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冬日随笔

    琅江水潺潺
    2020-01-18 10:22:45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82

    冬日随笔


              晨光曦微时,疲累开始接连袭来。很快,我就沉进了梦乡。

           朦胧中,紧闭的双眼,感觉到有光线。睁开眼睛,窗帘正接受着阳光的斜射。眼睛感觉到的光线,就是透过窗帘阻隔之后照射进来的。

           好一个晴朗的冬日!惺忪的睡眼,斜睨了一眼时钟,已近上午九时了。掐指一算,似乎已睡了三个多小时。“上苍让人一天能有三个小时的睡眠,又算是赚了!”我在心里暗自高兴。因有了睡眠而精神状态也有所改善的感觉,也显得较为亲切了。

           戴上蓝黑色的鸭舌帽子,拖开窗帘,推开铝合金窗页,排闼而来的美景,让我的心胸豁然开朗。窗前的法国梧桐,叶色还是苍绿,见不到一丁半点的枯黄叶子;公园里的湖水,荡漾着粼粼的波光;一截海堤,与高出海堤的红树林相互映衬,红树林外的海湾水面,闪射着阳光,浮荡着薄雾,托着一小片狭长的绿洲。南海半岛的绿树,与三几座高耸的楼房,朦胧在雾霭之中。阴沉了几天的天空,湛蓝蓝的边缘竟横着一条宽大的白云长线。肉眼看去,好象是在不远的公园上空,一直向澳洲、南海半岛、南海汪洋扩展开去。没有雾罩的晴日,半岛外浮在大洋里的大小放鸡岛的苍黝轮廓,可清晰瞥见。可现在,却是空有想象罢了。有关放鸡岛的传说,又从我的脑海里溢出。可那不过是久远的事情了。现实里,冷冰冰的世态,却是为一日三餐的奔波,无法令人有意识地想起这一美丽的传说了。

           一阵稍显强劲的冷风,飒飒而来,脸面才一感觉,脑子里好象倏然插进了一把锥子,疼痛异常,就象是雪上加霜一样。意识到这风吹得长了,对身体又是一次浩劫。急忙关上窗,拉拢窗帘,关锁了窗外的一切风景。只留下阳光的影子随意地投射在窗帘上,再将已显得微弱好象没有热量的光线晃荡在房间的地板上。

           公园里,悦耳的粤剧唱腔,和着多种乐器的伴奏,声声入耳——那是老人们的现场娱乐。老人们的心境,还是如此的充满激情和活力,是多么强健的心态啊!下意识地想:自己还未老,身体的沉疴不应该是自我奋进的绊脚石。

           想到这里,一阵的激动从心胸间翻涌上来。我拉开窗帘,透过玻璃,看着窗外的美景,竟然似一个忘机的愚叟,陶醉在缥缈的冬日里。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