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散文】]1 9 7 8,希望的起点

    点击数:3086
    尤世民
    2008-11-16 11:06:24
    本帖最后由 不提先生 于 2010-5-23 21:34 编辑

    [size=16pt]1 9 7 8[font=宋体],希望的起点[/size][/font]
    云南省漾濞县苍山西镇中学 [font=宋体]尤世民
    672500[/font]

    [/color]
    [color=#000000]我的1978[font=宋体]有许多希望,后来这些希望不仅实现了,而且超出了我的想象,比预料的要好得多——感谢党的改革开放。[/font]



    我的1978[font=宋体],最大的希望就是填饱肚子。有了记忆之后,我发觉我的肚子总是空的。曾经,因为饥饿我昏倒在校外的河滩上,曾经,因为得到一小块猪骨头我欣喜若狂。我是学生我的任务是读书,但是我不得不放弃许多读书时间到山上寻找野果野菜,甚至对嶙峋的牲畜产生过奇想:假如它们突然死了,不是有肉吃了吗?好不容易熬到了1978年,我以大队第一名的身份考上了公社高中,我想自己作为高中学生总该填饱肚子了吧?然而事实不是这样。从我家到学校五公里,要翻两座山,山很陡峭,天晴时山路红土飞扬下雨时尽是泥泞。按照学校规定我应当住校吃食堂,我也希望住校吃食堂,当父亲接到学校发来的通知书时,很沉闷地接连抽了几锅老旱烟,然后起身到学校去了,等到他踏着夕阳的碎步回到家里时,我从他的脸上读出了凄苦和悲凉。[/font]
    [/color]
    [color=#000000]我没有住校,我每天早晨六点钟起床,吃两碗萝卜稀饭带几个煮红薯就去上学了。湘西的早春寒风十分料峭,几碗萝卜稀饭几个红薯所产生的热量在寒风苦雨的浸袭中很快化作无形,等到下午放学回到家里时我脸色苍白没有一点力气了。父亲看见,心疼得眼泪在眼眶里只打转转,但是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好办法。那一年公社安排我们生产队负责给学校食堂提供蔬菜,由蔬菜队每天派四个人给学校送菜,父亲考虑了好几天后去了生产队长家,回来时告诉我说小孩子要热爱劳动要培养劳动主义情操,他说我已经跟生产队长说好了,从明天起你也去送菜,他说每天送八十斤菜有五角钱辛苦费,他说四角钱吃午饭一角钱买学习用品。从他说过这话的第二天开始,我也成了送菜人,每天在学校吃午饭,没想到岁着劳动量的增加我的饭量也增加了,想吃饱饭的欲望变得越来强烈,下课以后跑得最多地方就是食堂——我希望得到大师傅的同情与可怜!大师傅心里不忍,出了个叫我吃锅巴的主意,说吃了锅巴跟着到河边去喝水,让锅巴在肚子里发酵以延缓饥饿时间——我没有想到从此喜欢上了吃锅巴!



    1978[font=宋体]年我挑着蔬菜去上学是听从父亲的安排,跟后来读到的“劳其筋骨”没有关系,1978年我饿着肚子去读书只因为读书,跟后来读到的“饿其体肤”没有关系。当我后来不会为吃不饱而苦恼时,当我现在回过头去瞭望从前时,我发现我与“劳”和“饿”原本就没关系,我出生时的脸上并没有刻着“劳”和“饿”!从想吃饱饭到吃饱饭的经历中,我发现改革开放具有超强的伟大魅力,是这四个字改变了我的命运——我感激党,永远![/font]


    我的1978[font=宋体],希望得到一根皮带。那一年我十六岁,少年情愫的萌动使我有了想显示的想法——我很想得到一根皮带,哪怕是一根旧皮带也好。然而就是这么一小点奢望,在那时也是难以实现的。我总是穿着补丁摞补丁的长衣服,我想把长衣服系进裤子里使自己变得精神些,但是我不敢这样做也不能这样做,因为系在我腰间里的不是草绳就是破布条,少年情愫的萌动在贫困面前显得那么苍白那么无力。两年后,当我走进军营时,当我把白衬衣系进裤子里往穿衣镜前一站时,我意外地发现自己其实很精神。[/font]


    我的1978[font=宋体],希望遇到几位好老师。我是在大队学校读完小学和初中的,学习说成绩很不错,以全大队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高中。父亲对我的前途充满了信心,鼓励的话说了几箩筐。当我进入高中需要营养而他又不能为我提供营养时,就叫我为学校送菜,靠劳动为自己增加营养,到了1979年,家里好过一些了,父亲安排我住校,只要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他总是给我留一份然后亲自送到学校去,看着我吃完后说一句“听老师的话,为自己挣一口饭吃,”然后拿着空碗回家。从进入高中的那一天开始,尽管饥饿如影子般伴随着我,但我还是很听话用力读书的,问题在于我们学校的条件非常差,尤其是教师方面——教我们数理化的老师都是高中毕业生,教来教去自己都糊涂了。在这样的前提下,尽管我很努力同学都很努力但是结果很不好,同年级四百多名学生无一例外地回到了人生的零起跑线。[/font]


    我的1978[font=宋体],也感觉到了萌动和希望。公社书记到过我们生产队几次后,社员们开始分这分那,父亲也从生产队牧场里抱回来一头小母猪,很精心地喂养起来,等到我当老兵时,父亲寄给我一块手表,同时写来一封信,信中道:“家里很好过了,听首长的话,为自己挣口饭吃。”[/font]


    当我现在回味我的1978[font=宋体]时,曾经的困惑迎刃而解了。父亲对儿子的期望不是很高,只为挣一口饭吃,他没有想到他的儿子现在已经做到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了,至于他的孙子——根本就是生活在蜜罐里。[/font]
    用户评论 (13)
    • 不提先生

      2008-12-02 17:21:39 不提先生 1#

      quote:
      原帖由 [i]尤世民[/i] 于 2008-11-20 16:58 发表
      刚刚回来,我今天还买吃了一个红薯,没有味道


      不写了,回家卖红薯?

    • 尤世民

      2008-11-20 16:58:34 尤世民 2#

      刚刚回来,我今天还买吃了一个红薯,没有味道

    • 九两金

      2008-11-18 00:50:49 九两金 3#

      首先欢迎有友自远方来

      1978年我想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只不过没有楼主这么苦,我们当年还小,生活在城市也好不了哪去,一个月能吃一次肉就等于过节了,开心得不得了。皮带也是没有用过,只见家里的大人用着一条老旧的军用皮带。平时也是红薯就着一点点白粥过日子,吃得太多了,因此我现在无论如何都不想吃红薯了:lol ,现在日子好多了。看到你的文章引起我回想过去。呵呵~

    • 一叶

      2008-11-18 00:23:15 一叶 4#

      欢迎远方的来客!

      每人都有自己的难忘的经历,楼主的的经历和愿望,是当代人所难以理解的,但又是实实在在。

      我们感谢社会的文明进步,让新一代人,再也不为肚子问题而受折磨。

    • 灯芯

      2008-11-17 16:11:31 灯芯 5#

      如此受欢迎,楼主要多上贴啊。

    • 笑红尘

      2008-11-17 15:35:26 笑红尘 6#

      欢迎楼主.....:handshake

    • 尖兵

      2008-11-16 16:07:34 尖兵 7#

      你真是幸运啊!

    • 我傻,但不天真

      2008-11-16 14:45:41 我傻,但不天真 8#

      quote:
      原帖由 [i]灯芯[/i] 于 2008-11-16 12:32 发表
      :handshake欢迎!

    • 尤世民

      2008-11-16 14:25:37 尤世民 9#

      多关心啊,我在云南大理工作,老家在湖南,妻子郴州人,

    • 陈望阳

      2008-11-16 12:42:22 陈望阳 10#

      quote:
      原帖由 [i]灯芯[/i] 于 2008-11-16 12:32 发表
      :handshake欢迎!

    • 灯芯

      2008-11-16 12:32:23 灯芯 11#

      :handshake欢迎!

    • 尤世民

      2008-11-16 11:14:26 尤世民 12#

      受大学同班同学《茂名日报》社袁松汉邀请而来,多关照。

    • 不提先生

      2008-11-16 11:11:36 不提先生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