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深圳商人在化州市那务镇投资遭抢夺

    greenall
    2021-06-21 21:16:44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3752

        本人黄晨修,是一名深圳商人,在那务镇大搞招商引资经人介绍到那务镇投资。于1997630日,与茂名化州那务镇经济发展办公室签订新松岭《土地承包合同书》,大约2000亩,合同期限50年。从1997年到2015年,该合同一直正常履行,同时,我还承包了茂名化州那冰村民委员会385亩,那务那冰管理区,签订时间1998121日,50年期限。直至2016年,我按照合同约定要继续承包该土地并交付承包费用,却遭到时任那务镇党委书记黄理文、副镇长莫耀明、企业办财务莫越高、那冰村党支部书记叶芝伟等人的阻拦,拒不收取本人的承包费用,阻止继续履行合同的权利。他们试图以这种非法的方式强迫本人退出合约,以达到侵吞本人承包的土地。微信图片_20210621194831.jpg

    镇干部50万竟想买我千万元资产

    19976月,广东省茂名市化州市那务镇经济发展办公室(原镇企办公室),那冰村民委员会作为甲方与我在1997630签订新松岭《土地承包合同书》,1999423在原《土地承包合同书》附加的补充协议的条款,合同期限50年。 

    2016年之前,我每年的租金都按时上交或一次性补缴齐全。合同都以现金的形式每年给到那冰村民委员会3857千多元租金,与那务镇经济发展办公室的约2000亩租金,就交到那务镇经济企业办财务,租金是22一年。当时,我承包的山头上的种植了龙眼果树,后来亏损严重转种植桉树,山头价值超过600万。一直以来我们都按时交租金。

    但是到了20163月,我委托陈建到镇zhèng fǔ交付当年的租金,那务镇经济办发展办公室拒不收取租金,说要经过莫耀明镇长同意才可以收,当时也有录音作为证据。那冰村的书记叶芝伟也拒不收取租金。甚至,叶芝伟还忽悠我,谎称当地zhèng fǔ要统一收回这些土地,说有其他老板要投资开发,但是没有zhèng fǔ文件来证明zhèng fǔ要回收这些土地。他们这样做是有目的的,因为之前叶芝伟和那务镇彭镇长的人来深圳找我卖山林,开价50万卖给他们,我投资带亏损近千万元,他们竟想50万要回去,我不可能贱卖。于是,他们后来拿了我以前签订合同复印件回去以后,就一起绝收我们租金,故意让我们违约!

    为两万多租金花费几十万打官司

    这几年,我承包的土地以及周边的集体土地市场价呈明显的上升趋势,黄理文、莫耀明、叶芝伟等人便想非法收回原先承包给我的土地。碍于合同期限50年,黄理文、叶芝伟就通过拒不收取承包费来达到故意使我违约的目的。

    叶芝伟一再谎称当地zhèng fǔ要统一收回这些土地开发,说他没办法也是听zhèng fǔ话,是zhèng fǔ出钱告我。当时,镇zhèng fǔ以拖欠租金和荒废山岭为由将我告上法庭,其实承包合同没有注明村委会账号,那务政zhèng fǔ也没有提供过银行收款账号,也没有提供过书面交租文件,催收文件,公司也没贷款过,也没补贴政策。山岭之前种有龙眼,后改种速生桉,未曾荒废过,说欠租和荒废山岭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我也提供了个人的资产证明,化州那冰村村委会385亩地的官司和那务政zhèng fǔ2000多亩地官司打了四年左右,前前后后花费几十万,居然是为了两万左右的租金,真是可悲之极!有人说zhèng fǔ给压力法院,怎么打都是输浪费钱,在官官相卫之下,我又怎会不输官司呢?官司完了才知道这是茂名三不管的地带。 2.jpg3.jpg

    就因为我是外来投资客,任人欺负,原本还有另一个高州股东他后来死亡了,只能由我70岁的行走不方便的老人硬杠。打官司四年前前后后进了10次医院,抢救3次,法院还不给我申请延期,让我感觉到没有公平公正的法律对待,还有什么外来的投资客敢来这里做生意?

    经历这些遭遇,我悲愤交集,整日郁郁不乐,终于病倒了。这些年我几乎都是在医院度过的。我半生走南闯北做生意,竟栽在化州那务这个黑暗的官场上!

    被欺压6年损失1亿

    黄晨修于1997630日签订新松岭《土地承包合同书》是那务镇zhèng fǔ1997年重点引进的招商引资项目。当地zhèng fǔ为开发利用土地资源,提高土地经济效益,就与我签订了该合同,投资农业种植。97年到2005年种植龙眼亏损600多万,之后种植快速林。

    签订合同之后,我方投入大量的资金对当地进行大修公路,开山路,开荒山头等大量基础建设。前几任zhèng fǔ对投资商投入大量资金,处于一直亏损状态的都会给予一定的扶持政策,但就如此困难的情况下,我都没有向当地有过一分钱贷款,都是我们源源不断的注入资金支撑发展的。黄理文任职之后,对我们的项目没有任何关注和扶持,反而用卑鄙的手段想让我们投资商退出,严重影响我方投资运营,合作伙伴也因为这个事退出公司,导致我们遭受1亿元的未来规划布局损失。

    尤其是到了2016年,那务镇zhèng fǔ不履行合同义务,对我们的招商引资项目先引后抢, 以那务镇党委书记黄理文、那冰村党支部书记叶芝伟为首的zhèng fǔ人员滥用职权强行欺压外地投资者,每当找他们协商,就像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

    既当官又发财难道还不拍蝇?

    作为一名村书记,叶芝伟毫无党性,作为合同甲方代表,不遵守合约,为了利益竟然违法违纪。

    叶芝伟等常年通过这种非法手段巧取豪夺,将权利与钱财集于一身,在村里建起了豪宅(我有照片为证),一个村书记,竟然富有到这种地步。显然,村书记,茂名市人大代表等职务和头衔,已经成为他敛财的工具。老百姓有目共睹,把是敢怒不敢言。听村里人说他把国家扶贫款修路建设,都建在自己几千平方的别墅上!


    黄理文、叶芝伟等人,就是贪污腐败来搞垮企业,抢山头、贪扶贫款。黄理文是整个案件的安排所有人不收租金的关键推手,叶芝伟口口声声说镇zhèng fǔ让他不收我们租金,我也有视频为证。

    他们这一系列违法乱纪行为无疑损害了个人、社会、国家的利益,也损害了zhèng fǔ和党组织的形象。综上所述,本人对他们的罪恶行径深以为耻,特此举报!

     举报人:黄晨修 黄一峻 李俊良

    联系电话:13392873338

    2021620

    附合同:6.jpg7.jpg8.jpg9.jpg10.jpg11.jpg

    报料热线:199 2738 3856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