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尘封的艺术时光

    南柯二梦
    2017-02-26 01:09:53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643

    [flash]http://player.yinyuetai.com/video/player/2004853/a_0.swf[/flash]




    活在这个世上,庆幸,我还未老到无聊当有趣地且歌且舞,心中[color=#000000]欣欣然[/color]只能装下一轮夕红的年纪。更不是青皮后生无知小子,脑里塞满了满天星星,像个逐臭的苍蝇,满世界屁颠屁颠去追。所以,活到现在,我似乎没有偶像,也没有榜样,仿佛打小就是这样,惭愧!


    但有一段时间,却切切实实地关注起崔健来,准确地说是喜欢上了他的音乐,还花了不少的钱卖了很多录音带来听。当然,我那时还年轻,偶尔还有冲动的时候,不似现在,理性得很


    虽说喜欢,但早已没听,如今便成了遗忘,脑海里只剩了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夜深人静之时,信笔涂鸦,还开了音乐来听。当自己也不知自己画了什么的时候,冷不丁听到了此歌,吓了一跳。仿佛尘封的时光,染上诡异,从遥远的毛骨悚然的鬼里飘来,恍如隔世,忍不住感叹了。


    这一代人无疑是尴尬的,更老的歌不是不会唱,只是不如老辈人那样严肃认真,感情真挚脱口而出,唱得涕涎横流罢。至于时下的新歌,新潮是没得说的,自然是年青人的专利,更与我们无关。这我也没意见,但毕竟有了代沟,确实欣赏不了。


    就像画画,曾见有老先生画伟人像,起早摸黑,津津有味乐此不疲,一幅画就画了两三年,这是何等令人感动的毅力?当然,人感到有趣就行,我不敢也没资格妄自非议。至于时下年轻人的路数,自然是先锋和前卫的,虽然不会反对,但我也不敢跟风。那么,我们这一代人该画些什么呢?我现在也搞不清楚了。


    作为艺术,不管是音乐还是绘画,还是其它门类,其功能并不是一味的揭露和鞭挞,也不是一味的振奋和歌颂,单纯的愉悦和玩世也不行。其实,教人思索更为重要。当然,在艺术面前,还要看受众是哪一类人,错了的话,无异于对牛弹琴。


    我年轻时那个时代的摇滚音乐,在时下早已成了非主流但非主流并非都是不好,有时恰恰相反,起码对有着共同记忆的我们这一代是这样


    崔健的音乐没变,这世界变没变我也不知道。变的是我们这些和崔健同时代的人,满头青丝成花白,自此不再年轻。而这世上曾存在过的一点点迹近疯吼的声音,混杂在大时代流行的最强音之中,似乎也变成了天外蚊声般的浅斟低唱。


    2014年春



    [font=楷体,楷体_GB2312][size=4]附:《假行僧》
    词曲:崔健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却不知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 我有这双腿, 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要这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 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 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的有魔鬼, 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size][/font]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