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散文】]楠木河系列之一 楠木河的叙述

    点击数:4278
    尤世民
    2008-11-21 21:00:53
    本帖最后由 不提先生 于 2010-5-25 19:17 编辑

    [/size]

    [size=4][size=9pt][size=4]楠木河系列之一[/size][/size][/size]

    [size=4]

    [/size]

    [size=4][size=9pt][size=6]楠 木 河 的 叙 述[/size][/size][/size]

    [size=4]

    [/size]

    [size=9pt][size=4][/color][/size]

    [/size]
    [size=4]

    [color=#000000][size=9pt]云南漾濞县苍山西镇中学 尤世民[/size]

    [/size]
    [size=9pt][/color]
    [color=#000000]

    [size=9pt][size=4]湖南西部有一条楠木河,我在楠木河边生活了十七年[/size]
    [size=9pt]  
    [size=4]早春的一天,我从楠木河富家浪出发出发,循着楠木河的脉络上溯去两江口。时间的流逝和河道的改变淡化了楠木河原有的轨迹,使河道经历之地如天空的云,淡漠地流淌着,赐予我一种飘然而又感伤的情调。鸟儿站在枝头上,老农叼着烟斗,赶着牛羊走在一条公路上,手中的鞭子高高扬起轻轻放下[size=9pt]——他们舍不得打自己心爱的牛羊,只是警告它们听话罢了。脚下的流水声顺着山坡爬上来,与小羊羔稚嫩的声音混合在一起,美如一种清唱,唱得山坡有了回音。[/size][/size]
    [/size]  
    [size=4] 阳光在浅浅的雾霭里滚动,春风扑面而来,仿佛母亲刚从水中抽出来的手,给人几分惬意的清凉。蜜蜂在田间的油菜花丛中飞来飞去,蜂足带起的花粉洒落着,微风轻拂,纤纤草动,花香沁入我的心扉,使我顿生一丝醉意一丝飘逸。一辆汽车行驶在公路上,马达声轰鸣着,一位老农坐在草地上,吸着烟,眯着眼,望着对面的山,眸子里流淌出春天的情绪。过了许久,他站了起来,手中的鞭子一甩,响声清唱般地传到遥远,历史便在这遥远中得以再现,消弭了我心中的茫音。当河边一棵古树映入我的眼帘,当我因为疲惫而坐在古树下时,我想古树不会怪罪我贸然闯入她的领地吧[/size]
      
    [size=4] 到了白龙坪,我有过回望,雷打坡无语地矗立着,碧蓝的天空下皑皑白雪之上,白云如棉絮般堆积着,挪动着。山腰里、森林间、沟壑里,白云填塞其间,形成一个又一个云海云湖,给人一种大气之美中的恬静之美。在此之前我去过许多地方,山河大川穷乡僻壤有过我的足迹,有过我的身影,景致有如茫音般地令我木呐,从我口中吐出来的赞美之语如鸟儿般地潜入我的脑子,在我的脑子里筑巢和产蛋,繁殖出的后代在我脑海里吵闹,憔悴和干瘪如同一种意象凝结起来经久不去长期存在,而今,当我从一个遥远的地方走来,站在故乡的河边遥望大山时,我感觉到的不止是颤动而是战栗,曾经的所谓赞美一时之间显得那么憔悴和干瘪,虚无和虚妄如铁钳般地夹住了我的心房,让我在一阵接着一阵的颤抖中去咀咒自己的肤浅和做作。[/size]
      
    [size=4] 一股清泉从山上溢出,纤细如弦索,缓缓淌过一片黄草地,悄悄地潜入岩石中,然而当我走下山坡时又见它的身影。她宛如一位小姑娘,迈着轻盈的脚步,唱着小曲儿从青绿中走来,走过沙滩,沙滩像一弯浅浅的月亮;他是一个小男孩,踏着坚实的脚步,吹着嘹亮的短笛从雾岚中走来,坠落悬崖,悬崖是一幅醉心的壁画;她宛如一位贵妇从豪门中走来,浓装艳抹,裙裾带起之风糅杂进无尽的流水声里;他是一位老爷爷从苍黄中走来,拄着一根木杖,叼着一只烟斗,唱着一首古老的歌谣,望着我惊鄂的神情,一抖颤微微的身子,从山腰跳了下去[/size]
      
    [size=4] 又一条小溪带着沉重而又忧伤的旋律从山里走出,穿过公路下的阴沟,阴沟因为常年潮湿而呈现出棕红色,溪水冲洗着河道,淌过藤蔓悬垂的地下,水中散发出淡淡的铁锈味。我伫立在溪水边,望着流淌的溪水,沉醉在一种迷离般的音乐声里。山里之风吹来,轻轻扣击着古树,据人说这棵古树是村里的先人栽下的,如果真如他们所说,那么我可以说:[/size][size=4]这棵树也算是一位老人了,[/size][size=4]于是我从经意与不经意中,听到了老人不可捉摸的呼吸和诉说。[/size][/size]
    [color=#000000]  

    [size=4] 我仰望着,天空是那么蔚蓝,阳光是那么灿烂,它们诱使我改变自己阴霾的心情[/size]——[size=4]我笑了,然而我意外地发现我所谓的笑,其间又夹杂了那么多的怅惘!文明与愚昧,现代与古老在这里交相辉映,相克相生,最终文明战胜了愚昧,现代取代了古老。这里有物的心语,有人的诉说。当我初步领略了心语和诉说的含义之后,开始关注楠木河。就楠木坪而言,楠木河是它的脊梁,没有楠木河就无所谓楠木坪。关注楠木河不是我感情的一时冲动,也不是我感情的一时勃发,而是命运的安排,是命运把我同它连接在一起,我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我无法抗拒命运的诱惑。[/size]
      
    [size=4] 我顺着河道走过白龙坪,来到大禾冲,古老和新建的房子交错着,给人一种很洒脱的感觉。楠木河两岸的村子,排列密集,这充分证明河流带给我们的是什么?证明了一种历史,证明了一种历史的客观存在——我们永远感激和怀念那些创造历史的人,我们不可以忽视创造历史的英雄人物,同样不可以忽视创造历史的小人物,就像大自然一样,伟岸和渺小和谐相处,共同构成一个美妙的世界。[/size]
      
    [size=4] 当我的目光掠过一座山,当我把目光撩向两江口,当形如美丽女人发髻的山向我投来惊鸿的目光时,我正从大禾冲走过,即将走到两江口大坝,此时我想用别样的叙述去记载历史的眷顾,去释落我心中的龌龊,去捡拾我应当拥有的情怀。我无法回避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我不可能拥有安逸而稳定的生活,因为我选择了一条最为艰难的道路。它鞭笞着我的肉体,拷问着我的灵魂,我想也许我所做的这一切将会被历史所嘲笑,但是我要说[/size]做总比不做要好一些。[/color]
    [/size]

    [[i] 本帖最后由 一叶 于 2008-11-21 23:01 编辑 [/i]]
    用户评论 (24)
    • 尤世民

      2009-02-05 09:17:35 尤世民 1#

      15、习俗
      老家人虽然不是侗族人,但是生活在侗族自治县,被侗族人同化着,有许多别处所不知的习俗,有必要记录下来。
      丧葬,悲伤中透出人情味。老家人特别重孝道,老有所养,死有人送,送得极为隆重。老人死后,由长子给他洗澡(女由长媳或长女),由村里辈分最高的人给他剃头、穿衣服,有多少个儿女穿多少套新衣服,棺内装几个小坛子,分别放上死者生前喜欢的东西,但是不放金银玉器。死后要做法事,儿女孙辈们跪在棺材两面,听作法者念经,由作法者带着围着棺材转圈,诉说死者生前的功绩,请死者在另一个世界好好过生活,保佑在世子孙平安幸福。到第三天早晨天刚麻麻亮时举行祭灵仪式,请死者吃饱喝足后上路远行,死者的后代和亲戚都要带重孝,随死者到坟山直至墓穴前,等到举行过葬礼仪式之后,把棺材缓缓地坠入很深的墓穴里埋葬。
      在出殡过程中,所有在场的女人都要哭,边哭边说,整个场面流淌着极为悲伤的情绪。父亲去世时我没有回家,后来回家时,二哥跟我说父亲走得很风光,说送葬的人有好几百,说父亲这辈子不白活。
      三十六岁生日,长辈对晚辈的深切祝福。受主客观条件的限制,从前的老家人命不长,能够活到七十岁的不是很多,又说三十六岁是人生的鬼门关,过了这一年会顺畅些,即算死了也不算夭折,所以长辈们会在这一年给年满三十六岁的晚辈过生日,庆贺晚辈度过了鬼门关,预祝晚辈健康长寿。生日很隆重,祝福的话语很多,富裕的家庭还要为晚辈做道场,用多少钱都无所谓,如果恰好出生在年前或者年后,那么就会冲淡生日主题,萌生生不逢时的慨叹了。
      老家的习俗很多,但是多归多,只一个“情”字可以概括。老家的情是说不完道不尽的,要想领略和体验这种情,最好亲自走一趟。

    • 尤世民

      2009-01-31 09:50:07 尤世民 2#

      14、过年
      老家的冬天比较寒冷,农事不多,农人大多为生活而繁忙。
      刚刚进入腊月,大人开始频繁出入集市,先给孩子买衣服,买完整的一套,如果是女儿,衣服之外还有红头绳发卡之类的东西,如果家里穷孩子多就只能委屈孩子了:大儿子衣服,二儿子裤子,三儿子鞋子,四儿子帽子。到了腊月十五,学校放假孩子回家,父母不叫他们干活,叫他们尽情地玩,只要不打架闹事就行了。在父母眼里,再大的孩子也是孩子,想玩你尽管玩去。我二伯的大儿子二十多岁,喜欢打扑克,二婶有些计较,二伯说打扑克也能认几个字,支持儿子玩,把家里的活统统揽过来自己做。
      到了腊月二十,家家舂糍粑。离开老家后,我去过很多地方,看见很多地方都在做糍粑,但是什么地方的糍粑都不如老家的好吃。老家的糍粑好在以下几个因素:一是糯米好,二是蒸煮技术好,三是用石碓舂的。石碓本身很重,下压的力量很大,把大米舂得特别烂加上做工精巧细致,当然很好吃了。杀猪时主家要请亲人和朋友到家里吃狍汤(做杀猪客),最好吃的是猪肝炒爆肠,客走时主家还要送肉给客人,最后把剩下的肉进行分解加工成烟熏肉。现在超市里有烟熏肉卖,不怎么好吃,我想商家如果想在烟熏肉上做文章赚大钱,最好到侗乡去学几天,跟我学也可以,如果考虑到知识产权的话,那么老家应该想到登记注册了。
      进入腊月开始吹长号。长号声绵远悠长,从早晨吹到半夜,一直吹到正月十五,村里村外,到处都会响起鞭炮声,到处都有快乐的孩子,到处都有亲切的问候和亲切的笑脸,喜气如潮水般到处流淌着。
      到了三十,做父亲的把老人安顿好,叫家里人只管玩,他独自安排生活。老家人过年,绝对少不了猪老壳和猪尾巴。公社时代农户交任务猪,如果交者杀不起年猪,公社食品站要向农户返回一个猪老壳和一根猪尾巴。大年三十,父亲把猪头、猪尾、猪脚刮洗干净放进大锅里煮熟,先用猪头猪尾祭祀祖宗,然后搁在大簸箕里,由着家人随意吃,到下午三点左右,等到放过吃饭鞭炮后,全家人上桌吃丰盛的年夜饭,孩子也可以喝酒,喝醉了父母不骂,还夸他有豪气,将来有出息。
      到了初一,长子首先起床烧水,请父母洗过脸后,大媳妇跟着端来燃得正旺的火盆,儿子和儿媳接着来,问安、送姜茶,精心伺候过老人后走出门去,紧接着进来是的孙辈,齐齐地站着向老人作揖(从前为下跪),老人笑嘻嘻地从柜子里拿出甘蔗、花生、桔子、糖果之类的东西犒赏孙辈,叫孙辈就着火盆一排坐好,边烤火边吃东西,然后跟孙辈们讲话:先讲读书,叫孩子听老师的话;次讲孝敬老人,热爱弟妹;最后讲“三国”、“水浒”、“西游记”和奇闻趣事,半天下来知道不少——孩子的大年初一不虚度。到初二时开始走亲戚,所有亲戚都要走完,去时带去礼物,回时带回礼物。
      从初二到十五都在桌上过,人间至情表现到及至。过了正月十五,油菜花就要开了,老家人开始出工忙生活。

    • 尤世民

      2009-01-23 10:53:32 尤世民 3#

      13、婚俗
      老家有跟别处不同的许多习俗。
      以家族居住,家不设防。老家村中有一栋背靠山坡的房子,是为正屋,为辈分最高之人居住,儿子辈在侧面和正屋对面建屋,是为侧屋,孙子辈在侧屋后建屋,逐步散开,形成层递性建筑群,有很强的层次感。正屋和侧屋之间有一个天井,属共有之地。老家以姓氏居住,一个村子往往共一个祖先。每家的房门上装有门扣,可以上锁但一般不锁门,把门大喇喇地敞开着,绝不设防。老家喜欢养猪不喜欢养狗,一个院子通常只有一两条狗,到夜晚有生人来时叫几声,起警示和报信作用,所有村子都显得平静平和。现在有许多描写湘西风貌的电影和电视,把湘西人刻画得凶悍霸道蛮不讲理,“湘西出土匪”成了外人的口头禅,从湘西走出去的人成了“从土匪窝里走出去的人。”我老家在湘西,从我所见到和祖父辈所讲述的情形看,老家不是电影和电视里所描述的那样,他们待人最真诚,最客气,总是把最好的东西让给客人吃,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到过我们那里的知青很多,我们对他们非常好,所以我想说非湘西人看湘西的电影和电视时,应当抱着信一半不信一半的态度,千万不可完全当真,否则会影响去湘西的情绪,引为终身憾事的。
      嫁娶,情意绵绵。我老家嫁娶与别处不同,有的是人情味。嫁人时父母要为女儿办三天客,喝三天酒,讲究排场,讲究风光,尽最大力量为女儿置办嫁妆,免得被夫家和旁人小看。做女儿的要哭三天,把长辈的恩同辈的情诉说清楚,交代明白,哭着离家去夫家另组家庭。嫁女儿时最怕家里穷,我二姐出嫁时正好赶上困难时期,招待不好,父亲把这件事情说了二十年,恨了自己二十年,总觉得自己对不住女儿,所以他后来对我二姐以及二姐的孩子特别好。
      老家为儿子娶亲时,父母至少要提前一年做准备。首先要养几头胖猪,其次要为儿子准备好新房,准备好足够开支的钱,等到准备好了,就请媒人到女方家商量迎娶的日子,等到女方答应就开始请人来帮忙,请人来喝酒。同嫁人一样,娶亲同样要办三天客,喝三天酒,早晨吃面条,中午和下午吃酒席,晚上吃米粉,中餐和晚餐最少十二个菜,桌上绝对不允许有相同的菜。老家没有围墙,每家都有堂屋,堂屋可以同时摆几桌,等到几桌客满时开始上菜,接着在另一间堂屋开几桌,依次类推下去,女方那边来的人和老师叫做贵客,安排在客房里吃,每桌安排一个最会说话、最能喝酒的人作陪,客人吃饱喝足可以自行离开,不想离开的由主家召集起来另坐一桌,重新出菜,吃喝到天亮都可以。
      客人来时,先在门外放一挂鞭炮,主人跟着放一挂,然后把客人请进家,先吃饭后挂礼,一场客办下来光鞭炮就要放几箩筐。老家办一场客要亏很多钱,但是主人家绝对不说什么,他们以为钱是苦来的,好名声却是苦不来的,亏了的钱慢慢还。老家办客讲究的是排场,讲究的是客气,讲究的是答谢。

    • 尤世民

      2009-01-21 09:20:32 尤世民 4#

      12、房子
      如果把我现在的房子比作“梅花香,”那么我远去的房子无疑就是“苦”和“寒”了。
      我的第一间房子是木板房,十余平米,两个人合住,两张床和两张学生桌占据了房子的大部分空间,好在我们都是单身汉,没有为做饭而苦恼的时候。那时候我没有什么奢望,心里只想着当一名好老师,大多数时间在备课和改本中度过。房子左边是学生宿舍,学生或如细雨或如暴雨般的说话声,很难让我在午夜之前入眠,精神恍惚就成了很平常的事情,脑海里闪过另找房子的念头。
      过了两年,我奉命搬到学生食堂隔壁,住进了一间砖木结构的房子里。清晨,还没有听到鸡啼,先听到厨师们的说话声,听到柴火燃烧的劈啪声,倘若厨师不小心,重物落地的声音宛如雨中的炸雷,让你在惊吓中失去再睡的雅兴,瞪着沉重的眼睛,望着黑森森的天花板浮想联翩,好在那时年轻,睡不够中午接着睡,心想不必抱怨也就不抱怨了。因为爱人和孩子在异地,我的房子就成了同事的客栈,遇到下雨或者不想回家,就来跟我做伴,就着一盘肉或者一盆小菜喝酒,大话连篇,豪气冲天,不到深夜不睡,搅得栖息在屋外柴堆下的鸡们有了抱怨,有了叹息。
      乡政府角落里有两间危房,是不能住人的,然而我却打起了它的主意。那时我一家人团圆了,一间房子实在住不下去了,就跟乡领导要求住那两间房,乡领导不无担忧地同意了。我请人对房子作了简单的修缮,然后搬了进去。过了几天,有一位家长来庆贺我搬进了新屋,送给我两只鸡,公母相配,我舍不得杀吃,找来几块木版,给它们做了个窝,由着它们自由成长,没想到它们很快繁育出后代。屋前屋后有大片稻田,两只鸡厚着脸皮,带着儿孙夏吃谷子冬吃麦子,老乡看见不但不怪我,还赞美我的鸡养得个个大,个个胖。
      再后来我又搬了几次家,尽管我平时不喜欢积攒,然而等到搬家时,意外地发现自己的东西不算少,搬起来费时费力,弄坏了很多,心里有点疼,这时我的心里萌生了找个固定生活空间的想法,这种漂泊无依居无定所的日子,到底使我产生了一丝厌倦。
      现在我有了一套属于我自己的房子,工作之余回到家中,有一种实在感。我想我是一艘颠簸的小船,在经历了许多苦楚之后回到了温暖的港湾。我想比起那些至今还在为房子奔波的人来说,我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

    • 尤世民

      2009-01-19 09:06:28 尤世民 5#

      quote:
      原帖由 [i]九两金[/i] 于 2009-1-18 15:40 发表
      :handshake :victory:

      祝贺新春,祝您健康

    • 尤世民

      2009-01-19 09:05:47 尤世民 6#

      quote:
      原帖由 [i]糊涂是福[/i] 于 2009-1-18 15:25 发表
      又有更新了,辛苦了
      谢谢抬爱了,问好啊

    • 九两金

      2009-01-18 15:40:11 九两金 7#

      :handshake :victory:

    • 糊涂是福

      2009-01-18 15:25:55 糊涂是福 8#

      又有更新了,辛苦了

    • 尤世民

      2009-01-18 09:44:53 尤世民 9#

      11、山村
      学生家长托人带来口信说:“孩子受伤,不能来校上课,向老师请假几天。”我把他的话告诉了校长。征得校长同意,我第一次去那个山村。
      去之前我问过几位老师,他们说到去那个村子全是爬坡,要爬两三个小时。听过这话,我有些害怕,但我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开始一段路比较好走,到后来就难走了,走一阵,歇一阵,走时全身发烫,歇时全身冰凉,走了三个多小时,我来到了学生家。学生家背靠一座大山,面向几座大山。房子很矮,很破旧,门前有许多粪草和稀泥。听说老师来了,家长领着家人出来迎接,全家人都穿着补丁摞着补丁的衣服,所有人都很消瘦,缺乏肥肉的抚慰。家长说:“孩子包过草药,好一点了。”晚饭吃的是苞谷饭,也许是从来没吃过的缘故,也许是肚子饥饿的缘故,我接连吃了好几碗。吃过晚饭后我跟家长闲聊,聊到生活时家长很感伤,说:“这地方出产不好,日子难过。”我说:“不是有核桃么?”家长说:“一是数量不多,二是价格不好,抵不了什么事。”
      鉴于学生伤重,又因为逢了周末,我打算留下来照顾他两天。第二天,等到学生换过药,我出门去逛核桃林。核桃树有的青皮寡瘦,有的皮开肉绽,立在营养不良的豆苗里,成为大片豆苗孤寂的守望者。一阵山风吹过,枝桠间呜咽的声音,不由分说地沉入我的心底,长时间没有离去。
      第三天早晨正准备下山时,我看见屋前有一株山茶,枝桠上开着一朵花。我跟学生说:“生活如花,绽放是必然的事,早晚而已。”没想到几年后,那个的村子以全新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前不久的一个日子,我又一次来到那个山村。或成伞状或成盘状的核桃树遮住了人家之屋,阳光在树下游移,树下极度清凉,此时的核桃林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许多老树在农户的精心照料下焕发了青春,直立着。人家屋前屋后露出几点雪花,几点粉红,给了核桃林以最完美的点缀,村人说:“那是李花和桃花。”学生家的屋子很气派,看得出来他生活得很惬意。吃过晚饭,我和家长聊了起来,聊的都是生活,当我提到当年的包谷饭时,家长说那是从前的事情,抱怨自己生不逢时赶不上好年代。据家长说村里核桃人年均收入达到了六千多元,村里人过上了殷实富裕的生活。
      第二天下山时我没有坐车,我想观赏山村的景色,我想感知山里人的内心世界。我披着早春的阳光走着,获得了一路的好心情。

    • 尤世民

      2009-01-14 12:12:49 尤世民 10#

      10、失落
      我的哥姐们都很聪明,做事都有耐性,总能做出成绩来,唯独没有耐性读书,学习成绩不好,父亲伤感之余便把充满希望的目光投向了我,花了很多时时间陪我读书,希望我能为这个家庭争光。在父亲长时间的陪读和我本身的不懈努力下,我以大队初中很高的分数考上了公社高中。
      父亲对我的前途充满了信心,鼓励的话说了千百遍,说了几箩筐。当我进入高中需要营养他又不能提供时,就叫我为学校送菜,靠劳动为自己增加营养。过了一年,家里好过些了,父亲安排我住校,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他总是留留给我一份,然后亲自送到学校去,看着我吃完后说一句“听老师的话,为自己挣一口饭吃,”拿着空碗往家走。从进入高中的那一天开始,尽管饥饿如影子般地伴随着我,苦苦地折磨着我,但是我很听话很卖力地读书,我最终没有考上大学,我想与教我们的老师有很大的关系,主科老师有许多方面方面的不足,现在作简要介绍:
      语文老师。语文老师五十余岁,曾经教过初中,后来当了十几年的小学校长,教学方法单调,每节课都是照着课本念,叫我们死记词语,叫我们死记段落大意,尽管他很努力,也曾因此得到了我们的十分尊敬,然而当时百分之五的大学录取比例,残酷地否决了他的教学水平和能力。
      数学老师。数学老师是一名老高中生,有高深的学问,教出了不少好学生,问题在于我们运气差,他在受批判时失去了一条腿,嗓子被弄坏,轮到他教我们时,说话声比蚊子声高不了多少,震不住学生就被学生欺,几次过后他懒得管我们了,数学课在吵闹中开始在吵闹中结束,高考时我的数学成绩为三十二分,在全班四十三名同学中排列第四位,数学差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当年不上英语,物理和化学老师十分年轻,精力充沛,有教好我们的强烈愿望。他们刚刚高中毕业,除了嗓门大拳头硬,教书能力不是很强,有些东西弄不懂,教来教去连自己都糊涂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尽管我很努力,同学们也很努力,但是结果很不理想,全班四十三名学生无一例外地回到了人生的零起跑线。
      我不想说他们“误人子弟”,事实上我很尊敬他们,每次回故乡都要去看他们,怨只怨自己生不逢时。就当时情况而言,优秀老师大都聚集在县一中,延伸到二中,到三中以下就没有几个好老师了,如果我们公社中学还有好老师,倒是一件奇而怪之的事情了,好在这种局面维持的时间不长,改革开放后,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现在的孩子再也不会有我那样的失却了。

    • 尤世民

      2009-01-11 11:20:23 尤世民 11#

      9、情愫

      我想让远去的情愫主动从我的记忆里消失,然而它非但不主动消失,反而如鸟儿般潜入我脑海,在我脑海里筑巢产蛋,繁殖出来的后代搅得我好生疼痛。

      我出生于十个工分等同于四个鸡蛋的年代,饥饿伴随着我长大,我心里有很多的迷惘和困惑,想解开却难以解开。读高一那年,我心里产生了一种情愫,有了想向琴表达自己情感的萌动。她芙蓉为面,杨柳为腰,艳若春花,美如秋月,吸引着班里所有男生的眼球,引发出巨大的轰动效应,然而琴只对李同学感兴趣,总是找机会接近他,把其他男生不客气地搁置在一边。李同学个子不高,形容委琐,吊儿郎当,数理化总是考个位数,然而他有很好的出生和很好的家庭。他的父亲是公社食品站长,母亲是小学老师,两人都拿着工资,家境不错,所以李同学穿着非常讲究,白衬衣总是系在裤子里,腰间系着一根大皮带。他是琴眼里的山峰,是琴爱情的寄托。

      走近李同学之前,琴总是先瞄一眼他腰间的大皮带,是有意的行动?还是无意的行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我产生了与琴有关的情愫时,得到一根皮带哪怕是一根旧皮带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了,然而这个小小的愿望对于我来说,却是千难万难的事情。我总是穿三哥穿过的衣服,因为个子瘦小,衣服盖过膝盖,补丁摞着补丁,跟孔已己的长衫差不多。我想把衣服系进裤子里,多少显示点精神来,但是我不敢这么做,也不能这么做,因为系在我腰间里的不是草绳就是破布条,少年情愫的萌动在贫困面前黯然失色裸露无遗。几年后,当我走进军营,当我把白衬衣系进裤子里,当我怯怯地往穿衣镜前一站时,我惊奇地发现自己其实还是很精神的。

      后来我从千里之外回到故乡,选了个天蓝云白的日子,请部分高中同学到饭店吃饭。说起从前的事情,我很伤感——为自己生不逢时,我想我如果出生在一九七八年就好了。席间,有一位同学说起了琴,说她后来嫁给了李同学,李同学很快就违背了爱的誓言,让她过起了没有丈夫的生活。听了同学的话,我更加伤感,我想如果当初我有一根好皮带,有一身好衣服,也许我会有勇气向琴表达自己情愫的,那么?也许?唉!那年头!

      我否决了去探望琴的想法,我想捡拾岁月的痕迹,无疑是在为自己寻找一把刺痛心灵的刀。错失的事情大都与贫困有关,怀念过去是为了珍惜现在,诅咒过去体现不出远去的情愫,奈何?

    • 尤世民

      2009-01-08 17:47:18 尤世民 12#

      quote:
      原帖由 [i]不老乐叔[/i] 于 2009-1-8 14:14 发表
      先生谦虚好学,吾辈当效之.
      ,谢谢您了,您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

    • 尤世民

      2009-01-08 17:46:32 尤世民 13#

      quote:
      原帖由 [i]不提先生[/i] 于 2009-1-8 13:10 发表
      好文,继续!
      学写文章,曾经到过茂名,茂名日报又有朋友,于是来这里了

    • 乐叔

      2009-01-08 14:14:39 乐叔 14#

      quote:
      原帖由 [i]不提先生[/i] 于 2008-12-2 16:45 发表


      不是期待,是相当期待!
      先生谦虚好学,吾辈当效之.

    • 不提先生

      2009-01-08 13:10:51 不提先生 15#

      好文,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