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吴华尧等人搅乱茂南建材市场借美女敛财?

    winer
    2020-11-28 15:00:23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2163

    本人黄木旺,是高山建材市场的租户,与李木有、沈建武、张茂忠等四人于2014年起从原承租人李毅(高山村人)处转租原茂南建材市场紧靠高铁征用后剩下的一块面积为2800㎡的土地使用,茂南建材市场同意并协助我们四租户在该承租的土地上搭建钢结构车间和购置各种机械设备,单本人就投资了一百多万元。原本我们想在这里开创一番大事业,结果被茂南建材市场领导吴华尧、胡志文、黎雁与黑恶分子串通一气,通过假投标、暗箱操作制作假合同侵吞茂南建材市场土地租金约1000万元,此外,吴华尧还有吃空饷的违法行为,我恳请茂名市纪委、监委依法查处吴华尧等人违法违纪及犯罪行为,以保护国家财产及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吴华尧等人与茂南建材市场的关系

    茂名市茂南建筑材料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茂南建材市场”),是由茂名市茂南区高山镇人民zhèng fǔ、茂名市茂南区市场物业管理中心、茂名市茂南区红旗街道高山社区居民委员会三个投资者以4:4:2的比例出资成立的国有控股企业。国家在建设茂湛高铁时,征收了茂名市茂南建筑材料市场的一块土地。当时吴华尧是茂南区高山镇委书记,是茂名市茂南建筑材料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实际掌权者;胡志文是茂名市茂南区市场物业管理中心主任、茂名市茂南建筑材料市场副董事长;黎雁是茂名市茂南建筑材料市场的总经理、法定代表人。 

    串通投标 ,暗箱操作炮制假合同

    2016由茂南物业中心、高山镇zhèng fǔ、高山居委会三股东的代表、市场管理公司的经理、副经理组织在建材市场会议室举行内部招租竞标铁路边地块大会(就是黄木旺、李木有、沈建武、张茂忠等四租户租用的地块),会议规定租期为20年。当时各股东参加投标的人员是:茂南物业中心方的投标代表是姓刘的男子、姓蔡的女子等三人;高山镇zhèng fǔ方的投标代表是张建波、张金尧两人,他们不是高山镇zhèng fǔ工作人员,而是高山镇文岭村委会富坡村农民;高山居委方的投标代表是李飞清一人。竞标过程中,高山居委会竞标代表李飞清举牌302万元时,竟然出现一个叫张建明的人冲过去夺过李飞清的出价牌并撕得粉碎,张建明何许人?系张建波的大哥。高山镇zhèng fǔ就是通过张建波亲兄弟等人利用暴力恐吓手段阻止其他人参与竞标,至此,竞标会不欢而散,没有结果。

    竞标会后,李飞清等人的竞标押金就全部退还了,而张建波的竞标押金却不退还而是作为签订租赁合同的押金了, 他们就是这样,通过暗箱操作将铁路边地块内定贱价出租给了张建明、张建波等人的,但最后与建材市场签订租赁合同的却竟然是 “曾亚容”!据说,建材市场还赔了几十万说给张氏俩兄弟后才得以将合同签订给“曾亚容”的。而实际签订合同的人却不是 “曾亚容”,“曾亚容”本人一直没有出现过。我们是建材市场的老租户,从1997年进驻高山钢材市场经营生意,却无权参加竞标。而张建明、张建波两人既不是原租户,也不是镇zhèng fǔ工作人员却有权参加竞标,这是什么原因呢?我后来才知道,是吴华尧利用张建波、张建明串通阻止其他人竞标,然后吴华尧叫建材市场赔几十万元给张建波、张建明,再叫人用“曾亚容”的名字与建材市场签订租期30年的土地租赁合同。(依《合同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土地“租赁期限不得超过20年”)。吴华尧等人就是利用手中权力串通投标 、暗箱操作炮制假合同以侵吞建材市场的国有资产(土地租金)的。 

    关键人物“曾亚容”从未现过真容

     在建材市场会议室召开出租铁路边地块的竞标大会过后,三个股东代表及建材市场管理人员在经理黎雁办公室开会,决定不再向其他人出租地块,留给现租户继续租用;后来在建材市场副经理沈广生退休后,吴华尧就通过暗箱操作将我们四租户所租赁的土地偷偷租给了“曾亚容”经营30年,而且建材市场还以37万元的极其低的价钱买断我方4人投资了100多万元在铁路边出租地块上搭建的钢结构车间铁棚,然后无偿交给“曾亚容”使用。

    2015年底我们转租的合同期满后,总经理黎雁与我们四个租户协商,口头约定按原合同执行,双方不用再签订书面租赁合同,如果国家不征收该土地,就一直由我们四个租户经营使用,绝不会再出租给他人使用;双方还口头约定租金为每月每平方米10元,一次性交齐一年租金。但当我们投资加建了钢结构车间及添置机械设备仅仅一年时间(2017年初),茂南建材市场就不再预收我们的租金,我们觉得不解,还未明白什么缘故时,2017年6月4日下午,黎雁打电话通知我们四租户当晚8:30到建材市场办公室开会,当我们去到办公室时,见到除吴华尧、黎雁、胡志文、张木水(公司副经理)、前一任经理张权基外,还有三个我们不认识的陌生男人(后来听说叫张建明、张建波、张金尧)。我们刚进办公室,他们就叫其中的一位陌生男人拿出一份租赁合同叫我们在上面签字,我们见这三个陌生人不是茂南建材市场的人,所以不同意签订这份合同,然后就离开了茂南建材市场办公室。

    到了2017年6月30日晚上8时半,黎雁又再次打电话通知我们四租户去茂南建材市场办公室开会,在场的人员跟6月4日在场的人员基本相同,这次又由一个自称姓林的男子拿出一份事先打印好的合同叫我们签名,我们看到“出租方”的名字是“曾亚容”,就觉得很奇怪,问他们是怎么回事,他们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在不断地催促我们签名,我们不肯签名,他们就威逼恐吓我们,说如果不签合同就立即搬走东西交还土地,还说如果不签名到时就连一点渣都没有,损失会更加惨重等等。因考虑到我们已投入一百多万元的设施和设备在出租土地上,如果就此搬走将白白丢掉一百多万元,所以我们被逼无奈,只好在惶恐之中违心地在出租方为“曾亚容”的租赁合同上签上名字了(这里要说明的是我们从没见过“曾亚容”,当时也不知“曾亚容”是男还是女)。虽然这份租赁合同名义上是我们与“曾亚容”签订的,但实际上我们四租户直到现在都未曾见到过“曾亚容”本人。后来我们经多方打听才了解到原来是吴华尧等人与张建波、张建明等人串通,假借“曾亚容”的名义签订的合同,这份合同我们既没见到“曾亚容”本人签名,合同也没有按手印。后来,经我们调查了解得知“曾亚容”是广东省化州市南盛街道办谢村村委会大坡村29号村民,其父母均是当地农民,其本人出生于1987年1月23日,是未婚女青年,现在茂名市一家公司做文员打工,月工资二、三千元,据此,“曾亚容”这样的人有什么能力拿得出几百万元资金承租建材市场?这就足以证明以“曾亚容”名义签订的租赁合同是虚假的,所以他们一直不肯提供所谓的“曾亚容”与茂南建材市场签订的合同给我们看。还有,茂南建材市场与“曾亚容”签订租赁合同时,作为时任公司经理、法定代表人黎雁也称没有见过“曾亚容”本人,“曾亚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如此神秘。

    茂南建材市场与“曾亚容”签订的所谓合同的租期是30年,总租金是302万元,分三期付款。在我们与“曾亚容”签订合同前,茂南建材市场未经任何作价、评估、鉴定,也未经四租户同意就擅自单方面将我们投资一百多万元的设施和设备强行以37万元的价格“收购”,然后将37万元的设施、设备无偿交给“曾亚容”使用,按此计算,“曾亚容”的实际出资只有265元,该租赁土地的总面积是2800㎡,按此计算,茂南建材市场实际上是按每月每平方米2.63元左右的价格来收取“曾亚容”的租金,而“曾亚容”转租给我们四个原租户的租金是每月每平方米10元和12元,和我们原来交的租金一样。该块土地一直都是我们在经营,使用人没有变,但所谓的“曾亚容”通过签订两份合同,一下子使茂南建材市场的收入少了四倍,而这笔钱全部进入所谓的“曾亚容”的口袋了,但“曾亚容”一个打工妹能得到这笔钱吗?我想大家看过这件事的经过就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们四个投诉人曾在他们出租土地给“曾亚容”之前去过经理黎雁办公室,我们向他们提出愿意以400万元、租期20年的价格承租该土地,并且一次性付清租金(“曾亚容”的合同约定是分三期付清租金的),但他们却不同意。以上事实证明,如果按照合同计算“曾亚容”承租30年时间里茂南建材市场将少收入1000多万元土地租金,这笔本应是国家的财产现在却流入私人的腰包了。

    而茂南建材市场与“曾亚容”签订土地“租赁合同”时,正是高山居委会(建材市场的股东之一)换届期间,当时,旧班子不理事、新班子未上任,该租赁合同中并没有股东高山居委会的代表签名,高山居委会至今对此合同也不予承认及签字(因为原来茂名市茂南建筑材料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三方股东有约定:凡大事要有三方股东开会决定,三方股东全部同意并签字或有三方经理、副经理签字后合同才生效,违反此约定签订的合同无效)。所以,曾亚容与建材市场签订的“合同”是无效。

    2017年9月,吴华尧调任茂南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前,其擅自提拨副董事长胡克文为建材市场董事长,委任其司机梁登志为建材市场经理,原建材市场经理黎雁改任建材市场书记。吴华尧调离高山镇后,张氏兄弟等人曾因分赃不均而告到高山镇zhèng fǔ,镇zhèng fǔ新领导人说,你们是在哪里搞出来的问题就回到哪里解决。

    由于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曾亚容”,而且又交了三年租金到“曾亚容”的银行帐户,但却没见过其人;她也没有写收据给我们,所以我们带着疑问去追寻“曾亚容”,没有人认识她。后来通过多方了解才找到“曾亚容”父母的家,当时,她父亲在家,我们就向她父亲打听“曾亚容”去哪里了?他说“曾亚容”去茂名上班了。我们就叫他打通“曾亚容”的电话然后给我们听,在电话里问“曾亚容”茂南建材市场的承租合同是不是她签的,当时她正想回答时,她旁边的一个男人叫她不要说,叫让我们自己去查,当时,我曾叫她出来大家见面确认合同的事及当面交付租金给她,并要求她开具我们已交的三年租金的收据给我们租户,但她却没有再出声,然后就挂机了。 “曾亚容”就是这样不知为何一直不肯露面,连几十万元的租金都不敢来收,真是“神秘”的人。

    我们今年的租金本应在2020年7月1日前支付的,但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支付,因为我们怀疑这不是“曾亚容”本人签订的租赁合同,我们也不认识“曾亚容”,所以我们要求“曾亚容”本人拿自己的身份证出来大家见面当面确认合同上的签名是她本人签的,然后要她写这三年收取我们租金的收据以及提供其与茂南建材市场签订的合同复印件给我们,我们才交钱,这是完全合情合理合法的事情,但“曾亚容”到现在既没有亲自出来见我们,也没有打电话与我们联系,致使我们始终无法与曾亚容联系交租金的事宜。另外,前后有姓林的男士来催租金,也有姓张的人多次打来电话要钱,而“曾亚容”又始终不肯露面,这就更增加了我们的怀疑。原来拿合同给我们签名的那个自称姓林的男子发了两次信息来威胁我们,说如果不交租金就解除合同,收回出租的土地,要我们支付违约金等等;他们还叫“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的一个名叫“余倩明” (电话:13556070682)的律师在2020年8月24日发来一份[2020]粤金桥律函字第4989号的《律师催告函》,他们在该律师函中恐吓催交“租金”、“滞纳金”、“违约金”、“律师费”等等,但我们却没有收到“曾亚容”本人的任何信息,也没有见到其本人,据此,我们认定有人利用“曾亚容“的名字签订《租赁合同》,赚取本应属于茂南建材市场的1000多万元的租金 

    吴华尧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吃空饷

    吴华尧任职高山镇委书记期间,除了正常在建材市场上班的工作人员外,吴华尧还以镇职员在建材市场上班的名义,挂了10个空职在建材市场领空饷。这10份空饷经由高山镇下属的高合公司领取后,再交给吴华尧本人,高合公司与建材市场没有任何的劳务关系和上下关系,挂了空职的十个人也从未到建材市场上过班,该事实通过审查建材市场以及高合公司账目即可予以证实。

    以上事实都是举报人亲自经历,都是在吴华尧任职高山镇委书记期间把持建材市场时出现的怪事,这就足以证明吴华尧等人以美女“曾亚容”的名义制造假合同侵吞国家巨额财产的违法违约行为,因此,我再次请求纪委监委对吴华尧等人的违法违纪行为进行查处。



                               举报人:  黄木旺

    联系电话:13543381748

    二O二O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用户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