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大医精诚• 潘茂名②】南药始祖潘茂名的魅力:一个人成就一座城

    茂名网
    2020-07-07 14:38:28
    → 快速回复 点击数:774

    潘茂名,无疑是西晋时期岭南地区最耀眼的“医仙”,成功俘获一大帮粉丝的心,不但百姓爱戴,隋唐以后皇帝也推崇有加,隋文帝心甘情愿,用其名命名茂名县,唐太宗感其功德,用其姓把当时的南宕州命名为潘州,至新中国初,国务院又以其名设立茂名市,使这座仙风道骨的城市,1400多年名字不变。能让名字和姓氏如此流芳百世的,古往今来,惟其一人。

    1.jpg

    高州市潘仙观潘茂名像 丘立贺 摄


    究竟潘茂名有何功绩,能获如此殊荣?

    跟着茂小布穿越时空

    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话要从当年被称为“瘴疠”之地的岭南说起。“下潦上雾,毒气重蒸,仰视飞鸢,阽阽堕水中。”这是东汉时期著名的军事家马援所说,大意为岭南雾气弥漫,连天上的雀鸟都会因为中毒掉下来。而他所说的“雾气”便是岭南当时的特产:瘴气。

    2.jpg

    《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的军队在南征孟获途中就遇到过瘴疠之气,致使战斗力锐减。后来遇到一位老者——孟获哥哥孟节的指点,才解了瘴气之毒。不管是《辞海》还是《现代汉语词典》,“瘴疠”的意思基本上都指向“亚热带湿热地区的恶性疾病”。这些恶性疟疾威胁巨大,动不动就会死人,而且传染性极强,病情一旦暴发,扩散范围非常广,很难有效控制。

    3.jpg

    一次严重的瘟疫,堪比一场惨烈的战争。所以,一旦发生疫情,人们则畏之如虎。秦朝对于患者作出的措施非常残忍,规定:“疠者有罪,定杀”。这种一杀了事的做法,后来的朝代没敢再干。晋朝时,为了防止瘟疫的扩散,采取了保持“社交距离”的“隔离”措施:“朝臣家有时疾,染易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晋朝就知道要对疑似病例进行隔离,比当今的“懂王”川普实在是高明不少。

    4.png


    中华文明绵延至今,其间也曾历经无数次瘟疫的侵袭,但总是能够战而胜之,主要靠的是中医药的神奇力量。

    •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


    岭南地区的医者因地制宜,在预防及治疗疾病方面,尤其在中草药的应用上,形成了其特殊的一面。他们善于运用生长于岭南本地的草药或药材,积累了大量的临床用药经验,为保障岭南人民的健康屡建奇功。

    潘茂名是岭南中医的代表人物,是公认的“南药始祖”,在运用南药扑灭瘟疫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5.jpg

    茂名历来是南药重要集散地与消费市场,一直大量种植化橘红、桂圆、白木香、铁皮石斛、山药、霍香、何首乌、八角、益智等药材。

    潘茂名是道教养生派,对内丹、医药之学都有很深的造诣。他与先贤神农氏一样,遍尝百草,因地制宜,焚烧木香以避秽、健脾化湿;用岭南道地药材化橘红煎水来预防“瘟疫”;当时岭南地区常发洪水灾害,洪水过后便是瘟疫流行,潘茂名不顾年事已高,带徒弟不辞劳苦四处扑灭瘟疫治病救人。“朝汲泉于此山,暮洗术于鉴水,采丹田之芝,煮白石之髓,嚼瑶笋之芽,餐碧奈之蕊,勤洗伐而脱尘凡,取精华而去渣滓”,用沉香入药,炼就九转金丹、大小还魂丹,止疫安民,惠及乡梓,将南药的药性研究运用到极致。至今,潘茂名的“万应灵丹方”仍在民间留传。

    6.jpg

    中华传统文化有儒道释三家,中国古代科学特别是中医药学主要存在于道家。潘茂名与葛洪是同时期的岭南道教先驱,当时岭南作为“瘴疠”之地,瘟疫流行,哀鸿遍野,潘茂名以其科学眼光,意识到“水流源清,天下太平”,水质不洁是发生瘟疫的最大源头。所以,他对炼丹制药之水特别讲究,在其草药种植园荖园内,选择了一处特殊的地理方位,开凿了一口井,与龙山水脉相通,流出的都是“龙涎”之泉,他以此井之水炼丹制药,取得神奇的抗疫效果。后人称此井为“思前井”,取其思念前辈先贤之意。

    这口井不但水质稳定,还具有神奇的功效。当地群众用井水制作豆腐时,每担可增重 2~3 斤;用井水冲茶,则芳香四溢,杯内不留茶渍。

    深受唐玄宗宠信的高力士回家乡茂名探亲时,还特地从“思前井”中汲水归朝,送给玄宗皇帝——有史为证:宋《太平寰宇记》记载:“潘真人炼丹之水,味甚香美,煎茶试之,与诸水异。力士奏取其水归朝。”
    7.jpg浮山岭是潘茂名“东山采药,西山炼丹”的风水宝地
    潘茂名淡泊名利,不喜爵禄,朝廷屡次征召他为官,他都不答应,一心一意在民间救治百姓疾苦,自谓“深入青山,自建茅庵;万事不管,立鼎造坛”。因此朝廷“赐改高兴地曰茂名,以彰功德”。他不贪财帛,施医赠药,惠及桑梓,深受群众爱戴,被尊称为“潘仙”。
    他留下的一百条签语中,“济世有奇诀,救人须用心”与冼夫人的“我事三代主,唯用一好心”有异曲同工之妙,共同构建了“好心茂名”精神的根和魂。
    8.jpg市民践行好心精神,在“潘茂名纪念公园”为茂名添绿。

    “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茂名的发展史上,潘茂名和冼夫人这两位杰出的历史人物,一个为茂名赐予千年的名字,一个为茂名赋予不朽的灵魂;一个立德行义、悬壶济世,一个维护国家统一、保境安民;一个在野,一个为官,皆为后世之楷模。他们的精神,就是茂名这座城市的灵魂。

    9.jpg

    一个人,成就一座城。潘茂名遍尝百草,以身试药,扑灭瘟疫,拯救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用大写的仁心仁术救济苍生,其高尚的人格魅力令人缅怀和纪念。如今,当人们把目光投向岭南时,那历史烟尘中的瘴地,早已蜕变成天清气朗、独树一帜的中医药前沿和重镇,枝繁叶茂,硕果飘香,潘茂名精神千年传承,荫泽万代。



    文/郭柳纤,系茂名市行政学院行政学教研室主任,广东省岭南文化遗产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来源:茂名发布

    用户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