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区域
  • 视频
  • 财经
  • 旅游
  • 宜居
  • 汽车
  • 生活
  • 人文
  • 教育
  • 影像
  • 搜索       

    [【小说】]愚人之“”节

    点击数:3
    刚阳
    2017-04-04 18:08:42

    因为百无聊赖,怀特常常在微信上插科打诨,猎取艳遇。虽然明知虚无缥渺,却能打发寂寞,因此乐此不疲。露丝,就是他的网络之爱。

    愚人节这天,因饭后无绪,又未到微信约会时间,怀特便趁机旺顶旺相,企求通身舒爽,借此在聊天时可以感染对方。

    于是哼着悠扬小调,弄了满头泡沫香波……正在闭目捋发间,手机“叮铃”一声,咦,有微信来了!真是又惊又喜,难道露丝也心有灵犀?她也寂寞难撩,要投怀送抱?

    以极快的速度搓头、冲水,未及抹干,就半身裸露,包着头冲出来,捡起手机就看:[手机邮箱]邮件:愚人节就要到了,精心为你搜集整蛊秘笈,想整人的朋友和想防止被人整的朋友都不容错过哟!]”“[回复A……]”

    唉,原来不是。

    那是怎样的刻骨铭心啊!网上相遇——相知——相恋——相爱。烈艳的红唇、匝堆的玫瑰,还有醉人的誓言……

    过了片刻,回过神来,何不把上面微信内容编辑过来,发给她?反正愚人节也到了。如此这般之后,还在后面用括号注明:刚才在洗头,有微信到,以为是你爱的呢喃呢,谁知却是愚人的把戏。

    顺手就发了过去给她。

    在等候微信期间,地板上又淌了一滩积水。

    于是悻悻然回到洗漱间,“哗!哗!哗!”只有水响,嘴里再吐不出小调来。

    旺顶完毕,除衣沐浴。

    “叮铃——”!微信又到了。

    这回可能是她!连忙恢复半裸状态,脸上重现笑容,钻出来再看:“你想我整蛊你吗?”

    的确是她!仅此一句,但无半点温度。

    笑靥又失,嘟哝着回复:“洗头时已算是被整蛊了,刚开始冲凉,又被你再次整蛊了。还要整蛊我呀?”

    多少回了,网上惺惺相惜。露丝有了烦恼,怀特作诗安慰:

    闻言似见哀愁容,

    无端心生惺惜意。

    只是寞寞两尾鱼,

    时时牵挂眸依依。

    怀特生活不如意,受人冷言冷语,露丝也好言相劝:

    他人气我我不气,

    我本无心他来气,

    倘君生气中他计,

    气出病来谁人替!?

    红尘有爱,如饮甘露,让怀特好不感动。就算被露丝“整蛊”,那也是另一种爱,正求之不得呢!

    地板上的那滩积水,又扩大了面积。

    蔫蔫然复入洗漱间,开大水龙头,“哗!哗!哗!”快手快脚地上捋捋、下抹抹,急急完事,好接下一条微信。

    “叮铃!”

    怀特努努嘴一看,正是露丝:“慢慢冲冼,愚人节虽到,但我还未想到怎样整蛊你!”

    不用思索,随手即复:“唉,我已用第四宇宙速度洗白白了,你还要我慢慢洗呀?那不是白白洗了?露丝!你这又算整我了!”

    春寒料峭,一阵风钻过门缝,冷得怀特打了个喷嚏。

    “叮铃!”这回响得很快,“你肯定说大话!有谁一边冲凉,一边发微信的?加上彩屏上并未显出你赤条条呀!嘻嘻,我想看看,有多可爱!”

    “这是高洁﹑素雅的露丝吗?”怀特想,“终于露出可人的面目了!不!这是一种境界,一种至真至纯的境界。只有到了这种境界,女性才能露出这种妩媚。”

    每次网上聊天,她都不肯上视频,一直难以一睹她的芳容,更不必说走光露点了。现在反而想看看怀特的硕大魁梧,对于高洁素雅的露丝来说,如果不是与怀特有了这种至真至纯的爱的境界,是很难解析的。

    复:“好的!快开电脑吧,打开视频。今晚,让你一次……看个够!但我要你给我同样同等的回报!”

    “叮铃!”急急一看:“唔——不要嘛!谁知你那儿有没有外人?你先开视频,让我看看,然后再让你……”

    哈哈!春天来了,可爱的露丝,高贵的露丝,你也春情荡漾,你也寂寞难挨,什么矜持,什么淑女……这回,在我执着攻势下,你也城下签盟,我要把你的艳照刻录下来,慢慢欣赏!哈哈!

    复:“当然啦!我先上,你再来,恩爱大半年了,怎舍得让别人窥视你的倩影了?放心,网上见!”X聊,多么诱人的节目啊!半年工夫修来一饱眼福。

    赶紧打开电脑,上了视频。

    咦?只见露丝房间内的帐幔舞动,未见芳颜。她又想反悔?

    在聊天版上打下一行字:“露丝,我来了!你为何半遮面?”不忘送上一束玫瑰,一同点击发送。

    很快,“咔、咔”一声,聊天版上回复了一行字:“有急事,下次聊!886!”

    关键时刻又想溜?不行,哄住她!

    这时,手机响了。

    “喂!喂!喂!你是哪里的妖精?竟敢勾引我的老公?”手机里传出一句女人急促嘶哑的声音。

    怀特急忙关了机。

    此刻,视频上掠过一段影像:一对男女正在厮打,男的身上满是黑黑粗粗的毛,女的脸部耷拉着的肥肉。

    天啊!半年来,扮清纯少妇的她竟是变态须眉!

    “喔!”怀特的喉咙痒痒的,想吐,又吐不出。眼睛被什么撑得大大的,想合,又合不拢。额头皱成了深深的“山川” ……不由自主地,嘴巴慢慢变成了O型……

    白炽灯下,地板上那滩积水,明晃晃地倒映着一樽神情古怪的塑像。


    用户评论