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主题征文】]老人与路(范国亮 优秀奖)

    点击数:1132
    洋洋
    2016-02-29 11:50:04
    粤西农批杯“包茂高速开建以后”征文优秀奖

    老人与路

    范国亮


    老人叫何惠进,今年60多岁了,是高州市东岸镇石陂村委会官田村人。
    何惠进平常喜喝几杯,半碗花生米,或煎几只荷包蛋,就可以喝半瓶高粱大曲。或许是他居住在开门见山,出门爬上的深山里,历来对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没有好感,而对宽敞的公路却情有独钟。读小学时,他最喜欢的歌曲,就是《我们走在大道上》。
    我们何时走在大道上呢?何惠进日思夜想。终于,他有机会走在大道上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他被石陂大队推荐为手扶拖拉机手,驾驶一辆手扶拖拉机,天天运送山里的土特产到东岸墟收购站,然后将化肥农药拉回山里。不过,何惠进那时所走的大道,只是三五米宽既弯曲又坑洼的山区公路,晴天行车一脸土,雨天行车一身泥,不仅屁股颠得两尺高,而且稍不小心,还会坠落悬崖,导致车毁人亡。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山里的运输逐渐被汽车取代,何惠进驾驶的手扶拖拉机终于完成历史使命了。但他对路仍然很有感情,不仅发动群众兴建乡村水泥路,而且还把多年积蓄的5000元存款捐出来修建乡村水泥路。
    新世纪之初,何惠进应朋友之邀到深圳特区走了一圈。刚下车,他傻了。四通八达的公路网络,如流水般的大小汽车,展现在他眼前,令他眼花缭乱。他喃喃自语;我真的走在大道上了。他好像梦游一般,直到他朋友的儿子开车来接他,他才从梦中醒来,笑笑说:“不到深圳,还不知道世界上有这样宽的公路呢。”
    回到村里后,何惠进逢人便说,他见过100米宽的公路了。
    2009年秋天,何惠进正在门前的龙眼树下抽烟品茶。忽然有几个陌生人走进官田村,既问路又找水喝,闲聊间,何惠进获悉陌生人是进山搞测量的,便疑惑地问:“深山老林,有什么值得测量?”
    “建高速公路呗。”几个陌生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
    “你们开国际玩笑?”
    “不是开玩笑。”陌生人说:“阿伯,包茂高速公路就要从你们村前通过了。我们是进山搞测量设计的。明年,或许是后年,包茂高速公路茂名段就要兴建了。”
    陌生人走了。何惠进拿出朋友送给他的郎酒,骨碌骨碌猛吞起来。那天,他醉卧在龙眼树下。翌日,何惠进把即将兴建包茂高速公路的消息在村中扩散。村里多数人不相信,都说:“何四(老人排行第四),你不是饮了几杯马骝尿就风吹下巴随便讲吧?”
    何惠进越解释,村里人越不相信。老人因此郁闷了两年多。
    2013年5月15日,高州市东岸镇党委副书记范坤伟带领征地拆迁工作小组进驻石陂村委会,负责石陂、竹埌等三个村委会的征地拆迁工作。当天,范副书记到官田村跟何惠进谈征地拆迁工作。
    何惠进把胸脯拍得“嘭嘭”响,“放心吧,如果官田村的征地拆迁有麻烦,你找我。”
    何惠进的郁闷一扫而光。他天天約官田村的父老乡亲到他的园子里饮酒喝茶,聊征地拆迁工作。饮足喝饱后,何惠进大声说:“国家搞建设,谁也不能拖后腿。”
    官田村有人说“何四,你有两口祖坟要搬迁,还有上百棵荔枝树要砍掉,你舍得么?”
    “不舍得也要舍得,建高速公路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大事,小局一定要服从大局。” 何惠进说话理直气壮。
    “你种了十几年的荔枝树,那是摇钱树呀,虽然修路谁也阻止不了,但你向工作组多要点钱,买多几罐酒喝总可以吧?”有人挑拨何惠进。他们知道,何四是官田村的标杆人物,他多拿钱,村里人也会跟着受益。
    何惠进正气凛然地回答:“我相信政策,我劝大家也要相信政策。”
    何惠进在官田村的确有些威望。既然官田村被征地最多,砍树最多而且还要搬迁祖坟的何四都没有太多的要求,村里人还能说什么呢?
    结果,官田村的征地拆迁工作一个星期内便完成了。事后,东岸镇党委副书记范坤伟深有感触地说:“官田村的征地拆迁工作顺利完成,真的要好好感谢何惠进所发挥的正能量。”
    包茂高速公路茂名段征地拆迁工作还在陆续进行的时候,施工队的机械就进山了,轰隆的马达声,打破了山野的宁静。
    何惠进喜欢倾听马达声响,稍有空闲,他便站在村尾后的高坡上,眺望推土机推土。
    不久前,他远在东莞经商的儿子,打电话询问修路事宜。他大声对儿子说:“包茂高速公路年底就可以通车了,你买辆车吧,春节开车回来过节,我也跟着威风一下。”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