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长篇小说连载《坎坷》三十七 林建飞申请得一间公房 李小东过年送礼得默许

    居仁堂主
    2019-09-03 11:53:00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77


    三十七、林建飞申请得一间公房 李小东过年送礼得默许
         林建飞家只有三间房,林建飞和小东结婚后,独占了一间,林建翔只能睡堂屋家人们进进出出颇为不便。于是林建飞向公司申请了一间房。这是一间传统的瓦房,蓝色的柴瓦,瓦下面用麻杆编的芭。界砌在屋梁下,横梁以上是三角形,空的,只能隔眼,不能隔音。窗户很小,木制的,前窗一米乘一米,后窗是长方形的为一米乘零点五米。这房间原来是单身宿舍,现在林建飞和小东住进去,厨房是少不了的。他们在屋前自建了一间小厨房。小厨房用单砖砌,上面用牛毛毡搭成。厨房将整个窗子挡严实了。窗台上还放些瓶瓶罐罐。屋里只有后窗那小小的窗户进光。小东曾经听说过父母结婚时,也分得与此相似的一间房,房前盖一厨房,屋里光线幽暗,后来才分得一个小院子三间旧房子。小东站在厨房门前,恍惚了父母经历过的旧时光。难道一代一代人就是这样重复着前人的生活轨迹?小东想到父母的婚姻,想到那如刚学拉琴者拉出来的琴声,是那般的不和谐,她身上有些发冷。但小东还是知足的,虽然新婚夜挨打,她忍下了她相信事在人为。现在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虽然不隔音,说话办事声音小点而已,更何况大家都是如此,即便有些透音,大家第二天相视一笑,心领神会。

       小东最为关心的还是如何让父母接纳她让父母承认她的婚姻承认林建飞这个女婿。结婚以后,林建飞承担了全部的家务。买菜做饭,甚至洗衣扫地都是林建飞。小东回家以后没有多话,林建飞掌控生活的一切,她也不过问。日子平淡如水,倒也相安无事。

    小东做了几次尝试。下班后先去幼儿园接晓阳。她想从母亲这里作为突破口,先让母亲承认接纳,然后再说父亲。虽然母亲的脸色好看了些,但仍然对她爱理不理没有多话。小东叫她一声妈,她漫不经心地嗯一下。第一次母亲嗯地应答时,小东竟然激动地流泪了。母亲多说了一句话:没出息的东西。看似骂她。小东却笑了。笑得一脸的泪水。

    快过年了。小东想着离家已经小半年了。过年是平息矛盾的最好时机。那天,小东又在幼儿园里抱晓阳。王月琴来接晓阳时,小东抱着晓阳在幼儿园门前等着。王月琴走过来,小东叫了一声妈。王月琴抬头看了看,伸手想接过晓阳。小东说:妈,我抱吧。
    说罢。扭头就往家走。王月琴没有反对,跟着小东走。

    小东:"妈,快过年了。我想回去看看。

    王月琴说:

    妈,你跟我爸说说,过年了,我真的想回去。小东哀求着。

    不中。说罢,从小东怀里抱过晓阳,径直走了。小东呆呆地站在路边,两行泪一直流到腮边。
        女儿出嫁后,按规矩,年前应给娘家人送八色礼。八色礼也算简单。但在当时,有八色礼,就可以过一个较好的年了。一般来说八色礼有,一条礼条。就是猪肋上的约有三斤一条肉。一条连方,即两个礼条的宽度,中午割一刀,但不割透,似断非断。两条鱼。白鲢草鲩均可。一般一条鱼有二三斤。一只羊腿,两只猪蹄子带上面的一部分肉。厚道的是一个猪后臀尖,两瓶白酒或一箱白酒,再配一把粉条,粉条的寓意为长来长往。

        年二十六,小东和林建飞把八色礼送到娘家门口拐弯处的路边,他们提前约好了马丽华。让马丽华去家里把小方叫出来。小东对小方说:妹妹。要过年了。我给爸妈办了点年货。你一会儿和你丽华姐姐一起,把东西拿回去。我不敢回去见咱爸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我对他们没有任何的要求。
        小方有些害怕。马丽华说:我也害怕。可是谁让你是我的好姐们,不能没有一点担当。最多不就是骂几句嘛。怕啥。然后马丽华又对小东说:你和建飞把东西再往里送一点。恁沉,没个推车,谁提得动。
        林建飞和小东以及马丽华、小方各自提着东西,一直离门口有十来米远了才放下。
        小东看见了半年不见的院子大门,是那样的熟悉,又好像是那样的陌生。这个曾经天天无数次出入的大门,记载了多少故事啊。现在近在咫尺,却不敢越过雷池一步。她现在真正尝到了有家不能回的滋味。小东不敢停在这里。她怕听到父母的声音,怕听到父母拒绝的声音。她拉着林建飞快步离开。她竟然不知道自己已是泪流满面了。
        当马丽华和小方分几趟把东西挪进院子里,累得大喘气。王月琴走出来问:你们拿的啥?疙疙瘩瘩的。
        小方低着头不敢看母亲。你问我丽华姐吧。
        马丽华笑着对王月琴说:阿姨。直说了吧。小东不敢回来,眼看快过年了。她想孝顺一下你们二老,办了些年货叫我帮她送过来。你总不会叫我再费劲巴拉地再拿走吧。

        王月琴站在那里呆了一会儿。才长叹一口气说:你叔的气还没消呢。不争气的东西。咋生了个冤孽对头。先搁那里吧。进屋来,喝口水。

    马丽华怕夜长梦多,赶紧说:阿姨,你忙吧,我不坐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马丽华快步走出来。到路边见林建飞和小东还在那里等着她呢。她走过去说:东西留在那里了。你妈说,先搁那里吧说你爸还没有消气呢。
        晚上十点,李成德带着酒意回来。王月琴揽着晓阳已经睡了。李成德进门后,拉开电灯。见堂屋里放着疙疙瘩瘩的东西便踢了踢问:这放的是啥东西,差一点绊我一个跟头。
        王月琴听见后应道:那是小东给咱置办的年货。托马丽华给送过来了。
        李成德听后大怒骂道:丢人现眼的鳖妮子,给我扔出去。都扔出去。这东西好吃难消化。扔了扔了。说罢还狠狠地踢了两脚。
        你歇歇吧。晕头马唧的。别把晓阳给吵醒了。茶瓶里有茶。你喝点。王月琴难得如此的温柔。李成德听到晓阳这两个字,心里一软,放低了声音说:这东西不能要。一要就表明咱认了这门亲了。
    唉。成德啊。俗话说的好。儿大不由娘。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咱们也得好好反省反省。也不都怪妮们。王月琴长叹一口气:话又说过来了。妮再不听话,也是咱的骨血。也不是想不认就不认的。你再不认,认识你的人也都会说那是你李成德的闺女。再说,养她二十年,辛辛苦苦,擦屎擦尿,太不容易了。她送来的东西就留下吧。该不走这门亲戚,还是不走这门亲戚就妥了。    

        时间是医治创伤最好的药。小东离家小半年了,小半年的时光足以淡化很多事情。李成德虽然不顾家,但他对小东寄托的希望还是最大的。在晓阳没有出生前,小东最得李成德的喜爱。在四个姐妹中,小东确实是他付出最多的孩子。而且,小东留下的那封信对他的触动也是非常深刻的。虽然他养成了好玩贪玩的习惯,但这不表明他不知道对错。小东走后,他也很不习惯。有几次他酒后想喝开水,明明是叫小方的,却叫成了小东。而小方明知道姐姐不在家,也不答应一声。小方就没有小东使唤得那样顺手听话。现在王月琴这般说法,李成德心情缓和了许多但嘴上仍然说,不要不要,这酒肉我无福享用。李成德一面说着一面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天,李成德再没提小东所送年货的事。下班后,小东来到幼儿园,将晓阳抱在怀里,走到园外面。王月琴走过来,小东没有把晓阳递给母亲而是抱着一起走。母子二人一路无话,走到要分手,小东停下脚步,把晓阳递给母亲。
        王月琴接过晓阳,看了看小东说:东西留下了。过年你们不要回来。这也不算是啥八色礼,我只当是你的一点孝心,也就不待你们的客了。
        小东听了母亲的话。知道父母起码在心里软化了。这信息也表明父亲也没那么强硬了。接纳她们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小东对母亲说:我知道了,妈。只要你和爸都好好的就行。说后,小东从包里掏出来几块布交给母亲说:这是我给妹妹们撕的几块布,你啥时候有空了,给她们做件衣裳。我当姐的也没有大本事。快过年了,也是给妹妹们的一点心意。王月琴默默地接过来。
        年三十儿。工厂放假了。王月琴开始忙着过年所需的一切了。过去基本都是王月琴动动嘴,小东动手。今年不行了。小东结婚了小方没有操持过家务。干啥都需现学,还不主动干。王月琴头几天就对李成德说今年过年没有人干活,你不能光跑着玩,不管家我忙不过来。李成德也答应了。年二十八,李成德用中午吃饭的时间,到食品公司买了四分之一的后臀尖回来。又到蔬菜公司买了些莲藕、豆芽、豆腐、粉条。这些票都没用攒着过年用呢。年二十九晚上,李成德主厨,支锅过油。炸了酥肉、鱼块、莲菜盒子、方肉、条子肉、排骨、还炸了鸡块、丸子。很大的一盆子。
        三十儿上午,王月琴洗罢碗,在厨房里喊道:小东,洗萝卜,准备剁饺子馅。
        小伟在院子里听见了说:妈,我大姐没在家,喊啥呀。
        王月琴听后,心头一沉。是啊。过去一有活就叫小东。几个月过去了,还是改不过来。那叫你二姐过来,洗萝卜,准备剁饺子馅。
         妈,有热水吗?用凉水洗萝卜啊。把手冻掉啊。小方高声说。
        哪儿来的热水。先用凉水洗个大概,最后用热点的水洗干净。你怕啥冷啊。你姐在家里就没有叫过冷。王月琴不耐烦地说。
        那你还叫我大姐来洗呀。
        兎妮子,会犟嘴的很。明知道……”说到这里王月琴说不下去了。她有些难受。这会她不再埋怨小东,而是在遗憾,为啥辛苦地把闺女养大,最后总要嫁给别人。刚会干活就离开家。最后还得自己干活。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