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大王守海防

    点击数:51
    海天蓝蓝
    2018-05-24 15:49:09

    “大王”守海防

    自古以来,海陆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中国的万里海岸线,也常常是多事的区域。除了兵家的争夺,沿海的百姓,还要遭受海盗和倭寇的抢掠,苦不堪言!历代的朝廷,都重视这一疾苦,调遣兵力守卫海疆,让百姓能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

    粤西南的千里海岸线上,有一段200公里的海岸线,属于电白区域。海上的大小岛屿,是海盗和倭寇经常侵略和盘踞之地。海盗的船只,在岛屿上,进可以滋扰沿海百姓,退可以飘入茫茫南海,给守卫的部队和百姓带来不胜其烦的灾难!南宋末期,有黄魁巡检司带兵守卫。南宋与蒙古族的战火连绵多年,国家的内忧已难以排解,无法顾及海防,电白沿海百姓的外患却是雪上加霜!因为内战的海防空虚,海盗和倭寇,却是趁火打劫,而且队伍日益强壮!海盗和倭寇带给沿海百姓的苦难,已面临灭顶之灾!

    元朝推翻宋朝,建都幽州,开始了对整个神州大地的统治。兵荒马乱的日子,终于过去,百姓有了勉强的安居乐业时日了。可是,粤西南,濒临南海,距离皇城幽州六千里路遥。千里的海岸线,历来都是山高皇帝远,频繁遭受海盗和倭寇的洗劫。元朝初建,也没有忘记粤西南的百姓,照样依照历朝的惯例,根据当时电白沿海的实际情况,派出重兵把守,纾解民困。

    夏天,晴空朗日,海天一色的水面上,突然冒出了六艘鼓满熏风的大船和数十艘小船。水东和隔岸的盐灶百姓,以为又要遭受海盗和倭寇的洗劫了,人人心惊胆颤。兵荒马乱时的官兵巧取豪夺,海盗以和倭寇的猖獗洗劫,家徒四壁被饥饿折磨得孱弱的躯体,被风一吹,都会跌倒,哪能承受得了这么大规模的折腾呢?

    束手待毙的百姓,六神无主地眼睁睁看着船队迎面而来!船驶进了琅江水的出海口,近了,船上站着的是清一色服装的军队!看到军队来了,百姓们就在两岸次第地跪了下去,放开喉咙发出了悲喜交集的哭声,迎接雄赳赳的朝廷海防队伍!船队,开进了石塔渡头停下了。船上的部队,有序地从船上走下来,走进了南宋时驻防的盐灶兵营旧址。盐灶的百姓,看着军队,眼泪止不住地流个不停。——北望王师已多年,终于有王师到来打救我们了!终于有王师来打救我们了!两岸的百姓,人人激动得热泪盈眶,满腹的苦水,终于有了出口,希望安生的日子,终于有了保障!

    对岸水东的百姓,开出了三条舢舨渡江而来,与盐灶几个百姓,眼泪汪汪地迎上前去,要向兵大哥大诉苦水。兵大哥里有一军官不顾旅途的劳累,接待了他们。这个军官,耐心地听着百姓的诉说,还不停地安慰,平息百姓的心头之苦。送走百姓时,那个军官对百姓说:“你们放心,我们的爷,在前来的途中,就不停地表明心迹,要将海上的祸乱彻底平息!我们的爷,是身经百战的将军,他会想出计策去消灭海盗和倭寇的!”走到门口的百姓,听军官这一说,不停地一边鞠躬一边异口同声地千恩万谢。

    平民百姓,求的是安居乐业。沿海的百姓,大多数都是以打鱼为生,部分以盐田为业。自从南宋与蒙古内战以后,电白的海防就跟着形势而逐日严峻。盗寇如入无人之境,随时来犯,许多出海的渔船是有去无回。家园,被洗劫一空后,有的还被火海吞没!用暗无天日来形容,似乎仍然无法道尽百姓的悲惨!这下,总算是有了救兵,安居乐业的日子总算有了盼头!夜幕降临时分,兵营里的号角声,让大家的心里有了结实的宁静!久违了的号角声和兵营里的嘈杂人声,给了百姓一颗定心丸!

    黎明时分,百姓从号角声里醒来,江里的船只已开始操练了。滩涂宽阔的水面,一艘指挥船走在前头,军官手执三角绿旗,面对着船队,左右上下前后地挥舞不停。每一组组成三角形的船上,也站着一个旗手,跟着前面军旗方向的变动,指挥自己三艘船的阵法改变。军船从最初时的倒三角队形,瞬间变成了正三角形。继而,正三角形又一下子变成了一字横排的队列,接着又演化成了隔船前后参差的队列......军旗的翻飞,指挥着船只,快慢不一地演化出许多变幻莫测的阵法。百姓站在江边,看着官兵一边吆喝一边划着船桨快慢进退有序的热闹场面,说个不停。船只驶过了关草田,擦过了小山旁边几户茅屋人家的村庄,向着海尾而去。从袂花水陂分流而来的琅江水,引着船队逆水而行。距石塔渡头约二百米的铁潭坝水面上,六艘大船垂着风帆,一动不动,似几个长辈,默默地注目着溯江而去的船队。威武之师,重新担负起了守疆卫土之责,压在百姓心头的大石,终于搬走了!

    操练的地点,是海水与琅江水的缓冲地带,形成一片滩涂。水东与盐灶,隔水相望,两岸最近的距离也在三百米以上。涨潮时,海水倒灌,顶托着琅江水,直入海尾。两岸的边缘堤坝,海浪翻涌不停。兵船的操练,都是在一片广阔的滩涂进行,然后才逐渐向海洋扩展范围。初来乍到的海防军队,也如同既往的军队一样,由易到难地进行操练,熟悉水域,更好地打击来犯之敌。穿着统一军装的队伍,与盗寇的杂乱无章服装,简直是天地之差别了。

    平地上点缀着十多个山岭,如一个八爪鱼一样,从北向南凸入海湾。除了北面接连陆地,其他三面都是海水。这一片陆地,就成了水东圩。圩里,虽然仅散落着百十户人家,但是,各行各业的都有,而且更不缺乏会武功的人士。因为地处海边,渔、盐的产业非常兴盛。隔水的盐灶村、陈村和隔海湾相望的南海岛,二重都是以生产渔、盐为主的。就因为渔、盐,自然地吸引着人们前来交换互市了。白昼,水路和陆路,都有不少的商贩来来往往,买卖的货物,也五花八门,很是热闹。

    一日,几个闲来无事的大兵,到水东圩上的饭馆来喝酒。酩酊大醉后,竟在圩上随手牵羊地劫掠圩上的小贩。小贩稍有反抗,就往死里打。这一来,激起了圩上百姓的愤慨。淳朴的民风,岂容恶人飞扬跋扈!善良的水东民众,忍无可忍,大家一拥而上,将这几个大兵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半死,大家才四散开去。此后,这些大兵再也不敢在此地撒野。艰苦的生活里,水东的淳朴民风又在风平浪静的环境里继续淳朴!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