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那年除夕

    小心
    2016-02-17 18:06:28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111

    那年除夕

    .

      13岁那年除夕的早上,我跟亲戚回高州大井老家给父母焚香烧纸钱。

      30多年前,在公路上跑的汽车还很少,客车是定时定点往返高城、大井两地,人们要坐客车往往要提前许多到汽车站或公路边候车。因趟次不多,我们想赶中午的汽车回高城,因而连午饭也顾不上吃,即到西山中学(现大井一中)路口等车。

      可能那天是除夕的缘故,瑟瑟寒风中,站在空旷的公路边等车,觉得特别寒冷。那时穷,我们买不起手表,无法知道准确时间。当附近村庄慢慢响起爆竹声的时候,亲戚有点慌了,望着我焦躁地说:“糟啦,人家都烧晚纸啦,还没有车来,我们怎回高城啊?”小小的我自然更没主意。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时,一辆解放牌东风汽车自远而近开过来,亲戚见了拉着我一起不停地挥手,汽车真的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开车的是个中年男子,问我们有什么事?亲戚说在等车回高州,但一直没等到。男子说今天是除夕,最后一趟班车在中午十二时前就返回高城了,男子热情地让我们上了他的车。

      驾驶室虽然只有一排座位,但那时亲戚和我都营养不良,身材都很瘦小,三个人并排坐,空间还绰绰有余。男子的车是垃圾运载车,车上有股浓浓的垃圾味。男子一边开车一边告诉我们:他在高州环卫处工作,早上运完垃圾后,请示领导同意后,直接开车回大井给祖先焚香烧纸,由于傍晚还要运载垃圾,因此要赶在黄昏前出到高城。

      得知我们连午饭都还没吃,男子拿出他带回家烧纸敬祖先的“寿桃籺”给我们充饥。大半天没吃东西,快饿瘪了的我们也不客气。那“寿桃籺”由糯米做皮,皮中央有个小红点,馅料是黄豆、韭菜和一些肉丝。虽然因为天气冷硬梆梆的,但我们细嚼慢咽,格外香。几只籺下肚,我们才慢慢缓过劲来。

      那时候,垃圾场就在南华路口的江边,而我们住在中山路,男子赶在黄昏前回到高城,可以说“顺道”将我们送到家。下车后,男子也没收我们钱,而我们也光顾着吃籺、说话,忘了问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高州环卫处开汽车运载垃圾的。

      后来,我到茂名工作,回高州也渐渐少了。听说,那个垃圾场搬迁了,那里最近新建了一座桥,江边改建为亲水栈道。随着社会和科技的发展,如今,小汽车已进入寻常百姓家,我们要回大井也方便了许多。另一方面,物质生活也大大丰富了,市场有专门做“寿桃籺”卖的小贩,但不知道是不是嘴刁了,总找不回那年的“寿桃籺”的口感。


    用户评论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