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飄搖

    点击数:1654
    居仁堂主
    2008-12-23 16:57:44
    本帖最后由 不提先生 于 2010-5-25 19:05 编辑

    兩个月前宿舍夜间恳谈会上,谈过女人话题后,小强听人家说什幺蝴蝶效应,说大洋那边一只蝴蝶扑扇扑扇翅膀,咱这边可能会起台风。小东听后大笑一声:”胡鸡巴说,离几万里,那面一个小蝴蝶扑扇翅膀,咱这里就起台风了,那他们要是用电扇吹吹,咱就到月球上了吗,连神舟七号都省了,扯蛋扯蛋,什幺蛋专家学者,骗人饭钱。”
    兩个月后小东信了。美国次级贷影响得咱中国工厂订单也少了,人就多了,隔壁工厂放假了,前面的工厂停产了。小东和小强这一对宿舍老乡加谈友也接到解除合同通知书。
    接到通知书后,小东对一脸苦相的小强说:“不就咱旷过几天工,一个月迟几个到,好跟头头顶几句嘴嘛,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地,到处不留爷,爷去跑摩的。饿球不死,脸不必皱得蛋包子样。”
    小强无力地说:“都球跟着你学坏了。过去我可是头头们稀罕的人。现在离过年还有俩仨月,回家嫌早,再找工作,现在这个形势,怕也不球容易。“
    “想恁些没使处。真没有工厂要,咱跑摩的呀。老乡们说一天跑摩的也能挣个七八十,还自由自在,不用起早打卡,看头头们的脸。”小东笑嘻嘻地说,神情显得十分轻松。
    “咱摩托车都没有,驾驶证也没有,使啥跑?”小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面无表情地说:“一个月的工资跟着你吃喝上发廊蹦的不够花,现在可抓瞎了。”
    “不怕,咱离职还有一个月工资。我听老乡们说了,中山的小偷们到珠海来卖摩托车只三五百就可以弄一辆了。要说驾照啊,十个有九个半都没有,你信不信。”
    “我可是听说跑摩托车有风险,抢车的人多,那些吸粉的恶着哩。”小强仍是不放心。“特别是现在社会上流浪的人更多了。”
    “你我都是一米八的个子,年轻力壮,一百六七十斤,砸也砸倒他几个,他们不找咱的事,咱还想找个事干干呢,你怕这个事。成百上千跑摩的的,人家不怕咱怕个啥。”小东铁了心要跑摩的。
    小东和小强都是一九八八年生人,正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
    小东和小强各掏五百元各买了一辆八成新的摩托车。红色豪爵125型。小东说红色避邪。
    ……
    夜十一点多,西埔的人流逐渐少下来。
    一个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伟创力,员工四五万人,把一个小村子搞得如一个县城般的热闹。这里和别处最大不同处是,满大街来去匆匆的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难得遇到了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女,如果看到岁数大的,一定是做小买卖的或开小饭店的。
    小东在梦幻酒吧门前等客。今天生意不好,才跑了三十来块钱,跑摩的的人太多。十一点十五分,酒吧里走出一个身高约在一米六三左右,黑黑瘦瘦的二十来岁的男子,走到小东跟前,迈腿坐在后座位上说:“走,黄金村。”一听口音知是本地人。
    “黄金村?太偏了,不去。”小东听来人说后回答。
    “就这幺二三公里路,怕什幺?”来人拉长后音说:“我就是黄金村的人,怕什幺?”
    “不去。”小东坚持不去。
    “十元去不去?”来人说。这价钱是平时的一倍。
    “十元也不去。太偏。”小东仍坚持不去。
    “还让老子住西埔啊。三十去不去。不是怕老婆骂,老子真不回去了。这里便宜出租屋一夜才十五元。”来人价钱抬得太高了。二三公里三十元。有诱惑力。
    小东看了看对方,百十斤重,就算一身是铁也打不了几斤钉。西埔热闹归热闹但毕竟是个村,没有出租车,公交车早停了,不坐摩的就只有走路了。
    三十元几钱分钟就到手了,不去太可惜了。小东看看他身上也不象揣有东西,不由地摸了摸自己的腰间的小匕首,嗯,还在。心想,妈的,干什幺没有风险,走。
    小东戴好头盔,紧紧地头盔带子,发动摩托车,一溜风地向黄金村开去。
    离黄金村约有一公里时,小东感觉到后面的人掏出手机摆弄了一下,小东问:“你做什幺?”
    “我看看时间。”后面的客人平静的回答。
    前面是个急转弯。天虽黑,但路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小东以每小时六十以上的速度前行,在转弯时松了松油门。摩托车刚转过弯,看见前面二三十米远的地方,一溜大石头横满公路。
    小东心想:坏事。今天遇到麻烦了。一个紧急刹车,摩托车吱吱咛咛歪歪斜斜地好容易在石头前停下。
    “快下来,有坏人。”小东大声叫道。急忙想扭转车头时,后面客人左手一把刀子横在小东的脖子前面。接着腰里一动,小东右边腰里的匕首让抽跑了。 “熄火,不要乱动。小心刀子误伤了你。”刀刃抵着脖子了,小东无奈只好熄火。
    这时候,路边香蕉林中蹿出三个人来,一人手中提一条木棒。其中一人一把将小东拽下来,另外一人不由分说,举棒朝小东腿上抡来。小东哎哟一声蹲在地上。
    来人搜走小东身上的手机和几百元钱。这可是小东的全部家当啊。放在出租屋里不放心,怕偷走了,现在成人家手中的物。
    “不准报警。不然小心脑袋。”普通话,分不出是什幺地方人士。四人发动摩托车,挤在一辆摩托车上向来时路绝尘而去。
    当小东一瘸一拐地回到出租屋时已是凌晨三点。屋里灯还在亮着呢。开门进去,只见小强躺在床上吸烟。
    “你的腿咋了?”小强看见小东走路姿势不对,欠了欠身子问。
    “遇着抢劫的了。摩托车没有了,手机和钱都没有了,还挨了一棒子。”小东无可奈何地说。
    “弟兄俩脱裤子,一球样。”小强苦笑着说。
    “咋?你也遇上这事了。”小东睁大眼睛。
    小强深深地吸口烟,点了点头。
    “真是百年不遇啊。巧了。”小东要过一支烟点着。“是不是能看出来咱俩是生手啊。”
    “你报警没有?”小强问。“我还没有报警呢。”
    “报警也没球用。成天见丢摩托车,没有见破过一个案。”
    半天无话。二人各吸各的烟。
    “明天想回家。不想在外面混了。”小强无奈地说。
    “你还有多少钱。我可是一分没有。想回也回不去了。”小东吐出一口浓烟。
    “我还有二百。坐火车够路费了。”小强小声说:“只是回去多丢人啊。出来一年,一分钱不落,咋跟家里交待呀。”
    “我一分钱没有了。明早的早餐钱还没有着落呢。你也不能回,要回一路回。兴他们抢咱,也兴咱们弄钱。活人不能叫尿憋死。”小东把烟蒂扔在地上,用脚使劲一拧了一下。“明天咱们上三灶镇去,咱也弄一辆摩托车。现在想想,这抢劫太容易了。”
    “这可是真违法啊。逮着了要坐黑屋的。”小强胆怯地说。
    “怕球了。二人要一辆摩托车,人少时抢了他,胳膊腿儿用绳子扎一下,扔在路边上,几分钟就找不到咱们了。”小东头仰着说。“咱就白吃这亏吗?”
    “明天再说吧。唉,好好的工打着,本来也没有想发财,弄俩零花钱就中了,都怨老美这王八蛋,啥鸡巴次级贷次鸡蛋,一个到现在也没有弄懂的金融海啸,先把咱淹死了。”小强骂着。
    “你的腿咋样儿,要不要看医生啊?”小强这会想起这事了。
    “腿不要紧,挨了一棒子。这会疼的轻些了。睡一觉兴许会好骂。睡吧。明天咱商量决定咋弄钱的事。人活着总得吃饭。”说罢,二人睡去。
    外面起风了,卷起路边的塑料袋子飘起来了,路边的灰尘让吹了起来,打着漩,高低起伏滚动着。
    天有些凉了。
    小东和小强在床床直直睡到下午四点.起来后马马虎虎地洗了把脸.小强掏钱一人吃一份五元的快餐,逮着不要钱的茶水喝了好几杯。
    “走,咱上三灶转转去。”小东用牙签剔着牙如香港电影里黑社会似的。
    “咱真弄摩托车呀。我可是不敢,下力中,干活中,害人还真是不中。”小强胆怯地说。
    “闲着也是闲着,出去转转吧。”小东拉着小强坐上公交车。
    三灶镇是个岛,珠海机场修在这里。这里环境优美,绿草如茵,四季有花。宽宽窄窄的路二边,大王椰亭亭玉立,大榕树枝叶如盖,几乎盖着整个路面。夜间路灯也不能将整条路照亮,一段段阴影一段段的光明。
    转悠半天,不知道是没有找到对象,还是手生不能准确找准目标,也许是时间不到,小东和小强竟然转得浑身无力。饿了。九点多了是该饿了。小东和小强坐在路边的大排档边,各自要了一份快餐。小东面朝路坐着刚开始吃,突然听到路左面不远处传来一声女人凄厉地叫声:“抢劫呀,抢劫呀……”普通话。一定是外来妹。
    小东听呼叫声,条件反向似蹭地一声站起来:“舅子的,是不是昨晚上抢咱们的舅子们。”小东忘记这是在三灶,不是西埔,不过罪犯也有流动性,打一枪换个地方,也是正常的。
    “整他们。”小东提起桌子边的一张凳子就朝呼声处跑过去。“快点,跟上,整他们。不管咋着咱也得出口恶气。”
    小强在后同样提一张凳子跟上。
    三十米前方,一人驾驶一辆红色摩托车,一人坐在后面。后面的人拉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姑娘的手袋,小姑娘倒在地上,但手仍未松开,摩托车拖着小姑娘有几米远了,摩拖车加大油门,想让小姑娘手拖松开,摩托车加大油门巨大的哼哼声在静静的夜空中显得恐怖。
    小东迎面跑过去,举起凳子朝摩托车驾驶者当头砸过去。只听“哼”地一声闷叫,开摩托车的人侧身倒下,摩托车压在他的腿上,那后面的一人看见小强提着凳子朝他砸来时,急忙松开拉姑娘手袋的手,飞快跑远,小强追了几步看看追不上就返回来。此时小东正按着那人说:“绳子拿过来。捆着他送派出所去。”
    绳子还没有掏出来,前面一辆警车闪着灯开过来。小强急忙拦下来说:“快来,俺们抓了个抢劫犯。”
    警车停下来,把罪犯塞进车里,对小东和小强还有正在路边揉腿的姑娘说:“走,到派出所录个口供。”警察说罢朝小东和小强说:“不过,先得谢谢你们见义勇为的举动。”
    小东小强坐上警车,警车拉响警笛飞驰而去。
    几天后,小东和小强腼腆地出现在电视新闻里。
    用户评论 (4)
    • 逦沙

      2009-01-05 00:45:07 逦沙 1#

      危难见英雄啊。

      其实都是打工,只是性质有所不同。

    • 尖兵

      2008-12-23 21:18:24 尖兵 2#

      打工生活艰难

    • 陈望阳

      2008-12-23 18:29:31 陈望阳 3#

      打工生活

    • 居仁堂主

      2008-12-23 16:59:43 居仁堂主 4#

      打工女人 打工漢子 飄搖是我正在寫的打工系列,還有一篇正在寫中。我只想把身邊的人和事加經提煉,用不同的地域風格的語言風格,來寫這些人和人的性格特征。記錄下我在打工中的見聞。
      現貼在這裡。讓諸位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