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三游东水山

    海天蓝蓝
    2016-01-05 20:22:46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846
    本帖最后由 海天蓝蓝 于 2016-1-5 20:48 编辑

    三游东水山


    第二次游东水山回来后,一颗夙愿未偿的心,时常会泛起再游的涟漪。与朋友们一起时,谈话过程中,对东水山风景的那种向往之情,总是情不自禁地溢于言表。朋友带着我言辞里是否有过于夸饰的疑惑,于2010年初春时节,在我的引路下,又踏上了东水山之旅。

    雨后的东水山,云雾缭绕在山上竹海里,氤氲在两山相夹的小河上空。吹进车窗的微寒而清新气息,让我们精神振奋。新修才几年的硬底化水泥道路,路边顺山岭劈出的岭岗新泥还未结实,致使疏松的泥土在雨水的冲刷中有所脱落。泥土和着雨水,在道路上漫流,一路上都是淡红色的泥水。一个斜坡旁边,一条如平摆双掌大小的约有三米高度的雨后瀑布,悬吊在路边的泥壁上。银白色的水线,直坠水泥路面,水花四溅,“叭叭”有声。同行的朋友兴奋地跳下车,大声地呼叫着,手舞足蹈了一会,才用手机拍下了这难得一见的画面。

    车辆驶过了东水山庄,行进在竹海深处的沙质路上。蜿蜒的道路两边,一座座砖瓦结构的房屋,在绿竹掩映中,从我们的眼眸下向后走去。房屋大都以四合院的瓦房,大门敞开着,毫无设防地躬候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门前的一丛丛翠竹,摇曳着初春的寒风,“沙沙”有声,好象是迎接着我们的到来。一个个在门前坐着或站着的耄耋老者,脸孔慈祥,在我们的眼前掠过,恍惚中就象神仙一样,在我们的眼前腾空而去,让我们对人生的思考有了较深的感悟。近百年的人生里,历经的一次次雨露风霜,在老人们此时此刻的心里,已可能是不值一提的一桩桩小事了。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心态,才会慈祥得让人想到的就只有那安然恬静的淡泊了。小孩子们见到汽车,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一边欢呼雀跃着,那童真的稚声,让我们感觉到他们的天真活泼,更引发我们对自己童年的追忆,生发出许许多多的激昂感触。人的一生,都经历了从少到老的过程。有少年就必然会有老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一轮轮的人,匆匆而来,匆匆而逝,只要老有所赡,幼有所抚,就会感觉到人生过得充实而富足了。细一深思,无论是富贵贫贱人,都同样地成为宇宙中的一个短暂的过客。相信许多的人都从这方面去想过,但是,因为人世间里的名利诱惑,大部分的人都不愿放下眼前的名利追逐。真正能够做到淡泊名利的,可能就只有这些住在深山旮旯里,甘于粗茶淡饭的山里人了。这样一想,竟有了超然物外的意向。

    新开辟的泥路,在雨后却粘稠难行。我们弃车,在泥泞的路边,拣着有草的地方,慢慢地向上行去。因为我到过了东水山,自然地就要我当了向导。竹海的磅礴,朋友们已经亲眼目睹了,可他们想去看一看我所见过的那个瀑布幽潭,欣赏一下那飞流直下的气势,从中领略李白的《望庐山瀑布》的形象描绘有多少的神似。凭着二十多年前的模糊记忆,模棱两可地与朋友们继续前行。婉转的鸟语,送来了几个妇人说话的声音。不一会,就见山弯处闪出了几个挑着柴担子的身影。用客家话与见到陌生人一脸疑惑的她们打着招呼,她们刚有的警惕就坦然了。指出我们走错了路之后,就热情地问起我们从何处来。听了我们的回答,一个妇人说:“难怪你们会走错了路。要不这样,等我到家放好了柴,我带你们去吧?”听说回头走还有几公里的路程,我们只好得体地拒绝了那个妇人的好意,跟着她们往回走了。

    到了车旁正准备上车,一个稚气未脱的脸孔,伸出大门,怯怯地看着我们傻笑。那咧开的嘴巴,上下门牙的乳齿已脱落,露出了一个口腔的空洞。一个朋友说去看看山里人家的四合院,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走进了小孩子的家。这是一座山区里典型的四合院,上下两进都是两房一厅,中间有一个天井,天井四面都有走廊。下进临天井的边缘,有一墙拦挡,左右两边都开着门洞,与天井的走廊相通。靠内墙摆着一张八仙桌,除了贴墙的那一面外,三面都摆着长条板凳。这拦挡的墙,就算是屏风吧。墙的两边,都开着没有门的门洞,直通天井走廊。天井连接上下进房屋的左右两边,各有二间厢房。从天井走廊左右两边上去,都可到达上厅。上厅面向天井的一面没有砌墙,完全敞开的。最里的墙上挂着一幅白发红脸老人手捧着一个红色桃子的长寿图,图下面是一张八仙桌子,桌上放着一个香炉,高出香炉口的是一根根烧剩的香骨。小孩子可能是怯生,讷讷地回答着我们的提问,很快就满脸羞红地低下了头,再不想回答我们的问话了。

    往回走,我们问了一个又一个的山民,按山民们所指的路,我们兜来转去都找不到二十多年前我所见到的瀑布幽潭。带着失落,我们在水碓的声声乐韵欢送下,眺望着不断从车窗向后掠去的竹海,悄然无声地离去。

    何时,又有机会去寻那一挂让我无法释怀的瀑布和那一口深蓝色的幽潭呢?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