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奇 缘

    点击数:4
    刚阳
    2017-03-18 19:49:46

    “嗨!您好!我叫琪琪,请多多关照!”刘波扭头一看,只见教导主任领着一位留着齐耳短发,满脸是阳光般灿烂笑容的女孩,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她正侧着脸腼腆的笑着,冲着他摇手。

    本来正在静静地构思《致爱情……》的刘波,一下子兴奋地站了起来,心脏扑哧扑哧地急跳,脸也涨红了,心想:这也太神奇了——意象中的人物,竟然会穿越而出!而且是出水芙蓉般清新!他不得不为自己的浪漫想象和琪琪的巧合出现而得意,得意得“嘻嘻”怪叫,以至动作有点怪异,以至平时沉稳得如同参天大树,即使风风雨雨纷纷扬扬浩荡掠过,依然岿然不动的吴茜,也突然沉重地干咳了几声,声音有点特别,像在向谁发出警示。

    “刘波老师,这是来实习的张琪琪老师,学校决定由你来带她实习。”李主任见吴茜也在,再补一句“吴老师也帮帮她。”就径直走了。

    哦,好的!由于经常要构思浪漫故事,刘波本来就担心作业批改跟不上进度,又快要常规教学检查了,偶然听说有实习生要来,就自告奋勇向李主任提出带实习生。想不到,又是美梦成真!

    也想不到,琪琪的能力太强了,听了几天课,就自告奋勇要站讲台——她接受不了刘波对课文文绉绉的解读,好像在把一件美好的艺术品分拆成若干部件,再展示给学生看似的。她根据课文内容,做了课件,配上插图、音乐、动画,再用她清亮圆润的嗓音,引领学生在蓝天、白云、溪畔、密林中游玩,与主人公亲昵对话,和小动物顽皮嬉戏……原来的气氛近乎一潭死水,现在则开始荡漾开来。课前课后,琪琪被学生围得密密麻麻的,拥有了大群粉丝。刘波倒像成了落寞的看客。

    受到了冷落,刘波开始不自然地与吴茜对视,这时候的吴茜,会不经意地把头扭向窗外,嘴角游过一丝令人猜不透的浅笑。

    “谁道闲情抛掷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如果没有几年与吴茜前后为邻的经历,没有偶尔交流甚至相互讥讽感情世界空白的交锋,刘波可不敢当着吴茜的面飘出那些无奈惆怅的词句。

    是呀,一同踏进这校门,一同邻桌而处,一个追求浪漫,一个内敛沉稳,好像是两条平行线,在岁月里延伸,却没有找到交汇的关节点。

    “嘿,刘老师,‘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正在埋头改作业的琪琪,冷不防插一句进来,打破静寂。

    “琪琪,你的导师——浪漫波大师,可不是浪得虚名,不单文学功底深厚,而且对现代感情的研究,也颇有造诣呢!可惜,至今还是‘小园香径独徘徊’ƒ。”

    琪琪虽然紧挨着吴茜而坐,刘波却每时每刻都可以感受到她的清新气息。相对于吴茜而言,琪琪散发出一股难以言状的魅力——她开心的笑声,她阳光般灿烂的笑靥……她的一切,都是天然去雕琢,慑人心魄。

    可是,刘波的个性特点不是很凸显,K歌不是卖点,网球?不敢上,书画也拿不出手。唉,唯一可以在同事中扬名的是偶尔在本地刊物或文学网站上发表一点叫做作品的东西。当然,如果同事需要做个课件或者参加继续教育网上培训,他还是乐意出手相助的。

    但现在看来,琪琪那么优秀,上课?组织活动?网上作业?个人事务?那一样都不需要他来相助。

    “哎,发动魅力攻势吧!”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吴茜头也不抬,漫不经心地规劝。

    “什么攻势不攻势,其实,并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早已为伊消得人憔悴,还想掩饰呢,我心里——明白!”

    “明白?这么说——有料提供?”刘波侧身坐到吴茜对面,双手托着腮帮,盯住吴茜嬉皮笑脸地讨招,“晚上,尚岛咖啡?”

    “哈哈,那种地方,还没有轮到我!留给你的浪漫情人吧!”

    “看在多年同事的份上,你忍心吗?”

    “哼,你——你——又何曾细心思量过?”吴茜扭开脸,避开刘波诡异的眼神,“人家纯情少女,靓丽高洁,喜爱古典诗词,告诉你,这是少女的弱点,正是你这类所谓文人的切入点!”

    刘波的眼神突然一亮:唉,我怎么想不到呢?

    回到自己座位,又恢复那种习惯性的凝思状态。片刻,他那固体的思绪就缓缓挤压而出:


    素衣华裳娇天鹅,

    丽发清凉甚妖娆。

    惊鸿一现怦然动,

    喜不自胜夜无眠。

    写完,推敲了字眼,觉得太直太露了,只好苦笑了一下。但,也不是没有一点意思吖。

    第二天,同科组的老师都要去电教室听琪琪的公开课。琪琪穿了另一种格调的服装回校。

    在同事们陶醉于琪琪享受课堂教学,敢于在课堂上标新立异的时候,刘波却在编织着的浪漫诗篇。

    下课了,琪琪缠住他提建议。他顺手把刚才写的诗句递过去。

    琪琪一看,“啊!”连忙盖住,看看没有其他人了,又翻开来细看:

    粉裙白褂春日间,

    明眸低顾惹人怜。

    昨夜梦境皆不是,

    谁料佳人今日娴。

    虽说琪琪平日大方活泼,但收到写给自己的诗还是第一次,而且是在上课的时候。她的脸微微发红,瞟了一眼刘波。

    刘波故作深沉,静静看着窗外。

    诗作怪,琪琪依然那么投入,专注,和学生融为一体。班风,学风也在明显好转,日常行为管理量化得分在飚升。琪琪看刘波的眼神,虽说多了几分敬重和仰慕,却又总是飘忽逃避。

    “我看我看你的脸,好像好像山水画

    我看我看你的眼,星星深邃又遥远……”

    刘波尝到甜头,不经意间随口沉吟。想起了吴茜,又特意买了一盒精装德芙,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塞进吴茜的抽屉。

    吴茜调侃起来:“怎么,放错了地方吧?哪是我能消受得起的吗?”

    “不就是一盒朱古力吗?没有寄托什么深刻含义的。”刘波用平平谈谈的语调回应,“它的意义——和你以前拿来安慰我考试殿后的威化饼那样——没有两样。哈哈!”

    ……

    不就是来了个琪琪吗?他们两个,倒像撞出火花了。

    “刘老师,这单元有辩论赛,我们组织组织吧?”

    “刘老师,可以结合读书笔记和手抄报,定一个主题,让同学们分组制作手抄报吧!”

    说干就干,琪琪有那么多的精力组织学生去拓展,去创造,去享受学生成长的过程,累而又快乐着。刘波受到了感染,特别是琪琪这种美女教师,开始用敬重的眼神,仰慕的心态来向他讨教,使那似乎僵固的惰性开始融化,化作淙淙春泉。

    在琪琪的提议下,他举办了“诗心与生活”主题文学讲座,幽深的历史深度,风趣的文人轶事,脱口而出的名句……让学生重新认识他,敬重他。

    为了组织好学校有史以来的第一场辩论赛,精心确定了辩论主题,刘波当了辩论会主持,琪琪成了点评嘉宾。对于小学要不要评选“三好学生”的命题,在课后,让主持人和点评嘉宾又成了主辩……他俩把班中活跃的气氛引到了本是宁静的办公室,连吴茜也不得不插了进来。

    刘波的虚荣在膨胀,突发奇想,鼓励学生收集整理个人过去的作文,开始制作个人作品集。为了给作品集起个好名字,两人常常查经问典,又时时争得面红耳赤。

    刘波奋战几夜,总算把自己几年来的作品编辑成集——《心韵》。他要把《心韵》当作攻城拔寨的利器。当琪琪在电脑上浏览刘波发过来的集子时,被那汩汩诗心所感染,她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导师”——他怎么会前后判若两人呢?

    她不一定知道刘波的暗恋,顶多当作是喜爱文学之人的浪漫情绪,反正古今中外的文人都有“美女情绪”。随着实习结束的日子临近,她虽然享受着热热闹闹的班级气氛,学生的亢奋狂热,但同时又心生丝丝难以割舍的情愫。她很在意吴茜管班的风格:她从来没有大声呵斥过学生,她的班从来都是那样整整有条,干净、整齐,班风管理会得满分,就算她的学生来办公室,也是彬彬有礼,轻声轻气……其实,这也是一种令领导、家长满意,让同事佩服的风格。

    也可以认为:这是代表了激情和沉稳两派的风格;也可以认为:刘波和吴茜是这两种风格的代表。

    课余,琪琪和吴茜在校园林荫小道漫步。

    “茜姐,其实我更佩服你!你管理于无形,掌控着主动,像个太极高手,应付自如。”琪琪虔诚地说。

    “琪琪,你虽然刚入门,但基础扎实,理念新颖,活动到位,真正落实了课标精神呢!”吴茜也喜欢这样的女孩,阳光,没有城府,动手能力强,将来一定是一位出色的老师。“我们聊聊别的吧。”

    “快要离开了,真的舍不得您,当然,还有浪漫波。”

    “哈哈,还是后者吧!你已经改变了他,他那种文人,为人处事有傲气,遇到挫折不争气。”吴茜好像早已对刘波了然于胸,“你的到来,改变了他!激发了他!你不察觉吗?”

    “我反而觉得你两人可以性格互补。”琪琪顽皮地说,“挺般配的,你们没有感觉吗?”

    “傻!他喜欢的是你!你来了,他才有春天!”

    “我啊,也许毕业后要出国。我爸在大马有房产,那边的华文学校想聘我去支教呢。”

    这是吴茜、刘波都没有料到的。

    吴茜欣赏刘波,是他的善良和正直,至今还没有沾染上社会的不良习气,当然还有他的才气和底蕴。但这么多年来,恃才自傲,以浪漫自居,错过或者放弃了几段好感情。他对她,只能说是知己,但还不能说是知音。

    离别那天,来了一辆白色的宝马,驾驶座上坐着一位型男,戴着太阳镜,英俊、冷酷。琪琪从车上下来,约刘波、吴茜出去走走。

    “嗨,浪漫波,谢谢你一个月来的关照和指点,使我在这里经历了入职前的洗礼,享受了工作的乐趣。当然,还能认识你这位文学才子,使我大开眼界。实习前,我的文学概论老师说当代文学已死,见到你,还沉迷于或者说喜爱着纯文学,我好像发现了新大陆,由衷的高兴呢!”

    宝马车的车窗缓缓降落,伸出一只健硕的手臂,弹落烟灰,又缓缓关上。

    浪漫波头脑一片空白,一时语塞,也许是琪琪的海外关系,也许是眼前的宝马,像一道难以逾越的坎。自己孤傲拔俗,最终“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④”。

    “他来接我,今晚要赶路呢。”琪琪说,“我们好喜欢你的诗,明白吗?我们是指我和她——咦,茜姐呢?”

    吴茜早已慢慢地落在后面,站在紫荆树下赏花。清风吹拂,她的裙裾飘动。

    琪琪向宝马小跑过去,拿出一个文件包又跑回来。打开,里面是装订成册的《心韵》!

    “您的诗篇是你的心曲,我佩服你,但懂你的是茜姐,牵挂你的人是她。是她为你的《心韵》编排目录,她为你的诗篇配了插图,她说,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刘波看着《心韵》素洁的封面,汩汩暖流在心房里流淌。翻开扉页,中间配了一幅仕女图,旁边是熟悉的手写文字:

    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⑤……

    刘波的心房在异样颤动,眼眶里充盈着泪水,回首望去,吴茜随即转身,夕阳下,她……她……是一株黄黄的稻穗,在黄昏里依着清风……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