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寻荷,别样的美丽

    风在
    2016-07-17 17:53:10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938
    借着年假,在外游玩了几天,我便由着懒性,终日与房子和床板厮守,正昏天黑地,一次文学与荷香之约姗姗而来。

    说起荷,记得2010年5月,在那有如酷暑的日子,我是那般想念那一池翠绿。那时并不知道那一年会历经“凡比亚”的扫荡,不过是因了一些烦扰,想留住以往的美好而已。期盼不得,辗转反侧,偶得“娉婷醉绿田,清丽笑开妍。凌厉馨香溢,冰肌惹我怜。”这样的句子,遂提笔记下。

    上月中旬,得解相思。信宜镇隆北畔,十亩荷塘。丛丛绿叶,接天映日;玉立朵朵,别有风情。或粉面含羞,或白若晶莹,或含苞欲放,或争艳斗奇。赏荷的人真多呵,或步入荷田人比花娇,或三三两两拍照留念,或携老带幼挥洒亲情。我也雀跃着,插上梦想的翅膀,轻轻靠近。这人,或手执莲梗,或轻挽荷香,或尽情拥抱,多么的贪婪与欣喜!心有灵犀中的等待哟,充满焦灼与幸福。

    而这次是在我们高凉的荷花乡。据光绪年编撰的《茂名县志》记载,“高州的莲子驰名中外,山邑红花坡地方佳而多。”当中所讲的“山邑红花坡”即高州市大路山村至红花乡(现荷花村委会)一带。又返家乡,春华君说起荷花之名与荷花仙子有关,与美丽有关,同样难掩自豪。相传王母娘娘身边一个美貌侍女玉姬因偷出天宫,贪恋人间美好,终被打入淤泥,化身为荷。玉姬非常喜欢山青水秀的荷花镇,特别是这里纯朴的乡风和勤俭的人们,便把荷露洒向这片大地,从此,美丽的荷花便在荷花镇盛开。春华君还说,不热爱家乡,没经过苦,五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孩子不会有大出息,所以一到寒暑假,他就把女儿从城里赶回来在乡下劳作一头半月。如今,那孩子已在省城站稳了脚跟。

    来时,听说可以拜见文学业界名宿张老师,我暗下欢喜,感觉自己久久困顿的思想,会有一个出口。张老师个子不高,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文质彬彬,随和而风趣。对我呈上的诗稿,他一一仔细点评。同行或是餐桌上,他会讲故事和笑话,或与大家分享写作之法。在广西清湾墟,他还即兴扮起了水果档档主,刚一坐下,就有人来问价,惹得一班奇情女子大笑之余,递上水烟筒让他作抽烟状或戴上草帽摆出各种姿势,大发拍照之瘾。张老师甫一归家,一篇《问风寻荷游故地》随即成文,仅看文题,已可窥主人寻荷之意兴,为文之功力矣!

    我们来与不来,见与不见,荷都在那里,不悲不喜。今年的荷,开得有点零落。听荷农介绍,今年病虫害来得特早特快,荷都长不高、长不好。加上我们到达已近中午,绝非最佳赏花时机。但寻荷两天,我们的足迹从东(广东)到西(广西),又从西到东;从乡野到墟镇,从沉香园到古氏大宅,从水泥路到荷池。我们不仅观荷还观莲叶、莲梗、莲篷,还有稔子花、龙船花、柠檬等等,听说那些山里随处可见的稔子树经了培植身价过千了呢。而众友口吐莲花,打闹调侃,更值一记。有人从“无眼睇”(都老大不小啦,还吮棒棒糖)成了“眼花花”(乱花渐欲迷人眼嘛);有人兴之所致伸脚与鸭同戏,谑曰:长在荷田里的鸭腿子!就连跨省的饭餐,也有了“东一餐、西一餐”这样忍俊不禁的名头。如此一路相伴,一路欢歌;不问繁华,不伤沧桑;相逢是缘,相知是福。多好!

    三人行,必有我师。张老才情过人,诗心不老;春华君热爱生活,一人一物皆风景;余老师德艺双馨,歌唱得好,还把一首《渔火把夜色吹白》朗诵得如荷香一样入人心肺。而芙蓉,这个水乡长大的女子,蕙质兰心,三写荷而才思不绝,实在令人叹服。这一众文人墨客,能写会玩,江湖处处,文字写意,何尝不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一路,能细赏风光,能结交前辈,能以文会友,不亦快哉!
    (写于2015年7月)

    用户评论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