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散文】]庄山揽胜

    点击数:340
    海天蓝蓝
    2019-11-05 16:02:27

    庄山揽胜

      我们从丁村沿着土路往回走,折进了庄山的路。摩托车在山脚转了一个弯,庄山寺的红墙在高大乔木的绿树掩映中与我们相迎了。

      一个凉亭在庄山寺的左前方山冈处飘逸欲飞,我们跨过从寺庙左边流下的潺潺溪流,在嶙峋的巨石中小心地踩着就石修整出来的梯级走上去。亭子上写着“群英亭”三个行书字,四根圆形的亭柱撑起一个绿色的亭盖,亭盖在阳光下闪着熠熠的光辉。在通体翠绿的小蝉聒噪中,我们坐在亭里,喝着矿泉水,抹一把汗,透过绿树看山脚下田垌里金黄色的稻田和正在开发的电城新区,享受着徐徐南来的薰风,荡涤在山兜丁村所看到的景象给心里留下的不愉快印记。

      当中一人用目光示意我们一遍,握着矿泉水瓶的手向山上方向伸直,我们会意地一齐站起来,走出凉亭,沿着寺庙左边的山冈,走在崎岖的山石路上。越往上走,乔木的影子越少,路径也越发难行。我们在荆榛中穿行,惊得近在我们周围的小蝉儿噤声,使得我们有了可让旁人能听清楚的说话机会。儿时就已经非常熟悉的许多灌木名称,被我们不断地重温着,通过交流,相互了解了各种灌木在本地各种方言的不同名称,也使我们多了攀爬途中的调笑材料。一路上,我们与“咯咯”“淙淙”声响的溪流不断相遇。有时,听到溪水的响声,却看不到在石头之下的流水,我们会走下去寻找,听一会儿。碰上鲜见和不熟悉的山花,我们也走过去看看、摸摸、嗅嗅,然后向同伴们说说感受。

      半山腰处,一块巨石写着“玉流池”三个半行楷红色大字撞入了我们的眼里。我们走上去,巨石下,一泓清泉,在阳光下波光潋滟,摇金荡玉。转过巨石后面,另一块稍小的石头上也写着不同风格的“玉流池”三个楷书体字。我们继续向上,山路更加陡峭。远远地,“玉液池”三个字就被我们看到。这玉液池,比玉流池小,泉水在窝里的一个小缺口流出,穿行在稍陡的石隙之中。“淙淙”之声,就象是琴键里流泻而出的一个个旋律优美的音符,让人的心神豁然振奋,飘飘欲仙。我们掬起泉水洗了一把脸,然后又掬起泉水喝进口里,让泉水在口腔中漱了多个来回,才慢慢地下咽下去。泉水的清冽和甘甜,进入胃里,恰似一股仙液,令我们四肢百骸,清爽无比。暑天的热气,仿佛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山顶的茅草在招手,给我们注入了一股强心剂。同行的一人发出了呼喊:“山顶到了,我们冲啊。”我们使出吃奶的力气,争先恐后地你拉着我、我阻着你地以儿童耍乐的方式,以最快的速度向山上攀爬。

      站在山顶上,我们欢呼雀跃,长啸不止。

      山岭的背面,是我们刚才拜访过的冼太夫人的故里,一个狭长的平原从东北向西南纵向延伸。平原的边缘,是逶迤不断的山岭屏障,护卫着一马平川的富饶土地。当年,冼太夫人就是以这一地域为根据地,发号施令,恩沐南越百姓。

      山岭的南面,一条325国道在田野里穿过,川流不息的车辆正在快速地与庄山大致平行的公路上行驶。紧接田野的,是滨临南海的电白县古县城电城镇政府所在地。紧挨城镇南面的,是与苍茫远天相接的湛蓝的南海。帆船点点,浮荡在海面。宴镜岭、大放鸡岛、莲头岭,如绿色的艨艟巨舰,在海洋里游弋。小放鸡岛就是一叶舢板船,正在浪涛里颠覆不停。近岸的滩涂,分隔成一块块的,是养殖贝类的基地。

      我们从寺庙的后面下来,走进了庄山寺。沿着梯级走上二楼,虔诚地焚香朝拜一尊尊佛像,然后浏览一下大堂里的佛教资料。下午四时,我们离开了庄山寺庙。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