐渐多了起来。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有时甚至大打出手。终于有一天,妈妈带回了一个人,不得不跟爸爸摊牌,她说:“这个人可以带我去西地,据说那里的生活比这里好。待我站稳了脚跟后,我就返回把成珏和成璧接到我那里去。”

    说完后,妈妈扔下一大叠纸币和一些礼物,跟着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扬长而去。忠厚老实的爸爸喝了一整晚的酒,直至酩酊大醉。面对如此场景,贾成珏伤心不已,比吃了一只绿头苍蝇还要恶心百倍。贾成璧的反应则与哥哥的截然不同,他无动于衷,此事好像与他毫不相干,如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只当是普通观众。

    贾成珏的性格比较老成持重,爱读书。妈妈不在的日子里,他帮奶奶料理家务照顾贾成璧。这样平静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长的时间。奶奶去世后,有一天爸爸带回了一个女人来到家中。

    在人们的印象里,贴心的后妈千载难逢,贾成珏和贾成璧照样没有逃脱这样的宿命。贾成璧处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中更加桀骜不驯,爸爸的棍棒也不能降服他的野性,导致他成为了街头的霸主。然而,偏偏就是这样野性的男人,被当地不少的女孩子奉为了心中的白马王子。可是,这些女孩殊不知,骑白马的不一定都是王子,西门庆就爱骑白马,济公疯癫时也爱骑白马玩。还有那个唐僧,也经常骑在白马上,可是他对女人就是来不了感觉。

    因为后妈,让爱读书的贾成珏,也难于幸免辍学,他只好到一家理发店去当起了学徒,但他始终铭记着妈妈的话,妈妈说过会回来带走他们的。他决定潜心学好一门手艺,为母子团圆早做准备。闲暇时,他也没有忘记认真读书,还自学了西语。每当他进入到书山学海中,那里才是他真正梦想着要到达的自由王国。

    他最爱读的就是《红楼梦》的线装本,书中那个眉如远黛、目如流星的黛玉,成了他的最爱。那个美人儿黛玉,他仿佛在那里见过她,有点似曾相识。黛玉经常出现在他的梦中,手上还拿着个写满了诗文的手帕,对他说:“你懂的。”

    年少时的贾成珏,虽然生活在苦难中,但始终充满着期待和希望。长到十八岁时,他请人照着自己脖子上那块像“灵•玉”两字的天然胎记,把它放大了一些,刻在自己的后背上,并刻成了“通灵•宝玉”四个字,他觉得自己就是贾宝玉转世来的。

    到了二十二岁生日那一天,贾成珏和贾成璧迎来了一次大的转机,在他们的命运中遭遇到了那个多姿多彩的“十三姨”。

    石三姨不真的是“十三姨”,实际上是她姓石,排行第三,被人称为石三姨,所以不少人误认为她就是“十三姨”。她在贾成珏和贾成璧生活的那个小山村里,远近闻名。她本是乡镇上某干部的女儿,从小就被父亲宠爱,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习性。她还是十里八乡著名的一枝花,十八岁时正处在反叛的年龄段时,石三姨轰轰烈烈地爱了一场,跟着一个穿着喇叭裤、吹着飞机头的男人去了岭南的一个城市。据说她和那个男人在城市里开了一家“爱是火辣辣”的火锅店,门庭若市。

    精明泼辣的石三姨,比起那个“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的阿庆嫂,还要高明一些。她在生意场上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很少有人能玩过她的。

    再后来又听说石三姨把火锅店给转卖了,跟着一个“金山伯”,外嫁到了那个据传是环境较为宽松的西地。在那里她捞到了不少的真金白银,赚了个盆满钵满。再次暴富的石三姨,选择了衣锦还乡,决心振兴家乡。她头戴着著名的“海外企业家”的桂冠,在家乡开起了移民分公司,并且发展了多家的连锁店,这让她的人生有了绚丽多彩的光芒,充满了不少的传奇和传说。只不过,她始终坚信,赚多多的钱才是硬道理。

    诗人余秀华曾在《倒春寒》里说过:“春天是个难熬的季节,女人的知性、智慧、优雅都被她旺盛的情欲击败。”当男人看到石三姨那多姿多彩的身影暮然出现在面前时,都会禁不住屏住呼吸,并联想起了余秀华的诗句……

    她的眼神在流转,她像山妖一样的孤芳自赏、目中无人,有点类似于在《楚辞•大招》一文中所描述的那样:“小腰秀颈,若鲜卑只。魂乎归徕!思怨移只。易中利心,以动作只。粉白黛黑,施芳泽只。长袂拂面,善留客只。魂乎归徕!以娱昔只。青色直眉,美目媔只。靥辅奇牙,宜笑嫣只。丰肉微骨,体便娟只。”相较于余秀华所叙述的女子,则略显含蓄许多。

    当石三姨遭遇到正值二十二岁芳华的双胞胎兄弟时,她那种亦母亦姐的举动,将这两个英俊秀美的青年人深深地感动了。

    石三姨几次亲自登门造访了贾家以后,贾氏兄弟的父亲和后母,就巴不得把这两个已成年的儿子打发出去。尤其是那个不学无术、成天混迹于市井街巷的贾成璧,已经遭遇到不少人的投诉。就这样,贾家在缴了五万元美金的拜师费之后,贾成珏和贾成璧就跟随着石三姨,踏上了那个“环境较为宽松的西地”。

    贾成珏从踏上“西地”的第一天起,就兴奋得睡不着觉,开始为那个经常出现在他梦中的黛玉,写了一首题目为《等待》的诗:

    黑夜再次降临,等你入怀

    我在树下流连忘返

    星星在嘲弄我:她哪曾认识过你

    但我心依然,继续等待

    盼你从远古走来,或从银河游来

    可是,只有落叶、星星和月亮

    在那里与我相伴


    一阵微风吹过,幸福掉入手中

    灵感告诉我,那是你的音讯?不会错

    夜色笼罩,夜莺轻鸣

    仿佛在你我的心中,有着感应

    我依然等待

    等待黎明来时,你从空中俯瞰

    我的爱如河流,奔腾在原野上

    贾成璧则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活跃着。透过窗外,他看着街上过往的行人和闪烁的霓虹灯,夜色中的“西地”问城,充满着神秘的色彩。他转过身来对贾成珏说:“哥,你的这首诗写得也太含蓄、太古板了,干脆把它改得直白一些。”

    贾成珏笑着说:“那你说怎么改?”贾成璧不假思索地说:“我曾千帆阅过,已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要是让我写,我就干脆将它写成‘春风十里不如你,纵使我失去了双臂,也要用心搂着你,因为我的血液里,已经流淌着一个你……”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户评论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