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人世感悟

    南柯二梦
    2017-02-25 05:16:29
    → 快速回复 点击数:2126

    人世感悟



    (一)


    同事的妹养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公主,长得超喜感,很是招人喜爱。小家伙一岁多了,会跌跌撞撞地走路了,正在牙牙学语,且不认生,谁抱都行,但除我例外。


    每次同事的妺带女儿来看他,这小公主如果遇见了我总是先后退几步,惊恐地瞪大双眼,张开小嘴,脸上便分明印上了三个O。然后,很不情愿地对着我露出讨好假笑。如果要抱她,马上就会乱摇小手,带着哭腔说再见,之后便是大哭。


    这让我感到十分有趣,但感到有些失落。正如陈佩斯所说的那样,想不到朱时茂这样好眉好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我如此的慈眉善目,居然也让小朋友害怕?天!


    后来终于想到了修好的方法,大国与小国邦交,只能诱之以利,于是买了些零食收买她。自从多次吃下我的贿赂,小家伙居然慢慢地不怕我了,也不哭了,也让我抱了,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了。每次小公主大驾光临,她便先跑我这儿要吃的,之后便将我的画案搞得乱七八糟,赶她不走,吓她不怕了。


    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愚鲁如我者也明白了这样的哲理其一人是天生喜欢被贿赂的,连无比纯洁的小孩子也不例外;其二如果你在人世间这个丛林世界里不经意露出了善良的一面,那么再也不会吓倒别人,那怕是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也安想让她怕你。




    (二)


    在儿时,故乡六七月间,正是山稔子熟了的季节。我那时也就五六岁罢,未上学,正在和同龄玩伴整日逗猫打狗不亦乐乎,也想上山釆摘山稔子一饱口福。但山上除了蛇虫鼠蚁,还有大人们口中的妖魔鬼怪,吓得不敢去。


    但大了我们几岁,已在小学里学工学农学大寨混了几年的邻居镜哥,却有上山的胆量,也叫我们与他同去同去。清晨,露水还未收,镜哥便带领我们上山了,熟透了的山稔子无疑很甜,尤其是夜来早已沾满了露水的。


    镜哥崇尚秩序与规矩,上山要我们按大小高矮排好队去。每遇到一棵山稔子树,不管有多少熟透了的果实,每人只准摘下一粒,然后下一棵树也如法炮制。当然,排在最前的先摘,所摘亦是最大最熟的,非我们的领路人镜哥莫属。然后依次类推,后面的后摘,但往往只摘到半生不熟的了。摘完回家,每人还要拿出一粒最好的山稔子果实,作为贡品,孝敬于镜哥。


    在童稚的世界里如此的有序化,让人感到很诡异,谁教的呢?于是,便有不安分的家伙要脱离队伍独立行动。镜哥便义正词严地教训,声明他肩负着引领和保护我们的神圣使命,没有他的英明领导,我们安敢上山?人要感恩,更要知恩图报。要不,蛇咬蜂蜇,妖怪捉了,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镜哥概不负责。


    后来我们终于上学,胆量大了些,所知也多了些,再也不怕蛇虫鼠蚁,也知道大人口中的妖魔鬼怪只是吓唬小孩子的虚妄把戏。如此,镜哥的说教和秩序及规矩,也就不再对我们起作用了。如此,镜哥只好去鼓动另一拨还未上学的小屁孩屁颠屁颠地随他上山,再续其逍遥游的功业。


    其实,这世界无疑也需要秩序和规矩,大到国与国之间,小到管理曾被封建统治者称为群氓的小民百姓,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否则,岂不是没大没小没尊卑了?虽然秩序和规矩不等于公平,但普天之下安有绝对的公平?但能常常挂于嘴边,不至将公平二字遗忘了,也就很不错的了。


    家乡俚语有云:行桥踏木,阿公食肉,阿婆食骨。也就是说,要过桥就要在木头上走(旧时家乡多木桥),至于吃饭了呢,做爷爷当然要吃肉,而奶奶的只能啃骨头。此是家乡自古流传下来的秩序和规矩,早已为人所接受,也从来没人探究其公平与否。但如果象俗语所云: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奶奶的连骨头也没得啃,那也就真它爷爷的过分了!




    (三)


    我本是愚鲁之人,但儿时也曾有过有如绘画大师高更所经历的人生困惑: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要干什么?如此的生生息息宇宙大哲理,本是天降哲人才能探究得了的,但却将我那时初识之无的童稚脑袋,弄成糨糊。


    于是,很小的时候我便问母亲,我是如何来的?我母亲答,我是垃圾堆中捡来的,我妹妹是从路旁大树的肚子里钻出来的。而我弟弟,其行状更为惊人,居然是山上大石头里轰的一声爆出来的,与齐天大圣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他绝对不是猴子,这个我可以证明。


    再说,我本应还有个河里发大水冲来的小弟或小妹听母亲说,小弟或小妹还在她肚子里时,已开始宣传计划生育了,母亲便响应了号召。所以,如今每遇上发大水,我耳边便会似有似无地传来哥啊哥啊的婴儿叫声,心里瘆得慌。


    兄妹之中,我的成色最不好也最不值钱了,居然是垃圾堆中脏里巴几的货?让人情何以堪但我妹我弟也好不到那里去,大树与石头,都很稀松平常的。至于那年代与我同龄的人,我想也不会是什么好货色不信回家问你妈去,保不准你就是粪坑里头捞出来的货


    可见,人为世间万物最高贵者,似乎也有些说不通,出身本就不好。其实,当世间万物都要靠铜臭和权势来衡量及维系,而人性和良知却贱如粪土的时候,那么,不管你如何的润饰自己,那怕是在太平盛世,人,在人的眼中,无疑也是最下贱最不值钱的东西,谁也甭想伟大,难道不是么?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