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为三观正名

    点击数:10
    所罗门.
    2017-02-22 18:39:08

    为三观正名

    成家炯

    因为受意识形态的限制,多数人已被洗脑或禁锢,导致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刻板封闭缺乏开放包容,防碍思想文化的发展,影响子侄们的成长和行为。因此,今天,必须为三观正名,以求自由开放包容的将来,把那些烙在你们脑中的垃圾,一口气洗尽,回归本原纯一。

    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正向推演,不正之名的所言,都是胡说,胡说便会自欺欺人,害己害人。所以,为三观正名于世有益,很有必要。

    那么,应该怎样为三观正名,才能条化缕析,合乎名号逻辑呢?俗语有说,什么样的世界观决定什么样的价值观,什么样的价值观决定什么样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是有大小排序,包容与被包容,初生与次生,前后因果关系的,依前述俗语论说,厘清世界观才是正名的关键。

    什么是世界观?你们不要去翻辞海或钦定的教科书,它们要么说了等于没说,要么肯定自己的观点忽略否定了其他声音,以致陷于含糊不清的抽象,或先入为主武断地掐断了你们接收宇宙信息的天线,进而只能听它一家之言。所谓世界观,便是世界宇宙万物如何起源,秩序结构如何拓展,万物之间是什么关系,宇宙世界万物最终的归宿是什么。

    当然,世界观都是人的世界观,不同的人可能有也理应有不同的世界观。因为人的世界观的形成,只有神启、前人观点、组织和旁人观点,以及自我观察几种之一或组合确定。在此基础上,因为确信(记住,只是信,而无法科学求证),所以尊奉为自己的世界观。《希伯莱书》里说,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大体也含有这层意思。

    因为这个缘故,统一人们的胃容易,统一人们的世界观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任何企图统一人们世界观的企图都属狂妄,任何企图统一人们世界观的行为都确定是专制。

    更是因为这个缘故,马恩列斯的自然唯物主义(其实是达尔文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乃致于共产主义,也仅仅是其中一个观点一种信仰。马列说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实情未到地老天荒不知,但眼下似乎没有唯物主义的证据,所以我党创造性划分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以自圆其说,以中国特色的改革开放拥抱资本主义以致于更加资本主义(如宝能与万科的资本与劳动之争),马克思所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滴着血淋淋的血的资本主义,反而令中华复兴到可以抗衡美帝。至于老马所说人人以劳动为第一需要、社会产品极大丰富、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能否实现,我无法求证,他也无法,谁也无法。但我确信,人皆好逸恶劳,社会产品再丰富也赶不上人们的欲求。或许,这便是西方人把老马的理想国称为乌托邦的简单理由。法国老虎总理克里孟梭说过:一个人三十岁前不是社会主义者,那是他的良心有问题;一个人三十岁后还是社会主义者,那是他的理智有问题。不展开,百家争鸣,可以参研。

    其实,若人真有智慧且功利,尤其在组织政治层面,工具与目的,形式与实质之间,目的和实质才是根本,工具与形式只服务于它们。记住我说过,工具的宿命只有遗弃。

    只要能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只要能民富国强,从中华民族和我国的来路中寻找方略工具,以他山之石为玉,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也未尝不可。

    但是,倘若说的和信的做的不一,明知自己和世人都不信还天天说,就有点皇帝新衣的滑稽,不单耗费民财国资,久而久之,便会形成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国民性。若此,遗祸则累国累族。要知道,孔圣人说,君子毋自欺。这是国学渊源呵!

    不自欺,我们便要回归本源,回归我们的赤子之心,坦白承认我们都是历史的遗物,同时也是未来的中继。尽管狂人尼采说过,你不是父母的续集,也不是儿女的前传。

    迄今为止,关于宇宙万物的起源,最早的是世界诸民族的神话传说,随着文明的进步,科学在诸多领域侵占了神学的地盘,原始巫教沦为封建迷信,能与时俱进繁盛至今的,也就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和道教及其他影响甚微的小宗教。至于道家,儒家,墨家和法家,乃致古希腊哲学,那只是站在自然社会哲学的角度,探索宇宙世界的起源,秩序及延展。

    要从自然唯物主义的所谓科学角度来探索宇宙万物的起源及秩序,至今最权威的也就霍金的《时间简史》和达尔文的《物种起源》。

    霍金基于宇宙正在加速膨胀的观察和宇宙微波辐射的证据,依物理理论反推宇宙的原始是一个无限致密高温高压的奇点,奇点憋不住了发生宇宙大爆炸,扩张,收缩,凝聚,和光同尘,形成星河星系星球,然后出现生物。按照能量守恒定律,宇宙爆炸扩张到极限必然收缩,除非还有一个宇宙系统外的宇宙给它提供外源性能量。现在的宇宙正在加速膨胀,并未进入收缩状态,霍金把它归结于暗物质和暗能量,并声称尚未发现它的作用机理。好了,按照这个世界观,我们可得结论:世界是物质的;宇宙万物的生聚基于质量能量,它们的秩序结构位置基于力的均衡和不均衡;世界或将终归毁灭,太阳地球均于数十亿年后毁灭便是理论证据。由此演生出所罗门的信条:均衡维持秩序,不均衡创造秩序;质量决定位置,能量确定份量,力量决定存亡。这便是科学的世界观决定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其他吗?当然。宇宙世界人生终极虚无,便是毁掉一切价值的根源唯物主义的世界观。除此之外,以科学的态度再问唯物主义的有限科学猜想,是谁,于何时何处创造了宇宙奇点?哑了吧!

    如果说霍金和牛顿为我们架设了宏观宇宙框架,那么达尔文则描绘了框架内各种生物的生灭悲喜。对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我有过系统解读演绎,这里限于篇幅择要而论。达尔文基于地质化石证据和养殖实验认为:有机物的生物从无机物析出;生物间相互依存相互竞争;基于偶然或必然,那些根据环境自然适应进化,累积优势基因的物种得以繁衍,反之灭亡断代……生物界是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世界。

    没有疑问,达尔文揭示了成王败寇和赢家通吃的生物界竞争真相,但他没有涉指唯一的道德物种-----人类。虽然没有涉指,反而告诫不能演绎到人类社会,但既然人类也是生物,那么这些竞争方略必然适用人类社会,进而延伸出社会达尔文主义。奥匈帝国首相俾斯麦和德国元首希特勒都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典型代表,俾斯麦宣称我们时代的问题不是靠投票解决而是用铁血征服,希特勒的人种优劣论和发动的二次世界大战确实视人如猪狗。近至中国,严复翻译《物种起源》部分章节为《天演论》,也力图以此挽大厦之将倾。

    达尔文的世界观虽然教导我们适应环境改造自我自强不息才能生存繁衍,功莫大焉,但是他的两个极致结论及世人的推演,则可能以科学的武断和人心的石化毁灭人类。他宣称无生命的无机物能自然析出有生命的有机物生物,他认为人类由猿猴进化而成,尽管他也承认没有绝对证据,但这两个结论却毁掉了生物的活性灵性,摧毁了人类的德性之源。世人凭此演绎,道德和怜悯便只是伪善的手段,而不是人之为人的证据和本份。得了全世界,却丢掉了灵和魂,这样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便是石头观和猿猴观,人,从此生而为虫兽,死而为灰泥,又有何观瞻?

    以上,便是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及演生出的价值观人生观,我把它称之为机械唯物主义。机械唯物主义或许多了几分冷静和理性,有利于提高人们在俗世的生存效率和攻城掠地,但恰恰是它机械式的冷静理性,使人们丢弃了天真,进而麻痹了世人的良心,人由人由此变成了机械人。

    在机械人终极变成可取代人的智能机器之前,让我们回到东土的父母之邦,看看我们伟大的祖宗对于宇宙万物抱着什么样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又如何影响着数千来我们祖宗及致今我们的生活。鉴于中国古代文明诸子百家多是实用主义的方法论,能穷极宇宙之原始的少之又少,细数也就道家和继承了周易宇宙观的儒家,而实际上它们均继承了周易的宇宙观,只不过儒家奉阳道家尊阴,恰恰在太极生阴阳后各自发挥到了极致。

    《易经》无疑是中国古代典籍的文明母典,因为它追溯到了宇宙的起源太极,并由太极生出了阴阳两股生化万物的真气,从而有了宇宙万物,包括我们在内。想了解它们是如何生化万物的,可以参阅宋代周敦颐的《太极图说》。通俗而言:无极(没有了极限的极限)则太极,太极生阴阳,阴阳在金木水火土五种含有序时和空间位置的基本元素作用下,生化出了万物,并由此确定万物在宇宙世界中的位置秩序归属。

    那么,它是如何描绘或确定世界秩序位置及运转的呢?穷经究典,不如复杂问题简单化。下面要用心形象思维后认真推演了。太极生阴阳,阴阳中最大的是乾坤,乾坤便是天地,天在上地在下,天叫父(雄,男),地称母(雌,女),父在上母在下(雄上雌下,男上女下)。皇帝称天子,皇后称地母,天下便是他们的家天下……综合便是雄性主导的父权男权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是有上下尊卑之分的。

    在确定了基本权力尊卑架构之后,再推演金木水火土,东南西北中,青红白黑黄,春夏秋冬,仁义礼智信的序时方位。东(木,春,青,仁),南(火,夏,红,礼),西(金,秋,白,义),北(水,冬,黑,信),中(土,?,黄,智)。以上,东南西北对应春夏秋冬,中无所对应,无人讲求为什么,若要填,则只有天。

    单单看上面的序时方位,一般人还看不出它的玄妙,下面简单说说,大约包括下面几层意思。一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授时令,定方位,仁爱生养万物;二是人事物都有它们既定的位置职份,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应做能做什么,都由它们的位置职份确定,而时令方位又是由上天确定的(天子是上天的代表);三是确定时令方位职份后,其运转如五行相生相克,如四季轮回,需五常(仁义礼智信)保其常,系统在相互依存牵制中循环无穷;四是中央为天,位拥土(地),东南西北莫非土,智亦居中央可绳四方行者,也则天地万物均归中央,智亦归中央(愚民政策之源)……可说的还有很多,如春种夏长秋收冬藏,如东(木,春,青,仁)万物生,但回到社会体制则是中央集权的科层制社会,再多说也无谓。

    儒家世界观所决定的价值观人生观,便是太极生阴阳后的阳文化,也则父权文化下的家天下体制秩序。其积极的一面便是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的作为,是孟子浩然正气的担当,是仁义礼智信的伦理规范秩序。其消极的一面便是到了汉时董仲舒以此提出三纲五常,中央集权科层父权架构,桎息了民权民智活力。到了唐时韩愈古文复古也则乱后思治,回归仁道,加强中央集权。到了文强武弱的宋时程朱理学,企图系统理论化儒学,却在一个重点格物致知,实无太多创见。到了明时王阳明,知格物不能尽格天下之物故不能明天下之理,所以提出心学,认为天下无心外之物,无心外之理,天理则此心,此心则良心,天理便是良心,有良心识天理,还要知行合一,才能于己于世有用,是谓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养心明理笃行曰养浩然正气曰仁义礼智信。

    基于犹太传统的基督文明重七这个数字,我们现在一个星期有七天,星期天又叫礼拜天,便正源于此。儒家文明源于周易的宇宙世界观,阴阳是二元论的两个基本元素。占卜时的奇数为阳称阳爻,偶数为阴称阴爻;单数之极为九,故九九谓之重阳;因乾卦由六根阳爻构成,第五根叫飞龙在天,故有九五至尊之说;又因阳极生阴,故乾卦第六根阳爻叫亢龙有悔……总之,易经和儒家强调阴阳互作生出变化,造出万物,易便是变和不变,变的是万事万物,不变的是阴阳作用的变化之理,其最高境界便是阴阳调和,因太阳则太阴,太阴则太阳,所以儒家的人际事物观为一个和字,可译为中庸,调和,中正(蒋介石字中正,便源于此,一生守儒道,尊中国最后一个儒家老乡王阳明为训师,奉知行合一和基督信心行为合一,对民主派反对派人士极尽忠恕仁爱之道,迁台后改仕林官邸所在山为阳明山。)。但是,儒家毕竟是典型的实用主义,基于这样的世界观,其价值观人生观在中庸调和中正修身的目的,便是追求在科层制的架构秩序中九五至尊地位。

    儒家以太极为原点生出阴阳,阴阳生万物,万物的金木水火土、仁义礼智信和春夏秋冬天,在东西南北中的序时方位中,形成了以中央为中枢,其他元素围绕它转动的一个闭环。在这个父权主导的家天下的闭环里,个人只是系统中的一颗钉丁,没有自我,只有家国集体主义,这与人性与生俱来的自由天性是相悖的。正是因为此,儒家才有阳奉阴违、表面仁义道德暗地男盗女娼的伪善矫饰,老庄因此提出绝圣智仁义存及逍遥游齐物论来反对儒家绝对化的仁义君子小人标准,韩非子更是骂儒家为天下五大毒虫之首,称他们重形式轻实质卖椟还珠,斥他们自欺欺人掩耳盗铃。

    顺便一提,按照科学唯物主义的能量守恒定律和什么东西都每况愈下的墨菲定律,封闭的拒绝了外源能量补充的系统,境遇只能是每况愈下。儒家的封闭始于它密密实实的系统,以及对人性的本能自欺不坦诚。其人性本善的论断之源,无法对抗人欲无限生出的种种恶行。在此,便不再展开了。

    前面谈了儒家阳性父权文化的一面,下面说说道家阴性母系文化的另一面。它们阴阳一体,构成了中华文明的基石。儒家重伦理秩序,故又称儒教;道家重道术,实则观天下作长短谋。慎重提醒,道家非道教,道教非道家,那个凭收五斗米发家致富的道教创始人张道陵张天师,只是未经老庄同意,擅自把他们的著作奉为元典,把他们尊为天尊。道教的最有价值的部分,也就是道家的道与德,滋养了中国历史上如张良、徐懋公和刘伯温等一代代的大战略家,让草民百姓也能从中窥见顺势自存之道。至于道教最糟粕的地方,便是它驱魔捉鬼等原始巫教仪文。然而恰恰是最糟粕的东东,在民间最有市场,从而使张天师家族从收米到收鸡鸭牛马金条珠宝玉石,累至封侯建国,也使至今的道士们成仙前尚能酒足饭饱。没有道家给道教装门面打底气,道教与眼下尚存的土著巫教无二,不值一提。

    道家强调恍恍惚惚的道为天地万物之母,母性便是阴性,所以它的主张是谦卑柔顺居下慈俭让及不为天下先,俨然一副谨小慎微的小女人模样。果真如此吗?是,也不是。说是指的是修身养德应如此,说不是则在于道家主张的柔顺阴性之道是致胜常生法门。老子通过观察水滴穿石等自然现象,得出柔弱胜刚强的自然辩证法,上升到社会的思维辩证法,便是谦受益满招损。道家修身之最为固本培源抱朴守拙复归于婴儿(庄子的真人),道家适应环境之道为顺其自然而不逆势而为,道家的大谋略在于均值回归否极泰来物壮则老,道家的功利法门在于处贱地为卑下才能谋高位求高升,道家最难把握也是重要的谋断在于事物发展的度(也则什么最适宜,大势的临界转折点在哪),道家最准确也最模糊的人性观是罪莫大于可欲(所以提出去欲去奢去泰,欲望少了,便易于满足,减少杜绝纷争折腾作恶,所以喜欢诗酒田园小国寡民,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隐者生活)……初期的道家便是隐者遗民,自魏晋以来至今,道家的隐者文化都是中国知识分子遗世独立的重要依托,历来中国的文人艺术,几乎都是江湖斗笠翁或绝塞不老松。

    我必须强调,在显性的道家著作逻辑里,并没有把太极生出的阴阳之阴性作为道的属性,只不过道家的的所有关于道与德的本体论和方法论里,均贯注了阴性的本质,散发着母性文化的光辉,所以我也勉强名之曰母系阴性文化。道家柔弱胜刚强的谦卑母性特质,与儒家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的父权气派,恰如太极生出的阴阳,生化了灿烂的中华文明。中国的时令节气成语词字民谚俚语,细溯其源头,大致都可追溯到阴阳太极,这便是中国人人都是哲学家的缘由。

    若要用一个词来概括儒家与道家的处世本真方法,那么儒家便是控制,道家便是顺应,后世的胡乱应景之解,都是媚俗而脱离了它们的源头世界观。

    说了儒道,略提一下墨家法家和佛家。墨家的十大主张是天志、明鬼、兼爱、非攻、非命、尚贤、尚同、节葬、节用和节乐,虽然墨子并未明确他的世界源头之说,但却在天志观里明确了秩序说。上天有意志,生养仁爱万物,赏贤罚暴,圣王奉天旨为王,替天行道,也当仁爱布天下,赏贤罚暴,最后交相利兼相爱天下泰平,上天便不断赏,否则便罚,不贤则革其命更换,改朝换代……十大主张,天志观为逻辑原点,其余从此均可推导出来。与其说墨家有博爱之说,毋宁说其有功利爱之论。毕竟,墨家只是个有道行的黑社会组织学说,汉初令文景武帝都忌惮的豪侠土霸,便多是墨家的遗物。因此,汉武中央集权经儒家强化后,墨家找不到合适的位置,只能从地面转入地下变成了真正的黑社会或走江湖的了。只不过,墨家的文灵丢了,只剩下武伎一体。至于后世的黑社会和走江湖的,则更不知始祖老墨是谁,其所谓义利之道,真义者寡,实利者众。

    法家是实用主义中的实用主义,他们没空去扯世界从何而来,他们仅仅忙于收拾混乱的世界而得势致治。关于世界观,商鞅、慎到和申不害都没空说,他们的集大成者韩非,也只是在《解老》一文中只说了一句话:(道)于天地之剖判时也俱生。什么意思?则不同意老子的道先天地生而为万物之母,认为道与天地万物同时生。极致的现实主义,不扯那些虚幻的,只问现实如此,你想干甚,怎么干。因此,法家的主张看似纷繁复杂,实则仅是在确定人性本恶的前提下,运用法、术和势,权谋图霸,征服天下。其核心便是利用人性的贪婪和恐惧,利用条件反射,施予利诱(奖赏)威胁(惩罚),以此,引导规范人们的行为,一民以轨,天下大治。我说过,《二柄》中奖赏和惩罚两种权柄,便是《韩非子》法家的中枢神经,因为我又说过,一切动物的行为服从于威胁利诱。依此世界观,从物质功利拓展到精神功利,除了赤子君子如水之情谊,世界人类,都是巴浦洛夫条件反射实验室的那条狗,或意大利雅基马维利《君主论》里的被牵线木偶……唉!

    至于佛家,我必须坦诚,它的卷秩浩繁到让我无心去一一解读,尽管如此,我也至少细研过近三十本经和论。我未曾去追溯它的世界源头说,却把它作为一门哲学作过逻辑解构。因此,此处也不完全是胡说,也不敢胡说。毕竞,影响中华的三次文化进口,一是东汉时进口佛学予民安身立命,二是上世纪初进口西方文化觉醒,三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致今的开放政策全面进口图强。

    墨子曾经提出过本、原、用三级联环递进的学用之道,我自己则秉持两种方法。一是先考虑有什么用,熟悉后再寻求其中之理;一是先探究其中之理,再演绎出有用的法门。我想或认为,这便是贯通之法,如选股的趋势到价值或由价值到趋势。了解佛学,也属如此。

    佛家的奥秘,尽在一语,则生死事大。换言之,佛学是一门教人如何生在好地方好种类,如何死后去向好地方的法门。经典佛学的缘起说,四圣谛说(苦集灭道),八正道说,六道说,六种修行法门说……等等,大体是说:人的一切苦厄起于贪欲(记住,是贪欲,不是正常的合情合宜的欲望),由贪而及嗔、痴、慢、疑,实在生如地狱般煎熬,唯有布施、忍辱、慈悲、精进、持诫、禅定,直到觉悟到般若智慧,得了正见并有正行,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才能解脱现世的烦恼困扰,死后便能挣脱时间怪兽设置的无穷尽的六道轮回(天堂道,人道,阿修罗道,饿鬼道,蓄生道,地狱道)的束缚,往生永恒喜乐的西天净土。无常是它逻辑的中心,什么不着相,不执着,四大皆空,知足惜福,平常心是道……等等,都可由此推及,都是教人顺应放下。拂尘除垢便是修行,自性本澄明,生为尘世染,除垢后初心乍现,了悟光明净佛。登彼岸便要戒定慧等作渡船,临岸一抬腿,离开渡船你才能登彼岸,否则仍在船上,执着于工具,却无以达光明彼岸。西方净土和六道轮回中的好道好位阶,由你前世今生的功业恶业确定你死后能够往生于哪,这便是因果报应,故五诫八诫十重诫等伦理向善标准得以广布践行。……这大约便是经典佛学的要旨。

    撇开佛家宇宙观的几大洲和几千万千世界,修佛的本质在于自度或自度度他。在这里,普度众生的前提则必须有能力自度,不能自度,以什么度人,还度众生?小乘佛教重在自私自度,大乘佛教志向高远自度度他也得先能自度。由此,后世佛教门派林立,也就目的与修行法门为分界线。至于佛学佛教门派及僧尼布施佛法时的世俗心灵鸡汤化,一为广大门庭,二曰佛教改革与时俱进。但若因此忘了以自我及众生的生死大事为目的,便不再是佛教。记住,凡事物均有根源,改革离了根,不是改革,而是革命。改革有限度,这是铁律。由此及他,有些事,别再做梦,如政制。

    关于做梦,佛祖在修行路上也做过梦,而且是苦梦。佛祖起初是从王子到苦行僧,折腾到骨瘦如柴生不如死,巧在某天在河里洗了个冷水澡,坐在菩提树下吃了牧养女供养的腊八粥(八宝粥),精气上涌,天灵灌注,突然顿悟成佛,才成佛祖及今日之佛教佛学。惯于投机取巧的中国人,在文盲六祖慧能真正确定禅宗根基之前,多数僧尼多是教条主义,典型如强调一掸提也能成佛的晋时竺道生,被僧团逐出京城,只能四海流浪,对着顽石申辩说法以致于顽石都不耐烦为之点头。唐宋自六祖慧能拾得佛祖大法顿悟成佛确定禅宗根基以来,教外别传的禅宗才成为中国引进后改良的汉佛,一如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的结合产生了我国的革命及治国理论。禅宗的佛学佛教汉化,其符合中国国情及文化传统的可取之材,便是政治需要,门庭广大之方便法门,儒家和道家道统。重实质轻形式,重智慧轻诫律,重目的轻工具,狗肉穿畅过佛祖心中留,吃饭睡觉拉屎屙尿便是佛,念念无住,自然任运,自性澄明则佛,自性污浊则魔,好色的苏东坡揽佛印则成苏大居士,顺治帝李自成均未亡而成遁世僧侣……一统汉佛江湖者,道者居主为智,儒者居辅为伦理诫命社会秩序,基于智居中央,所以汉佛则道佛,其语其著其论,一如庄子《南华经》,逍遥而无拘,唯真人真如本心顿悟以求也!不知印蒙藏之佛教与佛者,是羡慕还是不屑?

    世人读书明理断事判人,也需学佛之《金刚经》,毋忘大根源大逻辑,毋忘制度学问及人之本性,便拾得了如最硬利的金刚石般若智慧,其锋所致,如疱丁解牛,再繁再绕再乱之物,莫不析然萎地!切切!我的金刚锥,便是从霍金《时间简史》中拾得严密溯源寻脉络推演的逻辑思维研磨而成,自那之后,事半功倍!

    先不管印蒙藏佛教对汉佛的态度,让我们把目光投向驼铃摇醒中东沙漠的千年之梦,看看在那千年如一日的梦里,伊斯兰教和基督教藏着什么样壮阔的世界观。因为伊斯兰教兴起于我国隋唐时期,是最晚近的世界性大宗教,而它却以摩西五经为经典,也则承认了首经《创世记》里的上帝起源说世界观。因为这个缘故,我们主要明白它具有一般宗教的伦理规范之外,还要明白它的特色在于兴起之际及发展过程中的历史争战需要,因而带有武士支配控制型的特质便已足够。至于探询它的世界观,寻找基督教的世界观,便同时探询到了伊斯兰教最原始的世界源起理论。

    《圣经》是什么?根据圣经自身的记载,它是上帝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悔改,成圣,于人有益的经典。也则来源上它是上帝的至圣经典,于作用上它是救人的使人成圣的经典。《圣经》看似庞大复杂,其实它只写了宇宙万物的起源,过程和最终归宿;《圣经》看似卷秩纷繁,其实它只是上帝与人签订的两份新旧合同,也则旧约和新约。伽利略说过,上帝的作品只有两部,一部是大自然,一部便是《圣经》。可见《圣经》的重要性,以及它简单背后的复杂精深。

    根据圣经的描述,上帝是至高无上的,在品格能力上都是绝对完美万能的造物主,救赎者和审判者,天地万物包括人类都是由祂所造,因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违背上帝的命令,偷吃了禁果,被上帝责罚逐出伊甸园,生存繁衍而有了至今的人类,人类带有始祖亚当夏娃犯罪时的原罪,不能自我救赎,为此上帝与人类立了旧约,定了十诫,以引导人类成圣,但人类在发展过程中却累累违约,违背上帝的诫命,造物主天父很生气,仆人式的儿女命运很颠沛,上帝与人的关系充斥着旧约江湖的紧张,上帝基于对被造物人类的爱和怜悯,让自己的独生子耶稣降世,受难,背着十字架死去,复活,升天,再临,担当了世人的罪恶,使凡信靠耶稣基督,悔改归主的罪人,由旧约的仆人变成了新约的耶稣的兄弟姊妹,进而成为了上帝的儿女,消弥了与上帝的紧张关系,并借着耶稣的中保,得已继承上帝天国的产业,得享天堂的永恒喜乐,人在新约时代因信悔改得救,这便是新约福音,但证明人们是否真信真悔改的,却是信与行合一的两条新诫命,那便是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并爱人如己……这一切,从《创世记》开始,经历新旧约的过程,到《启示录》的末日大审判,有形质的东西都要毁灭,死不悔改的罪人下地狱受永死,因信悔改归主的蒙恩典得救上天堂享永生。

    人们常常以有限的唯物主义知识和经验,质疑这样的上帝是否存在,尽管人们赖以质疑的东西也是有限且缺乏绝对证据,也则人们因偏信了有限的知识经验而选择否认了无限的上帝的存在。要解决此一问题,我得依照自己的心路历程,换位思考,从逻辑上解构人们的偏执。

    完美的人和完美的上帝,哪一个逻辑上更能存在?答案显然是后者,世上没有完美的人,却可能有完美的上帝。至少,人造不出天地万物,人都自私自利而没有绝对的圣人,一旦某人神化自己或被神化,这种造神运动的结果最终是造孽,而上帝恰恰命令禁止搞人间的威权偶像崇拜。

    以上各门各派的宇宙起源世界观,哪一派哪一家哪一教可以穷尽或逻辑上可自圆?霍金的奇点不知谁造,达尔文的无机物生有机物没有直接证据,儒家的太极不知谁造且没有人格化的感性理性,道家的道恍惚飘缈不知谁设……唯有至高无上的万能完美的上帝,可造可设其余各派各家的原始之物,假设它们真存在的话。

    谁是宇宙的起源于人类有益且更公平?或许人们能找出同样的理由反对我关于上帝存在的理由,但这个问题却切中人类的良心。机械唯物主义丢掉了人之为人的灵魂,儒家的太极而致君权神授的集权专制,道家的道则阴私而善柔,墨子的天志观还是君权神授,佛家阴私自度却说大话普度众生……世间一切有为教派,均重功利而与世与民争利,或自私自利,或自利利他。只有作为万能完美造物主的上帝,全宇宙都是它的造物(当然祂还可以造任何想造的东西),不存在和所造之物争利,只有对被造物的爱和怜悯。

    为什么一切威权专制主义均反对上帝和上帝之教?因为只要确立上帝能力万能道德完美的造物主,救赎者和审判者身份,作为有限的被造物人类,任何人在上帝的标杆面前,都是某种程度的笨蛋和坏蛋,都是品格能力双缺失的人,这样,他们便失去了威权专制的基本理由。根源就一句话:你是人,不是神。

    实不相瞒,也无任何不实的浮夸,2013年3--4月某天早晨,当我在写《上帝的秘密》写到上帝的标杆及以上推理时,我确信我找到了《圣经》及基督文明的逻辑原点,那便是上帝是谁(人是什么)。很凑巧,那天早晨,我站在窗前,一群喜鹊欢叫着从树林飞向窗台,翻飞欢闹后才离去。尽管至今我还是个无神论者,但我确实为人生关键时刻的奇幻现象百思不解。

    我曾经说过,任何理论都有它的假设前提,离开了前提条件,理论便一文不值,甚至无立锥之地,近于荒谬的胡说。同理,任何信仰体系,离开了信仰的核心原点,一切便分崩离析。因为信,所以信;我信仰,因为没有比它更合逻辑的其他信仰。

    要读懂圣经和了解基督教,除了明确上帝是谁(人是什么)的前提外(这便是倒空成见才能装满新知,便是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还需要仰仗圣经体系的大逻辑思维,同时对圣经平白语言背后的众多隐喻,依照圣经逻辑给予解读揭示。

    譬如对圣经《创世记》中的人性本恶的原罪说,便需要对隐喻推理分析才能准确理解。上帝造了亚当夏娃让他们看守伊甸园,并对他们说,园中各样的果子你们都可以吃,唯独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们不能吃,你们若吃了必死。蛇对亚当夏娃说,上帝已把你们造成祂的样子,你们若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不但不会死,眼晴便明亮,还会和上帝一样有智慧。于是他们便吃了,眼晴便明亮了,知道赤身裸体是羞耻的了,上帝因此责罚他们,逐他们出伊甸园,还加强生命树果子的守卫不让他们吃了(之前不能分别善恶前可吃,可得长生;偷吃禁果可以分别善恶后不能吃生命树果,则人寿有限,终要尘归尘,土归土),并责罚诅咒他们要辛苦劳碌才得饱食,生儿育女苦痛,颠沛流离……这便是原罪说。那么,原罪是什么?违反上帝的诫命。具体什么诫命?吃了不能吃的分别善恶树上的禁里。那禁果有什么效用?吃了能分别善恶。如何才能分别善恶?有智慧自定是非标准才能分别善恶。那么,原罪的本质便是:以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分别善恶,以为自己与上帝一样有智慧,却忘了自己只是上帝所造的有限之物。这便是一个苹果引发的一场旷世颠沛和大救赎,是人性本恶的原罪之根源。细思其与各门各家各派的深浅差别,其触动人性之深,有谁能及?

    《圣经》包罗万象,完整地回答了什么样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是正确的三观,下面择要而论。

    上帝与人的关系。从产权角度而言,上帝是造物主,人是被造物,上帝对一切被造物享有所有权。从人格化的角度而言,上帝在旧约里是严父,在新约里是慈父,人是上帝的浪荡之子,鉴于上帝造物主的大能和身份,无所缺而对儿女也无所求,因此上帝对儿女的旧约新约是赠予合同,所希冀于儿女的便是儿女对圣父的纯心之爱,谨守圣父的教训和诫命,圣洁自强,自爱爱人,增添圣父的荣光,而不是令圣父蒙羞。

    人在万物中的地位。上帝先造物后造人,使人一被造便有可供生存繁衍的环境条件。神造人后对他们说:要生养多多,遍满了地,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我将动植物赐作你们的食物。由此可见,人是上帝授权的宇宙万物的管理者。

    人与人的关系。所有人都是上帝的儿女,无论智愚强弱富贵贫贱,都是平等的关系。

    人的自由与选择权及担当。人有选择向善的自由,也有选择作恶的自由,只是谁做了,谁便要承当。

    政教分离原则。凯撒的物当归凯撒,上帝的物当归上帝。

    为政者是人民公仆。为首的,必要为仆。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

    按才授责的天职观。适合管理5000,2000,1000银子的,各管理相应的银子,并且要勤勉尽责让它们增值,否则,那已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那没有的连他仅有的也要抢去给那已有的。这也是循环强化的马太效应。

    伦理诫命。摩西十诫和新约命令。总归便是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并且爱人如己。视守诫情况奖善惩恶。

    信心与行为印证。信心没有行为便是死的。与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相近。

    重实质轻形式。外表的割礼不是真割礼,唯有内心的割礼才是真割礼。因信与行称义,反对一切偶像崇拜,反对一切威权主义。

    修养品格。爱心,圣洁,信心,喜乐,正直,饶恕,知足,谦卑,诚实,忍耐,感恩,忠心,温柔,殷勤,刚强。

    ……短短的篇幅和自我有限的能力,无法全部揭示《圣经》和大自然中上帝的意旨,只要所说所引所论的没有错误,便是上帝的恩赐。有心的人们,自已可以主动靠近上帝,以获得祂对你们的启示和恩赐。

    上帝自有永有,自在永在,作为有限的人,无法证明无限的上帝存在。上帝不是俗人的经验之物,只有限制或扬弃理性,我们才能蒙恩感知衪的无处不在。大自然,圣经及我们自己,便是上帝的神迹和可见的证明。除此之外,只有因信称义。

    我唯一的疑惑之处在于,根据上帝造物的顺序,耶稣家谱,圣经年谱,设若耶稣(历史有载)出生之年为公元元年,倒推到上帝造亚当的年份,距今只有5937年{根据《创世记》记载,从上帝造亚当,亚当子子孙孙繁衍到亚伯兰(后改名亚伯拉罕)75岁到迦南地(巴勒斯坦)前后跨越2021年。据《圣经年谱》,亚伯拉罕到巴勒斯坦约公元前1900年。也则上帝造亚当的年份约公元前3921年,距今约5937年(3921+2016)。}。我遍查圣经包括千年如一日,也无法解释;我问询诸多资深信仰人士,也都语焉不详。或许,上帝以此考验我们的信心;或许,我们对时间的定义只是一维直线;终归放下,重实质轻形式,只要上帝之道是真理,我便喜乐悦纳,而不探求上帝何时及如何创造了真理。

    行文至此,也该作简结了:

    不管人们是否追寻到,万物均有起源。什么样的起源观,决定了什么样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万物的本性在它的源头,而不是在它的终局。追寻到或选择相信什么样的起源观,将决定人们的行为心理及祸福。相较而论,我选择相信上帝起源说,这是最好或最不坏的选择。有投机主义者说:如果上帝不存在,选择相信,你什么也没有失去;如果上帝确实存在,选择不相信,你终将失去一切。这是博弈论的最高二重境界,而不是信仰。上帝不甩骰子,选择不信或假信,都远离了上帝和他的爱,如子离了父。

    无论什么样的起源观世界观,只要是导人向善的宗教,哲学和观念信仰,它们所倡导的价值观人生观,都必然有共通之处,那便是劝善去恶,利己利他,奖善惩恶。如耶稣的象小孩一样的人最能上天堂,和儒家的赤子之心,道家的复归于婴儿真人,佛家的拂尘除垢复见初心,都是相近相通的。如圣经说,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与中国古先贤所说的天令其亡先令其狂,也是一样的。相较而言,基督教是由入世到出世的信仰,它既有儒家积极作为的一面,也有道家谦卑柔顺的精神气质。因此我认为,除了功利性的纯方法论之外,一部《圣经》至少是诸子百家的集大成。或许,这样的比较本身,便是拿无限比有限。

    衡量一种宗教,哲学和观念信仰的对错好坏,根源标准在于它的三观是否贴近现实人性,是否公平自由,是否以人为人,是否与民争利。只要这种三观的倡导者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那么,作为正常人,人们便应当警剔他们的深刻用心和德行。因为,世上导人向善的组织和信仰及著作,远多于导人从恶的,说明人性本恶,向善难,作恶易。

    无论你选择什么样的三观,只有以自由平等开放包容谦卑的心态,修持前述基督教倡导的修养品格,你才是人生的赢家。

    一旦你作出了选择,下列定律便会发挥作用:

    A,文明的基因是制度的基础,制度一旦设定便会促进或阻碍文明的基因进化。

    B,无论对错好坏强弱贫富智愚,一旦启动成势,事物本身的加速度便会循环强化。因此,起点和转折点决定未来,大事不糊涂的人才是举重若轻的胜者。

    C,选择基于相信,做你该做能做的,尽人事知天命,自己努力了尽力了,其余交给上帝。

    ……最后重申: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行善比献祭更蒙耶和华悦纳。愿上帝赐福你们,一生喜乐平安!阿们!

    (备注:儒家的所谓太极,只是一个逻辑思维的抽象概念之物,因它只是没有了极限的极限,原始的最原始。)。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