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胡言乱语

    远帆
    2017-02-19 19:35:58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631

    胡言乱语

    今天,我终于有时间休息一整天,便想周围走走,散散心,坦然释然地放松舒缓一下工作紧张的心情。刚出门,却凑巧有位自称“纠文癖”之大文豪来找我,他老远便叫:“老兄!我给你送宝来了!”

    送宝给我?我早已是“虚不受补(宝)”了,“宝”对我来说,又有什么用?于是,我说:“宝你就免送了,最好是送给我10万元,我正缺钱用呢。”

    我刚说出口,就知道说错话了:别人送什么东西给你,你可以要,也可以不领取,哪能改叫别人送这么多钱给你?你有何德何能,又有什么大恩大德大功劳值10万元让人如报恩般送还给你?况且,别人前世也不欠你的。如此,就不怕别人笑你贪财吗?于是,我忙改口道:“听见送宝来,我一时高兴,便胡说八道,算是开个玩笑吧,你大人大量,请切莫见怪就是。”

    “哪会呢?”他边走边笑着说,“我们都是老友了,我会计较这些吗?”

    见他笑着说话,并不是怒目圆睁,我放心了很多。但深入一层想,心里又害怕起来:据有人撰文说,笑有数种之多,既有自然表露的,也有强装出来的;有善意的,也有恶意的。如果他是笑我贪财,这是事实,又不是污蔑,没所谓。但他若是皮笑肉不笑,笑里藏刀,预后还得了?还是期望他下次不笑比笑的好。

    当然,这疑人的本身不一定绝对正确,同时也是一种极不道德的行为,是要不得的。如此,我又错了一次,而且是极端弱智极为低级的错误。

    “我送给你的是妙文绝唱,让你好好拜读,会受益一辈子的。”大文豪走近我的身旁,递给我一张写有字的纸对我说。

    要是别人,遇到有人送妙文绝唱且受益一辈子,可能会如恭迎《圣旨》般顶礼膜拜,欣喜若狂地忙接之不及。但对于一个弱智得如同三岁智障幼儿的、整天只会跟着别人屁股转靠拾人牙慧度日且早已成为习惯的人来说,麻木得就如送来一根腐草,不会觉得怎样。但碍于“纠文癖”的面子,我还是皮笑肉不笑地说:“此真乃三生幸运之至,求之不得且欢迎之极。”

    随即,我便十分虔诚地、毕恭毕敬地接过来看。先看题目。这完整的题目不知被哪位无赖踩了一脚,只剩下“十唱”二字,空缺的地方实在令人遐想联翩:这“十唱”的是“凤凰”是“金鸡”或是“人”?真的捉摸不透。况且可能还不止“十唱”,一十唱、二十唱……九十唱、百十唱均可,这也是很悬的。同时,仅仅一个“唱”字,你不眩晕也不行。“唱”字一般与“歌”搭配,因为歌可以唱,故曰“唱歌”。又因为诗也可以当作歌来唱,又名“诗歌”。另外,颂词也可以唱,称为“唱颂词”。由此可见,题目有“唱”字,题下这东东,应是“歌”,或是“诗”,又或者是“颂词”,但究竟是哪种,鬼才知道。(此段文字的正确性,待考。)

    再由题目猜测,题下的内容应是十首诗或十则颂词,因为一唱为一首诗(待考),一唱为一则颂词|(待考),但因我愚庸得如前所述,连看了数十遍,仍看不出什么子丑寅卯来,更谈不上找到什么“绝”的痕迹。

    (未完。因时间关系,恕本人不回复)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17)
    • 远帆

      2017-03-02 19:12:32 远帆 1#

      如下“纠文癖”教我如何做人,正像前面他教我知识一样,我只有感恩之心,却无遵照之情。
      有一天,他到我这坐坐。他对我说:“你做人一定要受到别人的尊重。像我这样,因常常为别人纠正文字,尽管我曾使用过冷嘲热讽、挖苦等邋遢手段,但别人依然尊称我为‘纠文癖大文豪’。”
      听到此话,我心里不禁暗骂:“你真是十足的大文痞!”但我马上认识到自己又错了:不尊重别人的教诲,应该吗?于是,我恭恭敬敬地说:“大文豪老师老友教导正确。”
      “还有,”他说,“你封住别人的嘴,自己的嘴不封;别人不能乱说,自己可以胡说;你可以打击别人,但不许别人还击。这一正一负同时存在,就叫做均衡;均衡也叫公平、公正;公平、公正则称之为公理;只要自己拥有公理,就会得到广泛的支持。这样,你就是君子了。”
      他见我默不作声不表态,知道并没有取得什么“教育效果”,便长叹一声:“愚子不可教也!”其教导就此作结。
      而这次他的到来,因有上次之事为鉴,只闲聊了几句,再重复一句“愚子不可教也!”便扬长而去。然他之扬长,甚有“飞黄腾踏去,不能顾蟾蜍。”的态势。因此可知,这个朋友做不成了。我不好意思送他。幸好,不远处传来数声狗吠,算是送他离去。
      过后我想,我当时应该表态:“我要当君子!”但考虑到不能,毕竟我如鼠辈怕这怕哪。就如这《胡言乱语》帖子,里面有很多不中听的话语,如果让那些很高尚很高尚的大文豪听见了,是很不高兴的。又如果这些人手上有一点点权力,对你来个“文字狱”,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即使没有权力,改为对你狠狠地“拍砖”,他自个儿把手臂拍飞了,这汤药费、赡养费,你赔偿得了吗?又或用口水将你淹没,尽管自己会游泳,但年老体弱,虽竭尽全力自救,即使不淹死,也会累死。能不怕吗?[size=10.5pt][size=5]怕这怕哪能当君子吗[/size]

      再换另一角度深入一层想,丢失这样一位朋友虽觉可惜,但我并不感到失落,甚至也可以扬而长之:没有朋友,将还原一个纯真的自我;没人指教,将彰显一个清新的自我;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则回归一个实实在在的自我!OK!归根到底,还是一个胡言乱语却又要忙着去干我喜欢干又应该干且要认真干好此工作的自我。



      [/size]

    • ml123

      2017-02-22 12:50:50 ml123 2#

      quote:
      远帆 发表于 2017-2-21 06:43
      雄台高见,是“阴阳怪气”看来题目的“胡言乱语”也不正确,请雄台代为一改,十二万分之感谢!
      本 ...



      为我破例受之有愧,批改别人文章在下水平确不够,只是提些个人之见文友间切蹉而已。诗云: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 2017-02-22 08:01:27 3#

      quote:
      远帆 发表于 2017-2-22 07:44
      先是知识方面的。他见我写一些东西总是随心而发,“我手写我口”,像跟别人谈家常一样,没有半点“文 ...


      癔症性精神病很严重。

    • 远帆

      2017-02-22 07:44:05 远帆 4#

      先是知识方面的。他见我写一些东西总是随心而发,“我手写我口”,像跟别人谈家常一样,没有半点“文”气,更谈不上有什么“意境”、“隐藏”等深奥莫测之类的东西,便对我说:“‘不成规矩不成方圆。’任何文章都有它的体裁,都要严格遵守它的格式。”随后,他教我,写诗歌、散文、小说……等要怎样写才算合格,才算好,同时还特别强调,诗句是语言文字的精华,是思想的高度概括,且蕴含或伸延着有情感联翩的意境,因此,如果你能写诗,说明你文化水平最高,最了不起,最受人崇敬。
      真是师者如父母,为了我成人长进,他竟花了这么多的心血。我真的感激流涕。然而,我是一位不堪受教的蒙童,学不进去,不仅浪费了他的一番心血,结果还学得不伦不类,写的也不伦不类,像这篇《胡言乱语》就是这种恶果,且还有高人预测,还将会留下“阴阳怪气”的后遗症。这相信谁都意想不到,想学一点东西竟有这样的恶果,当时真的不学比学好。
      不学比学好还不止这些。一开始读书,老师就教我按他写的笔画写字,然后是背诵课文,抄书、抄生字、抄解词,每天“抄”是少不了的,背诵别人的东西也是少不了的。于是便慢慢成为一种记忆,“抄”还成为一种习惯,后来竟成为被人谩骂、受人唾弃的“文抄公”。这一点,我是抱怨老师的,要是一开始他就叫我:“你不用读书(因为读书是学别人的东西),回去独创吧!”说不定今天我写任何一只字、一句话、乃至任何一段篇章都是自己独创,没有任何一点别人的东西,就绝对不会成为什么“公”了。
      所幸的是我十分蠢钝,学什么东西都达不到百分之一百,什么“公”也不是百分之一百,写东西更不完全按“规矩”,还有一点是真正的自我。当然,不按规矩我也不是什么革新派,我与他们相差甚远。
      至于革新派,要准确说出最早出现在什么时候,谁是祖先,后来又如何,我是一无所知,我至多只能从题目《胡言乱语》这个角度去胡说八道一通。
      从中国最早出现的神话、《诗经》到汉大赋,再到唐诗宋词,及后来的话本、小说,每经历一次,形式上都有新的突破,都有新的文章体裁出现。这都是革新派敢于挑战守旧派所取得的胜利,也正由于这种胜利,才推动历史文化不断地向前发展。(待考)如果说重大突破的,要算“五四”运动。早在中唐时期,韩愈、柳宗元等人曾提倡用散文形式自由表达思想,反对形式主义文风,但却受到压制,没有取得根本性的重大突破。而“五四”期间的新文化运动,则是一场革新派与守旧派激烈的大搏斗,结果是革新派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一大批新诗体、白话文的散文、小说……等脱颖而出,文坛上出现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空前的繁荣景象。然而,每次改革的突破,革新派都付出了代价,有的人受到反动统治者的杀害,代价还是惨痛的。(待考)但革新派依然继续存在,在意识形态领域里,革新派与守旧派的的斗争依然时隐时现,在适当的时候,甚至仍会出现白热化。(待考)顺便说一句,现在提倡学习和承传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可能有人认为“承传”就是复古,“学习”也是照搬。
      (未完)

    • 2017-02-22 01:27:50 5#

      怎么吵起来了

    • 2017-02-22 01:17:24 6#

      quote:
      远帆 发表于 2017-2-21 06:27
      我本想扔掉不看了,但“纠文癖”之大文豪用眼睛紧紧盯着,不看能行吗?于是,我只好用尽眼力细心地再 ...


      楼主形同癫婆似的前言不搭后语,到底说了些什么?我看了十遍尚无眉目,也许是水平的差距所致。
      . 唯一我能看到的是“十唱”这个词语,因为我曾经写过“诗钟七唱”;楼主还为此而担心我会不会搞出个“五十唱”“九十唱出”来。为此,我曾骂过楼主,不能为了攻击我而盲目的喷粪。什么叫做诗钟都不懂,你乱喷只能反映出你是一个无知无耻的喷子。我怀疑你是个连百度都不懂上的人,因为你太自以为是。在百度搜索输入“诗钟”两个字之后,就避免了你这一出打自己脸的滑稽戏。多少为你自己保留一点儿颜面。
      . 不过,从你以往的表现来看,这又很合乎你的逻辑。从始至终,你为了出风头,如印刷机般向文香阁倾缷你的无知。所发的任何信息,在别人提出质疑的时候,回复的都是“不知”““末经证实””“文抄公”。你弱智就好了,你何必当全体文友都弱智,让你的垃圾信息和知识来污染大脑和眼睛,这就太缺德了。虽然,你为了出风头,不停地抄袭别人的东西来发表,是极不道德的。但是,你能挑选些经证实是事实的东西抄过来,对文香阁的读者来说,这是有益的、有意义的。可惜你就做不到,偏要拿些垃圾来毒害文友们的头脑。凭这一点,我就有理由怀疑你是别有用心!

    • 阿哥

      2017-02-21 10:48:22 阿哥 7#

      来分享的。

    • 2017-02-21 09:13:59 8#

      还好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 远帆

      2017-02-21 06:43:40 远帆 9#

      quote:
      ml123 发表于 2017-2-20 17:54
      这类另有指的文章有点难写。写得好就是鲁迅(狂人日记),写得不好就会阴阳怪气


      雄台高见,是“阴阳怪气”:lol看来题目的“胡言乱语”也不正确,请雄台代为一改,十二万分之感谢!
      本不回复,但破例一次

    • 远帆

      2017-02-21 06:27:36 远帆 10#

      我本想扔掉不看了,但“纠文癖”之大文豪用眼睛紧紧盯着,不看能行吗?于是,我只好用尽眼力细心地再看了数百遍,终于看出了一些眉目:有点像十副嵌字联。我立刻眉开眼笑地、坦然释然地松了一口气。刚一高兴,疑惑马上又来了:既然是对联,为何用唱?难道祖先创造的“吟诗作对”一词错了?应为“吟诗唱对”?但细想起来也不奇怪,一位普通的祖先哪能跟现在的大文豪相比?错的肯定是祖先。
      唉,还是请教一下身旁这位“纠文癖”之大文豪妥当,因为随便否定谁,若弄错了都不好。但又考虑到,如果请教时他不高兴怒斥:“想请教?你还不配!”那么,这话将撕破、剥净我的脸面仅剩下一副骷髅头——我竟蠢钝到连当个启蒙学生想学丁点儿知识的机会都没有!后来想不到还是很幸运,我请教后他却很友善地说:妙文绝唱之处就在于它既像对联又像诗歌也像颂词,什么都像,高深得你捉摸不透。至于这究竟是什么体裁,对联为什么用唱,这就要考考你的悟性了。
      “纠文癖”之大文豪真的不愧是 “纠文癖”之大文豪,回答问题也是如此的高深莫测,留有这么多遐想的余地。既然如此,我就悟悟看。
      我试将十唱的内容归纳一下,即是“唱诺”, 而“唱诺”又似乎归为颂词一类(待考)。再综合到,其形式是对联,内容与形式结合起来,此十唱即像对联又像诗歌也像颂词,什么都像,但又好像什么都不完全像,结论则为:不确定性的对联唱诺式颂词(待考)。如此,最后,内容就可以高深莫测地与题目的“唱”结合起来,成为十首或是十则(篇)什么的了(待考)。我又进一步想,既然是唱诺式颂词,作者将“十唱”改为“十颂”,也不至于令我眩晕了这么长时间。由此看来,谁若用错了一个字,真的害人不浅。悟到了这些,我真的想高兴地大叫起来!但再想一下,决不能这样,我等弱智悟性极差之人,能懂得什么呢,想悟出什么来,还不配!最终的结论还得由“纠文癖”之大文豪来做。于是,我只得硬着头皮像请示般将悟出来的东西跟其汇报。
      “想不到你真的有点悟性,不错。”他听后似乎在赞扬我了,我当然很高兴。
      “但是,”他又要转弯了,我的心马上又绷了起来。他观察到我的表情有一点变化,然后却很友善地说,“你只悟到其一点高深之处,而其之所以称之为妙文绝唱的根本原因你还要通过继续拜读,继续感悟才行。”
      唉,真是的,我竟蠢钝到读了几百遍才悟到一点,看来即使高人再指教百遍也起不到什么效果了。但我还是十分感激他的:一、像他这样的大文豪能跟我这个连当启蒙小学生的资格都没有的蒙童说一句话,是对我最大的赏脸了,而且还说了不止一句;二、屈身赐教了几次;三、说“我们都是老友”,简直是受宠若惊,就要欣喜若狂了。事实上,他真的像朋友一样教导我,不仅教我知识方面的,还教我做人方面的道理。
      (未完)

    • 2017-02-20 20:03:58 11#

      我早就叫你少出来装,你偏不信老人言,这次又自己出自己的丑了。
      我上次送给你看的那两首诗钟叫做《云水七唱》《文香阁七唱》。那里是什么“十唱““二十唱”?《诗钟联唱》是对联的一种类型,任意取两个有意义的平仄不同的文字为钟眼,然后将这两个字逐一嵌入上下联中,一般都是七字联为句只有七唱。你连这些都是不懂出来得瑟个球?

    • ml123

      2017-02-20 17:54:48 ml123 12#

      这类另有指的文章有点难写。写得好就是鲁迅(狂人日记),写得不好就会阴阳怪气

    • 2017-02-20 11:02:26 13#

      想多了

    • 2017-02-20 09:58:40 14#

      说一句话都分好几种想法,好复杂呀

    • 2017-02-20 09:42:56 15#

      自以为是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