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酒桌上的话是话

    点击数:6637
    不提先生
    2008-12-30 19:45:37
    本帖最后由 不提先生 于 2010-5-25 19:09 编辑

    小说[font=Times New Roman]
    [/font]

    [font=Times New Roman][/color][/font]

    [color=#000000]酒桌上的话是话[/size]


    [size=22pt][/color]


    [color=#000000]

    [/size]

    [size=12pt][/color]
    [color=#000000] 年初,上头来了号召要村村通公路,隔洞村村长李作福等村官被叫到了镇上开会。为了调动积极性,镇上把物质刺激的手段也用上了,开完会,招待大家吃饭,而且还调来了酒水。李村长记得,吃饭时他与陈乡长坐在一块。上酒时,他的顶头上司陈大乡长举起酒杯,第一个就对着李村长做了个要跟他干一杯的手势:“李村长,想致富,快修路。你干不干?”


    [/size]
    [size=12pt] 李村长在村里是个出了名的“双蒸水酒”,中年时老伴去了世,早些年儿子在外打工,打出点名堂,娶了个外地妹,日子在外地过了,村长一个人留在村子里。打那起开始饮起邻村产的“双蒸水酒”来。这种酒整条村唯独他一个人看中,早晚都少不了喝它一大盅,久了,村里人就给了他个外号“双蒸水酒”。他觉得,有一村之长当,有一亩水田种,有一盅烧酒喝,日子也挺滋润,当农民有农民的爽快,这些爽快就是什么都用不着太讲究,菜煮得不太干净可以吃,脚洗得不太干净可以睡。那天一听到乡长说镇上开会有饭吃,他就琢磨着管饭管不管酒的事。没想镇上也果真痛快,把酒也管上了,这镇上的酒,不喝白不喝的,有乡长大人陪着喝,他是不会给它省的!


    [/size]
    [size=12pt] 李村长想,论当官,你乡长可以,论喝酒,啥时候轮到你陈乡长这么主动在我面前说干干干的?你这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来着!于是,立马站起来,举起杯,话也来得特别的干脆:“陈乡长,你敬我?我无条件跟你干。”


    [/size]
    [size=12pt] 陈乡长伸出左手将李村长举杯的右手按了一按,说:“不,李村长,咱们要喝,就喝有条件的。”


    [/size]
    [size=12pt] “什么条件,乡长您尽管的说,别说你一盅我一盅,就算你一盅我三盅,我也敢跟你干。”说着,李村长把衣袖提了一提,做了个十盅也不在话下的样子给乡长看。


    [/size]
    [size=12pt] “我的条件是修路,你敢答应国庆节前把你村的那段路修成,就跟我干。要不,就别在我面前说喝酒的事。敢不敢?我一盅对你一盅,你干不干?”乡长也把袖子卷了起来。


    [/size]
    [size=12pt] “乡长,你想激将我是不?不就是我村头那段八百米的路吗?其实我比你更焦急它,看到汽车在从村边的公路呼呼的开过,就是进不了咱村,不用别人骂,我也知道我这个村长当得太熊!今个儿,上头号了召,开了管饭管酒的会,我村再不通公路,我当村长的明年让你打屁股!”


    [/size]
    [size=12pt] “这话是你说的?”乡长指一指李村长的鼻子,“好,酒桌上的话儿是话。就冲你这句话,干了!”立马冲着李村长举盅。


    [/size]
    [size=12pt] 李村长把头一扬:“干就干!”


    [/size]
    [size=12pt] 没想到这一“干”可真的把乡长大人干倒了。


    [/size]
    [size=12pt] 干倒了乡长,村长当时得意,但过后慢慢觉得自己干了这件事不该过早的得意。乡长是冲着自己说的那句话来干杯的,人家叭的一声给“干”倒了,修路的事,自己必须说话是话。为此,修路的事他也着实的琢磨了几天。从村口到镇公路隔着一片水田,要修一条出村大道,至少要牺牲一户人家的一亩水田。他觉得,这个问题得首先的解决。只要能挤出那么一点地,日后那些有钱出钱,没钱出力的事还是容易的。没这个地做基础,泥土不能往青天上垒,修大路简直就是说大话。他想,这事得先说服说服李亚木,他家的水田正对着村口,距离最短,位置最佳,工程最省。带着这个想法,他找过了李亚木,话没说上几句,就被亚木轰出去了。亚木的话说得很那个,说村长别人不找找他,那是专找软的欺。要是村长拿修公路来断他家的粮路,村长就得当心当心自己的家会不会断根。一个大男人拿起这种只配娘们说的毒话来对付自己的村长。明摆着是叫村长赶紧死掉那条心——别拿他家的水田作梦。


    [/size] [size=12pt]李村长尴尬地走出亚木的家门,先是摇了摇头,然后是抹了一把鼻,好象刚才亚木不是在跟他说话,而是在他的鼻上撒了灰。


    [/size]
    [size=12pt] 这叫村长窝火了好一段时间。每天他经过村口时,就要想到修路的事,一看到亚木家那块田就气上一把亚木那家伙,不大不小你亚木也四十出头的人了,我作为一个快上六十岁的长辈兼村长找你商量点事,你就这样的不给面子?修出村大路,是全村受益的大事,你亚木就不得益了?要什么条件你完全可以提吗,谁堵你的嘴了?我当村长的出这个头,也是一心一意贯彻上头指示,一心一意为全村办事,这犯得上让你来断我的根?人家穷山恶水才出刁民,怎么隔洞村这青山绿水的也出了这类刁民呢!气了那么几天,李村长倒又慢慢觉得自己老拿亚木这样的人来惹自己生气也没多大的用处。田是他的田,他就这个觉悟,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在亚木的事在他的脑子里开始淡下来之后,村长却又琢磨起另外一个稍大的问题来。他想,田是国家的田,过去国家从地主手里夺过来分给农民,接着农民把田合给合作社和人民公社,后来人民公社干不下去了,国家又把田分下去给各家各户承包,这来来回回的,虽然别扭来,别扭去,但总的还是挺容易的,怎么现在要倒过来,从私人手里要回一点给村里就容易不了呢?琢磨来琢磨去,出不了结果,倒又埋怨起自己来,现在当村长的远不及他当队长那回了。分田到户了,人家不拴村长你这条树桩了,村长管不住人,说话也掉份量了,找人商量点事,人家不把你当一回事了。想到这一层,村长觉得自己真有点追悔不及。当队长时怎么不用那点还没完全作废的权力谋它一条出村大路呢?自己主持村里分田到户时,把公家的东西弄那么彻底干什么?多个心眼为留出一点,还会象今天这样反过来叫当村长的低声下气的去求人么!


    [/size]
    [size=12pt] 按他当初的想法,一条有五百人的村修一条八百米的路不应是什么困难的事,在镇开会时,他之所以敢跟乡长干杯,敢用打屁股与他打赌,正是因为他相信村里是没有谁不盼着早点儿通公路的,这种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公家事,只要他当村长的一提出,大家听了一定会表现得很振奋,而且个个都会表示齐心支持的。可就是没料到,事情尚在酝酿阶段,第一个碰上的偏偏就是心不往一处想的亚木。那个滋味简直就象跟亲家吃饭的那一回,刚开饭时让鱼刺卡了颈,后面他没法吃了。想起了跟亲家吃饭的那回事,很自然又让村长联想起跟乡长干杯的那件事。这些日子他一直在生怕,亚木家水田的事定不下来,酒桌上跟乡长说的就全当放屁了。跟人家当上级的干杯,可是件正经的事。干了,就得把一条村道干出来。干不出来,就得让人家打屁股,到头来,你的屁股臭,人家要将你的嘴巴当屁股打,你还得老老实实地让人家打个痛快。


    [/size]
    [size=12pt] 村长没想到在他最怕见乡长的时候,偏偏在一次上街时,被乡长碰着了。


    [/size]
    [size=12pt] 那天晌午,他进一家餐馆找东西下肚。正赶上有人请乡长吃饭。乡长眼尖,见了他,把他拉过去,他死活推辞不了。


    [/size]
    [size=12pt] 乡长递过一杯酒,就叫他汇报修村路的事。

    [/size][size=12pt]
    村长吊着个苦瓜脸,硬是不敢接。

    [/size]
    [size=12pt] 乡长看出了问题,问:“很大困难?”


    [/size]
    [size=12pt] 村长答:“大。”


    [/size]
    [size=12pt] “发动群众了吗?”


    [/size]
    [size=12pt] “发了,发不起。”


    [/size]
    [size=12pt] “想办法了吗?”


    [/size]
    [size=12pt] “想了,想不出。”


    [/size]
    [size=12pt] “你村长怎么当的?”


    [/size]
    [size=12pt] “我当了,就这回当不好。”


    [/size]
    [size=12pt] “你看看日历,知道日子紧了吗?”


    [/size]
    [size=12pt] “知道了,我的日子比谁都紧了。”


    [/size]
    [size=12pt] “那这段日子你打算怎么干。”


    [/size]
    [size=12pt] “路基的地拿不出,我这个村长没法干。”


    [/size]
    [size=12pt] “你是村长,到了这个时候怎么能说这种话呢!你开了镇上的会,你吃了镇上的饭,还跟我干了杯,你就得干!别以为酒桌的话儿不算话。”


    [/size]
    [size=12pt] “我是后悔我当初傻乎乎的跟你干了杯,迷糊糊的向你许下诺,现在才明白彻底的上了你的当。”


    [/size]
    [size=12pt] 乡长一听,火气呼的上来了,瞪上牛大的眼,大声地质问:“你说什么来的?再说它一遍!”


    [/size]
    [size=12pt] 当时村长不敢再吱声。


    [/size]
    [size=12pt] 乡长最终还是把那杯酒递给了他的下级,但村长不伸手,样子有点又怕上他一回当。


    [/size]
    [size=12pt] “李村长,你当村长的就不觉得你们这么大的一条村缺一条出村大道吗?村前摆着一条好好的公路连不上,反要从村后拐个大弯,多走十几里的坑坑洼洼山路才出到公路,我都为你们难受了,难道你当村长的就这么好受了!你们的西瓜年年丰收又怎么样,运不出去,烂在地里,你当村长的就不想到要修一条出路?要致富,快修路,这话要是没道理,人家上级领导不会去总结的。你看看你们旁边的下洞村,人家同样也种西瓜,人家村长就能看到路通财通的问题,花它些时间,花它些资金,把五公里的出村路修成了,东西一运出去,漂亮的小楼房就有人开始建起来了。人家五公里的路,我没听过他们说难,你们这八百米的,你好意思跟我说难?我叫你们修路,你还居然说是上我当了?你说,你这是什么屁话?你当村长的自己不带头修路,是不是想带头穷死一村子人?我告诉你,我已经跟镇长说好了,我请他国庆节开车来视察我们乡的公路,到时候要是你们村还被那块田洞隔着,你就爬出来迎接镇长好了。”


    [/size]
    [size=12pt] 村长听完,暗骂乡长:“你大石压蟹,谁说我不想修村路了!”觉得自己挺冤。委屈之下,拔腿跑了。


    [/size]
    [size=12pt] 而,回到了家,他倒又觉得自己这样的跑也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的跑,乡长是不会就此而跟他完了的,乡长他说过,酒桌上的话儿是话,说了,得算数。乡长是个猫头鹰式的人物,一旦有事被他盯上了,谁也躲他不过。修路的事,他逼得这么急,骂得这么凶,到底也是给各个村谋点好事的。世上有许多的事是靠逼才出来的。隔洞村这条出村道,几十年来,没人逼,就始终没修成。村长细想一下自己,从人民公社的队长干到改革开放的村长,过去谋稻谷,现在谋西瓜,谋的全与肚皮相关,可就没有怎么用心去谋过建学校修公路一类大点儿的事。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做完队长,做村长,共产党员三十年,未没为村民做出过什么大的名堂来,这也怪不得人家乡长恨烂泥糊不上墙。


    [/size]
    [size=12pt] 村长觉得自己不应去恨乡长,也不应去计较他骂了自己什么。这事拖了半年没个动静,乡长急了对下级骂一骂娘,这也是正常的。但问题是,村长他自己再急也不能随便拿亚木来骂娘。人家不吃不喝不拿你的,你抓不上骂人家娘的理。村长想,再不闲也得拿出个有闲工夫,把亚木请出来,好好地坐下来,大家谈谈条件,或许会找出个解决的办法来。虽然那次被亚木骂了断根之后,自己发誓过打死也不找他,但现在修路的事情到了火燎眉毛的地步,一千个不情愿也得放下架子低声下气请他。


    [/size]
    [size=12pt] 村长决定破费请亚木吃顿饭,而且已经想好,就把乡长对付他的那种办法在李亚木身上用用,在饭桌上跟他谈条件,谈好了,就立马跟他干杯,完了,就说饭桌上的话儿是话,说到就得做到。


    [/size]
    [size=12pt][/color]

    [color=#000000]



    [[i] 本帖最后由 不提先生 于 2008-12-30 19:54 编辑 [/i]]
    用户评论 (10)
    • 山里人

      2009-01-06 20:17:27 山里人 1#

      quote:
      原帖由 [i]不提先生[/i] 于 2009-1-1 08:15 发表
      此文的立意是呼唤诚信回归。通过动员修路一事,村长与乡长喝酒、打赌,尽管乡长不把话酒桌上的话放在心里,但村长却把这话当成一回事了,并在日后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这些正是失走了许久的诚信。中华民民族需要的就是 ...


      现代人已经不怎么样遵守诚信了,不少人在酒桌上说的全是屁话!

    • 不提先生

      2009-01-01 08:18:06 不提先生 2#

      quote:
      原帖由 [i]不提先生[/i] 于 2009-1-1 08:15 发表
      此文的立意是呼唤诚信回归。通过动员修路一事,村长与乡长喝酒、打赌,尽管乡长不把话酒桌上的话放在心里,但村长却把这话当成一回事了,并在日后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这些正是失走了许久的诚信。中华民民族需要的就是 ...

    • 不提先生

      2009-01-01 08:15:34 不提先生 3#

      此文的立意是呼唤诚信回归。通过动员修路一事,村长与乡长喝酒、打赌,尽管乡长不把话酒桌上的话放在心里,但村长却把这话当成一回事了,并在日后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这些正是失走了许久的诚信。中华民民族需要的就是这种美德。

    • 不提先生

      2009-01-01 07:59:14 不提先生 4#

      quote:
      原帖由 [i]一叶[/i] 于 2009-1-1 00:16 发表
      村长的形象血肉丰满。故事一波三折。语言丰富生动。
      是难得的好作品,加分加精鼓励!


      谢谢一叶大师的鼓励!
      此小说是本人的一篇旧作,此文于2005年在全国某大行业作家协会(全国作家协会集体会员单位)的小说大赛中获二等奖,并被收入到一小说集子出版。这是第一次贴上网。

    • 一叶

      2009-01-01 00:16:15 一叶 5#

      村长的形象血肉丰满。故事一波三折。语言丰富生动。
      是难得的好作品,加分加精鼓励!

    • 山里人

      2008-12-31 21:36:45 山里人 6#

    • 尖兵

      2008-12-31 15:33:31 尖兵 7#

      这样的人都有

    • 乐叔

      2008-12-30 21:11:05 乐叔 8#

      不提不提,一提起来满肚子货!呵呵......

    • 不提先生

      2008-12-30 20:04:32 不提先生 9#

      [/size]

      [size=12pt][/color]
      [color=#000000] 三天后,村长组织了一次全村大会,亲自说了要修出村大路的事。他先是传达了上级的讲话精神,接着摆了在村南面修条出村大路的八大好处和三大条件,最后,表扬了李亚木,说他风格高,贡献大,为修村大路舍得拿自己的田来。希望大家向他学习,立即行动起来,有钱出钱,无钱出力,争取在西瓜成熟之前将出村大路修成,接通镇上的公路。会上结束前他还宣布了临时施工领导小组名单,其中包括那天喝酒干了杯的李亚木和李土金。村长负责集资和抽人,土金负责规划和测量,亚木负责现场和监工。


      [/size]
      [size=12pt] 修路工程在“三人领导小组”亲力亲为的组织和指挥下,动工了。全村人轮番上阵,一个月下来,果真赶在西瓜成熟之前把一条简易的出村大道修出来了。村长象得了个孙子似的,高兴上来,把领导小组成员邀到他家,痛饮了一回水酒。


      [/size]
      [size=12pt] 于是,出村大道在放了一串鞭炮后正式使用了。事过之后,村长突然想起自己有一件不应忘的事给忘掉了,就是没有请来乡长。要是没有他当初这般狠,把人逼上梁山,出村大道很可能还是个田里的水泡泡。现在修成了,他是专管领导,请他过来验收验收是顺理顺章的事,兼且还可以借机会结结那笔跟他挂了几个月的“账”。一条完全完全的大道摆在他面前,最起码他得承认,李作福喝了他的酒,没有白喝,李作福跟他说了的话,没有白说,从此他没有再骂李作福的理由。但细一想,不专门去请也好,不搞张扬,让他突然看到,他准会主动找上门来说隔洞村干的不比别人差。


      [/size]
      [size=12pt] 村道刚通车,李亚木立即敲起收过路费的算盘来。他着手在公路交接处立起个“隔洞村西瓜场由此进”的指示牌,然后在村口立个小亭,弄上个拦车的活动卡杠,卡杠的末端系上他小儿子的红领巾。[/size]
      [size=12pt]那时正是村北大片西瓜成熟的黄金季节,第一天,正好从外头来了近十辆汽车和数辆摩托车。进进出出的、村里村外的他一点不跟人家客气,全按他牌子上写的标准收,一下子就让他收下了近二百元。这样的赚头让李亚木乐不可支。当天晚上他开了个家庭紧急动员会,要求大儿子把其它活儿放一放,抽出身来与他轮流值班。他说,禾苗放在田里会自己青,这过路的钱不收就全黄了。这是村长给的优惠政策,不用好,过期就全他妈的作费。


      [/size]
      [size=12pt]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李亚木拦住了一辆外来车。当他伸出手要对方交出十元钱的那一刹那,车上跳下了两个穿制服的人,喊一段“一、二、三”就把拦车的卡杠掀到一边去了。那个年纪稍大的拍了拍手后,从别钢笔那个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说他们是公路局稽查队的,接到群众举报这里有人私立收费黑站,是奉命前来取缔的。年轻的那一个递过了一张单据,要亚木在上面签字。亚木先是牛气冲天,拿了村长的话来跟对方顶牛。无料对方亮出了亮铮铮的手铐,便老老实实地在上面签了。没想到这一签,要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八百元给人家。这两个人很凶,收了钱,还要教训人,要亚木当面答应,两天内把小亭也拆了,这儿不再能有收费站,今后如果碰上,不是罚款了事,而是要蹲几天的大牢。


      [/size]
      [size=12pt] 公路局稽查队的车走后,李亚木象条被打歪了脖子的疯狗,吊着脑袋,张着大嘴,瞪着浊眼,漫山遍野找仇敌似的要找着李村长。


      [/size]
      [size=12pt] “你这个X村长,你妈的一肚子坏水,挖个死洞叫我钻,害我今天被罚了八百块。”


      [/size]
      [size=12pt] 村长在北山那边,老远就听到有人骂他和他死了多年的老娘,也竖着耳,眯着眼,漫山遍野的找,最后才发现是李亚木站在他身后那丛仙人掌旁边放开嗓门对着他这边骂。.

      [/font]
      [font=Times New Roman] 村长走过去,问:“什么事罚你八百块了?你说清楚再骂人成不成?”


      [/size]
      [size=12pt] “谁坑我,我就骂谁!”李亚木指了指村长的鼻。


      [/size]
      [size=12pt] “我坑你啥了?”村长叉起腰。


      [/size]
      [size=12pt] “哄用我水田换山塘是骗了我,哄我设收费站又是坑了我!你整天耍着计谋找软的欺,我告诉你,这事我不跟你干了!”


      [/size]
      [size=12pt] “八百块是什么事你说明白,咱们有事好商量嘛。”


      [/size]
      [size=12pt] “这事我不干了就是不干了!商量个球!”


      [/size]
      [size=12pt] “这事,这事,到底啥事?”


      [/size]
      [size=12pt] “水田换山塘修路的X事,我不干了!”


      [/size]
      [size=12pt] “这事咱们是干过杯定下来的,现在路都修成了,不干也干了!”


      [/size]
      [size=12pt] “推倒!”


      [/size]
      [size=12pt] “酒桌上的话儿是话,说了,就得算数。”


      [/size]
      [size=12pt] “这事你不跟我推倒,你就等着瞧!”李亚木恶狠狠了瞪了一眼村长,窝着一肚子的火气走了。[/size]
      [size=12pt]村长想,你要瞧就瞧!


      [/size]
      [size=12pt] 傍晚,村长在家吃饭时,李土金突然闯进来,“村长,不好了,亚木全家把村道挖了,挖了个大坑,谁也拦不往!不制止他们,这村道就没了。你快去吧!”


      [/size]
      [size=12pt] 村长丢下碗筷,风风火火赶到村头,对着李亚木大喝一声:“李亚木,你要干啥!”


      [/size]
      [size=12pt] 李亚木不理会,继续挥锄,“我不干啥,我只是要回我的田!”


      [/size]
      [size=12pt] “这田是村里的,酒桌上你说的话要算数!”


      [/size]
      [size=12pt] “上当的事,我不跟你算数!”


      [/size]
      [size=12pt] “你这样做太缺德了,太自私了,太不象话了!你对得起全村的老老少少吗?”


      [/size]
      [size=12pt] “村长大人,你不缺德,你不自私,你象话,你对得起全村老少,你来,你就把你的那一亩水田献出来,你当村长的,来呀,献出来修路呀,拿我做替死鬼干什么?作声呀,村长,献出来呀,你可以拿山塘养鱼呀,你有本事也可以收过路费发大财呀!行动起来吧,有田出田,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你开会是这样说的呀!怎么样,我这就去拿一壶双蒸水酒跟你干杯?”李亚木越说越来劲。


      [/size]
      [size=12pt] 村长看不得他这股臭劲,“别狗眼看人低!我拿得出来,你又怎么着?”


      [/size]
      [size=12pt] 我为你鼓掌,我请你吃饭,我为你干杯!”


      [/size]
      [size=12pt] “你今晚十二点之前,给我把这路修回来,你明天十二点之前,把你山塘里的鱼抓走!我换!跟你换!我不信你拿这个会吓得住谁!”


      [/size]
      [size=12pt]

      [/size][size=12pt]

      [/color]
      [color=#000000] 十月一日那天上午,一辆面包车慢慢停在隔洞村的入村大道上,车上走下了两个人。一个是乡长,另一个,村里没人认识。他们仔细看了看路面和路基后,继续开车往村里走。在快到村口时,乡长叫住了正拉着一板车猪苗到镇上赶集的李土金,“你们的作福村长在家吗?”


      [/size]
      [size=3] 土金摇了摇头,用手住西北角一指,说:“他把家搬到蓄水山塘那边去了,为修这路,他把他家的水田献出来了,没田种了,白天在那边跟别人打工,夜里跟他家的狗守他的鱼塘,好象有好长时间没见过他在这里走了。”

      [/color]
      [color=#000000] “为这路,他弄成没田种了?”乡长惊讶起来。

      [/color]
      [color=#000000] “听说就是为了兑现你的那句酒桌上的话是话呢?”

      [/color]
      [color=#000000] “我那是随便跟他说说的呀。”

      [/color]
      [color=#000000] “可他当真了!”

      [/color]
      [color=#000000] “这个李作福,我可没----”乡长说着,用眼往村的西北角那边望去。视野里并没有作福村长的身影,只有他的那口水塘有阳光下泛着眩目的白光,一阵阵清风在水面上轻轻的荡漾。


      [[i] 本帖最后由 不提先生 于 2008-12-30 20:07 编辑 [/i]]

    • 不提先生

      2008-12-30 19:58:05 不提先生 10#

      [/font][font=宋体][/size]

      [size=12pt][/color]
      [color=#000000] 村长请他最好朋友李土金给他出头,叫土金先把亚木请到乡上最好的酒馆,点菜与亚木先吃,然后他迟点就到,装着是碰巧遇上,让土金拉住走不得,自自然然制造一个让村长与亚木坐到一块的机会。


      [/size]
      [size=12pt] 李土金是远近闻名的“牛中”,赶集时常在耕牛市场里打转,靠他那张嘴常能把一宗宗牛的买卖做成。卖主买主各打赏他一点“口水费”,他便可解决赶一趟集的吃饭问题。那天中午,他把村长吩咐的事办得挺顺,中午12点不到就把亚木领到了酒馆,找好位置,点好菜,与亚木吃了上来。当村长出现在酒馆时,被他一把扯了过去,安坐在亚木的身边。害得亚木不自在地起了身,猛向村长打招呼。村长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


      [/size]
      [size=12pt] 村长掏出香烟,先递了一根给亚木,为他点了火后,再递一根给土金。


      [/size]
      [size=12pt] “村兄弟难得走到一块,今个儿好好喝一盅。”村长说完,把头一转,“服务员,过来,加个香肠炒蒜和牛肉炒椒,再来两瓶米酒。”


      [/size]
      [size=12pt] 土金接着话,“服务员,多拿一套碗筷和酒杯来。”


      [/size]
      [size=12pt] 一杯米酒下肚,村长有意对着土金问起他种在北坡那片西瓜的事,“土金,你今年的西瓜估计会比去年好吧?”


      [/size]
      [size=12pt] “按长势,应该吧。”


      [/size]
      [size=12pt] “那好,就为你今年的西瓜好收成干一杯!”村长拿起酒杯向土金面前一伸,“干了!”


      [/size]
      [size=12pt] “村长,没丰收,盼丰收,有丰收,也皱眉头。象去年那样我怕了。西瓜这鬼东西,不熟时,都不熟,熟了,个个熟,摆弄不过来呀,用双轮车从村北那边鬼路拉出去,一天拉不了两趟,到头来还是眼巴巴看着烂了不少在地里。”


      [/size]
      [size=12pt] “是罗,人家客商就嫌我们的路难走,都说运出来的西瓜烂了好几成,瓜再好也不敢来要。要是村子南面有条大点的出路多好呀。”村长觉得往下的话不好说了,于是,停了下来,开始呷酒。


      [/size]
      [size=12pt] 亚木机械地跟着举起了杯,不哼气。


      [/size]
      [size=12pt] 倒是土金把村长说的问题想了下去,“嘿,照理在村子南面搞条大路不难呀,把亚木你那两块地的田埂搞大不就成了吗?”


      [/size]
      [size=12pt] 村长听罢,用手拍了拍土金的肩,“不行,为了这个路让亚木兄弟拿出一亩地,我不同意。”


      [/size]
      [size=12pt] “拿村里的东西抵换。”土金说着,敲了一把桌子,然后望了望亚木。


      [/size]
      [size=12pt] “村里除了那口蓄水山塘,没象样的东西可以拿出来换的。要换也只能拿这个了,山塘养鱼也是个好门路。就不知道亚木兄弟的意思怎么样。修村路是件积阴德的好事,好事就要做得大家都有说好才是好。为这条路让亚木兄弟一家吃亏,我们也过意不去,说实话,谁都不想这样做,是不?”村长说完,起身为亚木添酒。


      [/size]
      [size=12pt] 亚木开始不自在起来。


      [/size]
      [size=12pt]“换了吧,亚木。我今年的西瓜也就全拜托你啦!”土金拍了拍亚木的肩膀,举上杯,“干了。”[/size]
      [size=12pt]亚木不作答,也不喝酒。


      [/size]
      [size=12pt] 村长看了一眼亚木,说:“亚木兄弟,咱们不是外人,不说外话。你要什么条件,你就尽管说吧。本来今天是来喝酒的,也没想要说修路的事的。这事不说也说开了,你就说完它吧。行不行,你说了算。”


      [/size]
      [size=12pt] “那山塘瘦,鱼不长。”亚木终于“皇帝”开金口了。


      [/size]
      [size=12pt] “那——,村长,你看这行不行?路修好后,让他们家收两年的过路费,象县里的收费站那样,汽车收十块,拖拉机收八块,摩托车收三块,推板车的、骑自行车的、走路的随意。亚木兄弟,这样子一年下来,你准能拿上三五万,担保你肥上了。”土金扯起亚木的手,激动地说:“我告诉你,这事你赚定了!如果你不愿意干,我拿我的地跟你换,我来干!”


      [/size]
      [size=12pt] 亚木看了一眼村长,问:“是这样吗,村长?”


      [/size]
      [size=12pt] 村长问土金:“钱能这样收的吗,土金?”


      [/size]
      [size=12pt] “怎么不能呢!公路上不都这样收的吗?谁投资谁得益嘛。”土金答。


      [/size]
      [size=12pt] “如果能,我同意。”亚木说。


      [/size]
      [size=12pt] 村长徐徐站起来,说:“亚木,你真的同意了?就按刚才说的条件换?”


      [/size]
      [size=12pt] “换!”亚木敲了一下桌子。


      [/size]
      [size=12pt] 村长给亚木上了酒,然后举起自己的杯,说:“就这样的定了!干不干?”


      [/size]
      [size=12pt] “干!”亚木把酒杯高举起来,示意土金也一块来。


      [/size]
      [size=12pt] 一轮水酒下肚,村长又站起来,“酒桌上的话是话,说到做到,再干!”


      [/size]
      [size=12pt] “酒桌上的话是话,说到做到,再干就再干!”亚木和土金同时站起来热烈响应。
      [size=12pt][/size]

      [[i] 本帖最后由 不提先生 于 2008-12-30 20:00 编辑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