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故乡人物小记之一

    点击数:2187
    居仁堂主
    2008-12-26 07:54:53
    本帖最后由 不提先生 于 2010-5-25 19:08 编辑

    故乡人物小记之一[font=Times New Roman] ([/font]小说[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居仁堂主[/size]


    [size=12pt][font=Times New Roman] [/font]我用拙劣的笔,记录下这些逝去的、正迈入古稀之年和正步入老年的平常百姓,用小说的笔法增加此可读性,让这些平常百姓在时空的长河中留些稍微多一点的痕迹。[/size]


    [size=12pt](一)二奶奶[/size]


    [size=12pt] 二爷的妻子当然是我二奶。[/size]


    [size=12pt]二奶生有一儿一女。儿子是我二伯,女儿我叫七姑。[/size]


    [size=12pt]七姑嫁到离我们村约十五里的茶庵乡一个叫堡营的村子。二伯是好人,去年作古了,死在二儿子院子里苞谷杆搭成的棚子里。
      二奶是老式中国式的女人。拐着三寸金莲满屋子飞,从早到晚也得闲。
      二伯的眼不好。俗称倒眼扎毛,眼睛整日里流水,睁不大,看东西得放到眼跟前。
      那时二爷家里有几十亩地,农忙时请几个长工,家里事二奶一人完成。纺花织布、做饭洗衣、磨面哄娃儿都是二奶的事。那时候女人们做饭是件大事,面要自己磨,面条要自己擀,馍要自己蒸,特别是遇到阴雨天,柴禾不干,焯锅囊灶,下面一把柴,上面一勺面,忙了上面忙下面。即使再忙,只要听儿女在外面一声哭,二奶就提起小脚飞奔而出,把儿女抱在怀里,边做着饭边哄着娃儿。那时用的是老虎灶,这灶没有烟囱,柴禾湿,烟就大,一股股浓烟扑出来,熏得烧锅人睁不开眼。二伯在锅灶门前被烟熏得哇哇大叫,小手一个劲的揉眼,一天二奶突然发现,二伯的眼老流水,眼皮一周红赤赤地整天睁不开。再仔细看看,原来是眼睫毛倒了扎眼,本来眼睫毛稍端应该向外翘,现在眼睫毛向里面翻,眼毛扎眼珠,难怪整天流水,二奶就用摄子把倒的眼睫毛拔掉。[/size]


    [size=12pt]二伯到了上学年龄,别人看书离一尺多远,二伯得趴在书上。由于眼不好使,二伯上了几年就休学,放下书包种地了。

      一九六九年我们回老家后,先是住在二伯家,二伯的妻子我们叫二娘。那时二奶已不在人世。可从二娘的持家可以看到二奶的遗风。心细,细得一切都有讲究。如过年与平时包饺子放在拍子上图案就不同。平时包饺子,一定放成的圆形的,内含让日子过得圆圆满满之意;过年时,饺子就放成直线形。二娘说,这是让年节过得有趟儿。所谓有趟,就是有规有矩有路数有章法。
      年三十晚上,二娘一定要在大门口放着一个胳膊粗细二米长的木棍子。怕木棍滚到一边,用绳子拴着,绳头串过门坎,牢牢系好。此名为拦门杠,是拦着财富不会跑掉。年初一,家里所用的一切水,包括涮锅水等都不得倒掉,必须等到初二才可以倒,怕的是把财富泼出去。这些都是二奶留下的规矩,也是旧时的传统习俗。
      二奶的死,多多少少与父亲有关。
      二爷和我爷及大爷分家时,离屋子远一点有一棵椿树没有分,这树便成了公树。树离二奶家近些。椿树的特点是树干直而高,是农村做床的最好木料。如果结婚,讲究的人家一定用椿木做成七尺七寸长,三尺七寸宽的大床,所谓床不离七。不离妻之谓也。椿树还有一特点,树叶分左右二行整齐排列在叶杆上。这叶杆硬,是烧锅的好材料。
      小雪节过后,每天清晨地上布满薄薄的霜。人走出家门,口中呼出的气成白色烟雾。人们把手缩进衣袖里走路,多数人家都睡懒觉,直到日上三竿时才起床。虽是农闲时节,可还是有勤劳的人老早起来,拾粪拾柴。比如父亲天不大明就起来拾柴禾了。
      冬天各种树叶早落光了。早成了灶中灰,只有光棍似的树枝在风中抖动。这椿树上的叶子早就落了。就剩下比筷子细些的叶杆还稀疏地赖在树上不肯下来。每天早上,父亲用铁铲挑着一白腊条编成的筐子,来到这椿树下面。先把一夜风吹下的叶杆拾尽,然后抬头看看树上,十几岁的男孩子,正有劲时候。父亲就用脚使劲地踹那树杆。树杆摇晃着,接着有树叶哗啦啦地掉下来。一直弄得筋疲力尽了,太阳也出来,提着一筐椿树叶杆回家吃饭上学。
      这天父亲照样起早来到这椿树下,有些惊讶了。树下干干净净,一叶不剩,用脚踹椿树主干,也不见一片树叶干落下,好不纳闷。第二天,天不明父亲就起床,径直来到与椿树约会,晨雾里看见二奶已经把树下面收拾得干干净净。正歪着身子用肩撞击那老椿树。二奶一面撞着,一面笑着对父亲说:你娃子起来的晚了吧。。二奶撞着树干,父亲帮着二奶拾着。从这天开始,二奶和父亲比着看谁起得早,就为这椿树叶子椿树叶干。
      椿树叶干终于掉尽了,也下雪了,人们都不想出被窝了,可二奶却病了,肚子疼,疼得要命,疼得在床上打滚,呼爹叫娘吃不进去东西,可还舍不得进城看病。疼的很了,就用大烟壳熬茶喝,疼的轻一点了,就弯着腰下床摸索着干活。直到一天喝大烟壳水也不管用了,疼得在床上滚也没劲了,二奶直挺挺地睡在床上,嚎叫了几天,在一天晚上屙下一截黑呼呼肠子后,就永远闭上的眼睛。有人说是绝症,有人说是二奶起的早撞见邪气。
      用现代医学来解释,可能是二奶用身子撞树,用力太大,时间太长,得了盲肠炎,由于没有及时医治而去的吧。
      注:拍子。就是用高粱最上面的杆子串成的锅盖。
    用户评论 (8)
    • 逦沙

      2009-01-05 23:44:18 逦沙 1#

      真佩服堂主的文如泉涌。

    • 一叶

      2008-12-26 22:30:36 一叶 2#

      无处不文章,有情就动人.

      堂主信手拈来,皆是佳作.

    • 我傻,但不天真

      2008-12-26 15:39:01 我傻,但不天真 3#

      欣赏了:victory:

    • 居仁堂主

      2008-12-26 12:09:13 居仁堂主 4#

      这些都是真事.借托小说.是不想找麻烦.有些人和事写出来就麻烦来了.

    • 糊涂是福

      2008-12-26 11:17:20 糊涂是福 5#

      虽说是小说,但文中也有楼主的影子吧

    • 尖兵

      2008-12-26 10:42:06 尖兵 6#

      欣赏大作

    • 居仁堂主

      2008-12-26 07:55:33 居仁堂主 7#

      (三) 玉敏叔

        玉敏叔长得敦厚大方,国字脸浓眉大眼,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虎背熊腰。笑起来,爽朗豪放,声音洪亮。猜起拳来,指法变化多样,且手指笔直,指缝有度,看他猜枚是眼花缭乱,赏心悦目。
       玉敏叔上过学,但识不了几个字。
       玉敏叔的父亲想让他好好读书上进,识文断字,接替父业,让祖宗光耀生辉。
      玉敏叔是在邻村上学,离家约有三里地。
       玉敏叔在村子里的同龄小孩子中很有威信。一个原因是有劲儿,摔跤打架不会输,二是他常用自己的白面馍馍,换别人家的红薯面馍吃,换者与被换者皆大欢喜。他们家吃白馍,吃腻了,吃别人的红薯面馍甜,比白馍爽口。
        每天早上吃罢饭,玉敏叔就背上长带子布书包迎着朝阳,沐浴着晨风,踩着晨露蹦蹦跳跳上学去。书包里面放着几本书,不外乎是三字经,千字文之类的。上课时,玉敏叔老喜欢低着头,有时听到几声蛐蛐的叫声,时不时冒出一声偷笑。今天是个蛐蛐,明天是个蝈蝈。甚至有一天把一条蛇带进了教室,全班同学吓得到处乱窜,有的高高地站在课桌子,有的跑到门外去。惊叫声把老师请来了。老师也吓了一跳,河南是旱田蛇类不多,人多惧之。费了好大的劲,才让玉敏叔把这条蛇弄出去。
        一年立夏前后,麦地里套种的豌豆结荚了。豌豆在麦杆上缠着,下面的结荚了,上面的还开着白花,此时的豌豆荚生吃起来,不老不嫩,脆甜可口。
      天上艳阳高照,轻风徐来,不冷不热,人在此时好不爽快。
        玉敏叔不走大路走麦地,一会儿把手中的书包高高地扔到前面十几米处,然后趴在地里吃豌豆荚,吃几个再往前面跑。跑着吃着,吃着跑着。中午放学走到院子里,玉敏叔的妈妈问:“你的书包呢?”
        玉敏叔扭身转着圈子到处乱摸,转了几个圈子,确定没在身上。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可能是忘在地里了。玉敏叔领着他妈妈出村找书包。妈妈拐着小脚和他来到一块地里,玉敏叔东看西看,他妈妈也在地里跑来跑去,没有。急了就问:“再想想,到底忘哪儿了?”玉敏叔就指着前面一块地说:“兴许是在那块地里。母子二人跑过去,趟倒一片麦子还是没有。玉敏叔再指着前面说:“那……那兴是在那块地里。”一直快到学校了,才在庄稼地里找到了书包。
        平时玉敏叔从不干活,可快开学前的几天里,玉敏叔就特别勤快。很早起来扫屋子,扫完屋子扫院子,不多说话。看着这样子,玉敏叔的父亲长叹一声:“没有上学的命,只好扒坷垃一辈子了。”
      玉敏叔是地主子女,在解放后这婚姻大事一直解决不了。但玉敏叔毫不在意,生就的度量大不知忧愁,一如既往的与人笑着说话,一起玩一起出工干活。没有人知道他在什幺时候与同村的李姓一漂亮姑娘恋爱了。那姑娘家里是富农,由于成份不好,她的父母一直想为她找一个出生好的贫下中农子女结婚,避免一辈子受歧视,可介绍一家她不同意,再介绍一家她不去见面。
        五十年代中页时,包办婚姻不时兴了,提倡自由恋爱,婚姻法也有了,文艺节目中就有台词是这样说:“男二十,女十八,大屁股养娃娃……”。还有“二月二,龙抬头,天下妇女争自由,不用媒人就磕头。”虽是可以自由恋爱,可在相对封闭的农村来讲,天下无媒不成婚的观念仍占主流,对不用人介绍就拉拉扯扯仍视为伤风败俗。这一天出工后,发现不见了玉敏叔和李姓女子。正在二家人着急时,下午三四点钟,玉敏叔与李姓女子肩并肩亲亲热热地出现在村南面的路上。
        玉敏叔和李姓女子回家回同时宣布,二人上公社拿了结婚证,现在是合法夫妻了。玉敏叔家自是欢天喜地,地主子女找老婆本不容易,现在不用花钱,不用费事有媳妇了,了却一件心事,传宗接代有望。李姓女子家中一听她与玉敏叔拿结婚证的话,立即炸了锅。他们把李姓女人关起来,并吊起来打她。但这些都没有让这女子退缩。一天乘家人不注意时,她偷偷逃出家门与玉敏叔一起跑到一家亲戚哪儿住了半月。二家人为此大吵一架,并动手撕扯,被人拉开。
        半月后,生米做成熟饭的二人回来,李姓人家也没有再闹,只是二家不亲戚,李家声称权当没有这个女儿。住在同一个村子,低头不见抬头见,见面也不说话,就这样僵持了十几年。
        玉敏叔的儿子上小学了,一天在路上遇到李姓女子的父亲,老头子把把他叫到跟前,扶着他的肩膀看了好久,然后扶摸着他的头说:“叫声外爷吧。”那孩子竟然眼瞪着老头子,后来挣脱老头的手,飞也似的跑回去。回去对妈妈和父亲一说。李姓女子竟然趴到床上鸣鸣大哭起来。哭得小孩子莫名其妙,哭得玉敏叔只会扎煞着手站在身边一连说三个字“不哭了,不哭了……”
        这天李姓女子在路上遇到父亲,她硬着头皮叫了声:“爹。”话间刚落便哭起来。那老头略停了一下,轻轻答应了一声,仍径直走了。只是走了好远,李姓女人看见爹抬手在眼睛哪儿揉了一下。
        大年初二时,玉敏叔提了一大包礼物,带着三个孩子,来到李姓女子娘家。这门亲事得到了老丈人的认可。
        玉敏叔生有二男二女。日子过得不错。
        玉敏叔的人缘好,现仍健在,七十五岁身体健朗,能吃能喝能睡。说话大声,笑也是大声。

    • 居仁堂主

      2008-12-26 07:55:15 居仁堂主 8#

      (二) 四奶

        我是一九六九年初认识四奶的。那时四爷已去世多年,四奶也快八十岁了,昔日嫩白漂亮的脸已如风干的肉,酱紧色的皮贴着脸庞骨上,干巴巴多绉的纹记录着人生的风雨。
        四奶家的房子好,正屋是座北朝南的瓦房屋。高而敦实的过风脊。脊的二头各有一个兽头张着嘴,屋檐最外边的一块瓦上还有一桃型花纹装饰着一溜屋檐。院子二面各有三间厢房,靠东面的厢房有一间是大门楼。大门有五尺多宽,可以进出牛车。最引我们的注意的不是这些,对于十二三岁的孩子来讲,最重要的是四奶的院子里有一棵大枣树。
      这枣树有年头了,我曾用小胳膊抱过,左手拉不着右手。这样的粗细的树如果是别的树不稀罕,稀罕的这是枣树。枣树生长得慢。所以,枣树木质特别是坚硬。如木匠的刨子胚体最好的材质是枣树。我曾认真仔细地观察过,老木匠的枣木刨子紫红中加上点黄白色,手摸上去磁光磁光,如涂有一层油。
      四奶的这棵枣树粗而枝叶茂盛,也不知有多少树枝,大大小小,粗粗细细地把偌大个院子遮着了四分之一。有五分之一的树枝不甘院子的约束,大胆地伸出院外。
        这枣树结的枣比一般的枣长且粗,我们称之为马牙枣。春天里,枣树是发芽最晚的树种,柳树杨树等都枝繁叶茂时,这枣树才慢悠悠地萌出碎碎地叶。几天功夫,这不起眼的叶子中间的就开了一朵朵小米大小的白花,猛一看如枣树叶子上落上密密小白虫。枣树开花后,我们就眼巴巴地天天去关心这花的结果。
      我们关心着枣树,四奶也关心这棵肯干活的枣树。枣树下固定有一个小凳子,四奶干完力所能及的活后,就柱着拐棍坐在树下,她坐功好,一坐半天不动窝。快八十岁的人眼不花耳不聋。一看树枝乱动,四奶的声音跟着就到。“是哪些兔娃儿们在害贱我的枣树,看我不打断你们的腿。”骂声后面跟着是四奶颤颤抖抖地,半弯着腰,掂着小脚跑出来。当然这跑也没有我们走路快。但要是让他看准了是谁家的娃儿,中午她必三条腿挪动着上门告状。
        四奶生一儿一女。女儿我们叫六姑,嫁到城里去了。一年只有过节时和有特殊情况时回娘家来。儿子我们叫大伯,但在我们回老家前就不在了。留下一个孙女一个孙子。四奶总觉得是大娘妨死了大伯,平时想起来,就坐在院子里指桑骂槐。加上大娘只有三十来岁,风华正劲时,就私底下与同姓的三伯交往,没有几个月,大娘留下一儿一女,由大娘变成三娘。二家相距也不过二百米远近。只是四奶一见面仍是骂,骂得三娘见着四奶就如老鼠见猫般的紧张,饶着圈走路。
        堂侄媳妇四婶包饺子,韭菜馅的,春天第一荐,大家吃个新鲜。头锅饺子二锅面,四婶喜笑颜开的端一满碗饺子过去说:“四娘啊,今天包的韭菜饺子,给你端一碗尝尝。”
        “我也不稀罕那韭菜馅,啥吃头。你先放桌子上吧。”四奶似乎不为饺子所动。四婶把饺子放在桌子上。“四娘,剩热吃,别叫凉了。”
        “这个我知道。吃几十年饭了,还叫你交待恁清。”四奶仍忙着她自己的活。
        吃罢饭时,四奶柱着拐棍手里提着四婶家的饭碗来到四婶家里。四婶老远赶紧跑着过来接着碗,笑着问:“味儿咋样?四娘。”
        “咋样,不咋样。做几十年饭了,还连个咸甜都掌握不着,咸成啥了。后晌得喝半天茶。”四奶也不看四婶的脸慢慢收着笑容,一直劲地说自己的话。
        四奶在四婶哪院子里坐一会儿,“你们这院子太热,还是俺院子得劲。”说罢站起来,一步挪四指地往回走。
        四奶刚走几步同,四婶就翻翻白眼说:“再以后有啥改新的饭也不给你端了。吃了喝了还落不了个好。”
        四奶听见有说话声站住脚:“你们说的啥呀?”
        四婶看四奶扭过头连忙满脸堆笑说:“俺们没有说啥呀。是叫你慢点走。”
        “哦,慢点走,为啥慢点走,恁热的天,快点回去。”后面老老少少捂着嘴笑。
        不要以为四奶房子好就一定是地主,四奶不是地主。化成份时,花奶是贫协主席,花奶和四奶血缘近,知道政策,胳膊肘拐了一下,没有划拉到剥削阶级里面去。
        忆苦思甜会正是胡萝卜收获时节。不知怎幺的队长想起来叫四奶来诉苦。
        下午五点多钟,全生产队的人集中在牛屋院子里,用下粉条的大锅蒸了一锅胡萝卜樱子蒸菜。也就是把胡萝卜缨子洗净切成四指长短,拌上红薯面,蒸了几大蒸笼。队长一敲挂在牛屋门前的铁车轮子,全队人每人掂只碗,有的拿双筷子,有的也没有筷子,就地在高粱杆上折二截细干即可。
        全队人老老少少一二百口子,站着蹲着坐着黑压压地一片。队长说开场白:“今天忆苦思甜会议,由四娘当主角,四娘要讲讲万恶的旧社会的苦日子,要让我们记着今天的幸福生活”
        四奶被队长扶着走到台前,坐在一椅子上。沉默了一会儿,用手揉揉眼睛,鼻子抽搐二下,四奶进入角色了。
        “今天队长叫我来忆苦思甜。叫我说啥呢,说过去的日子你们都知道,那是不好过,吃了上顿没下顿,就是地主老财也是吃花卷,省点白面好置地。想想过去,真是叫人伤心难过呀。别的不说,三十年年成俺都过来,也没有说吃树皮,可是这六0年,可真是要我的命了。米没面净,刺脚芽(学名:大蓟,叶子生刺,所手,可入药,有止血功效。“扎哩嘴流血,肚子里还要呀,狼掏似的。俺老头子吃白山土吃的屙不下来屎,是我用竹签往外挖,挖一下叫一下,最后饿死了。那是啥年光呀。唔……..”队长一听不对劲儿,连忙上台说:‘四娘,四娘,咱不说了,也不哭了,咱下去吧。“下面的人是想笑不敢笑。四奶还不愿下去:“我还没说完呢,我没说完。”
      “咱不说了,得吃忆苦饭,天晚了。”队长把把四奶挽下去后,回来大声说:“吃饭了。”
        大家呼隆一声站起来,各盛各的,大人给自己的小娃儿盛,大人小娃儿端着冒尖的蒸菜,趷蹴一院子狼吞虎咽地吃,吃一顿省自己一顿。
        八月十五左右时,枣儿红了,先红的全身是重紫色的,后来的半是青半是红,这样红红青青的挂一树。这是四奶的功劳,没有人敢来偷,挂的果差不多都长成了。四奶先叫关上门,让孙娃孙女用竹竿上绑个铁钩挂着树枝摇,这一摇晃,枣就如下猛雨般地呼呼啦啦落一地,收拾起来,这是自己家里留的,一部分送给城里女儿,外孙年年记着要吃枣;一部分自己留下来晒干,过年过节蒸枣包,再留点送亲戚。一个小时后,门大开四奶就喊来半个村的同姓人家来掴枣。人们拿着竹竿,提着小蓝子来,用竹竿上的铁钩子挂着树枝,上上下下的摇,这枣落一地,大人小孩子就抢起来,谁拾到是谁的。看着顺眼的,手里搓一下就填进嘴里了,甜甜的味道立刻让脸也生动起来。而四奶脸色仍是阴着,只是仰着脸说:“小心点摇,别叫树枝弄断了,明年还得吃枣呢。”
        这一会儿四奶的院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