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原创散文]雪夜围炉饮酒最相宜

    点击数:1220
    居仁堂主
    2019-01-11 11:46:52
      雪夜围炉饮酒最相宜

      居仁堂主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白居易的问刘十九,清新易懂,让人喜爱。在雪夜延伸诗人的意境,将问刘十九变成围坐在小火炉旁,边饮边谈诗说文,是件很美,很浪漫又很实在的事情。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宛风文学社的一群文友,到了相聚的日子,大雪天也没有挡着文友脚步,我穿着军绿大衣,骑着自行车,从汉冶村顺风冒雪到三里桥王付栓的住处聚会,谈诗论文。那时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栅,雪天也无法通知去与不去。但风雪之夜,竟然全部到了。一间房子挤好十几个人,没有火盆却热烘烘的。待聚会内容结束已是晚上十点左右,有人提议:晚间天已雪,能饮一杯无?

      大家积极相应,将各自兜里的钱掏出来,只够买两瓶酒。王付栓自告奋勇地说他出去买酒。

      付栓出去买酒,大家在屋里聊天等待。一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十一点多了,王付栓才披一身风雪回来。

      他从大衣兜里掏出一瓶酒说,只剩下一瓶了。那一瓶摔跟头打碎了。

      高均听说笑道,胡扯的。你是不是自己喝美了才回来。高均凑近闻闻,看看,身上有酒味。

      王付栓笑着说:摔一跟头,酒瓶打烂了,我看烂瓶里还有二两,我坐在雪地里喝了。

      原来,王付栓骑着自行车顶风冒雪来到工农路南头,此处原有个二十四小时上班的营业部。雪厚夜深,营业员根本就不在那里。王付栓拐回头,骑车到火车站,在车站营业厅里买了两瓶酒,下台阶时,雪地路滑,摔了个四脚朝天,酒瓶也摔破一瓶,他坐在雪地里,把残酒喝罢,把了的一瓶酒揣在怀里回来了。已有文友把付栓屋里的白萝卜切成一指厚的片,每人发一片。每人倒了一杯或半杯白酒,大家高举碰杯,然后,各饮一口,再借酒兴吟风弄月。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

      你一句,我一句,男声粗犷,女声悠扬。雪夜里没有红泥小炉,也没有美味佳肴,一群十七、八岁,二十来岁的文学青年,一片萝卜半碗酒,在雪夜里豪放着,追求着他们心中的缪斯。

      几十年过去了。这些兄弟有的成了著名诗人,有的成了教授,有的是媒体的记者编辑,各有小成。

      故乡下雪了,又想起这群兄弟。

      
    用户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