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文学评论]遭遇猫腻

    点击数:1657
    愿我们会在一
    2011-12-28 04:54:18
    大通公司总经理魏东的手上有一张报纸,上面的一条消息吸引了他:某地有一银行的行长,想从国库里弄些钱用,于是冥思苦想出了一个猫腻,于是就有人遭遇了他的猫腻,国库的钱也揣进了他的腰包,而且这个行长也颇胆大,在当地遭遇他猫腻的竟有29人之多,流入他腰包里的钱达9百多万。魏东看完这条消息不禁有些气愤,他狠狠地将报纸拍在了旁边的空位上。



    飞机停稳,魏东和乘客们走下飞机走出候机大厅,许多人钻进了早已等待的轿车里扬长而去。可并没有一星半个的人来接魏东。这也难怪,在国外时魏东为了给公司省两个电话费便很少和公司及家里的人联系,回来的时候飞机上又不能用手机。到这时魏东才掏出手机拨通了公司办公室的电话,希望公司派车来接他,可拨了半天没有人接,魏东又拨了秘书和总经理助理的手机,但仍然没有人接,魏东叹了口气,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平安大街32号大通公司办公楼。



    走进公司办公楼一楼大厅,门卫老李头正在那聚精会神的看报纸,魏东和他打招呼:“喂,老李头我回来了。”



    不知什么原因,老李头看见魏东,脸色竟“唰”得一下变白了,魏东和他打招呼他竟像没听见一样,毫无反应,全没了往日那种点头哈腰的劲头,魏东觉得有些奇怪但并没太在意。他继续往二楼走,这时公司财会室的小杨迎面走过来,一见魏东立刻停住了脚步,双手扶住楼梯护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魏东,发出的声音有些颤抖:“魏总,你……你……你怎么回来了。”“啊。”魏东很生气地答应了一声,心想这些人是怎么了?我他妈又不是鬼。



    来到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口他习惯的推了一下门,门锁着,里面传出来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呻吟声,魏东心里顿时升起一团怒火:是谁竟敢在大白天里……而且还是在我的办公室!魏东迅速掏出钥匙打开了屋门,门里的情形更是让他吃了一惊:原来是自己的小蜜兼秘书丽丽赤身裸体的和另外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男人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二人一见魏东,丽丽先是惊恐的叫了一声,然后躲到了男人的背后,男人却从床上滚到了床下跪到了魏东的面前,嘴里还一个劲的叨念:“魏总,不是我们要背叛你,是因为你......你......你已经逝世了。”



    魏东细看这男人时竟是他的总经理助理王非,魏东火冒三丈:“你们他妈混蛋!我逝世了,你们说我成仙了好听一点不?我出国考察是你们他妈两个混蛋把我送上飞机的。你们他妈忘性就那么好?”



    “啊?难道你没死?你不是鬼吧。”王非哆哆嗦嗦得抬起了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哎吆,我也没做梦,真是活的魏总回来了。”



    魏东从沙发里抓起二人的衣服狠狠地甩了过去:“你们他妈给我滚!”二人慌乱的穿起衣服从魏东的办公室里滚了出去。



    半年前,魏东为了公司的一项业务出国到北美一些国家考察,临行前,他把公司里的事务交给了总经理助理王非全权代理,



    可他怎么也弄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糊里糊涂的逝世了,尤其不能容忍的是这个平日里对他毕恭毕敬的王非,竟敢乘他出国考察之机睡他的小蜜。这个王非也太胆大包天了,我不能就这样放过他,想到这,他冲着走廊里大吼:“王非,王非,你过来!”刚才滚出去的王非,这时又哆哆嗦嗦的站在了魏东的门口。“你他妈给我进来,站在门口干啥?”魏东继续吼道。王非磨磨蹭蹭的走进屋里,“噗嗵”一声跪在了魏东的面前。“你他妈给我起来,好汉做事好汉当,你给我说清楚!”魏东心头的怒火燃烧到了极点。



    王非站了起来,可腿却像筛糠一样哆嗦:“魏总,你……你……你就是不叫我,我也想和你解释解释,要不我成什……什么人了。”



    “你坐下说。”



    魏东出国后,王非遵照魏总的嘱托,施展出自己的聪明才智,居然也把一个有几百人的公司治理得井然有序,公司的各项业务都在按步就班的进行,有些甚至小有拓展,公司的人都说:“嗯,王非这小子有两下子,咱魏总可以放心的在国外考察了。正在王非为自己的作为洋洋得意的时候,麻烦来了。



    这天早晨,王非刚刚坐在办公桌前,准备处理公司事务,银行的人来了,还有政府里的行政主管部门的人,他们首先向王非和公司员工宣布了一个比地球爆炸更让他们吃惊的消息:你们的魏总已于前些天,在一次某国客机失事中遇难,因该公司尚有一大笔巨额贷款早已到期,但至今未予偿还,因此根据有关规定立即对你公司所有财产实行封存,以偿还贷款,并宣布公司破产。



    王非对这突如其来的事端毫无准备,只觉得有些不正常,在他的印象中,好像公司并不欠什么贷款,魏总走时也没有提起过这事。可银行的人还有政府主管部门的领导,又让他不容置疑,也许魏总借的款没和自己说吧?王非这样想,况且前些天确实从电视节目中听说有个国家的客机坠毁了。他只得糊里糊涂的安慰职工化悲痛为力量,另谋生路。在公司破产之后,王非和公司的几个行政人员包括丽丽被告知还需要留守一段时间,待所有事情处理完毕再行遣散。也就是在留守这段时间,无所事事的王非和同样闲在的丽丽摽到了一起。



    魏东听罢又是一个火冒三丈:难怪公司里冷冷清清人烟稀少,也难怪王非和丽丽竟敢放肆的大白天在他的办公室里做爱。



    “原来如此,我不怪你们。”魏东的醋意被公司破产的消息带来的愤怒碾压下去。



    “魏总,我总觉得这事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儿,你可要澄清事实呀。”王非这时也不再为丽丽和他的事情担心。



    “当然不能这样过去!”魏东的拳头擂在了面前的老板台上。



    魏东琢磨,要想弄清这事必须从根上摸起。于是魏东先到了说他借贷未还的那所银行找行长理论,可行里的工作人员说他出差未归,魏东想这事不能等,于是来到了信贷部,部里的两个工作人员不知在忙什么,见魏东进来问魏东有什么事,魏东说我是大通公司的总经理魏东,我想问一下我们公司贷款的事,两位工作人员朝他上下打量了老半天,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其中一个问:“你是魏东?”



    “是啊。”



    “是大通公司的总经理?”



    “没错啊。”



    “那好,你既然又活过来了你就还贷款吧。”



    “那笔贷款我们早已还清了。”



    “还清了?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也许你根本就不是魏总,要不你咋会不认帐呢?”



    “你们见过魏总吗?”



    “没见过。”



    “你们没见过怎么说我不是?”



    “因为魏总出国考察时,因飞机失事而遇难身亡,他的大通公司也因还不起贷款而破产。现在你站在这里说你是魏总,让我们怎么能相信呢?”说着,工作人员把一应俱全的证明魏东死亡的材料拿给他看。



    魏东觉得眼前的事荒唐透顶,可这些材料又让他无话可说。看来和这两位工作人员也说不清什么,魏东只得作罢。



    回家的路上,魏东苦苦琢磨澄清事实的办法,路过法院门口,魏东一眼看到了门楣上高悬的国徽,心中顿时有了主意:对!到法院告他们!



    第二天,魏东来到了法院,一纸诉状把和这事有关的单位告上了法庭。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审理过程,法庭内查外调终于查清了这猫腻的来龙去脉。



    市工商银行也就是魏东借贷的这所银行的行长想用一笔钱,于是想出了一条妙计。行长首先从全市的企业中选中了包括魏东的大通公司在内的一批企业,这些企业必须在该银行借过贷款而且都已经连本带利全部还清,这样,魏东和他的大通公司及其它符合条件的企业和它们的法人代表便成了他实施猫腻的对象。行长先是千方百计地证明你借的贷款没有归还,然后再通过各种手段从有关部门弄来你的企业因外债累累经营不善而破产,你又因为如突遇车祸,暴病猝发,从三十九层高楼跳下等原因死亡。而魏东当时出国考察,行长从电视新闻中看到某国客机掉在了地上,就把魏东“安排”在了这架倒霉的客机上。



    行长以为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证明这笔“贷”出去的款子已无法收回成为死帐的一应俱全的手续办全归档,再把企业早已还清的这笔钱从国库里提出来便可以高枕无忧的供自己挥霍了。本来这是件暗箱操作的事情,可谁知他的某下属没有明白这层道理,偶然发现了大通公司破产的材料,便采取行动去查封,给他捅下了天大的漏子。



    剩下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用户评论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