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腊月故事之登记结婚

    居仁堂主
    2019-01-18 16:59:43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333
     腊月里的故事

       刘文俊

      人人都与腊月有缘。我对腊月更钟情。

      一九八二年元月十四日,腊月二十,我和认识恋爱了二年的她到东风办事处领了结婚证。

      法律上承认了我俩婚姻的合法性。

      那天天很好,太阳明晃晃的耀眼。但毕竟是数九寒冬,天还是有些冷。我带上户口本和单位证明,大概在上午九点左右如红到她住所,前往办事处登记。我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到魏公桥附近,她说得买点水果糖,去办事处得给办事员送一袋糖。我们到附近的商店买了一斤多糖及花生。出来后,她有些犹豫不决了。

      我是十分理解她的心情。那年我都将近二十六周岁了。算得上很成熟了。婚姻是人生最大一场赌博。那时候人们的思想还很传统,对婚姻既向往又担心,毕竟两个不同家庭,不同出身,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的生活方式的两个人,仅仅靠认识了两年时间,基本没有什么融合,要天天在一起,在一间屋檐下生活,在一个锅里耍稀稠。特别是女性要到男方家里去,都会有些担忧。

      我说:“你要是没有考虑好,那就再等等。”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似再次下定决心说:“结婚证明都开了。厂里人都知道了。走,管它是水坑还是火坑,我都跳了。”

      来到东风办事处,那天结婚的人不多。登记程序不复杂。工作人员抬头一看俺俩只问了一句:“是志愿来结婚登记的?

      我笑了。她也笑了。没有绑架,就俺俩。工作人员看了看户口本,再看看单位介绍信。一切正常,符合政策。于是填了两张结婚表。这是印得花哩胡哨的纸,很有点传统的喜庆味道。

      我拿着结婚证看着她说:“从现在开始,咱俩就是合法夫妻了。”

      她笑着没吭气。我提议:“走,咱们照张结婚照去。”

      我们一起来到西关浴池边上的照相馆,照了一份黑白上色的彩色结婚照。摄影师问我题词不题?

      我说写四个字吧。“白首之约”。

      照完相后,没有下馆子,没有任何的庆贺仪式。中午,回到刚盖起的房子里,做了一碗捞面条。即完成了法律意义上的婚姻程序。

      半辈子了。

      平平淡淡的人间烟火,忙忙碌碌的今天明天,繁琐的吃喝拉撒油盐酱醋,偶尔也有磕磕磕碰碰,她的性格好,宽容忍让,否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故事。

      一晃三十七年过去了。当年的青春小伙已是退休老人家的。但记忆犹如昨天。

      腊月的记忆,寒冷中的温情。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