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宜昌三峡人家游记(下)---巴王寨,远去的长江山寨

    阿哥
    2017-03-01 20:35:09
    → 快速回复 点击数:12944

    宜昌三峡人家游记(下)---巴王寨,远去的长江山寨




    峡尽天开朝日出,山平水阔大城浮 ”,从龙进溪出来,又踏上巴王寨的栈道,懒洋洋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悠悠地撒到三峡的山峰上,长江的江面上。江面碧绿得象一块大翡翠,铺垫在两岸间,微凉的江风吹过,江面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绉纹。

    行至蛤蟆泉的通道附近,碰上一个高个子,一身灰色登山服装扮,戴一顶灰色帽子,背一个背包,手里拐着一根竹子,他问我,前面有什么玩的,我告诉他,前面就是龙进溪了。我也顺便向他查了前面大至的路况。这个人就是国航武汉的杜总,想不到我们是有缘份了,偶然的问路,竟然后来同一车回宜昌。

    穿过明月阁,到了江边栈道的售货长廊,有几家乡土小吃店,手机没什么电了,一看手机电池显示,只有百分之十几电量。眼睛就往旁边的小吃店扫描,看有没有可以充电的插座。如果再不充电,心里想,下面的景色就无法去拍摄了。不知不觉,走过了小吃店群,上了一段木板台级,看到有一个叫时光遂道,见到有人上去,阤跟随着爬上去,爬过了一道旋转的山洞,眼前豁然明朗起来,一阵凉凉的山风迎面拂来,整个人心情舒畅。一条小石级往陡峭的山上伸延,可以见到刚才所经过的售货长廊和明月阁,还有那宽敞的江面,偶尔有货般经过。除了一件外套,爬了一阵,差不多到半山腰了,那石级又往左边折回来,宛然曲回。那座座绝壁悬崖,绵绵伸延。那印象中滔滔江水,竟然温顺平静,和熙的阳光洒落江水中,有如碎了的玻璃碎。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与君首尾相望。中间隔着一个个梦。爬了约十多分钟,终于在将要支持不住的时候,见到巴王宫的牌子,整个人想趴在地上时,突然想有有人告诉我,爬山时,不要一下子坐到地上。站着,往江边望着,还是凉风习习。稍作休息一会,就爬上石围墙,走进一片旷地,全是石块筑成的雕楼。登上寨楼,见到有西寨的字样,感觉有些口渴,又有些饿了,才想起今到现在还没有喝过一口水。不远有一家山上人家开的小吃店,走过去,首先问的是否可以充电,开店的男主人一个三十多岁,旁边是一个健壮的三十多岁山里女人,正在忙着手头上的活。男主人抬头用手指着有一个小卖店字样的小房,说那窗台下有插板,自己去充。我问男主人,面要多少钱一碗,男主人微微一笑说,五元,你要辣的还是不辣的。我说就不辣吧。坐在窗台边充电,店家做好面后,我去端过来,夹进口里,妈呀,还是辣的。不过跑外省多年了,也习惯了辣,也许是饿了,竟然吃个精光。

    吃完面了,同店家要了一瓶水,还是农夫山泉啊,一共才消费10元,如果在其它地方,单这水就要10元。充了百分三十的电量了,就周围走走,忽然发现不远有酒坛,一排排的,堆放在路边的石坡上,土家酿酒,远远望到酒坛,心里就感觉有一股酒香从密封的坛口窜到我的脑神经中,我身上的各个毛孔已经早就兴奋张来了。好想喝它奶奶的一坛,在山上过一晚。看了山水竟然没感动,看了这坛,心都乱了。狗日的酒。还是走吧,喝醉了掉进江里,就是滚滚长江东逝鬼了,并且是酒鬼。

    告别了店家,走了不几步,就见到东寨的牌匾,踩着石砌的台级,这时发现游人一下子多了起来,阳光有些猛烈了,感觉到身上出汗了。过去就是女书院和长江民间使用的日常生活用具及农具展览。巴王寨里还看到古老的油行,就是最古老的榨油机,在宜昌三峡人家的巴寨里看这就古老的榨油机,把炒熟的花生米钢丝环圈装起来,放进这个简陋的榨油机里,再用木棍两边撬动那些短棍,那些短木棍移动,把钢丝环圈里的花生米压榨,不断地撬移,香喷喷的花生油,就从底下滴出来,落在装底下的盘里。

    进了女书院走了一圈,再从另一个侧门出去,仍然是石级,女书院附近有一个宽地,是表演台。吸引我的是书院的排水,是用山上的大竹,开成二片,安装在石屋的墙跟离地约有一米处,把雨水排至下面的排水沟。

    女书院过去不远是石令牌,有几个山上的农民坐石级上卖水或是桔子,听说宜昌的桔子很甜,无籽的。以前吃过,宜昌的朋友来珠海时,给我带了点。年前年后,正是宜昌桔子盛产季节。到石令牌时,就我一个人,我爬上石令牌下方抬头仰望,只见那令牌雄伟壮观,气势非凡。令牌下方,是一处供放着神像的小洞。
    在石令牌周围转了一圈,就准备下山了。再从上来的石级下山,往灯影码头走,问工作人员,在哪里坐船,又是碰着上面的瘦保安,他说从灯影码头的电梯下去坐船的码等船就可以了。下了用码头,上了用铁船搭成的浮动码头,沿着浮船往索道码头走去,远远就可以见到山上的索道,没有人使用索道。
    还有杨家溪没有去,听说杨家溪也没有开放。杨家溪有石牌古街,还是宜昌保卫战拍摄点。那里有炮台,等抗战时的一些战时设施。坐上回胡金滩码头的船时,心里有些失落感,又要离开了,这一次,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再来。依依不舍地跑上船的第二层,用手机朝着杨家溪炮台的方向拍摄。后来,在武汉杜总的朋友圈取了几张杨家溪的图片。

    船回到胡金滩码头,随着人群上了游客中心,我同保安打听回宜昌的大巴什么时候开,保安说要二点半才可以,忽然我发现在后面的人很熟悉,仔细一看,原来那问路的那个高个子。跟保安站在一起聊天的一个年青人对我们说,他的车可以坐六个人,我猜想他应是开私家车做出租车的本地人,来时小万已尼同我说过了,车费都是在150元内的。我先是没有理会他,就和高个子往停着一排大巴的停车场走去,高个子指着排头的一辆车说,应是这辆车先开的,我们去转转,再来坐,现在才一点多,还要一点钟。高个子就走到六安边的那些卖纪念品的小店去转。我走过去跟刚才说他车坐可以坐六个人的小伙子搭话,小伙子说,如果包车就150元,我说只拉我一个人。小伙子说,当然了,我不会上别的客人的。我上了车,对高个子说,拼车吗?高个问多少钱,我说150元二个人分。高个子笑着上了车。
    车出了景区,路上开车的小伙子说他家是开弄家院的,给我们名片,说以后来就住他家的店,保证满意。我问高个子是哪里人,高个子说他是武汉的。我说我是珠海的。高个子说他过年后就带着老婆小孩来了广州,再坐动车去了珠海,在珠海呆了几天。高个子介绍他自己姓杜,在武汉国航上班。他是成都人。我们相互留了电话。杜总说他也是喜欢一个人去外面跑的驴友。他说下次来,就去青江画廊,那里的景色非常漂亮。跟杜总查路相识,杜总说我们二个人都是喜欢旅游的人,那就做个朋友吧。

    在宜昌四天时间,2月17日早上从珠海开车,用了十二个钟到了宜昌。18日在宜昌市区里转了一圈。19日三峡人家。由于又是临时计划,说走就走的行程,还是没有来得及到儿子家拿相机,就用手机将就点。

    下一个说走就走的旅途,又会是哪里呢。也许只有天才知道吧。


    (完)





    • psb - 54次下载 - 需0积分

    报料热线:13828680359
    用户评论 (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