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兰心的故事(一):夏愁

    2016-01-09 22:04:39
    → 快速回复 点击数:6623
    本帖最后由 自在远方 于 2016-1-9 23:19 编辑

    笔者语:何时起,朋友面见,无论故交新友,已鲜话风月,不言情爱。并非不再亲善,只是慢慢习惯如今的岁月静好,能一起品品茶,散散步,聊聊身边事。特殊一些的,聊聊灵修,谈谈各自的了悟,已然很好。


    是岁月改变了心情,还是心境成就了岁月?曾经,我也写过关于爱情的文字。曾经,我也为兰心所倾心。如果不是这些文字还在,恍然如梦。梦里,兰心的烟还在燃着......


    [align=center]


    兰心的故事(一):夏愁


    我与兰心的结识有些戏剧性。到和顺没几天,拍档成泰兄有事回广东去了,整个客栈靠初来乍到的我带着小工撑着。本来一切都算顺利,连一帮绪多挑剔的客人在我的用心持续努力下,都笑容渐露。如果不是相邻客栈老板某老头的恶性挑衅,把“和顺原来是一个很文明干净的古镇,都是你们这些外来人,把好端端的古镇环境破坏了、民风搅乱了。”这么一大顶帽子扣在我、成泰乃至所有来和顺营生的外地人头上,我是不会按耐不住所有,像一只斗性十足怒发冲冠的公鸡,向对方发起猛烈的语言攻击的。


    吵完架,我依旧扫我未扫完的地,任某老头挨家挨户地告我的状去。抬头间,看到了不知何时身子斜倚在客栈门口的她,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盯着我。“有事吗?”还没从刚才的情绪中回过神来,我的语气并不友善。“你好,我叫兰心,和顺的原居民,很高兴认识你。”在她不容拒绝的诚意下,我把手伸出去。


    兰心告诉我,不用理会刚才的某老头,他向来缺一根筋。古镇上没和他吵过架的人,还真不多。


    兰心有每天黄昏散步的习惯,散步归来,遇上我客栈客人少时,她会进来坐坐,与我在茶棚下喝茶聊天。尽管她是云南人,比起普洱,她更喜欢铁观音。于是,我给她泡从广东带过来的福建铁观音。


    原来我是不抽烟的,可她每次来都抽。后来,我也陪着抽上一两根。很奇怪,第一次抽烟,我竟不觉得陌生,仿佛前世的那个抽烟的我的记忆,还残留在今世的我的脑海里。只是,我抽烟的样子非常不专业。兰心说我之抽烟,是在浪费香烟。我说她之抽烟,是拿生命开玩笑。我们笑笑,不再讨论这个问题。


    兰心的父母是缅甸华侨,家中老人去世后,他们处理完和顺的事务,便专心留在国外打理生意,绝少回国,兰心继续留在和顺。近十年里,兰心的父母没少要求她过去,但得到的答案总是失望。兰心说,喝着古镇的山泉水呼吸着古镇的气息,每天看白鹭在田野山林间飞返,已三四十年习惯了,不想再挪窝。现在,古镇近千平方的大宅子她的家,她一人住着。


    我问她,有喜欢的人吗,哪怕只是在心底?她摇摇头,说没兴趣。我又问:“以前呢?”她说:“重要吗?”


    我想想也是,如果不需要,不管是现在、昨天还是将来,真的不重要。


    一天清早,我到菜街子,遇到也在买菜的兰心。她拖着我的手一起走,教我挑菜选菜,告诉我哪些摊位的叔叔大婶最厚道,买菜最放心。她还带我到一些小店铺,向店铺老板介绍,说这是“得自在居”客栈的老板娘远方,她的朋友,半个和顺人。


    我见她的竹篮子里装着一把厥菜和一小袋干的树毛衣。我欣喜地说,“这两种野菜我都喜欢吃。只是我不会做,小工做这两道菜的水平不高,吃着总觉遗憾。但总不成为了吃它们往饭馆子跑吧,怎么说也是在这营生的生意人,而非游客。”她说:“当然不用。”

    几日后的一个黄昏,兰心提着竹篮子来找我,里面放着两个大土碗,分别盛了满满的凉拌厥菜、树毛衣。我试了试,味道一流。我将着碗把菜当饭,一口接一口地吃,都忘了道谢。她看着我辣得直吐舌头,吐完又吃吃了又吐的狼狈相,捂嘴直笑说,“哪天你想吃,提前说一声,我给你做就是。这两种野菜都要浸泡些时间再做,方好吃。”


    走时,她抛下一句,”你与和顺有缘,懂得吃这两道菜。”


    客栈没客人的时候,我会交待小工回家前把客栈门口的灯开了门口虚掩了,然后外出散步。如果时间早,我便绕道到兰心家,邀她一起散步。


    某天黄昏,我吃过晚饭往她家走。在门口,远远看见坐在火山石台阶前发呆的她,似乎坐了很久,进入一种化境,手中的烟自顾自燃着,许久都不见她抽一口。我在门口站了十来分钟,她还是那个动作那副表情,手中的香烟已熄灭。身后一盆蕙兰,悄然竞放。


    我默默地离开,独自往湿地旁的人工湖走去,继续一个人的黄昏。此时的她,不需要我的友情。正如,香烟除了被人抽完之外,还可以自然燃尽一样。



    下午下了近两小时的倾盆大雨,放晴后的黄昏格外清爽。蓝灰色的天空尽头青山外,一抹色彩浓重的炫黄覆盖着,构成一幅淋漓的水墨丹青图,如实似虚地倒影在人工湖上,美得让人失语。


    天地间,自有一种绝美,非我们人为所能发生,非我们人为所能阻止。


    什么时候,一只野鸭在我眼前的湖面飞起,溅起遴遴波光,而我的眼角早滑落泪千行。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7)
    • 阿哥

      2016-01-13 07:36:28 阿哥 1#

      只要有文字在,心情就在。赞。

    • 2016-01-11 22:05:03 2#

      好喜欢远方这种溶情于景的写法。

    • 2016-01-11 15:01:38 3#

      quote:
      砂石 发表于 2016-1-10 00:51
      有好友相伴,也是乐事,特别是身处外地


      是乐事{:1_260:}

    • 2016-01-11 15:01:05 4#

      quote:
      红美玉 发表于 2016-1-11 07:09
      女人之间的友谊,随缘,随意,却有着深深的情意。


      同感{:1_260:}

    • 红美玉

      2016-01-11 07:09:19 红美玉 5#

      女人之间的友谊,随缘,随意,却有着深深的情意。

    • 2016-01-10 00:51:46 6#

      有好友相伴,也是乐事,特别是身处外地

    • 2016-01-09 23:00:01 7#

      拜读,去看第二篇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