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长篇小说连载《坎坷》之二十四 李成德醉酒惹祸

    点击数:233
    居仁堂主
    2019-08-19 12:35:51

     二十四、李成德酒醉惹祸  王月琴因此岔奶

      

             王月琴本来躺在床上,听到李成德一定要进来就大声说:“李成德,你不怕你儿没奶吃你就进来。看你喝成个啥熊样了,还想着儿子。”

      

      “我就看看我儿子。”李成德进到里屋。来到床前。小东和小方都拉不住他。

      

      王月琴坐在床上,将晓阳抱在怀里,不让李成德碰。李成德一定要抱。王月琴左扭右扭,李成德跟着王月琴的方向左右要抱。李成德满身酒气,薰得王月琴想吐。在两人左躲右躺左争右夺几个回合后。李成德突然控制不住自己,张口吐出一股秽物,吐到床上到处都是,酒味加臭味立即在小小的屋里弥漫开来。

      

      李成德吐了后,身子马上软下来,顺着床沿坐下来。小东这会儿傻了。王月琴骂道:“兔妮们还站着干啥,还不赶快拿布把床上擦干净。”接着王月琴实在忍不住了,放开大哭。“你个王八蛋啊,我坐月子都不得安生。给你生个男娃你还是没事找事。你不得好死的东西。”

      

      小东顾不上劝母亲,急忙到外面拿一条毛巾,爬上床去擦那些秽物。两把就把毛巾抓满了,她不得不出去在水龙头上洗一把,再进屋里擦洗。约摸有十几分钟,换了几条毛巾才把床上的秽物擦干净。可李成德却左胳膊耷拉在床上,坐在地上酣然入睡。呼噜声比晓阳的哭声还响。

      

      小东和小方一人架一条胳膊,小红和小伟一人抬一条腿,顺着地把李成德拖到堂屋里。然后勉强把他放在床上。李成德的前襟也沾了一些脏物。小东又用毛巾把它擦洗干净了。这才进屋里去劝母亲。母亲已哭得没有劲了。正在摇着哄晓阳呢。

      

      屋里满是酒味。又不敢打开窗子对流。小东对三个妹妹说,咱们每人一把大扇子,对着门向外扇。把屋里的酒臭味赶出去。

      

      小东把门帘撩上去,四个姐妹一人一把扇子背朝里,便劲地扇着扇子,半卷的门帘随着四姐妹的扇子有节奏地上下晃动着。

      

      王月琴想下床回娘家。可爸爸妈妈刚走,没出月子回娘家会给娘家带来晦气。老风俗是不允许的。又看到四个孩子这样扇风排气的动作,让她感动,感动得没法离家出走。而且,才十二天,下身都没有干净呢。怎么能走远途呢。

      

      扇了十几分钟后,小伟先说:“大姐,我扇不动了。胳膊没劲了。”

      

      小红也说:“大姐,我也没劲了。”

      

      小东说:“没劲了也要扇,歇一分钟再扇,要不,咱弟弟会没有奶吃的。”

      

      小伟又扇了一会儿,没劲了。她坐在地上,胳膊肘放在大腿上,手中的扇子仍然慢慢地摇动着。

      

      小红见状也学着小伟的样子扇风。小方的胳膊也软了。但她改变了刚才双手使劲扇的方式,用左右手轮换着扇。

      

      约摸扇了半小时还多吧。王月琴对她们说:“妮们,好了,不扇了。歇歇吧。”

      

      姐四个来到院子里。院子里还乱七八糟呢。桌子上的剩菜以及盘子都摆在那里。用大门做的案板也没有拆掉。小东把桌子上案板上的碗盘筷子收拾到水池里。用丝瓜瓤一个一个慢慢清洗。小方随后也加入的洗盘子的队伍。而小红和小伟负责把所有的盘子碗收集了运送过来。

      

      快七点时,小东进到里屋问母亲:“妈,你想吃啥?”

      

      王月琴说:“气都气饱了,还吃个屁。”

      

      “那还是要吃点,我去给你下一碗鸡蛋挂面。不吃不中。俺弟弟还等着吃奶呢。”

      

      小东到厨房为母亲做了一碗鸡蛋挂面,端给母亲。然后再出来洗碗。等姐四个把碗盘洗完已将近十一点了。

      

      小东问三个妹妹:“你们饿不饿?”

      

      “我不想吃了。想睡。”小方有气无力地说。

      

      “我饿。”小红和小伟同时说。

      

      小东打开炉子,把收集的剩菜热了一小盆子,每人又馏了一个馍,然后围着桌子吃了。吃罢饭。洗完澡,已快十二点了。小东对妹妹们说:“赶快睡觉,明天你们还要上学呢。”

      

      妹妹们都去睡了。小东看了看爸爸,李成德扯着长长的呼噜,嘴巴张得大大的。睡得又甜又香。小东到院子里,想把摘下的门板安上,但小东搬不动。天又黑,屋里昏暗的灯光不足以照亮门口。她放弃了安门板的想法,她来到院子门处,看了看,院子门关得挺紧,应该没的问题。小东听见母亲在里面咳嗽,又问了问:“妈,你没事吧。”

      

      王月琴说:“没事。你睡去吧。时候不早了。”

      

      小东这才回到西屋睡下。

      

      虽然四个女儿扇了好长时间,屋里的酒臭味仍然很浓。王月琴躺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地睡不着。自从生下晓阳后,王月琴的产前抑郁症已不治而愈。可现在她又失眠了。睁着俩眼,毫无睡意。越是睡不着,越烦有动静,堂屋里李成德的呼噜声如排山倒海般的催毁了她睡眠的防线。睡不着,身上到处都疼,越疼越想翻身。越翻身越无睡意。就这样翻腾着,一直听到有鸡叫声后,她恍惚入睡。刚刚入睡,晓阳就醒了,啼哭着要吃奶。王月琴坐起来,把晓阳抱在怀里,晓阳含着乳  头吸吮着,刚刚有的睡意又一扫而空。

      

      天刚亮,小东定的闹铃就响了。只响了一下,她急急地伸手拿起闹钟关掉了,屋里很静,闹钟很响。

      

      小东蹑手蹑脚地来到院里,在水池里掬水洗了两把脸,然后把昨天晚上没有来得及打扫的院子扫了扫,把一大堆垃圾分成两趟倒到外面的垃圾池里。

      

      刚收拾完,李成德出来了。李小东面无表情地叫了他一声:“爸。”

      

      李成德含糊地说:“昨天又喝多了。”

      

      小东没有回话。对昨天父亲的所作所为,小东心里特别恼火,可恼火归恼火,她又能怎么样呢?

      

      李成德刷牙时,发出干呕的声音。李成德曾说过,男人吸烟喝酒,人人都会这样,这是咽炎的症状。每次看见他干呕流眼泪。小东都劝说爸以后少抽烟少喝酒。看你这难受劲,谁替得了你呢。小东说小东的,李成德毫无减酒限烟的打算。

      

          看着李成德洗漱完后,小东对父亲说:“爸,这门板我搬不动,安不上去。”

      

      李成德说:“我来。”说完,他双手挟着门两边毫不费力的把门板抱起来了,仰脸向上看看,将上面对准,然后向上搬,向里一推,门板即落糟了。另一块门板他照此办理。昨天晚上为难半天的小东,看着父亲轻易办妥。安好门板,李成德骑着自行车外出了。小东知道,爸爸一出去就有可能一天不着家了。

      

      小东正想进厨房看看时,王月琴喊:“小东小东。”

      

      “哎。”小东忙答应着小跑过去。

      

      “你爸呢。”

      

      “他刚骑车子出去了。”

      

      “王八蛋不个是东西。日他血奶。”

      

      小东看母亲恨恨地骂父亲,忙问:“妈,咋啦?”

      

      “我生你们姊妹四个,从来没有岔过奶。可硬叫他兔孙昨晚折腾的岔奶了。”原来王月琴天快亮了才小睡一会儿。晓阳又要吃奶,王月琴感觉到乳  房软了。晓阳刚吃几口就软了。昨天她的乳  房还十分地饱满。晓阳吃奶时吃惊了,不用他吮奶  水就会喷出来。可现在,软瘪耷拉着。晓阳没有吃饱,正咯哇咯哇地哭着。王月琴这会儿被儿子哭得心烦意乱,一头的汗水。她对小东说:“先用温开水和点糖水,让你弟弟喝掉。一会儿商店上班了,去买一瓶炼乳,记得还要买奶瓶啊。

      

      王月琴想了想说:“再拐到药店里,买一把灯芯草回来。老辈人说用灯芯草熬茶喝,可以通奶下奶。”

      

      小东去厨房做早饭。给母亲搅一碗鸡蛋面疙瘩。里面打了五个鸡蛋,很稠。小东又在饭里放了一匙红糖,然后端到母亲床前。母亲正抱着晓阳吸吮那软瘪的奶  头。小东说:“妈,饭好了。”

      

      王月琴抬头瞅了一眼小东说:“先放在床边的凳子上。”

      

      小东依言把饭放在床边的凳子上,又把凳子朝床边挪了挪 ,扭头正要走时。王月琴说:“小东,上午买完炼乳后,到菜市场去买几条鲫鱼,回来熬汤好下奶。”

      

      小东回答说:“好。”

      

      小东回到厨房开始做大家饭。小东想起弟弟没奶吃了。心里很不舒服。心里不由得恨自己的父亲。好好的一场酒席,好好的一场喜事,让爸爸弄成个严重后遗症。四十多岁的人了,喝酒一点控制能力都没有。都知道酒不攀东,因为客人送走后,还有好多的善后事情要处理。昨天晚上要不是妹妹们帮助,她真不知道要干到什么时候,没有男人帮助上门板,晚上竟然大门敞开地睡了一晚上。要知道一家人就爸爸这个大男人还醉得一塌糊涂。要是有坏人进来,屋里全是女人。后果将是多么可怕啊。

      

      小东招呼着三个妹妹吃完早饭后,提一个废硬塑料带编织成的提篮上街。买了十条白沙河的小鲫鱼,在药店里买了一把粉条似的灯芯草。

      

      小东急急回来,把灯芯草放锅里熬成水,先盛了给母亲喝下,然后再把小鲫鱼开肠破肚洗净,放锅里两边炕了炕,然后放上水,放进姜葱和大蒜头大火烧开后,小火炖汤。一直炖了一个多小时,掀开锅开,水变成牛奶色的。小东把鱼汤盛出来,端到母亲床前。王月琴喝汤吃鱼肉,当一顿饭。由于汤熬得多,剩下一碗,晚上用鱼汤下面条,把鱼汤全部喝完了。

      

      中午,鱼汤喝后一个多小时,王月琴感觉乳  房稍稍有点发胀,算是见了点效。但不够小晓阳吃的。小东不得用开水冲炼乳喂晓阳。

      

      临睡前,小东把开水瓶装满放在母亲的床头边,再把炼乳瓶入在开水瓶边上。她怕晓阳晚上要吃。

      

      父亲还没有回来。小东睡在床上心里非常恨父亲。本来母亲的乳  汁很好。晚上需要喂弟弟时很方便。现在没有奶  水了,晚上要起床冲炼乳,多费事啊。等冲好了,再喂弟弟,把瞌睡虫都惊跑了。

      

      第二天,小东又早早起床,为母亲做早餐。父亲起来洗脸刷牙时,小东没有称呼爸爸,仿佛是对外人说话似的:“我妈的奶岔了。”

      

     李成德听后,停下刷牙怔怔的呆着,好半天才又开始刷牙。但没有说一句话。

      

     其实,昨天早上醒来,酒也醒了。他恍惚记得他吐了,但却记不得吐在哪儿了。醒了以后,我撩开帘子,看见床上的单子换了,地上还有打扫过的痕迹。一个成年人怎么能不知道事的对错呢。可是,错了怎么办,作为一个大男子主义思想严重的他,却低不下头来去说几句好话。他也知道哺乳期间有岔奶的说法。而且现在他亲自将自己的老婆奶给岔了。四十多岁得儿子,他是非常非常开心的。圆了他几十年的梦。对儿子他是疼爱有加,儿子小,他没有表现的机会。醉了,他控制不住地去亲近儿子,谁知道会酿成大祸呢。昨天,他真没有喝酒,但他愧于回家。今天早上听到小东说老婆岔奶了,他后悔死了,可怎么办呢。他真不知道怎么办。

      

    吃过早饭后,王月琴把小东叫到床前。“小东,看来灯草和鲫鱼下奶的法儿还不沾,今天你去外婆家,我知道她保存着一张治岔奶的法儿。你抄过来,照着法儿咱通通奶。”

      

    小东骑上自行车来到外婆家说了要下奶的方儿。外婆问小东:“你妈岔奶了?”

      

    小东说是。外婆又问是咋着叫岔了。小东简单地说,待客时的酒味把奶岔了。

      

      外婆进去在抽屉里找出一张纸给小东说。“你回去照纸上抄了,把原方还给我。不知道能周济多少人,积多少善呢。”

      

      小东打开纸片,上面写着:

      

      鲜猪蹄两个,要生的。水多半锅。王不留行10克,穿山甲5克,当归15克,通草15克。花生米半斤。将水大火烧开,放入生猪蹄,烧开后放入花生米和中药(中药最好用纱布包装上,喝的时候方便)大火继续烧开后转小火,就这么一直炖,把上面的油撇一撇,不然太腻人,宝妈喝了也容易拉肚子。

      

          大概炖四个小时后猪蹄已经骨肉分离了,每天三次,每次喝大概两碗多,七天见效。

      

      纸上除了写有药方儿,还有做法。说得清楚明白。小东按方抓药,每天给母亲炖猪蹄中药。吃了七天后,总算见点效,但没有回到母亲没岔奶前的状态,晓阳最多也吃个半饱。吃了这个方后,王月琴也放弃了再治疗的想法,她不想再吃猪蹄了。不放盐的猪蹄,让王月琴吃得恶心。从那以后,王月琴再也不吃猪蹄,即是卤猪蹄再好吃,她看都不看。吃伤了。

      

      母乳不能满足晓阳。晓阳半吃母奶,半吃炼乳。

      

      王月琴一个半月产假期满后,必需去上班。王月琴上班后,所有的家务,包括四十五天大的李晓阳吃喝拉撒睡全丢给了十八岁的李小东。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